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管濤:本幣外債增長與人民幣國際化相得益彰

    管濤:本幣外債增長與人民幣國際化相得益彰

    2021年,中國外債繼續穩步增長。其中,本幣外債增加是外債增長的主要來源,這有利於降低中國外債的幣種錯配風險。本幣外債屬於人民幣國際化的範疇,有助於擺脱新興市場普遍存在的一些問題。此外,人民幣匯率浮動對本幣外債負擔具有調節作用。

    注:本文發表於《人民日報海外版》2022年4月5日。

    2021年,中國外債繼續穩步增長。年末,本外幣全口徑外債餘額27466億美元,較上年末增加3458億美元。其中,本幣外債餘額12367億美元,較上年末增加2357億美元,貢獻了外債增加額的68%;本幣外債佔外債餘額的45%,較上年末上升3.3個百分點。本幣外債佔比提升,有利於降低中國外債的幣種錯配風險。

    本幣外債屬於人民幣國際化的範疇,有助於擺脱新興市場普遍存在的一些問題。由於本幣不可自由兑換、本地金融市場欠發達,新興市場常常面臨國際清償能力約束,同時要到海外市場籌資特別是中長期融資,導致了貨幣錯配、期限錯配。這使新興市場既害怕本幣匯率升值,影響出口進而影響償債能力,又害怕本幣匯率貶值,增加償債負擔。

    人民幣匯率浮動對本幣外債負擔具有調節作用。如2015年6月底至2020年6月底,人民幣匯率累計下跌14%。同期,中國本幣外債餘額由50357億元增至56899億元,新增6542億元人民幣。然而,折美元的本幣外債餘額由8237億美元降至8037億美元,其中匯率折算的負估值效應達到1110億美元。可見,人民幣貶值起到了「減記」以美元計值本幣外債的作用。再如2020年6月底至2021年底,人民幣匯率累計上漲11%,由此產生的正估值效應達到1126億美元,貢獻了同期本幣外債新增額的48%。這部分外債增量並非境內主體真正增加了海外舉債,只是賬面變化,未來會隨人民幣匯率變化而變化。

    本幣外債是境內主體的負債,卻是境外投資者的資產,這是一枚硬幣的兩面。在長期低利率、零利率、寬流動性的國際金融環境下,全球負收益債券盛行,2020年末高達18.38萬億美元。人民幣債券特別是10年期人民幣國債還有2%—3%的正收益,大大增加了全球安全資產供給,增強了人民幣資產的國際吸引力。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披露的數據,到2021年末,全球持有人民幣外匯儲備資產餘額3361億美元,較2016年末增長了2.7倍;在全球已披露幣種構成的外匯儲備資產中,人民幣儲備的份額為2.79%,提高了1.72個百分點。

    從2018年四季度起,人民幣連續13個季度蟬聯全球第五大國際儲備貨幣。目前已有70多家境外央行類機構進入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超過75個國家和地區貨幣當局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國際獨立智庫貨幣金融機構官方論壇(OMFIF)2021年的最新調查表明,全球約30%的央行計劃在未來24個月內增持人民幣儲備,70%的央行長期內考慮增持。

    當前,面對多年來少見的通脹,全球大部分經濟體加快貨幣緊縮步伐,新興市場面臨資本外流、匯率貶值的壓力。為防範化解外債風險,政府和市場層面,有必要加強對國內外形勢邊際變化的研判,健全跨境資本流動監測,擬定應對資本流向反轉的預案。此外,還應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進一步發揮匯率調節國際收支平衡,吸收內外部衝擊的「減震器」作用;繼續穩慎推進包括債券市場在內的制度型金融開放,增加政策的透明度、可預期性,提高交易的自由化、便利化,吸引中長期資本流入。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