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萬字長文揭秘美國四大科技巨頭錯綜複雜的真實關係

    萬字長文揭秘美國四大科技巨頭錯綜複雜的真實關係

    美國的四大科技巨頭——蘋果、微軟、谷歌、Facebook任何一家在各自領域都是霸主。

    但每一家都不滿足於自己本身的地盤,始終馬不停蹄地致力於利用自己優勢去瓜分更多的蛋糕。

    於是巨頭與巨頭之間就形成了「剪不斷、理還亂」的錯綜複雜的關係。

    美國四大科技巨頭

    四大巨頭形成了六對關係

    這種錯綜複雜的關係裏既有競爭也有合作,總體而言競爭大於合作。

    這背後核心源於他們每一家都是平台型公司,平台公司就意味着有着收稅和當裁判的能力。

    他們的矛盾在於在自己地盤通常自己是裁判,但到了其他人的地盤則變成了運動員。

    因此,巨頭與巨頭在不同業務層面在競爭和合作中保持着某種微妙的平衡。

    這篇文章衛夕就和大家一起來梳理一下這些科技巨頭真實的關係和他們的恩怨情仇。

    (注:1.四大其實是五大,還有亞馬遜,但亞馬遜與其他巨頭之間的關係相對單純,限於整體篇幅,本文不討論亞馬遜。2.儘管Facebook已經改名為Meta,但就像村口的「翠花」突然改名為「Marry」,非常彆扭,衛夕還是習慣稱為Facebook)

    我們先來看一看四家公司的營收結構,通過營收結構,我們能間接知道這些巨頭的核心收入來源——

    微軟的營收結構

    蘋果的營收結構

    谷歌的營收結構

    Facebook的營收結構

    可以看到,蘋果和微軟的收入結構都相對多元,蘋果主要源於不同模塊的硬件收入再加上軟件和服務收入,微軟則來源於雲計算、Office等多個業務模塊。

    但谷歌和Facebook的收入結構都比較單一,核心都是廣告。

    然而,僅僅從收入結構我們幾乎很難理清楚四大巨頭之間的真實業務關係。

    因為網路商業模式的重要特徵在於「羊毛出在豬身上」。

    比如從谷歌的收入結構中,我們是看不到Android這個免費系統的價值的,而Android確實谷歌眾多業務中的核心之一,它給搜索帶來了巨大的流量。

    因此,我們必須逐一剖析各個巨頭兩兩之間的關係——

    一、蘋果VS谷歌

    蘋果和谷歌兩家公司其實頗有淵源,谷歌的董事長施密特在2006-2009一度是蘋果董事會的成員,第一代iPhone上市時默認安裝的是谷歌地圖。

    兩家公司在谷歌早期的業務交集並不多。

    然而,當谷歌在2007年宣佈移動操作系統Android時,兩家公司開啟了漫長而激烈的戰爭。

    喬布斯得知安卓發布後更是震怒,宣稱「Android是一個盜竊的產品」、「我要花掉蘋果賬上400億美金髮起一場熱核戰爭來毀掉它」。

    喬布斯認為是施密特在蘋果董事會期間得知了關於iPhone的訊息從而加速秘密開發Android系統,撕毀了兩家公司默認的不進入對方領域的不成文約定。

    喬布斯的擔心不無道理,要知道PC時代,Windows就依靠向所有硬件廠商開放操作系統取得了PC戰爭的勝利。

    喬布斯擔心歷史重演,畢竟操作系統和生態的競爭從來都是網路最高維度的競爭。

    但這一次,歷史並沒有重演。

    今天安卓和iOS是移動操作系統的並列雙雄,各有勝負,安卓勝在市場份額,高達78%,而iOS勝在體驗和對蘋果利潤的巨大貢獻。

    今天,硬件增速放緩背景下將重心重新轉移到軟件和服務的蘋果,的確和谷歌有了更多的業務層面競爭關係,這些競爭橫跨網路眾多領域——

    谷歌錢包VSApple Pay、Google News VS Apple News、ARKit VS ARcore、蘋果地圖VS谷歌地圖、Chrome 與 Safari、Google Drive 和 iCloud 。

    甚至蘋果還開始入侵谷歌的商業腹地——廣告,AppStore的廣告已成為iOS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蘋果進軍軟件和服務的同時,谷歌也並沒有閒着,它開始在硬件行業和蘋果展開了直接的競爭。

    旗下的Pixel智能手機瞄準了那些對的iPhone無感的用户,在北美銷量不俗。

    而谷歌的Chromebook也和iPad在競爭教育市場和輕辦公市場。

    谷歌的智能音箱也在對陣蘋果的HomePod。

    谷歌旗下的Google Assistant、Nest也和蘋果的HomeKit一起角逐智能家居市場。

    Apple TV和Chromecast則一起瓜分家庭電視盒子市場。

    今天,兩家公司的競爭是廣泛而全面的,甚至一度還因移動操作系統的專利訴訟對簿公堂。

    但無論如何,谷歌除了操作系統的業務,它還有搜索和其他業務網路業務,這些都需要在iOS這個龐大的生態中運行。

    因此,在激烈競爭的同時,谷歌也和蘋果有着罕見的合作,這一驚人的合作就是谷歌每年付一大筆款給蘋果,以換取Safari瀏覽器中默認搜索引擎的地位。

    這筆錢到底有多少呢?

    據外媒的報道,2021年為150億美元,且每年還在不斷上漲。

    谷歌之所以願意付如此一筆鉅款的原因在於,Safari佔據了移動瀏覽器市場份的四分之一,這就意味着谷歌搜索大約四分之一的流量都來自蘋果。

    要知道,谷歌的商業模式是基於搜索引擎的廣告營收,興師動眾研發免費的Android也是為了給自己的搜索導流。

    如果蘋果這個默認搜索入口給到了微軟的Bing或其他搜索引擎,對谷歌營收的影響是相當巨大的。

    因此從商業利益的角度考量,谷歌其實很願意付這筆「保護費」。

    蘋果和谷歌在精神內核上有着顯著的區別——

    蘋果誕生於IBM統治的時代,因此封閉和軟硬結合的思想深入骨髓;

    谷歌誕生於網路時代,是「網路原住民」,開放是其核心的精神,創始人布林曾經在蘇聯出生,它痛恨蘇聯式的封閉和管制。

    兩家公司在不同理念下誕生了不同的產品,也在各自的領域取得了不同的成功,我們很難直觀判斷兩種策略的優劣。

    但毫無疑問,只要蘋果和谷歌繼續糾纏博弈,他們競爭的本質上其實是封閉與開放兩種理念之間的較量。

    展望未來 ,二者在AR領域和自動駕駛領域的競爭會是下一階段的重要看點。

    二、蘋果VS微軟

    蘋果和微軟相愛相殺的故事源遠流長,最早可以追溯到40年前喬布斯蓋茨時代。

    簡潔的版本是,蘋果「借鑑」了施樂的圖形界面開發自己的操作系統,同時委託微軟給自己開發辦公軟件。

    但微軟在此過程中「借鑑」了蘋果的圖形界面,開發了Windows。

    彼時,喬布斯暴怒,兩家公司分道揚鑣。

    之後微軟通過Windows一飛沖天,蘋果則因產品混亂跌入谷底,一蹶不振。

    當兩家公司重新聚首的時,上演的一個關於拯救和被拯救的故事。

    1997年,喬布斯回歸蘋果,他面對的是一家年虧損10億美元、現金只能維持90天的滿目瘡痍的公司。

    沒錯,蘋果需要幫助,這時候微軟適時地出現了。

    1997年的Macworld大會,回歸後第一次亮相的喬布斯在演講中宣佈了和微軟的合作。

    其中包括微軟購買1.5億美元的蘋果股票、微軟開始為蘋果電腦開發Office、蘋果電腦將IE設置為默認瀏覽器。

    甚至喬布斯在當天的演講中還衛星連線了蓋茨,多年後喬布斯回憶依然耿耿於懷——

    「那次演示顯得蓋茨特別高大,而我特別渺小。」

    沒錯,和微軟的合作是喬布斯拯救危機四伏的蘋果眾多舉措中的一個,這為蘋果後面眼花繚亂的產品創新提供了寶貴的喘息機會。

    當然,必須指出的是,並非比爾蓋茨有多麼慷慨。

    而是1997年的微軟面臨着巨大的反壟斷壓力,對競爭對手的支持有助於減少其反壟斷的監管壓力。

    商業層面,幾乎所有的出發點都源於利益。

    兩家公司從此也走向了新一輪的競合關係——

    2001年蘋果的iPod一炮而紅,眼紅的微軟在2003年推出自己的MP3播放器Zune試圖複製iPod的成功。

    然而,產品品味很差的微軟一敗塗地,按喬布斯的說法——

    「我們開發iPod的是因為我們真的熱愛音樂,而微軟則不是」。

    當蘋果推出iPhone開始定義智能手機時,微軟發現自己先於蘋果幾年發布的Windows Mobile根本毫無競爭力。

    不甘失敗的微軟於是收購諾基亞推出智能手機系統Windows Phone 7,期望和iOS、安卓三分天下。

    如我們所熟知,這個野心也落空了,在這一輪移動競爭中,微軟徹底地輸給了蘋果。

    但微軟和蘋果的故事至此並沒有結束。

    納德拉掌管微軟後,重新調整了思路,啟動了「移動為先、云為先」的戰略,正視和擁抱了對手蘋果的強大。

    微軟為iOS用户和Mac用户精心開發了Office套裝,微軟的高管有時候還現身蘋果的開發者大會為Mac版的Office搖旗吶喊。

    如今「微軟是iOS的最佳開發者」既是一句調侃,也是部分事實。

    甚至,微軟還學習蘋果開始做起了硬件——

    推出了極具設計感的Surface系列二合一電腦,被媒體評論為醜陋的Windows陣容中為數不多的有「蘋果式簡潔」的作品。

    而新一代Window 11用户評價中最多的一句是「界面果裏果氣」。

    蘋果也趁者iPhone帝國生態重新奪回了部分PC市場,Mac系列的主機和筆記本持續暢銷,不講武德的M系列的晶片更是有望挑戰「Wintel聯盟」,繼續擴大MacOS的市場份額。

    如今,兩家公司的真實商業關係談不上融洽。

    比如蘋果在推廣M1晶片時找喜劇演員扮演並醜化「PC先生」,微軟則投錢給Epic Games支持其控告蘋果壟斷,蘋果禁止微軟的雲遊戲應用上架AppStore。

    「移動新王」和「PC舊王」的暗中對抗依然在繼續上演。

    更重要的是,蘋果在潛心開發自己的VR/VR頭顯,而微軟也早已發布了自己的HoloLens。

    這兩家相愛相殺超過40年的科技常青樹必然會在元宇宙這個賽道繼續狹路相逢。

    三、蘋果VSFacebook

    按理說,蘋果和Facebook的關係應該比較簡單,無非就是平台和應用開發者之間的關係。

    然而,真實的商業世界卻比想象中要複雜。

    首先,容易被人忽視的一點是,Facebook在業務層面其實也和蘋果存在直接的競爭關係,蘋果有自己的即時通訊工具iMessage。

    而在美國,iOS用户超過60%,因此iMessage和Facebook message、WhatsApp構成了直接的競爭。

    沒錯,在美國,最流行的視頻通話工具是蘋果的Facetime,而非Facebook旗下的任何其他應用。

    除此之外,這兩家公司的確在業務層面沒有直接的競爭。

    然而,蘋果和Facebook的關係目前非常僵。

    直接原因在於蘋果新的隱私政策調整動了Facebook賴以生存的廣告奶酪。

    事情是這樣的,Facebook核心收入來源為廣告,而網路廣告核心是精準性,精準性則來源於對用户的定位。

    比如一個購物網站如果要在Facebook上精準投放給那些訪問過自己網站的用户,那麼它必須告訴Facebook這些用户的唯一標識,Facebook的廣告系統才能準確匹配。

    廣告主在投放後也會用這個唯一標識去衡量和檢驗廣告效果,這在廣告領域被稱之為歸因。

    這個唯一標識就是蘋果的唯一設備號——IDFA。

    在過去,iOS的APP是可以自由獲取iPhone的IDFA的。

    但蘋果在2021年對隱私政策做了一個重要的調整,即必須獲得用户許可才能獲取IDFA,這樣一來,APP們就有較大的概率獲取不到用户的IDFA。

    因此,Facebook廣告的精準性就下降了,傳導到廣告主端就是廣告效果下降了,直接後果就是他們就會減少在Facebook上投廣告。

    如此一來,對Facebook的財務影響是非常直接的。

    2021年Q4財報,Facebook淨利潤下降8%,其CFO直接在電話會議中承認部分由於蘋果的隱私政策所致。

    於是我們看到,2020年Facebook甚至公開在《紐約時報》等報紙上刊登廣告Diss蘋果,痛斥蘋果不顧中小企業的死活。

    那麼,蘋果為什麼非要進行這樣一次調整呢?

    首先,隱私保護的確成為科技公司發展過程中的重要主題,蘋果有減少監管壓力的直接需求。

    同時蘋果的確一向以保護消費者隱私和安全著稱,因此從維護公眾形象的角度,它也有這樣做的動力。

    另一方面,蘋果自己近年推出了廣告服務,儘管和Facebook相比規模還非常小。

    這背後的另一個邏輯是AppStore的主要收入來自應用的訂閲等增值服務的收入——

    當APP廣告收入受限時,發展訂閲等增值服務就是順理成章的選擇,此時蘋果就會受益。

    目前看,Facebook通過公關的手段抗議無效之後已經接受了現實。

    畢竟它自己也沒有其他籌碼可以和強大的蘋果掰手腕,如果直接和蘋果對抗,應用就有下架的風險。

    但扎克伯克心中憋着一口氣,於是他將更多的精力投向了以Oculus為核心的元宇宙。

    這是一個軟硬一體的新平台,小扎希望自己可以在下一代計算平台的競爭中勝出,他想自己搭台唱戲。

    畢竟,一直被人掐住脖子的感覺並不好受。

    然而,扎克伯克元宇宙夢想最大攔路虎可能恰恰就是蘋果。

    從公開的資料看,蘋果在VR/AR頭顯中的投入嚴肅而認真,目前已經有非常積極的進展,資料顯示,極有可能在2022年年末發布。

    到時,一場事關未來的精彩對決又會在大洋彼岸上演,讓我們搬好小板凳座好。

    四、谷歌VS微軟

    谷歌和微軟是一對老冤家,他們的競爭幾乎從谷歌誕生的時候就開始了。

    最初它和微軟的競爭就被看成是「年輕的網路新貴」挑戰「老邁的軟件巨人」。

    在谷歌聲名鵲起的時候,PC軟件巨頭微軟不想錯過網路時代,因此它先後雄心勃勃地推出MSN、MSN搜索(後更名為Bing)、收購Skype等重要舉措進軍網路。

    如我們所熟知,搜索一仗以谷歌的勝利告終,Bing目前在全球的份額約為9%,苦戰20年一如既往地被谷歌強力壓制,甚至一直還在虧損。

    谷歌和微軟的第二次重要交鋒為「瀏覽器之戰」,在依靠捆綁打敗網景之後,微軟的IE瀏覽器一直是行業的絕對老大。

    然而,正因為沒有對手,於是IE團隊開始不思進取,IE的產品、體驗和技術一直被業內詬病,版本也只是隨着Windows例行更新。

    這給了谷歌一個絕佳的機會。

    2008年,一位名不見經傳的產品經理帶領一幫谷歌極客發布了Chrome瀏覽器,它以極致的性能和體驗狠狠地打了IE的臉,發布後一路狂奔,在2012年超越IE成為瀏覽器王者並且延續至今。

    而當年那位年輕的Chrome產品經理桑達*皮猜如今已經是谷歌的CEO。

    (衛夕曾經寫過這位仁兄的故事,有興趣可以延伸閲讀——《桑達*皮猜——從產品經理到谷歌CEO》)

    沒錯,彼時的微軟錯過了網路時代,在搜索之戰和瀏覽器之戰中都落敗給了谷歌。

    但故事還沒完,它還將繼續錯過移動網路時代。

    微軟其實早在2000年就發布了Windows Mobile智能操作系統,不可謂不早。

    然而這個老邁的系統並沒有解放思想,一心想將龐大的PC軟件裝進手機,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結果自然一敗塗地。

    2007年iPhone發布後,微軟才如夢初醒——噢,原來移動操作系統是這麼玩的!

    於是才下定決心拋棄Windows Mobile另起爐灶。

    然而,另起爐灶是需要時間的,微軟的新移動操作系統Windows Phone直到2010年才發布,彼時iOS和Android已經流行市場接近3年。

    微軟一狠心,乾脆收購了昔日手機龍頭諾基亞。

    然而,兩個上時代的巨人苟且聯合也並沒能趕上下一個時代,微軟再次錯失移動網路。

    至此,蓋茨的親密戰友、驕傲的銷售大師鮑爾默也走下了微軟CEO的寶座。

    如果你因此認為谷歌在對陣微軟的戰爭中一直一敗塗地,那麼你就錯了。

    畢竟,老牌巨頭微軟家底還是很厚的,有足夠板凳深度,它的其他傳統強項讓它在和谷歌的競爭中顯得遊刃有餘。

    比如,谷歌在2007年就推出了Google Docs、Google Spreadsheets,分別對標Word和Excel,但絲毫沒有動到Office的基本盤。

    反而是網路化的Office365氣勢如虹,擺脱了老邁的產品形象。

    谷歌的在線協作和會議應用Google Meet也落後於微軟的Teams。

    谷歌推出的Chrome OS儘管收穫了少了輕辦公人群和教育市場,但對於龐大的Windows而言依然無足輕重。

    更重要的是,微軟作為老牌的軟件巨頭,它強大的技術實力和良好的集成度讓它在雲計算領域明顯領先谷歌。

    目前雲計算領域的前三名分別為亞馬遜、微軟、谷歌,市場份額分別為31%、22%、8%。

    谷歌還一度想進入微軟另一項重要業務——遊戲,2019年重磅發布了雲遊戲平台——Stadia。

    但上線後口碑崩盤,體驗極差。

    今天它已經解散了自己的第一方遊戲工作室,幾乎是含淚放棄了雲遊戲這個市場。

    如果我們認為谷歌和微軟之間只有競爭,沒有合作,那也是不準確的。

    在微軟新CEO納德拉柔軟的身段下,微軟其實和谷歌也有着罕見的合作。

    比如微軟的Edge瀏覽器用的是谷歌的Chromium內核,微軟發布的Duo手機使用的是安卓系統,微軟的Windows11支持安裝安卓應用等等。

    甚至在2016年,兩家公司的新任掌門人納德拉和桑達皮猜還簽署了一份書面協議,同意不採取遊說的方式通過監管機構發起針對彼此的指控。

    這被媒體界解讀為兩巨頭之間的「停火協定」。

    當然,在未來,谷歌和微軟這兩家已經鬥法了超過20年的巨頭之間,競爭必然會繼續大於合作。

    五、谷歌 VS Facebook。

    和蘋果及微軟不同,谷歌和Facebook同屬網路領域,二者的核心商業模式都是廣告。

    谷歌營收92%來源於廣告,Facebook97%來源於廣告,二者加起來佔據了美國網路廣告的半壁江山,因此他們彼此的競爭要激烈一些。

    從Facebook崛起開始,谷歌就在圍堵它,Facebook崛起的確讓谷歌深深地捏一把汗,這背後基於兩個簡單的邏輯——

    首先,Facebook代表的社交網絡是一個時間黑洞,吸引了網民足夠長的在線時長;

    其次,社交網絡是一個封閉網絡,搜索引擎無法檢索;

    於是,谷歌先後開發了Orkut、Wave、Google Buzz等多個社交網絡對抗Facebook。

    其中動靜最大的是當時幾乎是以全公司之力打造的Google+,CEO佩奇親自下場,主打圈層交友,儘管在剛發布時氣勢如虹,號稱4個月豪取4000萬用户。

    然而,同維度的競爭,後來者從來都沒有優勢,這樣的故事上演過無數遍,消耗了大量資源的Google+最終淪為一座鬼城,並在2015年宣佈永久關閉。

    公允地講,谷歌儘管輸掉了和Facebook的戰爭,但它並非在用户時長層面一無所獲。

    其中一個重要的亮點是YouTube,它承擔起了谷歌內容產品的大旗,成為對抗Facebook時間黑洞的橋頭堡。

    如今,這個谷歌2004年收購來的小破站已經是一個月活超過20億,年營收超過150億美元的龐然大物。

    儘管Facebook贏得了和谷歌的社交之戰,但Facebook畢竟是一個應用,它依然要上架到谷歌的Google Play安卓商店,這其實就得遵循谷歌制定的規則。

    Facebook和小扎一直是有野心的,他不甘在別人的地盤表演,因此它有過很多次跳出谷歌規則的努力——

    2013年Facebook聯合HTC發布了自己定製的社交手機,同年發布了一個安卓桌面應用——Facebook Home。

    且當年扎克伯格投入了巨大的熱情在一個潛力不大的技術上,這個技術就是HTML5,小扎企圖利用HTML5個繞開谷歌、蘋果的遊戲規則。

    所有的這些努力在移動應用化的大趨勢下幾乎都無疾而終,Facebook終究還是變成了AppStore和Google Play裏一款沒有任何特權的應用。

    因此,Facebook在某種意義上會擔心谷歌Android也仿效蘋果一樣推出封禁IDFA這樣的隱私政策,這會讓其廣告業務雪上加霜。

    然而,儘管谷歌也面臨着更嚴格的隱私政策的壓力,但作為全球第一大廣告巨頭,它本身也依賴設備標識來進行精準廣告投放。

    因此,Facebook暫時不需要過於擔心。

    畢竟,大公司也不會和錢過不去,一切都是生意。

    Facebook的確和谷歌幾乎沒有合作,唯一的例外是Facebook旗下的VR頭顯Oculus的操作系統,底層居然是Android。

    這在嚴格意義上其實談不上合作,畢竟Android是一個開源的軟件。

    業界對此的理解是,Facebook在開發Oculus時從0開始開發一個操作系統的確難度非常大,為了快速迭代,使用了安卓成熟的框架。

    然而這在某種意義上也是Facebook的一個隱患。

    因此,據《連線》雜誌報道,Facebook已經在秘密開發自己的VR操作系統了。

    忘了說了,Facebook對陣谷歌最得意的一次行動應該是扎克伯格成功地從谷歌挖了來了桑德伯格擔任公司的COO。

    她是Facebook從一家年輕的愣頭青初創公司走向成熟關鍵中的關鍵。

    其實,對於谷歌和Facebook而言,除了彼此之間的持續競爭,今天二者共同面臨一個更為棘手的挑戰在於——

    從遙遠的東方蹦出了一個叫Tik Tok的應用,它來勢洶洶,攻城略地,是新的時間殺手,不斷吞噬原本是屬於YouTube和Instagram的用户時間。

    而谷歌和Facebook現在對此焦頭爛額又束手無策。

    沒錯,對於網路公司而言,你的敵人可能來自任何方向。

    六、微軟VSFacebook

    微軟和Facebook一直以來都是兩家業務差別很大的公司,幾乎沒有交集。

    然而近幾年情況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首先是微軟收購了世界上最大的職業社交平台LinkedIn,曲線進入社交領域;

    同時微軟的Teams也和Facebook Meeting在競爭。

    更重要的是,去年兩家公司先後宣佈進軍元宇宙領域,交鋒的硝煙味日益濃厚。

    事實上,微軟和Facebook的關係要追溯到2007年,那一年微軟花2.4億美元購買了Facebook1.6%的股份,當時Facebook的估值僅僅為150億美元。

    如今,微軟的這筆投資整整賺了40倍。

    那是微軟和Facebook關係良好的一段時期,彼時,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對手——谷歌。

    沒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2010年微軟宣佈Bing的搜索結果中會顯示部分Facebook的內容;

    同年,Facebook宣佈全體員工成為Office365的用户,甚至Facebook有一段時間將所有站內的Banner廣告位交給微軟進行代理售賣。

    前微軟CEO鮑爾默在接受CNBC 電視台採訪時爆料,微軟在2010年曾與扎克伯格接觸,表示願意以24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Facebook,當時扎克伯格沒有接受。

    2012年,Facebook 花了5.5 億美元從微軟那裏購買了 650個AOL的專利,以便充實自己的專利庫應對可能的專利訴訟。

    如今,二者的競爭大於合作,而競爭的核心領域變成了關乎未來的元宇宙,儘管元宇宙離大規模應用還很遙遠,但兩家公司在該領域壓重注是不爭的事實。

    根據Facebook的財報,2021年其全年在Oculus上的投資超過100億美元,不惜將公司更名為Meta以顯示轉型的決心。

    目前看Oculus Quest2在銷量上突破1000萬台的確是VR領域的一個不小的里程碑,但離Facebook設想的元宇宙藍圖還有不小的距離。

    微軟進軍元宇宙的思路和Facebook並不一樣,目前它將焦點集中在以HoloLens為核心的AR領域。

    同時和Facebook直接面向C端消費者不同,微軟更想通過其在企業端引導用户在辦公場景中使用元宇宙相關的技術。

    另一方面,微軟和Facebook同時認為遊戲是元宇宙非常重要的切入點。

    因此Oculus成立了多家第一方遊戲工作室,如今Oculus Store裏的內容超過70%是遊戲,Facebook在努力提升設備的遊戲性能以增加對遊戲開發者的吸引力。

    這就開始滲透到了微軟的優勢領域,微軟在幾個月前收購動視暴雪的時候就直白的宣稱,此舉有助於推進微軟的元宇宙戰略。

    微軟和Facebook兩家都由哈佛輟學生創辦的公司如今因為元宇宙和遊戲業務開始了新一輪的較量,到底誰能在下一代計算平台的競爭中走的更遠?

    我們把答案交給時間。

    好了,硅谷四巨頭錯綜複雜的關係到此就梳理結束了。

    可以看到,巨頭的競合史就是一部波瀾壯闊的網路發展史,而他們的之間的激勵博弈還會在未來的產業格局中繼續上演。

    從上面的剖析中,我總結四點對網路公司有益的啟示——

    1.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2.打敗你的可能不是你的直接競爭對手,而是一個新的時代;

    3.如果確認打不過,那就乖乖遵守對手的規則;

    3.瘋狂地創新才是一家公司最大的護城河。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