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中國金融科技發展需要築牢數字技術基礎

    中國金融科技發展需要築牢數字技術基礎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印發《金融科技發展規劃(2022—2025年)》。新的規劃依據「十四五」規劃,提出新時期金融科技發展指導意見,明確金融數碼化轉型的總體思路、發展目標、重點任務和實施保障。同時,這是央行編制的第二輪金融科技發展規劃。2019年8月,央行公佈首輪金融科技發展規劃《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明確了金融科技發展方向、任務和路徑,有力推動了金融科技良性有序發展。第二輪規劃的提出,意味着中國金融科技領域發展正在從「立梁架柱」的初始階段向擴展和積累階段進一步提升。在安邦智庫(ANBOUND)看來,在金融科技發展的新階段,同樣需要關注金融數據基礎的鞏固和加強。

    在過去的3年,國內金融科技產業可以說經歷了市場從無序向有序的轉變,經過互聯網P2P信貸泡沫的破裂,和互聯網平台滲透全面納入金融監管,國內對於金融科技的監管體系正在逐漸形成。對於金融科技創新,國內也開始採取「金融沙盒」式的試點,將金融科技領域的研發和創新都納入到監管體系之中。這個階段使得互聯網企業普遍的金融政策套利行為受到扼制,正在重新轉向推動數字科技在金融領域應用的回歸。新的規劃其實也是對這些產業數碼化領域的發展進一步明確,即數據基礎和金融深化。

    在數字經濟快速發展的情況下,金融科技正在成為驅動金融變革的重要引擎,也是國內金融市場改革的主要驅動因素。從新的規劃來看,央行未來四年的金融科技發展原則是「數字驅動、智慧為民、綠色低碳、公平普惠」;發展基礎是加強金融數據要素應用;發展目標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展主線是加快金融機構數碼化轉型、強化金融科技審慎監管;同時將數字元素注入金融服務全流程,將數字思維貫穿業務運營全鏈條,注重金融創新的科技驅動和數據賦能。從內容看,8項重點任務是本輪《規劃》的主體部分,從治理體系、數據要素、基礎設施、核心技術、激活動能、智慧再造、審慎監管、發展基礎等方面明確了路徑和目標。

    就金融科技的主要方向而言,新的規劃強調了「數字驅動」的原則,可見數字基礎建設仍是金融科技發展的基礎。金融科技發展仍需要在數據積累和數據應用方面進一步和金融應用相融合。特別是數據獲取和使用仍需要監管的清晰化和規則的進一步明確。隨着《數據安全法》與《個人信息保護法》的出台,數據獲取與使用的安全合規性也引起更多的關注。而在金融領域同樣需要注意數據流量所帶來的風險和爭議。在上一輪規劃之中,金融科技領域發展最明顯的還是流動支付的應用。但在這個基礎上,互聯網企業以此為平台向信貸、保險等各個領域滲透,通過政策套利的方式實現「流量」變現,這是過去三年金融科技領域發展異化的教訓。

    對新的「十四五」期間金融科技發展而言,數據「流量」的問題同樣需要予以關注。在普惠金融領域,客戶數據的積累正在初步形成。金融科技正通過各種大數據分析等研發建立信用風險和定價在普惠領域的應用。這對於中小微企業融資和個人信貸業務發展都具有重大的意義,推動金融資源進一步向實體經濟深化。在綠色金融領域、數字人民幣領域,金融數據仍在積累過程之中。這些方面,不僅是金融科技發展的方向,也是金融向實體深化的主要內容。在強化數據合規和重視私隱保護的背景下,平衡數據應用和數據安全保護之間的關係成為金融科技領域發展長期存在的挑戰。

    中國相關領域的快速發展,其優勢仍集中在市場端,即大量的客戶基礎帶來的市場需求。相關的數碼技術和金融技術、風險防控機制等方面並不具有優勢。(CFP)

    在數字經濟時代,隨着數據使用量增大,數據質量問題同樣是數據應用中面臨的主要挑戰。目前來看,以「ABCD」(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大數據)為代表的底層技術仍是金融科技基礎設施的重要發展基礎,也是未來持續深化的技術發展方向。因此,未來大數據深度應用的基礎將是數據標準與規範的制定,以此實現數據本身的可見性、可信性、安全性等。這些仍是金融科技發展的基礎性工作,仍需要穩步推進,不能操之過急。畢竟,無論是數據質量還是技術應用的偏差,都可能給金融業務帶來巨大的預期風險。實際上,美國次貸危機帶來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機即表明,這種以數據為基礎的技術風險同樣會在未來長期影響金融領域的穩定。

    需要指出的是,從目前全球金融科技發展的格局來看,中國相關領域的快速發展,其優勢仍集中在市場端,即大量的客戶基礎帶來的市場需求。相關的數碼技術和金融技術、風險防控機制等方面並不具有優勢。而以往的經驗表明,在不具備技術優勢的情況下,國內金融科技的發展更加注重規模的擴張,容易出現市場「泡沫化」的傾向。因而,在新的發展階段,同樣需要約束這種盲目擴張的市場行為,在完成數據積累的過程中,注重在此基礎上提高技術積累。

    在新的發展階段,如果要在金融數碼化領域有所突破,提升金融產業和數字產業的技術能力,需要更加重視體現國內廣泛數據價值的基礎型建設。這一方面需要避免數據的無序或扭曲對市場帶來的衝擊,另一方面也可以保持中國金融科技產業的競爭優勢,提高國際競爭力。

    最終分析結論:

    在金融科技發展的新階段,數據仍是基礎,在此基礎上才能實現數據價值化轉換。在新的階段,需要通過提升數據質量,打通數據壁壘,實現數據的有序流動,才能形成數據價值的轉化和增值,推動金融科技領域的健康、有序發展。

    本文轉載自安邦智庫1月9日「每日金融」分析專欄,原標題為「金融科技發展需要築牢數字基礎」。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