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孫正義躺平 美元基金大佬退休

    孫正義躺平 美元基金大佬退休

    這一次,「投資狂人」孫正義也選擇了慢下來。

    今年3月,軟銀內部一次會議上,創始人孫正義要求高管們放慢投資速度。隨後,軟銀願景基金管理合夥人對外表態:基金正在計劃減少投資。至此,一路高歌猛進的軟銀願景罕見暫緩投資,給全球投資圈帶來震動。

    這一舉動背後,是孫正義投資組合的慘淡表現。受到疫情及宏觀環境的影響,2022中概股迎來了低潮,軟銀願景受到了衝擊。

    更重要的是,由於退出端表現乏力,一級市場正進入至暗時刻。面對宏觀環境的無能為力,軟銀願景第一時間做出調整——先躺平了。

    這是具有風向標意義的一幕。我們把目光拉回國內VC/PE圈,軟銀願景身後的一眾美元基金正處於艱難時刻。

    目睹糟心的一切,某美元基金大佬已經心生去意——多年下來已實現財富自由,決定趁這個機會退休。浮沉之間,正如晨壹投資創始人劉曉丹所說,投資機構洗牌在所難免。

    身家暴跌1600億,孫正義罕見決定:減少投資

    連軟銀也難以倖免。

    截至目前,軟銀的股價較過去一年已下跌超過40%。此前有分析認為,本季度軟銀市值將蒸發300億美元,好在近期股價有所回調,因此蒸發規模預計將縮小至近200億美元左右。

    與之相關的則是孫正義的個人身家,彭博億萬富豪指數顯示,他的個人財富僅一年時間就縮水了25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590億元),目前還剩下約135億美元,排名也降至第124位。

    據彭博社報道,為了及時了解公司的財務健康程度,孫正義一直密切關注貸款價值比,即淨債務與持股估值之間的比率。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指標已經從2020年6月的8.8%上升到22%,越來越接近孫正義之前定下的閾值——他曾發誓在「正常情況下」決不能超過25%。

    這一次重大調整背後,是軟銀的投資組合的表現岌岌可危。儘管CB Insights的數據顯示,軟銀去年投資了195傢俬營企業,依舊保持了瘋狂的出手。但進入2022年以來,中概股3月「跌跌不休」,讓軟銀遭受重挫——幾乎所有參股公司的股價都已經低於發行價,損失慘重。

    因此,孫正義決定「躺平」——軟銀願景基金一位管理合夥人在今年3月洛杉磯的一次會議上也表達了與孫正義相同的態度:計劃減少投資。雖然他表示,「信心正在緩慢恢復,並在一級市場逐漸滲透」,但這顯然還沒有影響到公開市場。

    回顧過往投資生涯,孫正義無數次書寫了逆襲傳奇。當年對WeWork的投資失敗是孫正義無法抹去的記憶,他為此曾在2020年的軟銀年度股東大會上首度公開致歉;而此後被投項目格林希爾資本的破產,也讓孫正義再度低頭認錯。

    但神奇的是,孫正義隨即憑藉着韓國電商巨頭Coupang和配送平台DoorDash的上市,抵消了此前的投資損失,在2020財年狂賺3000億元,成為全球第三大賺錢的公司。

    孫正義和軟銀歷來被視為一級市場風向標之一。如今罕見地要放慢投資腳步,耐人尋味。目前軟銀仍手握約230億美元現金。他曾說過一句話:「春天遲早會來,我們會繼續播種,而種子正在穩步成長。」

    估值3000億的IPO砸手裏,孫正義揮淚大甩賣

    對孫正義而言,套現求生成為最緊迫的工作。

    英國《金融時報》一位知情人士稱,軟銀正在努力籌集現金,並正在評估可能被清算的資產。原本一切順利的話,孫正義將會收到一筆來自英偉達的660億美元鉅款,但最終圍繞ARM的收購交易還是在今年2月宣告失敗。當然,孫正義並不會輕易讓ARM砸在手裏。

    在這筆史上最大晶片併購案告吹之後,軟銀很快便啟動了ARM獨立IPO的準備工作,表示可能會在2023年3月之前將ARM在納斯達克上市。據悉,軟銀正計劃選擇高盛作為ARM獨立IPO的主承銷商,後者的估值可能高達6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817億元)。

    回想2016年,孫正義斥資320億美元收購ARM,締造了當年最轟動的收購案。彼時他曾表示,ARM將是軟銀集團的未來。沒想到的是,ARM如今卻成為了孫正義手上最燙手的山芋。

    為了加速ARM的IPO計劃,孫正義正謀求將ARM中國合資企業的股份,轉讓給軟銀旗下的一個特殊目的實體(SPV),以加速推動其在美國的IPO計劃。如果股份轉讓成功,該合資企業與ARM總部將保有授權許可的關係,而非持股關係,且ARM將繼續從ARM中國獲得許可收入,但不需要審計該部門的財務狀況。

    顯然,ARM不只IPO一條路可走。據韓國媒體報道,韓國晶片製造巨頭SK海力士聯席首席執行官兼副董事長Park Jung-ho表示,正在考慮成立一個財團,從而共同收購ARM。在報道中,Park Jung-ho說道:「我不認為ARM是一家可以被另一公司單獨收購的公司。」SK海力士隨後補充稱,這些評論與公司年度股東大會後的一項新聞調查有關,但並未提及具體計劃。

    與此同時,軟銀與自動駕駛獨角獸Cruise也宣告分手。通用汽車在3月19日宣佈,將以21億美元收購軟銀願景基金所持其子公司Cruise的股權,從而將通用在Cruise的股權擴大至80%。通用還表示,將對Cruise追加13.5億美元的投資,以取代軟銀願景基金在2018年做出的承諾。

    在這一筆交易中,軟銀實打實地賺了點小錢。資料顯示,軟銀此前向Cruise投資資金共計約12億美元,21億美元出售相當於賺了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7億元)。作為一路抬高Cruise估值至300億美元的操盤手,孫正義匆匆放棄這家僅次於谷歌Waymo的自動駕駛公司,可以看出實屬無奈。

    而在本月中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文件顯示,軟銀願景基金出售了5000萬Coupang的股票,總價值10億美元。這至少是幾個月內,軟銀第二次賣出這家韓國電商巨頭的股份。而所賣出股票的價格,僅為每股20.87美元,比去年9月Coupang的發行價低了近30%,真可稱的上是揮淚大甩賣。

    就連孫正義自己也在自掏腰包貼補軟銀。據外媒報道,孫正義利用他持有的軟銀股票進行個人貸款,最近還將抵押品提高到他持有的軟銀總股份的三分之一,從而通過這種抵押貸款方式對願景基金進行個人投資。

    日本某投行的一名股票策略師對此總結道:「如果你看看所有的行動,很明顯能夠看到他們對資本的極度渴求。」不知道這一次,孫正義將花費多久的時間衝出暴風雪。

    一級市場凜冬,美元基金大佬選擇退休

    無獨有偶,眼下軟銀相似的一幕也正在國內創投圈上演。

    我們先來看兩組數據。清科創業(01945.hk)旗下清科研究中心數據統計,2022年1月VC/PE市場共計372支基金完成新一輪募集,按年下降31.6%;同時,2022年1月VC/PE市場共發生337起投資案例,按年下降63.6%。

    而這一數據到了今年2月變為:共計188支基金完成新一輪募集,按年下降42.7%;共發生255起投資案例,按年下降70.1%。或許有受到春節假期的影響,但國內機構選擇放慢募、投節奏看起來已是不爭的事實。

    這背後的原因是多重的,而中概股今年以來的大跌,成為了VC/PE難以言表的痛,大大影響到了一級市場尤其是美元基金的信心。公開數據顯示,截至3月11日收盤,在美上市中概股共有271只,合計總市值約9724億美元,跌破萬億美元大關,近兩個交易日損失市值約182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16萬億元)。

    二級市場的景象,很快傳導至一級市場,VC/PE壓力極大。幾乎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對LP的質疑:為什麼沒有做好退出預期?募資端,尤其是美元募資端出現了困頓。

    晨壹投資創始人劉曉丹日前在LP大會上坦言,在資本市場劇烈調整的背景下,中國投資機構洗牌在所難免。她警醒道,「一旦退出受阻,價格倒掛,隨着時間拉長,投資機構的壓力驟升,寒冬顯然剛剛開始。」

    因此,國內VC/PE與孫正義們,「躺平」似乎成了最佳選擇。大多數投資機構都心照不宣——勒緊錢袋,靜待良機。

    不止一位投資人告訴投資界,他們老闆在內部傳達了調整投資節奏的意志。北京一家頭部雙幣VC投資人表示:「大家都一樣,對未來有些迷茫,看不到突破的階梯。」原本看消費的他,由於行業的冷縮,甚至開始改看合成生物。這也意味着,沒有醫療背景的他,開始進入漫長的蟄伏期。

    活躍在長三角的一家VC機構也幾近陷入了沉寂,該機構合夥人告訴投資界:「我們的投資節奏已經明顯開始放緩,畢竟大家募資都不太順。從投的角度來看,目前也確實沒太多好項目值得出手。我們現在呢,一方面在等之前一些不錯的項目降估值,還有就是等一個更好的買點。」

    據悉騰訊投資今年也開始限制出手速度了,「能不出手就不出手」。更有甚者,一位從業數十年的美元基金大佬對身邊朋友透露,已經財富自由的自己,決定趁這個機會退休了。

    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只是不知道,這一次寒冬會延續多長時間。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