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中國的能源安全應該是綜合安全

    中國的能源安全應該是綜合安全

    2021年10月21日,習近平主席考察調研勝利油田時強調,「中國作為製造業大國,要發展實體經濟,能源的飯碗必須端在自己手裏」。十九屆六中全會強調「統籌發展和安全」,「把安全發展貫穿國家發展各領域全過程」。中國面臨的幾大安全包括「保障糧食安全、能源資源安全、產業鏈供應鏈安全」。2021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確保能源供應」,「要深入推動能源革命,加快建設能源強國」。習近平主席最近多次談到包括能源在內的初級產品供給問題,「對我們這樣一個大國來說,保障好初級產品供給是一個重大的戰略性問題。」

    可以看到,中國已將能源安全提到最重要的戰略安全層面。中國已經確定了糧食安全戰略——中國糧食安全的關鍵是實現糧食自主,即「端中國飯碗,吃中國糧食」。現在,對能源安全也提出了類似的需求,即「能源的飯碗必須端在自己手裏」。據官方數據,「十三五」期間,中國的能源自主保障能力始終保持在80%以上。

    中央強調能源安全的極端重要性,這一方向無疑是對的。中國決策層擔心,中國在初級產品供應上面臨的重大缺口,可能演變成為中國的重大風險事件。不過,在安邦智庫(ANBOUND)的研究人員看來,中國的能源安全與糧食安全整體相似,但在少數關鍵地方則有所不同——中國經過努力可以實現主糧(水稻、小麥)自主安全,但在石油和天然氣等傳統能源上,中國恐怕很難實現能源自主安全。

    中財辦官員此前披露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的石油對外依存度77%,鐵礦石81%,銅精礦78%,大豆84%。此外,中國的天然氣對外依存度也很高。據IEA《全球能源統計年鑑2021年版》,2020年,中國天然氣消費量3280億立方米,約佔世界消費量的8.6%;當年進口管道氣與LNG分別為476.6億立方米和926.4億立方米,合計進口1403億立方米,佔世界天然氣貿易量的14.9%,對外依存度約為42%。

    因此,從現實的能源資源稟賦、能源生產、能源消費、「雙碳」目標來看,安邦的研究人員認為,中國對「能源的飯碗端在自己手裏」的定義,與糧食安全強調自主安全的定義必須有所不同。中國不可能完全實現能源自主安全,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中國的能源安全一定是一種「綜合安全」概念——通過各種綜合手段來保證穩定地滿足中國未來發展的能源需求。在我們看來,中國的能源綜合安全包括如下方面:

    第一,在傳統能源領域,在國內,要擴大和挖掘國內傳統能源的生產能力,提升能源生產效率;加大勘探和發現新的傳統能源儲備。在海外,要確保海外石油、天然氣、煤炭進口來源地和進口渠道的安全和穩定,形成多元海外能源供給支撐的安全體系。經過幾十年的經營,中國構建起了中東、非洲、南美洲、中亞、俄羅斯、東盟及大洋洲、美國等眾多海外油氣來源。不過,在地緣政治摩擦加劇的背景下維持全球性的傳統能源供給安全,對中國將形成越來越大的挑戰。近日,哈薩克斯坦的政治動盪對中國的能源安全又敲響了警鐘。因此,中國一方面要構築傳統能源的供應和保障安全體系,另一方面也需要減少對化石能源的過度依賴。

    第二,中國需要持續推進各種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減少對化石能源的依賴。在氣候變化之下,中國的能源安全不只是「有沒有能源」的問題,更是「用什麼能源」的問題。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0月底,中國可再生能源發電累計裝機容量突破10億千瓦大關,比2015年底實現翻番,其中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和生物質發電裝機規模均持續保持世界第一。不過,中國改變能源消費構成的挑戰很大。2020年,煤炭在中國能源消費中的佔比為56.8%,石油為18.9%,天然氣約8.4%,一次電力和其他非化石能源(包括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約15.4%。可以看到,綠色能源對中國能源安全做出貢獻是一個長期過程。

    來源:國家統計局。製圖:安邦智庫(ANBOUND)。

    在解決能源安全問題方面,安邦智庫還曾提出過另一個戰略建議——構建「氫能社會」。如何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是中國能源安全要面對的重要問題。如前所述,中國能源消費中化石燃料的佔比超過84%,這肯定不符合未來的氣候變化要求。在諸多約束之下,中國完全有可能不走尋常路,在氫能利用上在世界獨樹一幟,既為全球氣候變化做出實質性的貢獻,又為中國的能源安全構建起一個完全不同的支撐,同時還能大力發展與氫能社會相匹配的新產業,推動經濟增長。

    第三,中國的能源安全不僅體現在能源供給側,還表現在能源消費側。顯著提高傳統能源利用的效率,通過效率提升減少對能源數量的需求,將會增強中國的能源安全保障能力。我們一向認為,中國的節能降耗不能一開始就走「高大上」的路子,動輒就提採取顛覆性技術,徹底更換能源生產與消費體系。這種思路是高成本和脫離實際的,將損及經濟和產業發展。在中短期,能夠有效促進中國節能降耗和提升能源安全的方式,就是採取適用技術,提高能耗效率。根據我們的測算,如果中國的能源利用效率提升至世界平均水平,以2020年的能耗為基數,中國可以少消耗16.6億噸標準煤,相應減少的碳排放總量將高達12.5億噸。據國內學者的測算,未來依靠技術節能、結構節能、管理節能的持續推進,2030年我國單位GDP能耗水平還能比2020年下降30%左右。

    最終分析結論:

    「能源的飯碗必須端在自己手裏」,這是中國能源安全戰略的最新要求。不過,這一要求並不是簡單地等同於「能源自主」安全,也不是只解決「有沒有能源」的問題。在經濟發展、地緣政治摩擦加劇、全球氣候變化等多重壓力下,中國的能源安全必然表現為「綜合安全」,從傳統能源供應保障、地緣政治安全格局、能源消費構成調整和氫能社會構建、能源利用效率提升等多種路徑,共同保障中國未來發展所需的能源安全。

    本文轉載自安邦智庫1月9日「每日經濟」分析專欄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