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夢迴2018!十年期美債收益率再次衝向3%?

    夢迴2018!十年期美債收益率再次衝向3%?

    今年3月以來,10年期美債收益率快速上行,自3月初的1.72%上行至3月25日的2.48%。

    截至目前已經突破了2.8%,保持在2.828%的水平,而上一次這樣的高水平還是在2018年年底。

    3年期、5年期、7年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自2018年11月以來便從未超過3%,2年期美債收益率上一次達到3%,還是在2008年6月雷曼兄弟破產引發全球金融危機之前。

    而以往鮮有人關注的20年期美債收益率,在周一強勢攀升約9個基點至3.01%,創下了2020年5月美國財政部恢復發行20年期國債以來的歷史紀錄。

    瑞穗銀行經濟學和策略主管Vishnu Varathan表示:

    在一個影響如此廣泛的市場角落發生如此顯著的變動,而從信貸定價到確定『無風險回報』均有賴於此,可能是重大風險重新定價的原因,我認為任何人都很難躲過美債收益率這種持續而強勁的變動的影響。

    01

    為什麼近期會突然跳升?

    光大證券分析指出,此輪美債收益率的跳升是由三個原因推動的。

    首先,3月美聯儲的議息會議釋放了鷹派加息和縮表信號,疊加會後美聯儲官員和鮑威爾對貨幣政策可能加速收緊的言論,市場加大了對美聯儲可能比預期更鷹派的押注。

    另外此次會議中,美聯儲官員對2022年總體加息次數的預測提升為7次,2023年加息次數為3次,2024年為0次,對應聯邦基金利率在2024年升至2.8%。甚至美聯儲的大鷹王布拉德認為應該不止一次加息50個基點。這引發了十年期美債收益率迅速跳升。

    其次,近期俄烏衝突發酵導致油價持續走高,帶動通脹預期顯著抬升。在俄烏談判並沒取得實質性進展、俄烏衝突短期內無法化解的背景下,光大證券預計原油價格在近期將維持高位,推升通脹預期上行壓力。

    最後,市場開始計入節奏更快、開始更早的縮表預期,推升了期限溢價。

    光大證券指出,中性假設下,最終推演結果顯示,2022年縮減規模預計達5100億美元,2023年縮減規模預計達1.9萬億美元。因此,在議息會議後,最快可能5月開始的縮表被市場逐步定價,縮表可能帶來的美債需求減弱預期,引發長端美債期限溢價上行。

    02

    美銀美林:注意3%以上的尾部風險

    美銀美林認為,10年期美債收益率的公允價值在2.05%至2.70%的範圍內。但也要防範與基本面脱鈎、突破3%的尾部風險。

    美銀美林提出了兩點理由。第一,市場正在對長期通脹預期和中性利率水平重新定價。第二,具有挑戰性的供需背景加劇了近期的看跌態勢,並增加了與基本面發生超調的可能性。

    美聯儲的定價是將在2023年中期達到3%的最終利率水平。雖然這一基準情景存在很大程度的不確定性,但在這一點上,風險似乎更為平衡。這意味着,貨幣政策緊縮繼續推動10年期美債下跌的空間有限。

    美銀美林認為,近期地緣政治風險可能會持續升高,對中期經濟衰退情況的擔憂也會持續升高,這開始在曲線動態上反映出來。此外,10年期美債指數中風險成分波動的不確定性依然在加劇,趨向穩定範圍的能力也相對有限。

    美銀美林指出,需求最有可能推動市場對10年期美債出現進一步看跌衝動。

    但值得注意的是,最近的看跌勢頭主要是由全球收益率中的發達市場驅動的,這一框架突顯出全球收益率(尤其是發達市場收益率)上升對美國國債曲線的壓力。這一動態在最近幾個交易日尤為明顯,全球發達市場收益率似乎已將10年期美債收益率拉高。比如自2021年12月以來,歐洲利率已將長端利率水平提高了約150個基點。

    美銀美林認為,美債尾端收益率上升的主要風險是市場長期通脹預期的重置。這與2014年的機制相似,當時5年期通脹率穩定在3%左右,中性利率預期接近4%。

    值得注意的是,5年期通脹預期明顯與WTI原油價格相關。而這一過程有可能逆轉2014年大宗商品暴跌後,長期通脹預期下調的趨勢。

    美銀美林的基本情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長期通脹預期將趨於正常化,並且低中性利率的背景將持續存在。然而,一系列的驅動因素共同構成了對這一基本情景的重大挑戰:新冠疫情爆發、供應鏈中斷、地緣政治危機、全球化主題達到頂峰、美元儲備貨幣地位的削弱等等。

    隨着這種較低的中性利率和較長期的通脹機制觀點受到挑戰,美銀美林繼續將更高的利率情景——美債收益率突破3%,中性利率觀點也將向上重新定價,視為一種尾部風險,但這種風險值得在投資組合中進行對沖。

    美銀美林還認為,波動率的期限結構反映了更高的壓力水平。最近幾周,1年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之間的價差倒掛了30多個基點。但最近倒掛現象逐漸緩解,變成了約10個基點。為了使美債收益率的期限結構進一步正常化,市場需要對沖尾部風險,並在更高的區間水平建立預期。儘管短期內正常化的程度是有限的。

    03

    未來美債收益率走勢

    光大證券認為,展望來看,以上推動美債收益率上行的三重因素,在短期內仍然可能持續。

    短期內,美聯儲的重心仍是控制通脹,FOMC的鷹派貨幣政策強度不減,仍會支撐美債收益率上行。

    與此同時,短期內原油價格高企仍將支撐通脹預期。美聯儲3月議息會議紀要對縮表的細節將被市場進一步消化,抬升期限溢價,也對美債收益率形成支撐。

    光大證券指出,中期來看,美債收益率持續上行的概率不高。預計美債收益率在短期內仍有向上空間,但中長期走勢仍由經濟基本面和通脹預期決定。

    回顧2015年的加息周期,經濟基本面正式回暖,是帶動美債收益率最終走強的主要原因。但現階段美國經濟復甦前景較差,無法可持續的支撐美債收益率上行。

    光大證券給出了四點理由:第一,美國經濟各分項的展望並不理想。因需求趨弱和供應鏈制約,消費和投資對經濟的支撐作用有限。第二,加息和縮表導致金融環境趨緊,進一步影響投資和消費意願。第三,美聯儲加息,一方面抬高無風險利率,另一方面,抬高企業融資成本,對公司股權回購形成壓制,從而導致美股面臨調整壓力,進一步影響居民財富效應,進而抑制消費,形成負向反饋,不利於美國經濟。第四,美國痛苦指數(Misery Index)顯示,指標已經達到了衰退期間水平。2022年2月,美國痛苦指數為11.67%(為1978年以來的80分位數),顯示現階段高通脹給美國居民帶來經濟上的痛苦。

    光大證券認為,從中期來看,通脹按年增速將大概率在下半年回落,通脹預期持續上行的風險較低。一方面,核心商品價格按月增速已經回落,核心服務價格通脹上行幅度有限。另一方面,原油價格較難擾動接下來通脹回落的趨勢。因此,在CPI按年增速在下半年大概率回落的背景下,通脹預期對美債收益率的支撐也較弱。

    最後,美聯儲縮表減少美債需求,但在美國財政部2022年預算縮減的背景下,美債發行量縮減的額度與美聯儲縮表額度相互匹配,中長期看,不對期限溢價構成上行壓力。2022年聯邦政府進行了大幅的財政支出削減,光大證券預計2022年的美債淨髮行量大致為1萬億美元,相較於2021年減少6000 億美元。

    總結來看,光大證券認為,從美聯儲貨幣政策、通脹、和市場計入縮表預期的角度看,美債收益率短期內向上的概率更大。但中長期看,美國經濟基本面疲軟,美國財政部赤字規模將在2022年顯著降低,減少國債淨髮行量,抵消美聯儲縮表的影響,疊加通脹見頂回落,美債收益率或將面臨下行壓力,預計10年期美債收益率年末會回落至2%左右水平。

    04

    對美股有何影響?

    隨着債市拋售的恐慌進一步加劇,美國三大股指也普遍被避險情緒所瀰漫。市場擔心美聯儲貨幣政策趨緊、通脹大漲及地緣政治風險將對企業財報不利。

    由於許多科技股的估值是基於對未來很長時間的增長預期,因此對利率上升特別敏感。通脹處於極高水平迫使美聯儲加息,這可能會減緩經濟增長,並可能引發經濟衰退。標普500指數今年迄今下跌已超過6%,成長股下跌近14%,後者在利率上升環境中盈利受損的可能性更大。

    Chase Investment 總裁 Peter Tuz 表示:

    過去一兩個月裏,出現了兩種拋售:一種是美債收益率上升,影響到了科技股和其他成長股;另一種是經濟衰退/經濟放緩導致的拋售,影響到了能源股和各種材料企業。

    MKM Partners首席經濟學家兼市場策略師Michael Darda則指出,即使最近出現回調,標普500指數眼下也依然被高估。他認為,要使美股的風險溢價——即股票收益率減去債券收益率回到五年平均水平,必須發生以下四件事之一:債券收益率下降約100個基點、企業盈利上升約20%、股市下跌約17%、或以上三者的某種組合。

    不僅美債收益率飆升,近期美債也出現了倒掛,中金對此分析指出,這種現象具體對美股有何種影響,短期預期尤為重要。預期計入不充分時,往往會帶來利率和市場劇烈動盪,與利率絕對水平無關。

    利率上行速度同樣關鍵,無論水平高低。債券利率上行過快,本身代表着債券資產波動增加,容易造成跨資產波動傳染。長周期看,利率上行股市多數上行,直到中後期。利率對市場的傳導路徑依次是情緒、估值、最後盈利,故估值的拐點早於市場。

    中金認為,市場對美債收益率的承受有一個閾值,10年美債利率升至2.8%~2.9%時股債比價回到均值。

    同時,利率與估值和市場長期相關性。統計1962年以來標普500估值與10年美債利率間關係,中金髮現利率達到某個「閾值」後估值才會收縮,疫情爆發以來這一「閾值」降至1.6%,解釋了美股估值自去年四季度開始收縮。但市場「閾值」更高。同樣方法,觸發市場拐點「閾值」2013年以來約在3%附近。

    中金認為,2.9%~3%的10年美債利率可能是一個較為敏感的區間,而在達到這一水平前,市場仍可能通過風險溢價和盈利的緩衝墊來消化。當然,上述靜態測算的水平並不意味着沒有達到之前就一定不會波動,情緒和預期的變化、以及利率上行的速度都仍有可能成為觸發波動的原因。

    興業證券張啟堯認為,美股尤其是科技股今年一、二季度面臨較大的盈利下修壓力。盈利下修的同時,二季度大概率是美聯儲最鷹派的時候,或將壓制美股風險偏好。

    由於通脹壓力或於今年二季度達到全年的高點,疊加二季度需求韌性猶在、經濟增長態勢相對較好,今年二季度或是美聯儲治理高通脹、集中釋放加息和縮表的最佳時間窗口。

    從估值和盈利兩個層面上來看,一方面是盈利的下修,另一方面是流動性的持續收緊,或使美股二季度面臨一定波動。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