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興衰20年|中國現存KTV企業不及七年前一半

KTV興衰20年|中國現存KTV企業不及七年前一半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從野蠻生長到艱難求生,KTV只用了二十年的時間。

據澎湃新聞報道,2014年前後,隨着錢櫃在國內多家店的倒閉,KTV行業的冬天來臨。《中國音樂產業發展總報告》顯示,僅2016年,傳統KTV數量斷崖式減少近60%。2020年,受疫情等因素疊加影響,KTV行業整體客流量下降了70%-80%。根據天眼查數據,截至2021年3月,中國現存的KTV企業剩6.4萬家,註銷或吊銷的企業多達4萬家,幾乎相當於現存數量的2/3。同巔峰時12萬家相比,這個數據堪稱腰斬。

KTV行業這些年走的下坡路,有娛樂消費市場需求變革的原因,KTV主力消費人群也在悄然變化。網路浪潮席捲下,傳統卡拉OK場所業態在娛樂形式、體驗上正面臨巨大挑戰。但衰落的僅僅是跟不上時代步伐的業態,人們唱歌和娛樂的需求從未褪去。

業內人士認為,未來,「派對模式KTV」有望成為新的娛樂消費模式,併為業態復甦注入動力。

「錢櫃」一度是時尚品位代名詞

中國的卡拉OK興起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當時開在廣州的中國內地第一家卡拉OK廳,招待的多是外賓和有身份的人物。很快,這種新鮮的娛樂方式蔓延開來,進入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那個年代本無夜生活,卡拉OK的興起,照亮了很多人的夜。

緊接着,北京東郊也有了第一家卡拉OK歌廳。很快,北京的卡拉OK廳越開越多,飯店裏、酒樓裏,甚至街邊、衚衕裏都有。據北京市文化局統計,截至1993年9月,北京市共有註冊歌廳282家,到1995年,包括歌廳等在內的新型文化娛樂場所已達1,400多家。

1995年1月,來自台灣的錢櫃在大陸的第一家KTV落户上海,用了兩年的時間火遍了整座城市。

後來所熟知的「量販式卡拉OK」,是從日本傳來的。日語中的「量販」有「大量批發」「自助」等含義,量販式的卡拉OK強調的是薄利多銷,其中最能體現這一特點的是其附設的食品超市。2000年,麥樂迪KTV在北京落地,帶來了「量販式卡拉OK」。後來,錢櫃、好樂迪、銀櫃、喜樂迪、音樂之聲等一大批KTV相繼開辦,普通老百姓成了消費主流群體,KTV從小眾走向大眾時代。

而錢櫃成為其中佼佼者,當年的錢櫃朝外店,裝修洋氣、時尚,更有豐富實惠的自助餐吸引了眾多年輕消費者,甚至還有不少明星如王菲、那英等也時常光顧,一時風頭無兩。

錢櫃朝外店的巔峰時期是2001年到2006年,當時包間需要提前兩天預訂,預訂電話經常是佔線的狀態,工作日也會每晚客滿,月收入鼎盛時期可達千萬。那些年,錢櫃是一家KTV,也是時尚、品位的代名詞。

曾經「龍頭」如今在京僅剩一店

歌聲漲落中,變化悄然而至。2014年開始,錢櫃在北京的店陸續關閉,2015年1月,朝外店倒閉。曾經的KTV行業龍頭如今只剩下在惠新東橋附近的最後一家門店。不只是北京,錢櫃在其他城市的經營同樣慘淡。《中國音樂產業發展總報告》顯示,僅2016年,傳統KTV數量斷崖式減少近60%。

2015年,團購APP拼低價來爭奪市場,令KTV行業競爭進入白熱化狀態,最終的結果就是很多KTV的傳統品牌被迫離場。最關鍵的是,KTV的價格多年來不僅沒漲,還要比之前下降很多。得不到利潤,只得退出。

而2020年的疫情,對已經步履維艱的KTV行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央視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受疫情等因素疊加影響,KTV行業整體客流量下降了70%-80%,年輕群體流失,高消費不再,僅僅依靠老年顧客,連覆蓋租金都十分困難。

2020年2月,北京娛樂會所熱門榜中排名第一「K歌之王」的《總經理致全體員工的一封信》在網上熱傳。信中稱,2019年的效益與前幾年相比,差距之大,令人咂舌。本來準備在2020年大展拳腳,但是「疫情影響下持續閉店的狀態讓公司現有的財務承受巨大壓力」。「K歌之王」與全部200多名員工解除勞動合同,啟動破產清算。這家店的股東,正是王思聰。當年王公子一晚上消費250萬元的新聞,震驚了不少人。

中國文化部認可的官方數據——《2020年中國歌舞娛樂行業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卡拉OK場所業態場所總數為47,235家,按年下降7.6%。2020年中國卡拉OK場所業態營業收入為596.9億元,按年下降53.3%。受新冠疫情衝擊,卡拉OK場所業態營收呈斷崖式下跌態勢。

疫情高峰期KTV基本都是閉門歇業狀態,疫情緩和期恢復緩慢。客源減少,無人消費,温莎KTV董事兼總經理魏崴帶領全體員工,緊急籌備一個月,在官方微信上線了「温莎小廚」,將毛豆、鴨脖、鳳爪、豬耳朵、香辣蝦等「下酒菜」上架到外賣,然而成效甚微。

KTV消費進入「派對時代」

曾經的KTV消費主力,已經漸行漸遠。KTV火爆或是落寞,都是時代的選擇。

袁珂在錢櫃任職多年,曾經創立KTV行業自媒體平台「環球娛樂」,目前是KTV娛樂品牌夢想要有(北京)文化CEO。他在接受採訪表示,整個行業的消費趨勢發生了變化,消費人群也在更新換代,這些無形中都給這個行業造成了壓力。

「20年前KTV鼎盛時期的核心消費人群,到今天也都40、50歲甚至60歲了,也就是說現在已經是大叔、大爺級的了,基本都是喝不了酒、熬不了夜、歌也唱不動了。」而現在年輕一代的消費群體,一步入社會,接觸的休閒娛樂方式是海量的——相比去KTV唱歌,很多年輕人更願意在手機上刷視頻、打遊戲消磨時間。如果想唱歌,線上的各種在線K歌APP諸如唱吧、全民K歌、酷狗唱唱等應有盡有。過去人們夜生活的選擇相對較少,KTV絕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而現在,小酒館、酒吧、音樂餐廳等休閒場所更吸引當下的年輕人。如果想唱歌,線上的各種在線K歌APP,諸如唱吧、全民K歌、酷狗唱唱等等應有盡有,線上KTV的形式更充實了年輕人的休閒時光。2016年開始,商超、步行街、機場等人流密集區域出現了迷你KTV,讓K歌變得更加隨意、便捷。

袁珂介紹,如今娛樂消費市場需求發生變革,主力消費人群向年輕群體偏移。為滿足主流消費群的喜好與心理,如今誕生了「KTV+酒吧」的深度融合體——PARTY派對模式。簡而言之,派對模式是歌舞多元娛樂形式創新演繹,沉浸式的裝修風格滿足不同消費需求的同時,讓娛樂過程充滿新鮮感,為年輕消費者娛樂提供了新選擇。

「派對式KTV」與量販式KTV最大的不同在於,包廂裏除了可以唱歌、吃飯、喝酒,還可以打枱球、玩遊戲,比如桌球遊戲,甚至還可以玩拳擊、打高爾夫、游泳。此外,還有DJ互動、演藝互動,娛樂內容非常豐富。

「派對模式KTV融合了酒吧勁爆的場景,疫情之後,尤其是今年增長趨勢是爆發式的。如果說20年前是『錢櫃時代』,2010年前後是『純K時代』(升級版的錢櫃),到了2020年,就是『派對時代』。」

只是以另一種形態存在

在北京,量販式KTV依然有其消費群體,只是數量無法跟十年前、二十年前比。在大眾點評上,按人氣排名靠前的有純K國貿店、工體店、錢櫃惠新店,麥樂迪、温莎、金庫、魅等排名稍微靠後。他們的共同特點,都是價格不高——以中包房為例,三小時無酒水套餐的不超過百元,甚至有的八小時不超過百元。

在大眾點評上,「K歌之王」顯示正常營業,人均消費2044元,但這並不是當年的那個「K歌之王」。據客服稱,「K歌之王」的客人暫時被安排到了這裏,店裏一樓是蹦迪,二樓是包房。

袁珂認為,目前量販式KTV做得不錯的就是純K。純K是當年錢櫃出走的團隊做起來的,被稱為「升級版的錢櫃」,但也進入瓶頸期——在網路浪潮席捲以及KTV向多元化娛樂場所轉型的背景下,客源流失非常大,利潤也不比從前。

KTV行業的衰落不可避免,主因是行業的發展趨勢、產業環境、消費習慣、人力等多方面因素,疫情只是加速了這個過程。但任何時候大眾都有唱歌、娛樂的需求,KTV不會消亡,只是會以另一種形態繼續存在。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