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21世紀以來,為什麼只有中國縮小了和美國的經濟差距?

    21世紀以來,為什麼只有中國縮小了和美國的經濟差距?

    被網絡制裁的那一刻,俄羅斯的手足無措讓人印象深刻。

    在網路時代,輕慢網路一定會受到懲罰。

    那麼,俄羅斯的前車之鑑會讓我們對中國網路企業更理性一點嗎?

    這兩年,中國人對網路企業出現了兩種成見:

    第一是資本原罪;第二是重應用,輕技術。

    拋開對個人、少數企業過度跟風式的譭譽,拋開先入為主,把它放在中國四十年發展的歷史進程中,放在大國博弈的大時代之中,當下,無疑是重新思考行業價值最好的時機。

    首先,有3月16日的國務院金融委穩定發展委員會的專題會議定調在前,媒體評論認為「中國絕不會放棄或削弱對網路產業的支持」。

    處於低谷的中國網路產業在國際資本市場上一度面臨最危險的時刻,兩天市值蒸發近萬億,海外媒體和投資機構隔三岔五釋放關於中國網路產業的壞消息,偏偏國內輿論也有人樂此不疲,營造出一個詭異的氛圍。

    中美關係的變化就是這次絞殺的大背景。

    還有就是,在我們眼前剛剛成為前車之鑑的俄羅斯。

    俄羅斯在方向上有兩次選擇失誤——

    第一次是點錯了科技樹,捨棄了半導體而選擇了電子管;

    第二次,是錯過了網路應用發展的機遇,以至於面對世界巨頭毫無競爭力,其結果是,戰場上吃虧尚在其次,關鍵是被世界科技潮流拋棄的命運已經基本註定。

    當俄羅斯一夜之間被斷芯斷網,俄羅斯網路企業甚至無法支撐起地鐵手機支付的簡單場景。當Whatsapp被取消服務,俄羅斯人立刻想起來一度被禁的Wechat。

    金融委會議和眾多央媒的密集表態,或許意味着在經過規範和調整之後,重回正軌的中國網路行業,將迎來新的契機。

    只是這一次,中國網路產業要承擔的使命更加艱鉅,是5.5%甚至更高的可持續的增長,是雙循環的大戰略,還有大國博弈。

    所有這一切都需要網路取得新的突破來託底。

    選擇決定命運。

    俄烏衝突或許有助於解決中國人一個根深蒂固的思維誤區:網路世界不只有晶片是高科技,核心軟件、應用體系同樣是高科技。

    俄羅斯被制裁後,網上最常見的問題有兩個:

    一個是,為什麼俄羅斯在晶片上不怕卡脖子?簡單說,那是因為俄羅斯在晶片方面沒脖子可卡。

    俄羅斯才剛剛突破56nm的晶片技術,而且俄主戰裝備沒有大量藉助晶片,主要依靠在傳統科技工藝基礎上的系統集成優化,就是把一堆不怎麼先進的東西拼到一起,實現產品整體可靠、可用。

    第二個問題是,為什麼俄羅斯連一些簡單的App都無法實現獨立自主?

    那是因為,盡享現代網路便利的很多中國人一直以為,場景應用是大白菜,只要會寫代碼就能搞定,實則不然。

    網路科技有三個支點:硬件、軟件和數據,這三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只是因為中國在終端應用方面近些年表現得太突出,以至於在對標美國的時候,才讓人對硬件、基礎軟件產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事實上,僅僅是網路技術的快速落地,就給中國助益良多。看下面這張世界主要經濟體的GDP,過去七十年的變化,你能發現什麼?

    1950年到2020年世界主要經濟體GDP總量變動

    中國曲線有四次明顯的躍升:1980年前後,1993年前後,2003年前後,2010年前後。

    熟悉中國當代史的都知道這些時間對應着什麼。

    1980年前後對應着對內改革,對外開放,是最初級的市場化和全球化;

    1993年前後對應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一錘定音,開啟了全面的市場化;

    2003年前後對應着中國入世,可以叫真正的全球化。

    那麼,2010年以後對應的究竟又是什麼呢?現在看來應該就是網路行業的爆發。

    而一個更有意思的現象是,過去60年,美國對日本、德國、英國的領先優勢一直在擴大;只有中國是一個例外,在過去十多年中,中國快速縮小了與美國的差距。

    這樣的上升幅度,似乎只有從技術革命的角度才能解釋得通。過去六十年,美國是新技術的引領者,總是能割走收益最豐厚的果實,其它國家只能跟在美國後面。

    至於中國,前三個節點就是在補課,補市場化、法治化、城市化的課,在摸別人的石頭,所以自己感覺速度很快,但是差距也同樣是在不斷擴大,只是等到網路技術大爆發,才讓中國有了縮短和領頭羊美國差距的真正機會。

    特別是,網路是一種特別適於放大中國固有優勢的技術。

    網路領域有一個非常知名的「梅特卡夫定律」,大意是一個網絡的價值等於該網絡內節點數的平方,而且該網絡的價值與聯網的用户數的平方成正比。

    用大白話就是,人口越多,用户越多,場景越豐富,一個網絡和平台就越有價值。

    在過去40多年中,中國做出了4次極其重要的選擇。而且,幸運的是,我們都選對了。

    很多人疑惑於當初俄羅斯(前蘇聯)為什麼選擇了電子管,而放棄了晶體管(晶片就是集成了大量晶體管)的技術路線?

    這個選擇實屬不得已。

    俄羅斯遠不如美國財大氣粗,更加比不上整個西方世界。當電子管和晶體管技術分叉出現的時候,西方是全都要,然後選一個更好的。

    俄羅斯則只能選一個穩妥可用的。在核大戰的陰影下,電子管更少受電磁影響,因此得到青睞。

    晶片有多難?中國現在比誰都感受強烈,那是集中幾乎全世界頂尖科技的產物,所以蘇聯的當初的選擇至少是現實的。

    中國後來所處的國際環境要優越得多,但是在造還是買之間,中國還是先選擇了買。

    最大的不同是,中國沒有完全放棄自主路線,保留了基礎的備份。

    如果說俄羅斯在晶片硬科技的選擇說不上錯,那麼在網路產業軟科技方面的第二次選擇錯誤,就讓人看不懂了。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俄羅斯網路產業起步時間和中國差不多,也曾擁有不亞於我們的BAT的企業,只是這些企業沒能堅持下來,要麼很快失去創造力,要麼被國際巨頭衝得七零八落。

    自2012年開始,俄羅斯就再也沒有出過一個像樣的網路領域的「獨角獸」企業。

    相對而言,中國雖然在晶片等硬件底層上一度落後,但是在網路應用開發方面,卻趕上了一個最好的時代,後發優勢被中國發揮得淋漓盡致,在一些領域,甚至實現了對美國的反超。

    1970年代,紐約第五大道的路燈就已經是電腦控制了。今天電子商務的諸多種業態,隨後的二十年也大多在美國出現了。上個世紀末,幾個汽車大佬甚至已經搭建起了汽車行業的第一個產業網路,並誕生了電子支付這個衍生品。

    然而,也許是美國的領先優勢太大,也許是美國製造業開始大規模外遷,或者更多是因為成本……網路的下沉在美國更像是科學家、企業主心血來潮時的新奇玩意。

    於是,給了中國千載難逢的機會。

    中國的網路革命,集聚了中國四十年發展之大成——

    它由民營企業撬動,民營企業體制靈活,最能感知到市場的方向;

    得到政府和民間的一致支持,不管黑貓白貓,捉住老鼠就是好貓,發展的問題發展中解決;

    全球化的視野、巨人的肩膀,不僅僅是前沿的技術,還有最理解創業精神的風投資本以及全球化的資本運作;

    ……

    於是,網路創業在中國最終被引爆。

    網路與中國經濟結合的緊密程度,超過了大多數人的想象。

    即使是在我們下一階段最希望獲得突破的產業網路領域,據官方統計,截至2021年,我們的中小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的比例也有25%,雖然不到美國的一半(54%),但25%背後就是一千萬家企業。

    而二十多年前,我們無論工業,還是商業距離現代化都還有着莫大的距離。

    更別說在消費網路方面,中國基本上已經牢牢站在了金字塔的頂部,我們的電商、移動支付、物流……都有獨步天下的絕活。

    據中國信通院的測算,2020年美國數字經濟規模為13.6萬億美元,佔比為41.7%,中國則以5.4萬億美元,佔比16.43%居第二,遙遙領先之後的德國(7.79%)、日本(7.6%)和英國(5.48%)。

    為什麼是中國能夠緊跟上美國的步伐,而日本、德國、英國也在被美國拋離,答案或許就在其中。

    2022年,也許將成為近年來中美GDP增速最接近的一年。

    對美國增速優勢的減弱,意味着兩國經濟增量的差距會縮小得更慢,這讓我們思考一個嚴肅的問題:未來若干年,我們靠什麼追趕美國?

    今天,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製造業規模、進出口規模也已經是世界第一。中國經濟的基數已經非常高,即使要實現「5」字頭的增速,也並非易事。

    破局的答案,是新技術,新經濟。

    出口、投資和消費,過去幾十年都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但它們拉動經濟的邊際效應已經進入快速衰減期。

    中國的出口、消費、製造業都需要升級,而依仗同樣是新技術、新經濟。

    越是新技術,不同經濟體之間的技術代差就越小,實現彎道超車的可能性就越高。

    中國的國情是人口多、資源少,這決定了以網路、新能源為代表的技術,能夠放大我們的人口紅利,放大14億人超級大市場的優勢,還能節約資源和能源。

    大國博弈比的是綜合國力。美國做得最好的,我們短時間內達不到,但要努力跟住,美國人做得不那麼好的,我們則是要儘可能拉開差距。

    事實上,這正是中國網路企業過去有意無意間一直在做的事。現在只有中美兩國有世界級的網路公司,一則是因為這兩國的體量,另一則恰恰是我們在美國的短板上實現了超越。

    阿里巴巴早已是全球交易金額最大的商業平台,騰訊早已是全球最大的遊戲公司,字節跳動推動了短視頻賽道的形成,Tiktok的現象級出海甚至打破了美國企業在同類產品創新上的壟斷,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量已經是全球第一……

    但要笑到最後,無論硬科技還是軟科技,兩手都要硬。

    俄羅斯的遭遇或許會讓我們從對中國網路企業的輕視中多一分警醒,多一點自信。

    假設斷網的情況出現在中國,中國絕對會比鄰國從容得多。

    中國在網路應用方面的積累,讓硬件和軟件各領域基本都有成熟的本土化應用,而且有了不少的自主技術。

    比如,華為的5G專利技術和橫跨手機、平台、電腦的鴻蒙操作系統。

    比如,阿里雲進入全球第一方陣的雲計算技術——在權威機構Gartner的2021年度產品報告中,拿到了IaaS計算、存儲、網絡、安全四個核心類目的全球最高評分,數據庫綜合實力也穩居全球第一陣營

    再比如,在設計、流片、應用等環節逐漸補上短板的中國晶片製造體系,雖然離世界頂級水平仍有差距,但相關的產業鏈已經很完整,並且在追趕的路上。

    中國需要的只是時間,是在市場化、全球化、法治化支撐的和平環境能多延續些時間;還有國人對於探索路上的企業和產業的體諒和理解。

    之前,中國網路企業,在資本市場上經歷了一個低谷。

    2021年,中國網路行業還能出現在全球十大市值公司的排名中,到了2022年,已經全部消失。

    中國網路的社會評價一度陡然降低,似乎落到了和讓人糟心的房地產業一個田地。

    即使在美國,網路公司就是科技公司,這也是一種全民共識,但到了中國,很多不折不扣的有強大技術實力的網路企業,也被一些人貶斥成了「虛」,彷彿不搞製造業、不造晶片,就全都是虛的。

    然而,雖然中國網路企業處於市場的最低谷,面臨社會的譭譽不定,他們在探索一條以數字技術,服務各行各業的道路。中國網路行業在與農業在進行着深度結合,與汽車製造業、與新能源產業深度結合,大型網路企業深耕雲計算、國產數據庫、半導體和工業軟件領域,甚至是晶片等硬科技。

    昨天,騰訊2021年年報公布,來自金融科技和企業服務的營業收入超過了遊戲。

    今時今日,幾乎所有的中國大型網路企業,都在向科技主戰場上匯聚。

    這是一個動輒需要投入成百上千億,卻可能一無所獲的領域,但是它們依然在堅定地投入,投入的力度遠超許多大型央企。

    中國這個擁有14億人的超大市場,仍然為所有的技術投入者提供着巨大的想象空間。

    因為只有熟悉行業大勢的人才知道,中國今後所有產業的升級,所有應用場景的升級,都需要網路和數字技術的支持。作為這個時代最前沿的技術領域,網路也能夠最直接地把中國超大規模的市場優勢,轉化為技術層面的國際競爭力。

    只知道玩槓桿的虛擬經濟,絕不會有這樣的境界。

    網路產業不是虛擬經濟,而是中國的戰略性產業。

    中國網路產業當然也需要不斷調整、規範,不過,所有的監管都必然服從於國家的宏觀戰略目標,必然有利於行業更高、更快、更強。

    所以,金融委會議提法至關重要。

    「關於平台經濟治理,有關部門要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方針完善既定方案,堅持穩中求進,通過規範、透明、可預期的監管,穩妥推進並儘快完成大型平台公司整改的工作,紅燈、綠燈都要設置好,促進平台經濟平穩健康發展,提高國際競爭力。」

    這是中國過去四十年的發展經驗總結。

    揆諸未來,中國網路行業的目標也是星辰大海。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