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高管大震盪,阿里雲四面楚歌

    高管大震盪,阿里雲四面楚歌

    「內部確實沒有對這次事件(阿里雲高管變動)的口徑,官方沒有公開任何訊息。」關於這次高管變動消息,阿里雲內部人士這樣告訴零態LT。

    內憂外患之下,阿里雲正依靠瘋狂「換將重組」緩解焦慮。4月12日,多方消息稱,阿里雲正在進行新一輪組織架構調整:阿里雲中國區總裁任庚(M6)將離職,該職位由阿里雲中國區副總裁黃海清接任,統管中國16個戰區。

    此外,業內人士表示,這次調整隻是開始,隨着蔡英華和黃海清內部地位不斷鞏固,將有更多高管加入,也會帶來一輪新的組織調整和業務重組。

    眾所周知,2022年以來,阿里雲團隊重組節奏急劇加快,「換人」速度令人唏噓。今年3月,前華為EBG中國區總裁蔡英華空降阿里雲,成為阿里M7級(資深副總裁)高管。

    內部頻繁「大換血」背後,與阿里雲面臨的複雜競爭環境有直接關係。

    一方面,阿里雲被直指存在「原則性」問題。2021年12月,被工信部官宣暫停合作單位6個月,起因是阿里雲發現嚴重安全漏洞隱患後,未及時向電信主管部門報告,被工信部認定為未有效支撐工信部開展網絡安全威脅和漏洞管理。

    另一方面,與騰訊雲、華為雲等網路雲計算巨擘進入白熱化競爭階段;以字節旗下火山引擎等為代表的「攪局者」絲毫不畏「先來後到」的束縛,試圖抓緊一切機會俯衝到雲計算市場;不惜成本、砸錢圈地的獨立雲廠商也在搶奪垂直細分市場的空間和機會。

    除此之外,阿里雲與全球雲廠商的差距也在進一步拉大,谷歌雲在2021年取代阿里雲成為全球第三雲廠商,常年「坐三望二」的阿里雲坐不住了。

    如坐針氈,何以解憂?「換將」能破局幾何?

    一方面,阿里雲被直指存在「原則性」問題。2021年12月,被工信部官宣暫停合作單位6個月,起因是阿里雲發現嚴重安全漏洞隱患後,未及時向電信主管部門報告,被工信部認定為未有效支撐工信部開展網絡安全威脅和漏洞管理。

    另一方面,與騰訊雲、華為雲等網路雲計算巨擘進入白熱化競爭階段;以字節旗下火山引擎等為代表的「攪局者」絲毫不畏「先來後到」的束縛,試圖抓緊一切機會俯衝到雲計算市場;不惜成本、砸錢圈地的獨立雲廠商也在搶奪垂直細分市場的空間和機會。

    除此之外,阿里雲與全球雲廠商的差距也在進一步拉大,谷歌雲在2021年取代阿里雲成為全球第三雲廠商,常年「坐三望二」的阿里雲坐不住了。

    如坐針氈,何以解憂?「換將」能破局幾何?

    四面楚歌起

    用一個詞概括阿里雲當下處境——四面楚歌,毫不為過。

    首先是,華為雲、騰訊雲、百度雲正虎視眈眈。

    當前,國內雲計算市場已經成長出阿里雲、華為雲、騰訊雲、百度雲四大巨擘。寡頭競爭格局已顯,未來為爭取更多市場,勢必要拼價格、拼服務、拼捆綁銷售,否則阿里雲的先發優勢難以為繼。

    事實上,阿里雲疲態已顯,阿里2022財年三季度(即2021年四季度)業績報告顯示,阿里雲在2022財年三季度收入增速降至20%,這也是阿里雲公布業績數據以來的最低增速。

    對比來看,阿里雲所謂「領跑」優勢也在悄然發生變化。從年度增速來看,第三方調研機構Canalys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位居第二的華為雲市場份額達到18%,且年度增長達67%,第三大廠商騰訊雲年度增長達到67%。

    除「四大巨頭」外,業內還有幾大玩家蠢蠢欲動。如字節跳動、拼多多、美團們為掙脱阿里雲或其他雲廠商的摯肘,早已暗自部署自建雲規劃,未來阿里雲面臨的將是更多的「攪局選手」。

    早在2020年,一個新鮮的概念——「雲原生」刺破雲計算賽道的保護紗,其中對雲原生最瞭如指掌的便是字節旗下的火山引擎。據業內消息稱,字節跳動目前的容器實例部署規模已達千萬量級,日變更數兩萬。

    簡單覆盤「雲原生」的出現和躍進過程,儘管當下並不能威脅到阿里雲的地位,但卻不斷刺痛着阿里雲的敏感神經:雲計算行業正處於不斷重新定義和進化過程中,未來是否會出現更多新鮮的概念和玩法,阿里雲不敢有半點鬆懈。

    隨着四大雲巨頭的深化擠壓,近兩年中小獨立雲廠商對阿里雲的威脅程度已顯著下降,但業內也普遍提到,不少二、三線雲廠商在巨頭蠶食後的20%市場裏穩定活下來了,如金山雲通過捆綁WPS辦公軟件等硬核服務,建立其穩固的「護城河」。如此看來,想從中小云廠商「奪食」,也並非易事。

    在外部競爭對手一路高歌猛進下,阿里雲的焦慮展露無遺,並開啟瘋狂重組之路。

    2021年5月,阿里雲宣佈完成重大組織架構升級,包括設立18個行業部門、16個區域。其中,18個行業部門包括數字政府、金融、零售、電信、電力、醫療保障、製造、網路等。

    而這一次,除高層人事變動外,阿里雲組織架構被曝也在調整中。值得注意的是,為強化泛政府行業線概念,將泛政府相關的6大行業線聚攏向許詩軍匯報,其他6大行業線和中長尾客户直接劃分給蔡英華,以便實現區域和行業線的聯動,中長尾客户團隊由潘立維作為第一負責人,從淺雪團隊調任而來。

    四面楚歌起,阿里雲急了。

    消失的「大客户」

    阿里雲的焦慮,不止競爭對手。

    網路高速增長對阿里雲業務的的重要性顯而易見,其發展速度直接影響了阿里雲的大客户體量。作為國內雲計算服務領跑廠商,阿里雲在國內市場佔有近37%的份額,然而網路高速紅利期褪去已成共識,短期內很難再出現抖音、快手、拼多多等新網路用雲大户。

    如阿里雲的主要客户之一TikTok因受美國當地數據安全法影響,不再使用國內提供的雲服務,價值每年8億美元的阿里雲訂單不翼而飛,其轉身與亞馬遜雲AWS和甲骨文達成新合作。這一變動直接導致阿里雲2020年一季度營收增長創歷史新低,這也可以窺見阿里雲對頭部大客户的強依賴性。

    值得注意的是,國內雲市場更「難搞」的用雲大户在政企。一些接近雲廠商的一線人員認為,政企客户進入數字化創新改革,開始普遍「上雲」,已經成為雲廠商的主要客源群體。然而政企客户依賴一線業務人員「圈地運動」,目前各大廠商在各省市的雲項目覆蓋情況不一,並不存在某一雲廠商獨佔鰲頭的現象,阿里雲在政企客户市場未見明顯優勢。

    業內相關人士普遍認為,政企市場仍存在巨大的增量機會,但進入2020年後,「搞定」政企用户難上加難:

    一是政企客户的預算在在疫情後發生了結構性轉變,更多的預算被投入疫情支撐、民生保障等更急迫的領域,相對而言,用於「數字化轉型」等方向上的投入有所鋭減。

    二是政企類用户對雲的概念、模式與操作工程仍有所保留,換句話說,這類用户對雲使用的安全性等還存在質疑,國內政企市場仍處於需要「教育」的階段。

    三是政府類用户以及轉型中的傳統企業的定製化需求較高,用户溝通策略、定製成本以及後續服務的成本普遍偏高。

    國家隊開啟洗牌期

    真正讓阿里雲顫抖的,其實是「國家隊」的入局洗牌。

    表面上,過去一年,中國雲市場整體進入增速放緩期,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這將是一場延綿好幾年、不得不艱難跨越的低潮期。

    但其實是「雲計算」進入了下半場,伴隨着政企用户需求的進一步爆發,也正因為上文所述的政企用户對市場化企業安全性的擔憂、以及兩者之間繁複的溝通成本,決定了國資背景的國家隊選手有機會跑步入場。

    看似擁擠不堪、格局已定的雲市場重新洗牌,國資背景的雲廠商將在基礎設施市場、政企市場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如浪潮(浪潮雲)、中科曙光(曙光雲)、紫光股份(新華三、紫光雲)、中國系統(中國電子雲),以及中國電信(天翼雲)、中國移動(移動雲)、中國聯通(沃雲)等。

    零態LT了解到,上述國家隊將投入建設更大規模的數據中心,以及更廉價的服務,如此高昂投入和廉價服務並不是市場化雲廠商客源做到的,這就註定了市場化廠商將面臨失勢。

    對於內外焦灼的阿里雲而言更是當頭一棒。

    當然,這或許只是一個階段性趨勢。但即便如此,作為「四大巨頭」之一的華為雲已經率先拿到下半場「入場劵」。

    華為昇騰計算業務總裁許映童在2021年12月曾公開表示,華為正在逐步打造人工智能計算中心,將為當地政府、企業、高校提供算力資源。合作模式是,地方負責建設和運營,華為提供算力和AI能力。運營公司會銷售華為產品與解決方案,並提供後續服務。

    當國家隊入局,華為雲反而憑藉多年紮根政企市場的底藴,在應對雲計算下半場變局時更加從容。以政務云為例,目前華為、浪潮、中國電信紫光股份等佔據主要市場份額,反觀阿里雲、騰訊雲依然處於邊緣化狀態。

    所以,雲計算下半場未必屬於具有先發優勢的阿里雲,今天的中國雲計算市場並非整體縮量,而是正走完一個周期準備進入下一個周期,在這個節點上誰更能捕捉到信號、貼近核心用户群,誰便是未來得利者,這也是阿里雲不得不大刀闊斧重組改革,並重押政府行業線的原因。

    而人員變革,或許只是前兆,更大的動作也許正在醖釀之中。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