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手機已經這麼捲了,蔚來還要造手機,李斌的算盤是什麼?

    手機已經這麼捲了,蔚來還要造手機,李斌的算盤是什麼?

    手機已經是人們日常生活裏最稀鬆平常的電子設備了,普及程度比白家電還深廣。尤其是後疫情時代,智能手機幾乎成為了另一種身份證。沒有智能手機,幾乎寸步難行。這是手機的重要性。

    但具體到造手機這個事,我們說內卷,應該沒有什麼大的問題。今天,很難再有什麼手機,能激起這十幾年來最重要的那些里程碑式的爆款所帶來的的驚豔了。

    無論是硬件,還是軟件,手機都有了長足的進步,甚至顯得有點能量過剩。而且整個市場格局,也近乎固化。

    連「行業冥燈」羅永浩都表示,手機的世代已經過去。再次投身科技領域,不會再選擇手機的賽道了。但偏偏這個時候,蔚來汽車頻頻傳出要造手機的消息。

    3月底,李斌就通過各種媒體途密集回應了造手機的事。李斌稱,「我們(蔚來)考慮做手機的出發點很簡單,就是給我們車主一款車機互聯體驗最好的手機,而不是從商業成功的角度去思考」。

    李斌進而表示,蔚來是從車的角度看手機,並不是從手機的角度來看車。

    熟悉蔚來和李斌的人,對這番話應該不會陌生。因為這個回應的底層邏輯,還是蔚來和李斌最看重的「用户體驗」。

    01

    基於用户體驗與數據安全,

    智慧車企自研手機很有必要

    吉利汽車的李書福曾經說過,「汽車就是四個輪子加兩排沙發」。無獨有偶,比亞迪的王傳福也認為,「汽車是長了腿的超級智能手機」。

    在這些造車人的眼裏,汽車本身其實並不複雜。但對於汽車的如何從電氣化時代跨入到智能化時代,王傳福的理解的切入點顯然是「超級智能手機」。

    十年前,如果有人說,智能手機是人體器官的延展,聽眾肯定會被這種表達的範式吸引和震驚。但今天,這就是大部分人生活的具象。

    「跨屏」作為智能電子設備最重要的產品思路和交互體驗,已經被各大廠商廣泛實踐,再也不是蘋果(Apple)的專屬。那麼如果按照王傳福對智慧汽車的理解,汽車作為一個「超級智能手機」,流暢的「跨屏」自然是體驗中最重要的一環。

    手機之於智慧汽車的功能和價值,遠不止「鑰匙」這麼簡單。我們日常和手機「相處」的時間最久,作為最了解用户的智能設備,把手機和汽車打通,當然有足夠的想象空間。

    幾乎所有的智慧汽車,在說智慧駕駛和出行之外,都在努力的闡釋汽車作為一個重要的移動空間可以被賦予和被拓展的功能和價值,娛樂、露營這些都是重要的方向。基於這些需求,和車機系統高度融合的手機自然就有價值。

    隨着汽車智能程度越來越高,數據安全的必要性和意識也自然會不斷升級。把自己的「鑰匙」,交給第三方,車企肯定不放心。尤其是在手機廠商紛紛表示要下場造車背景下,且不論數據的安全性,單就感官上來說,汽車廠商自然也會警惕。

    所以,車廠造手機這事,在深潛atom看來,無論是從完整的交互體驗,還是從數據的安全性,形成自有的閉環,都是有足夠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的。

    02

    蔚來需要新的故事,

    不得不做手機

    李斌曾經說過,創業(造車)就像登珠峰,我們剛到山下大本營。李斌說這話的時候,還是2019年的上半年。整個車企還沒有面臨現在這樣紛繁複雜的現實環境,比如,當時誰能料想到晶片荒也會波及到汽車行業。

    根據樂居財經的數據,在現金流方面,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蔚來汽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制現金及短期投資結餘為 554 億元,現金流儲備達 554 億元。不過,其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 153.34 億元,按年下降超 60%;受限制現金則從 2020 年的 0.78 億上升到 29.94 億元,按年暴增 37.4 倍。

    雖然蔚來汽車目前擁有足夠的償債能力,但其負債率處於上升狀態。在過去一年,蔚來汽車資產負債率增長近 8 個百分點至 58.03%。

    蔚來的實際可用的資金是有限的,而且蔚來一直補貼賣車,很多媒體都測算過蔚來每賣一輛車平均虧損三萬元。

    我們之前引入邊際成本的概念分析過,怎麼才能止損,要麼是更大的用户基數,要麼是更好的成本控制,這些對於蔚來而言都不是短期內能克服的。蔚來一直強調自己的網路輕資產打法,連生產線都是「借用」,能對生產工藝和流程所做的優化,自然就非常有限。

    那對於蔚來而言,肯定不想只是成為一個品牌公司或者用户服務公司,蔚來最核心的部分是圍繞自動駕駛的研發團隊。如果在自動駕駛方向的研發上不能形成技術代差的優勢,緊追不捨也是氣喘吁吁,那麼對於蔚來講故事的需求而言,就是一種負擔。

    這個時候,抽出一部分技術力量去做自有手機,既能實現我們在第一部分分析的功能和效果,又能讓技術團隊有事可做。並且,這在造車新勢力,乃至整個自動駕駛領域也是一個突破。

    更關鍵的是,這是一個非常取巧的不對稱突破——可以用比較低的成本規避內部技術團隊的內卷,還可以繼續拓展用户體驗的故事,為下一步的融資做準備。

    李斌和蔚來最近進入媒體視野,一是因為拿葱換鹽,一是因為蔚來工廠短暫停產。

    這些都凸顯了後疫情時代的不確定性,對於物流和供應鏈的影響之大。人可以拿葱換鹽,但是蔚來手裏還剩哪些牌可打?

    蔚來上市後,李斌曾說,只是進入了新勢力造車的「資格賽階段」,接下來的目標是活下去,爭取參與決賽。此刻的蔚來,相比同期的小鵬、理想,在銷量上或許真的掉隊了。而李斌相比何小鵬、李想的意氣風發,更多感受到來自多方的壓力與事事不順。如何自救?如何逆襲?需要蔚來在接下來的半年時間裏,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