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專家:後疫情時代 朝鮮「糧食危機」言過其實

韓國專家:後疫情時代 朝鮮「糧食危機」言過其實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韓國統一研究院研究員、韓國統一部政策顧問委員鄭恩伊(Eun-lee Joung)於7月13日在美國專門研究朝鮮事務的網站「38 North」發表《金正恩治下的朝鮮經濟危在旦夕?新冠疫情時代的「艱難3月」?》一文,就朝鮮目前面臨的糧食狀況予以陳述。
鄭恩伊為韓國著名朝鮮經濟專家,據其所言,時下朝鮮糧食短缺情況並沒有外界普遍認為的那般緊張。
以下為全文譯文。

當前,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或多或少都因為新冠肺炎(COVID-19)受到了影響。但相比較而言,在新冠疫情、自然災害、以及美國和聯合國制裁的三面夾擊下,朝鮮的境地似乎更不容樂觀。

一些美國媒體,通過選擇性地引用某些韓國經濟學家和「脱北者」的話語,聲稱朝鮮現正處於一場大饑荒的邊緣,甚至讓人想起上世紀90年代朝鮮大饑荒的情景。但實際上,雖然朝鮮的經濟狀況正面臨着後疫情時代的挑戰,但目前的狀況與90年代相比,還相距甚遠。

除開朝鮮的糧食價格趨於穩定,並沒有發生像90年代那樣的混亂外;更重要的是,我們也沒有看到城市工人到農村尋找食物的大規模流動。相反地,目前由於地區工資的差異,朝鮮的農村人口正在向城市進行轉移。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曾在6月14日的朝鮮勞動黨全體會議上承認,2020年的洪災使得朝鮮正面臨糧食短缺的情況。(AP)

過去和現在

1994年,朝鮮公有制分配體制崩塌。再加上當時對金日成的突然去世感到震驚的朝鮮高級官員壟斷了糧食供應,導致朝鮮糧食價格一路飆升。到了1995年,玉米從每公斤8朝元漲到了70朝元,而大米則從16朝元漲到了120朝元。在重工業地區,城市工人普遍捱餓,搶劫猖獗。整個社會因為分配製度的崩塌和高層的腐敗陷入了極度的混亂。

但在2020年1月,朝鮮政府為了控制新冠疫情的傳播,主動地關閉了朝鮮與外界的往來。可過去的18個月裏,其月度匯率數據和大米、柴油等生活必需品的價格卻一直保持穩定。(圖表1)雖然朝鮮的整個匯率呈下行趨勢,但這是一個正常的價格信號,可以靈活地應對中國-朝鮮邊境是否關閉。

雖然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曾在6月14日的朝鮮勞動黨全體會議上承認,2020年的洪災使得朝鮮正面臨糧食短缺的情況,但從糧食價格來看,很難說朝鮮當前糧食短缺的情況到了造成大饑荒的地步。

據一名因疫情無法返家的朝鮮大學教授透露,朝鮮現在的經濟狀況雖然艱難但還能繼續運行。與朝鮮內部保持着聯繫的中國學者和企業家也提出了類似的看法。此外,中朝邊境地區相對穩定,22個朝中陸路通關點正準備通過修復和擴建設施開放邊境。

據了解,朝鮮的糖、麪粉和豆油最近價格飆升了5倍到10倍,而這一信號導致了韓國經濟學家對朝鮮目前經濟形勢的誤判。這些東西被用於生產零食,但也是朝鮮的主食食材。像美國這樣富裕的發達國家或許很難理解,但在發展中國家,大多數人只吃主食。這些原料價格的飆升意味着朝鮮消費這些產品的中產階級規模正在增加。

而過去在金日成領導下的朝鮮,糖、麪粉以及大豆油不是直接影響飲食的必需品——它們是製作零食或麪包的原料,而不是基本的主食材料。

2020年1月以來朝鮮大米價格和匯率的趨勢。(作者整理)

此外,最近朝鮮玉米價格的上漲或許也應該以同樣的方式來解讀。根據經濟學原理,如果經濟陷入困境,便宜玉米的價格應該會比大米上漲得更快。因此,一些朝鮮的觀察員們則跳出來稱朝鮮出現了嚴重的糧食短缺情況,因為在去年的11月份,朝鮮的玉米一月內每公斤從2,300朝元飆升到3,300朝元。

然而,由於市場的發展,玉米更多地被用於牲畜飼料或是酒精生產,而不是作為主食存在。它更有可能被用作於麪粉和糖的替代品,以應對其價格的飆升。

實際上,朝鮮人會將麪粉和玉米混合製作成麪包和糖果。值得注意的是,玉米價格上漲發生在2020年12月至今年3月期間,恰逢政府大量生產糖果零食,作為金正恩送給朝鮮居民的季節性禮物時期。

更為重要的是,大米和其他諸如蔬菜、肉類的食材一直保持穩定。如果說大米價格穩定還可以被解釋為是朝鮮政府開倉放糧的結果,但豬肉的價格也一直穩定在每公斤2.2萬朝元左右。在金正恩執政期間,朝鮮一直在發展大型畜牧養殖產業,不斷增加牛、羊、馬的餵養。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在江原道的「Sepho Tableland」養殖場,雖然它僅僅只在朝鮮的對外宣傳媒體上被報道過。而且,人們很容易在朝鮮和中國之間的邊界看到類似的畜牧養殖區,即使在當前的疫情的情況下,截至2021年6月,這些養殖區仍在繼續運作。

穩定食品價格的一個顯著例子是漁業產品價格的上漲。西方媒體錯誤報道稱,朝鮮港口因經濟制裁未能出口海產品,導致魚類變質。事實上,漁業價格飆升是朝鮮當局決定暫時禁止海上捕魚作業以防止病毒傳播的結果。目前,朝鮮漁業最近恢復正常捕撈,因此這些價格已經下降。例如,冷凍鱈魚的價格從疫情前的每公斤 5,500朝元上漲到疫情後的5萬朝元,但現在又回落到 2.5萬 朝元。

綜上所述,除部分進口食品和水產品外,朝鮮大米、肉類、蔬菜價格相對穩定,供需基本平衡。此外,在金正恩時代,朝鮮一直在擴大國有企業經理的管理權,這不僅賦予了國有企業更多的自主權,而且還允許對高級官員的腐敗進行強有力地打擊。這是90年代大饑荒時期來之不易的教訓。文章開頭提到過,當時朝鮮由於囤積糧食和廣泛的高層腐敗導致了朝鮮分配體制的崩潰,造成了大規模饑荒。

總結

儘管困難重重,但今天的朝鮮似乎比1990年代中期要好得多。那個時期因為出現了通貨膨脹、官員腐敗、巨大的經濟管理不善和大規模飢餓的惡性循環,從而從根本上摧毀了朝鮮的農業部門,並導致數百萬朝鮮人因飢餓而死亡。相比之下,今天的朝鮮正在穩定物價並清除腐敗官員。

然而,朝鮮經濟的一個關鍵問題在於貧富差距、城市和農村地區以及成功和失敗企業之間不斷擴大的財富差距。雖然平壤和南浦等城市的創新商人在政府的豐厚獎勵下積累了財富,但工人和農民卻一直在受苦。對於朝鮮的外部援助或許能夠有效地解決這一問題。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