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眾所周知 騰訊是家投資公司

    眾所周知 騰訊是家投資公司

    2021年3月30日,曾高調上線的騰訊投資部官網,毫無預兆地消失了。這好比一聲令響,宣告了此後的沉默。

    然而,經過我們對騰訊近十年在企服行業的投資發現,其並不是一個低調佛系的投資者,畢竟十年投出超150個企服項目的成績,是連一線機構都比不過的。

    尤其在2021年,騰訊在企服行業的投資十分激進。數據顯示,2021年,出手次數和金額更是創造了近年之最,多達55起,涵蓋各個行業,各個階段,步入了全面開花季節。

    兩條邏輯與三個特徵

    整體來看,騰訊在企服領域的投資在近幾年呈現了逐年增長之勢,從2015年開始試水,到2021年到達新的頂峰,從投資輪次來看,在前幾年,騰訊相對更喜歡投資成熟的項目,所以中後期項目偏多,據報道,早期的騰訊喜歡投行業老二,一位前騰訊投資部員工解釋背後的原因,「性價比高,可以靠騰訊的力量扶持成為「第一」。

    從2018年底開始,騰訊開始在早期項目上進行佈局,甚至曾親自孵化一些項目。

    時至今日,騰訊在企服領域的投資已經涵蓋了早中後期所有階段。特別是在早期領域,騰訊表現得勢頭強勁,有數據顯示,企業服務賽道的早期投資數量在2021年達到了16起,達到歷年第一高。

    縱觀這150多個項目,我們發現騰訊在企服行業的投資有三大明顯的特點:其一,騰訊會在多個項目中多次連續出手。對此,騰訊投資李朝暉曾在採訪中透露:「對於我們來說,就算是個A輪的機會,我也要想C輪、D輪,甚至更久之後的事情。」

    比較典型的有大數據行業獨角獸明略科技,2017年起,騰訊參與了明略科技的C輪10億人民幣融資。在2019年3月的D輪融資中,作為領投方的騰訊又追投20億人民幣。一年後,在明略科技的E輪和同年的E+輪中,騰訊再次加註,這兩輪融資總金額高達5億美元。

    其二,在企業微信生態中長出的項目或者緊密相關的領域,騰訊「砸錢」似乎是不講邏輯和道理的,多輪跟投,天使輪投資的項目比比皆是。比如獲得騰訊多次投資的電子簽廠商法大大,CRM領域頭部企業銷售易,平台型廠商雲徙科技,企業私域營銷SaaS廠商微盛•企業管家等。

    對於外界關注的邊界問題,騰訊方面認為,「我們不完全排斥有競爭的公司,而且我們在很多Case上也會說服有競爭關係的公司接受我們的投資。」

    這裏需要提到的是做雲視頻會議的小魚易連和做電子簽的法大大。在騰訊投資小魚易連之前,其內部就已經有了雲會議相關軟件,但這並沒有妨礙騰訊成為小魚易連的投資人,甚至2020年,在疫情催化下,騰訊有意識地增加了在音視頻會議上的投資。

    同樣,騰訊在電子簽領域的唯一標的法大大,也一直是騰訊雲生態的重要夥伴,但2021年,騰訊也正式推出了自己的電子簽業務。按理來說,雙方也有競爭點,但在去年騰訊還領投了法大大D輪9億元融資。

    一個細節是,騰訊在投資相關項目時,在內部非常透明,都會與CSIG領導層包括騰訊公司高級執行副總裁、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湯道生(Dowson)去討論。

    其三,與其他領域投資佈局不同的是,騰訊在企服領域的投資主要集中在中國市場,海外項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對於這一點,似乎可以印證此前騰訊的一個說法,即騰訊投資的大原則的是,只投看得懂的東西。

    此外,我們也看到了騰訊在投資企服上的「偏愛」,從2016年甚至更早,騰訊就一直在持續佈局三大細分領域:CRM、營銷SaaS和安全。

    其中,CRM和營銷SaaS並不難理解,CRM是海外最先跑出高市值公司的賽道,也是最早誕生的SaaS細分領域,不管是產品、模式還是估值,都能看得比較清楚,至少不會踩坑。而營銷類SaaS則是伴隨着微信小程序的配套,比如早期的微盟、有贊以及新興起的私域或者全域流量運營廠商。

    讓人頗感意外的是,早在2012年騰訊就投資了安全領域廠商知道創宇,而如今騰訊在安全領域的投資開始變得頻繁,先後投資了懸鏡安全、青藤雲安全、未來智安等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三個持續佈局的領域,2021年,在政策推動下,教育類SaaS也成為了騰訊佈局的重點細分場景之一。

    此前騰訊投資方面也曾表示,在產業互聯領域,騰訊主要依靠兩條投資邏輯:一是直接尋找擁有專業服務能力和高技術含量的項目;二是尋找其服務對象與騰訊用户存在廣泛交集的企業服務產品。

    通過翻看騰訊近十年的企服投資項目,我們也直觀地感受到了這兩條投資邏輯在現實中的映射。

    關於第一點,尤其在這些項目中能夠體現,比如2014年由騰訊領投,前後共參與五輪融資的看準網(BOSS直聘);如今已經上市,並在2015年就曾獲得騰訊投資的國內第一批SaaS企業微盟;同年,騰訊投資的物流SaaS新晉獨角獸G7;2020年投資的美國RPA獨角獸企業UiPath等,它們都是能夠依靠自身專業能力完成服務客户的閉環的。

    在第二點上,我們看到了騰訊投資項目與其自身業務佈局的協同,比如2017年領投的容器雲領域的靈雀雲,近兩年投資的軟件定義存儲廠商星辰天合XSKY,它們能夠幫助騰訊雲在底層技術上搶佔前沿技術。同理,在近兩年的低代碼風潮下,騰訊在2021年領投了低代碼廠商輕流。

    綜合來看,不同於遊戲領域主航道發展必須依賴投資加固護城河,騰訊在企服投資上既保持了與業務發展的協同,也沒有忽視作為財務投資人在政策方向上的敏鋭。

    節奏開始變化

    「騰訊戰投最近的速度變得非常非常慢。尤其是對比此前平均一個星期就要決定是否投一家公司,後來甚至每周要拍板兩次的節奏。」一位產業基金創始人對投中網表示。

    再細究「速度變慢」背後的原因,卻無人知道。可能的猜測倒是有兩點,其一在大環境下,現在企服行業好項目真的很少,其二,受監管層面影響,騰訊戰投開始收縮。

    其實,更細微的變化一直在發生着,比如去年某CRM大廠宣佈的新一輪融資中,閉口不談領投方,但又用業務聯繫等詞隱晦地向外界傳遞着答案,再比如,今年多家公司的融資新聞中,出現了老股東某網路廠商,而稍加分析,也能知曉這背後的資方。

    而今年的這種慢或許將騰訊在企服領域的節奏拉回到了六年之前。

    對於中國市場而言,2016年是企服行業的投資元年。

    這一年,消費網路流量見底,資本開始把目光移向產業網路,一大批初具規模的創業公司開始出現,並不斷刷新了融資記錄。同年,騰訊推出企業微信,開始進軍企業協作服務領域,騰訊雲也出現了雛形,開始深入各行業場景。

    據悉,在2016年到2018年「930」之前,騰訊投資主要聚焦在了與騰訊雲相關的產業生態。在2017年騰訊舉辦的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彼時的騰訊投資管理合夥人李朝暉表示,未來騰訊投資的重點是四個賽道:優質頭部內容、前沿技術、企業服務、新零售。

    這個階段,騰訊投資對企服的野心,已經不止於淺嘗輒止,而是加大了投資金額,加快了投資節奏,但相比於近兩年,出手次數還是比較少。

    圖/2016年到2018年930前投資的企服項目

    其中,比較典型的有明略數據、銷售易等。這兩個項目都是在2017年完成的,先是在1月12日,領投了銷售易的D輪融資,金額為2.8億,後在10月,參與了明略數據的C輪融資,金額為10億人民幣。

    也就是在這個期間,騰訊開始與一線投資機構開始投企服項目,包括但不限於:紅杉、經緯、GGV等。同樣,該期間騰訊在企服方面的投資主要集中在中後期,一線相對成熟的領域和項目,而早期項目的發現功能目前主要由騰訊的開放平台、創業基地等承擔。

    更大的轉折在2018年9月30日出現,這一天,騰訊官方宣佈進行成立以來的第三次大規模組織架構調整,產業網路被騰訊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一場涉及整個騰訊的變革由此拉開序幕。

    一個多月後,馬化騰給《中國企業家》的書面回覆中曾提及騰訊投資的變化。一,投資範圍有一定擴大,未來會加強產業網路的投資。二,強化升級投後服務。

    於是,我們看到在同一年的騰訊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騰訊宣佈推出了雲啟計劃,騰訊雲總裁邱躍鵬介紹,「雲啟」產業計劃的重點是產業網路。騰訊將從資本、資源、技術、能力落地和商機五大領域,加速推動產業網路發展。

    至此,在ToB投資領域,騰訊也完成了自己的閉環佈局,即騰訊戰投聚焦中後期項目,而「雲啟」計劃則關注早期項目的發掘。

    在騰訊的眼中,網路的下半場是產業網路的天下,從企業微信到千帆計劃,尤其是在930變革之後,一切都按下了加速鍵。

    根據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2018年,騰訊在企業服務領域的投資有15起,2019年投資17起,在被疫情衝擊的2020,也連續投資了17起企業服務類項目,包括數美科技、銷售易、法大大、BOSS直聘、太美醫療、博思軟件等超過50家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騰訊在企服領域第一筆投資發生在2010年,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當年騰訊共投了12個項目,其中有兩個企服項目——行雲和康創聯盛,前者是遊戲雲供應商,後者則是社交軟件運營服務商。而騰訊投的第一個企服項目行雲,是與創新工場一起合投的。

    可以看到,這兩個項目更多是為了服務騰訊彼時的遊戲和社交業務所佈局的,並不是出於對To B業務探索,而這樣的邏輯一直持續到了2015年。騰訊投資董事總經理姚磊文此前在接受採訪時也談到:「2010年到2015年為前沿佈局期,當時整個To B行業尚處起步階段,當時開始關注在CRM領域的機會。不過這一階段,騰訊投資的代表性案例是金山軟件。」

    在2011年,騰訊投資旗下TCH Copper Limite就增資了金山軟件旗下的獵豹移動,並在2013年完成了4698萬美元的新一輪增資,直到2014年獵豹移動拆分上市,騰訊才推出,並獲得了可觀的收益。

    圖/2011年到2015年企服項目

    從2011年的零星佈局,一直到2021年達到了最高點,騰訊在投資數量和金額上的持續增長。轉眼間,在2022年,騰訊在企服方面的投資節奏又開始變慢,第一季度僅出手6次。

    雖然暫時無法預測,騰訊今年在企服投資上會持續走低,還是會長出新的最高點,但從市場整體環境來看,企服行業今年投融資情況並不樂觀,不少FA都談到相較去年,最近完成融資的SaaS項目很少。

    藏在大幕之後

    通常而言,CVC戰略投資有兩個主要目的,一個是潛在收購機會,另一個是了解行業最新的技術。在外界看來,騰訊投資的目標就是以建立生態為出發點,就像Google venture 的風格。

    這個觀點在其投資動作中,可以得到印證。此前李朝暉曾提到:我們的使命是探索騰訊未來可能性,所以不會把自己限定在某一個邊界裏,比如一定為騰訊目前的某個業務、某個戰略服務。或者騰訊股價跌了,就少投一點,下半年形勢不同了,又轉變策略,這不是我們運作的方式。

    樹大招風。

    根據騰訊發布的2021年財報,在主業增長遭遇瓶頸的情況下,投資收益一枝獨秀,佔到了總盈利的65%,騰訊歷史上首次出現投資收益超過主營業務利潤。

    此前2021年3月的一則數據顯示,也表明了騰訊成為了2021年的最牛風投公司,因為其目前全部入股的公司多達1200多家,並且持倉總市值達到了1.82萬億。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理解騰訊所擔心的「敏感」,但騰訊似乎忘記了在企業服務領域,不會再出現一家通吃的情況,也很難再依靠投資找到下一個「拼多多」、「京東」和「美團」。

    相反地,即便其在企服領域投資來勢洶洶,但依舊難以改變短期內的被動局面,所以騰訊對於企服方面的投資不必緊張與憂慮,反而該更從容和坦然才對。

    一個新的背景是,在騰訊三月底公布的財報顯示,2021年騰訊金融科技和企業服務板塊的營收達到了479.58億元,首度成為騰訊營收貢獻最大的業務板塊。同時隨着市場環境的變化,騰訊重定IaaS及PaaS的發展重心。

    一邊是重倉國內的企服項目,另一邊又圍繞騰訊的主業務,拓展生態。在投中網看來,這並不是騰訊主動選擇的結果。

    以騰訊雲和企業微信為例,2021年,在華為雲、天翼雲等競爭對手的炮火猛攻下,騰訊雲的增長並不樂觀,但一個共識是,即便艱難,騰訊雲也是騰訊的必選項,這樣的情況下,騰訊只能做大生態,摒棄傳統的依靠IaaS及PaaS的既定路線。

    在企業微信側,雖然2021年,企業微信上的真實企業與組織數已經超1000萬,活躍用户數超1.8億,但截至去年8月底,釘釘的用户已經突破5億,服務組織數超過1900萬。

    與此同時,在2021年騰訊投資的不少企服廠商中,其客户目標都集中在了中小企業身上。

    在數字化趨勢的催化下,企業微信與釘釘之間的競爭進入到膠着階段,不同於釘釘的明顯優勢,企業微信背後還有飛書等追趕者。所以,即便去年騰訊已經開始切換了主航道,但在企服領域,其面對的挑戰依舊嚴峻。

    所以回看近幾年企服行業的發展,雖然騰訊如此捨得,花費百億巨資投資佈局,但不可否認,還是晚了。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