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暴雷投資者聚眾維權!曝高管兑現出逃 理財資金流向何處[圖]

恒大暴雷投資者聚眾維權!曝高管兑現出逃 理財資金流向何處[圖]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北京時間9月13日,「19恒大01」跌超30%,盤中二次臨時停牌,當前報價37元(人民幣,下同),跌幅30.75%。

新浪財經

此外,中國恒大港股走低,截至發稿,跌近6%,報3.41港元,該股較今年高位17.4港元,已跌沒八成。

富途牛牛APP截圖

內地財新網報道,恒大金融財富管理(深圳)有限公司部分產品逾期未兑,投資者採取了線下行動。參與者包括恒大財富自己的員工。9月12日晚間,來自多地的數百名投資者前往中國恒大集團總部所在地深圳卓越後海中心,與恒大財富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杜亮對話。

杜亮在現場承認,他確實在5月31日贖回恒大財富理財產品,提前兑付是因為家裏有急事。線下行動給中國恒大製造了壓力。9月13日,恒大方面向投資者發布了一份兑付方案。杜亮在現場提到,恒大很難一下子拿出400億元兑付到期理財產品。

內地媒體網易清流工作室報道稱,9月8日開始,網絡上恒大財富理財產品逾期的消息滿天飛。恒大財富的在線客户告訴網易清流工作室,最近一筆理財的確於8號到期,正常的回款時效是T+3個工作日,因此最晚兑付時間應當是9月13日。如果9月13日仍然沒有回款,就落實公司無法回款的事實,如果屆時公司沒有對應的政策,投資者可以通過正常渠道維護權益。

但在恒大的高負債及高管疑似提前兑付的消息下,投資者的恐慌在蔓延,網易清流工作室了解到,多地投資者已通過報警等方式嘗試維權。

目前,恒大財富發售的理財資金去向成謎,一種說法是,理財資金被挪用至恒大集團及地區公司。另一種說法則是,資金被用於支付供應商的貨款。而投資者提供的恒大理財銷售合同顯示,恒大的理財產品底層資產不明、幾乎沒有風控措施,可能存在巨大風險,還涉嫌非法吸存。

理財面臨逾期,高管提前出逃?

網易清流工作室於9月10日在廣州恒大中心獲知,當天早上,有十數位恒大財富的投資人前往恒大中心維權,要求兑付,後被驅散。

至少兩位前往廣州恒大中心維權的投資人稱,他們購買的恒大理財產品已於9月8日到期未兑付,但現場與恒大工作人員溝通後並沒有結果。「沒有領導出面,沒人來解決問題。」上述投資人表示。一位在現場負責接待投資人的恒大在職員工則無奈表示,自己也購買了恒大的理財,目前已加入員工維權群。

對於網上流傳恒大財富理財產品逾期的消息,恒大於9月10日在網上作出回應,許家印稱要確保所有到期的財富產品儘早全部兑付,一分錢都不能少。恒大高管在9月10日的內部會議中稱,目前能夠提供的資產(按財富中心提供的淨值計算)將近超過800億元(具體數額以公司公示為準),足以覆蓋債務。

儘管堅稱集團有能力償還債務,恒大內部會議卻給出了最長為5年的兑付方案:對於9月8、9號到期的產品,本金10萬元以下的,到期當日全額兑付,對本金10萬元的,到期當日還5萬元,12個月後再還5萬元,對於10萬元-30萬元的以上的投資者,則在4年內按兑付0%、30%、30%、40%,對於30萬以上投資者,則在5年內分別兑付0%、10%、20%、30%、40%。

一位投資者對清流工作室表示,不同意延期兑付的方案,目前已報警。在多個恒大投資者的群中,各地投資者也在自發採取維權行動,包括找律師、報警、向各個監管機構線上、線下舉報及找到恒大相關負責人要說法等。

更令投資人憤怒的是,有集團高管提前兑付離場。

在債務逾期風波發酵之時,一則恒大財富高管提前跑路的傳聞在多個維權群流傳。根據投資者提供的聊天記錄、後台系統截圖,經高管杜亮批准,疑似恒大財富的總經理杜亮曾在5月25日購買了730萬元的恒大理財,並申請在5月31日提前贖回,截圖顯示杜亮的賬號存量金額為0元;此外,一家由杜亮父親杜永平實控的前海煜泰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5月24日認購了1000萬理財,並在5月31日給予提前兑付到賬。

9月12日晚間,在多名投資者、員工的追問下,杜亮親自承認了上述傳聞。在投資者公布的視頻直播中,杜亮承認確實在5月31日贖回了730萬元,原因是家裏有急事。其還表示,5月31日之前,並未遇到任何危機。

在向投資者承諾會兑付每一分錢時,杜亮還稱,每一分錢都是真真實實地投到了地產的每一個項目裏面,都是真真實實的,這些項目只要一開盤、售賣,錢就會出來。

資料顯示,恒大財富(原「恒大金服」)是恒大集團旗下理財平台,於2016年3月上線,2019年5月30日,恒大金服公告宣佈品牌升級,更名為「恒大財富」。一位投資了理財的恒大員工告訴清流工作室,根據內部統計,近5年恒大財富融資總額超過400億元。而恒大方面在召開的內部會議上,並沒有公布具體的融資規模。

根據上述恒大內部員工介紹,恒大曾強迫員工購買理財產品,對各個板塊員工下發理財產品考核任務,並且設定了相應獎懲措施。根據多名員工介紹,如果完不成任務,會被扣除獎金,還會被調崗、淘汰。

在上述員工提供的《關於下發華東公司的2020年11月份理財產品全員營銷考核辦法的通知》的文件中,全員營銷各階段目標完成率25%以下會被扣罰30%綜合獎金,連續兩個階段未達標會被扣除全部獎金。

根據內部人士介紹,這種考核任務在今年3月至6月就沒斷過。就在8月,恒大的理財顧問依然在發布產品宣傳單,並且將產品利率提升至11.8%。而為了完成考核任務,有部分員工甚至借貸、眾籌買理財。

理財產品風控「裸奔」

清流工作室獨家獲得的多份理財合同顯示,恒大發行的產品為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融資的資金用於補充融資方的流動資金。

一份在維權群中流傳、由群內投資人自發統計的文件顯示,恒大在各地發行的理財產品,主要融資方是湖北和青島的多家公司,其中以「湖北鋼盾物資有限公司」、「青島市綠野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及「青島融港深實業有限公司」居多。

這些合同的融資主體表面是普通的建築材料或者工程公司。有投資者向清流工作室表示,恒大在銷售理財時宣稱,這些融資公司是恒大的上游供應商,如果錢回不來,恒大就會扣留給該供應商的錢,然後支付給投資者。早在2017年,有媒體報道稱,恒大集團通過恒大金服提供供應鏈金融服務,也就是邀請恒大的供應商、承建商在恒大金服上發行理財產品,供應商可通過這種模式實現「提前拿到貨款」。

清流工作室發現,部分融資主體和恒大集團有曖昧關係。

青島市綠野國際工程有限公司(下稱「綠野工程」),由恒大普惠資產管理(珠海)有限公司持有3.84%的股權。另一個融資主體青島綠野國際旅遊發展有限公司(下稱「綠野旅遊」),由綠野工程參股50%,剩餘50%由神秘人薛超持有。而薛超和其合作伙伴薛文、馬華等人,則掌控着青島綠野國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綠野生物」)、青島綠野國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個融資主體。

更值得注意的是,恒大金服產品的風控幾乎處於「裸奔」狀態。

合同顯示,恒大理財產品的承銷商多為宸宇投資管理(深圳)有限公司,該公司由恒大集團旗下的恒大網路集團有限公司100%持股。這些產品宣稱已在「商丘市國茂信用資產備案服務中心有限公司」、「廣西中馬新城國際金融服務中心有限公司」等機構備案。但合同卻要求投資者直接將資金轉賬至綠野生物及湖北鳳輝築家建設有限公司等企業賬户,並稱該等賬户為「資金結算賬户」。

一位長期從事金融投資顧問的業內人士對此表示,正常的流程,(產品)有備案的話,投資人的錢都是打到託管賬户的,要做到專款專用。他認為,恒大的理財產品底層很不清晰,看起來不是一個理財產品,且據其在業內的了解,恒大在銷售時更多強調的是恒大不會倒、產品有集團背書,實際幾乎沒有風控。

一位金融領域的資深律師向清流工作室表示,恒大理財的合同,可以說是一份「山寨版」的私募基金,看似具備各種要素,實際存在很大的風險隱患,非法吸存的嫌疑很大。這些產品沒有具體的底層資產,資金流向不明,而且沒有抵押或者質押保證,只有一個恒大的子公司增信,基本不起作用。

此外,合同顯示的備案機構,也並不是金交所,卻以「備案機構」混淆視聽。資料顯示,這些備案機構在當地並不知名,且多在2019年、2020年成立,有些機構的註冊地址則在村裏。比如遼寧錦戰登記備案服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馬以則,註冊資金為1000萬元,地址則是遼寧省鞍山市海城市馬風鎮前馬村。

至少兩位投資者提供的轉賬截圖顯示,投資人將投資款直接轉賬至湖北鋼盾、綠野旅遊融資主體公司在盛京銀行的賬户。而盛京銀行(02066.HK),也是恒大的「自己人」。

盛京銀行2021年半年報顯示,恒大集團(南昌)有限公司是盛京銀行的第一大股東,共持有盛京銀行36.4%的股權並對其派駐董事。今年8月中,恒大集團將盛京銀行1.67億股股票作價約10億元轉讓給瀋陽市國資委後,持股比例降至34.5%,仍是第一大股東。

盛京銀行和恒大之間的關聯交易,早已經歷一場風波。今年5月,據銀監會官網披露,盛京銀行4家在上海的分支機構受到上海銀監局的行政處罰,因其涉及違規發放併購貸款變相用於拍地保證金、違規向「四證」不全的房地產項目發放貸款,以及向關係人發放信用貸款等多項違規行為。據媒體報道,監管部門正在力圖穿透恒大集團與盛京銀行之間逾千億的關聯交易。

理財資金流向何處?

關於資金的去向,還有另一種說法。一位投資人向清流工作室出示的聊天截圖顯示,其理財顧問表示投資款項最終流向了恒大。

在恒大發售的理財產品中,有一批湖北系的公司,這些公司與恒大並無股權交集,被認為是「皮包公司」。根據上述恒大員工提供的聊天截圖,其曾在工作群裏詢問是否有人去過合同上的融資公司——湖北鳳輝築家建設公司,部門經理回覆稱:「去了應該也找不到,空註冊地址而已。」天眼查顯示,湖北鳳輝築家建設公司有相關法律訴訟,但經理則表示,這是一家皮包公司。

此外,湖北鳳輝在2014年至2016年曾是一家勞務分包有限公司,且在往年年報中,並未提供企業聯繫方式。一名投資者稱,其近期曾按工商訊息軟件顯示的號碼聯繫到湖北鳳輝築家建設公司,對方讓其把相關訊息發給她,她會轉告恒大,其他便再未多說。

關於理財資金的具體流向,一份在微信維權群內流傳的文字則稱,理財產品的錢被轉至萬鼎富通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萬鼎富通」),後又流向恒大的地產項目或挪作他用,但這種說法暫未得到內部員工的證實。

不過,這家萬鼎富通,背後的確有恒大及其供應商的身影。

工商資料顯示,萬鼎富通成立於2017年,是一傢俬募基金管理人,創始股東是廣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廣田控股」)和深圳市永晨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廣田控股是上市公司廣田集團(002482.SZ)實際控制人葉遠西控制的公司。而廣田集團是恒大集團重要的供應商之一,其2020年第一大客户是恒大集團,恒大貢獻的銷售額佔廣田集團全年總收入的44.92%。此外,葉遠西控制的廣田投資有限公司還持有恒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1.6%的股權。

目前,廣田控股已退出萬鼎富通的股東列表,但在任多位高管人員均來自廣田集團。萬鼎富通共發行有10只私募基金,其中深圳坤行七號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投資了恒大旗下超過20家公司;深圳市坤行六號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共投資恒大旗下10家公司;深圳坤行五號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共投資恒大旗下11家公司;此外,萬鼎富通控制的新餘福昕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共投資了恒大旗下多達7家房地產公司;萬鼎富通控制的和其正(深圳)投資中心(有限合夥),投資恒大旗下的7家公司。

萬鼎富通還和廣田控股共同設立深圳君行天健投資發展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君行天健」),由廣田控股持有57.56%股權。而君行天健又通過武漢市恆御錦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入股武漢市御江灣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並持有49.83%股權,剩餘股權則由恒大地產集團武漢有限公司持有。

與恒大集團的理財、融資產生交集的供應商,可能不在少數。今年4月,上市公司國光股份(002749.SZ)發布公告,以閒置資金3000萬元購買恆傳程佳033509定向融資產品,該產品融資主體是青島市綠野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增信方是恒大網路訊息服務(深圳)有限公司,合同內容與投資人從恒大財富購買的理財產品基本一致。

國光股份購買的恒大理財產品,於2021年4月8日成立,預計年化收益率為9.6%,到期日2021年10月11日。現在,這筆理財能否按期兑付,可能要打上一個問號。

恒大商票之殤

種種跡象表明,恒大財富的理財最早可能是恒大集團償還供應商賬款的一種手段。而早在今年6月開始,恒大集團和供應商之間的關係就趨於緊張,其原因是商票逾期未付。

兩位恒大供應商及一位票據中介向清流工作室表示,恒大早在今年4月就不再兑付商票。「恒大後來還發文說會兑付商票,其實一直沒還錢,我到現在都還有五十多萬的票沒付清。」上述票據中介表示。此外,有至少三位恒大供應商向網易清流工作室表示,早在去年,恒大的商票便出現延期兑付的現象。

但外界獲知恒大商票逾期,則始於今年6月。當時,幾張恒大逾期未償的商票截圖在網上流傳,涉及的商票金額從萬元到千萬元不等,引發輿論關注。對此,恒大集團在6月7日發布聲明承認,恒大集團個別項目公司存在極少量商票未及時兑付的情況。

到了6月29日,塗料上市公司三棵樹(603737.SH)的一則公告揭開了恒大商票兑付危機的遮羞布。三棵樹表示,包括中國恒大在內的多家開發商票據逾期,其中恒大逾期票據金額達到5137.06萬元。但隨後不久,三棵樹和恒大方面就雙雙對媒體表示,這筆票據已經兑付完畢。

不過,恒大的商票危機並未就此終結,而是愈演愈烈。

至少兩位恒大商票持有者向網易清流工作室表示,從今年7月起,其持有恒大的商票便一直未能兑付。

8月25日,永高股份(002641.SZ)發布公告稱,公司持有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開具的商業承兑匯票出現逾期未兑付的情況,其中應收商業承兑匯票金額4.51億元,已經逾期未兑付承兑匯票金額1.95億元。

8月31日,金螳螂(002081.SZ)發布的2021年半年度報告摘要中也提到,公司持有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商業承兑匯票超過60億元,其中17.8億已和恒大達成購買資產抵償解決方案,剩餘應收恒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商業承兑匯票餘額為41.1億元, 其中6035萬元已到期未兑付。

9月3日晚,*ST銀億(000981.SZ)也發布了關於應收商業承兑匯票逾期未兑付的公告。根據公告,*ST銀億下屬全資子公司寧波銀億房產應收恒大盛建商業承兑匯票1300萬元已逾期未兑付。

9月6日,三棵樹再度發公告稱,截至2021年8月31日,在公司持有的中國恒大及旗下公司出具的商業承兑匯票中,共有3.36億元發生逾期,其中尚未兑付的金額為1.01億元,已兑付金額為2.35億元。

網易清流工作室從多家恒大供應商處獲悉,目前,恒大針對逾期未兑付的商票已經推出了「以房抵債」的方案,即恒大用期房抵消債務。

事實上,恒大的商票逾期危機,也將房地產企業大規模使用商票這一模式推向了風口浪尖。

商票,即商業承兑匯票。房地產企業一般用商票對供應商進行結算,在這種業務模式下,供應商根據房企的訂單需求進行商品供應及安裝等步驟後,等驗收後房企便會向供應商開具商票。但供應商仍需經過一段時間後,才會真正收到款項。這個等待時間一般在一年左右。

克而瑞研究中心的報告指出,商票相比於其他融資方式,不僅在手續上更加方便,能降低手續費支出,同時在會計準則中由於不計入有息負債,不僅能夠「轉移」有息負債,達標三條紅線的指標要求,還能夠為企業減少利息支出,降低融資成本。基於這些優點,眾多房企紛紛加碼商票市場以求更多資金。

上海票據交易所數據顯示,2020年商票簽發金額為3.62萬億元,按年增長19.77%,商票簽發金額佔比為16.39%,較上年提升1.55個百分點;商票貼現金額為1.03萬億元,增長9.85%,佔比為7.68%。其中,TOP19房企的總體商票承兑餘額達到3355.74億元,按年增長36.59%,佔全國商票承兑總量的9.27%。

安信證券研報也顯示,2020年下半年,房地產融資政策明顯收緊,多數房企商票餘額明顯增長,截至2020年末,TOP50房企應付票據規模為4013.5億,按年大增33.8%。其中,恒大地產對商票的依賴程度又是全行業最高的。根據上海票據交易所數據,恒大地產在2020年末商票餘額達2052.67億元,較2019年增長了25.69%。

網易清流工作室了解到,由於商票具有一定的承兑期限,一些供應商迫於短期資金壓力,便會將未到期的商票打折賣給票據中介。但一位恒大供應商透露,由於恒大爆發的商票逾期醜聞,從上個月開始,票據中介基本已經不接收來自恒大的商票。

這與一位票據中介對網易清流工作室的說法一致,該中介表示,目前整個票據行業的人幾乎都不敢碰恒大的商票,因為收過來後不知道恒大什麼時候才會兑付。即便有人願意收,價格也非常低,基本是票面金額打兩三折中介才肯收購。「比如說你有100萬的商票要賣的話,拿到手可能只有二三十萬左右了。」票據中介表示。

9月10日,許家印在恒大財富專題會上承認「目前恒大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但他也表態,「很多員工和業主都拿着辛苦錢、血汗錢和養老錢來買了恒大財富的產品,我代表集團明確承諾一定要全部兑付,一分錢不能少。」

中國恒大集團(03333.HK)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