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快訊
資訊
    虛擬市場
    搜尋 股票/指數/編號

    快訊

    資訊

    十萬億招行突換掌門人

    十萬億招行突換掌門人

    4月18日下午5點多,招商銀行發布人事任免通告:公司董事會同意免去田惠宇行長、董事職務;由王良主持招商銀行工作,後者現為招商銀行執行董事、常務副行長兼財務負責人、董事會秘書。

    值得注意的是,該任免決定在當天下午3點召開的遠程視頻電話會議——「第十一屆董事會第三十八次會議」上通過,會議應參會董事16名,實際參會董事15名,「當事人」田惠宇則因個人原因未出席會議。

    這不免讓外界心生疑竇,多位金融業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聽聞「田惠宇協助調查」,但截至發稿,記者未能與招行官方確認此消息。此前,由於這一尚未被證實或證偽的傳聞,招商銀行的股價開盤即大幅下挫,最大跌幅超過8%。收盤時略有回調,跌幅7.35%。目前市值為1.09萬億元,較前一交易日蒸發867.56億元。

    作為國內最早選擇以零售金融為發展主線的銀行,招商銀行一直被認為是中國的零售銀行之王。招行發布的2021年年報顯示,該行零售客群突破1.7億户,零售管理客户總資產(AUM)餘額突破10.76萬億元。

    當晚7點左右,有消息稱,田惠宇的下一站將赴任招商局金融事業群/平台執行委員會副主任(常務)、招商局金融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集團總經理助理級)。而田惠宇此前在招商局集團內部職級,為集團總經理助理級別。

    毫無疑問的是,田惠宇的此次調任事出突然。十天前,在招行成立35周年的雲典禮中,田惠宇還作為行長髮表了致辭。而3月19日招行發布的2021年年報顯示,過去一年招行成績喜人,營業收入按年增長14.04%,淨利潤按年增長23.2%,不良貸款率重回1%以下,撥備覆蓋率增至483.87%。

    這位招行原行長在年報致辭中還引用了康德的名句——世界上只有兩樣東西能永遠讓我們心懷敬畏:一是頭頂燦爛的星空;二是內心崇高的道德律。

    作風強硬的改革派

    2013年開始就任招商銀行行長的田惠宇,曾被市場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也面臨了巨大的壓力。

    他的前任是被譽為「中國最好的銀行家」的馬蔚華,在其任下,當時的招商銀行已成為零售銀行的典範,田的接班被外界稱之為「高位接盤」;另一方面,在此之前,田惠宇的職務只是中國建設銀行零售業務總監兼北京市分行行長,難免讓人質疑其能否勝任。

    「招行原本計劃在五大國有銀行的副行長、主要股份制銀行行長中挑選新行長人選,但由於年齡原因,在銀監會的建議下轉向從五大行總監層面挑選。經過與銀監會一年多的反覆磋商,最終選擇田惠宇」,時任招商銀行董事長的傅育寧說,2010年12月,傅育寧開始擔任招行董事長,直至2014年7月,因工作原因辭去該職務。

    傅育寧力挺田惠宇的原因,有三點:一是田惠宇年輕有為,有中外教育的良好背景;二是擁有在商業銀行和非商業銀行長期工作的經歷,在建行主要工作中有多次表現出扭轉局面的魄力;三是田惠宇在建行負責零售業務,這一點與招行的主要戰略方向契合。

    當時的田惠宇47歲,是銀行業當之無愧的少壯派,他擁有哥倫比亞大學MPA學位,是銀行高管中難得的「海歸」,大學畢業後即加入建行,而後還擔任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信託投資公司副總裁、上海銀行副行長等職位。2006年回歸建行之後,歷任建行上海市分行副行長、深圳市分行行長等崗位。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田惠宇擔任建行北京分行行長期間,他曾強力推行改革,頂住壓力將此前100多家支行縮減為20多個,顯示出極其強硬的做派。而與其有過業務交往的知情人士也透露,田惠宇是一個實實在在做事的人。

    這樣一個鋭意進取又身體力行的改革者,對當時陷入「二次轉型困頓」的招行來說,未必不會帶來全新的氣象。而田惠宇也確實不負所托。

    就任之後的第二年,招商銀行就啟動「輕型銀行」轉型,按照田惠宇的說法,要實現招行從零售1.0到2.0的變遷,打破在1.0模式下「重資本,周期性強」的發展弊端。三年前,招行又首次提出向零售金融3.0轉型,打造「大財富管理的業務模式+數字化的運營模式+開放融合的組織模式」的3.0模式,力求將投行、商行、私行、科技、研究等分散的能力整合起來,在客户界面構建「投商私科」一體化服務,打造招行獨有全方位服務特色。

    增長方式的改變帶來的效果,也在業績表現上展露無疑。從2013年到2021年的9年間,招商銀行的營收從1326億元到3313億元,淨利潤從517億元到1199億元,從2014年到2021年,八年八次分紅,共分紅1597億元。

    與此同時,田惠宇還力推招行文化革新,旨在打破官僚主義。2018年,田惠宇親自發起並站台內部交流平台——蛋殼。這是一個基層員工充分表達自己意見及建議,甚至允許對公司進行批評和質疑的平台,其中一篇《招行離冬天還有多遠》在招行內外被廣泛傳播,裏面不僅痛陳招行的幾大問題,還警示管理層要正視危機。

    這也是田惠宇希望招行人能夠做出的突破。與「明星銀行家」馬蔚華的高調相比,田惠宇對外非常低調,鮮少接受媒體採訪,但他在每一年公司年報的行長致辭或內部發言中,或激情洋溢,或文藝繾綣,或言辭犀利,被稱之為銀行業的一股清流。

    在一次內部講話中,他就直言不諱地說,「我最不能容忍的一件事,就是員工收取保險公司的回扣。據我所知,這不是個別現象,對這個問題必須採取果斷措施……一個健康的組織文化,遠比收入多少更重要。」

    2019年11月,招行發布「清風公約」,只有10句話,156個字,話語樸素,比如「長話短說,大家都挺忙的」「我們不是美工,別把時間花在做PPT上」「發現問題不解決,比不發現還壞」等,公約簡單明瞭,但直指官僚工作要害。據記者了解,多位金融從業高管都對「清風公約」讚賞有加,也希望在自己管理的機構裏進行借鑑和推行。

    「功成身退」的老建行人

    儘管對風險和紀律的警覺性很強,但近兩年,招行也相繼爆發風險事件。

    2019年,招行卷入「錢端14億元產品逾期」風波,同年,光大證券踩雷海外投資併購項目,招行作為優先級合夥人出資方,向光大證券提起訴訟,追債34.89億元;2021年8月,招行代銷的5億元大業信託·君睿15號項目,因未向投資者分配2021年第二季度的利息,從而出現實質性違約。

    似乎正應了金融人士常說的那句,「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包括招行的9年經歷在內,田惠宇在金融行業中浸淫長達27年,其中近一半的時間都跟建行有關。他在1995年、1996年在上海建行浦東分行任行長;2006到2007年任建行上海分行副行長;2007年到2011年在建行深圳分行任職;以及2011年到2013年,他任中國建設銀行零售業務總監兼北京市分行行長。

    四大國有銀行之一的建行,在金融系統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也是業內知名的「黃埔軍校」,這裏走出了諸多金融高官和銀行高管,比如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郭樹清此前就擔任建設銀行董事長,原中信銀行行長朱小黃也曾任建設銀行副行長、首席風險官。其他行業中也不乏「建行系」的身影,比如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總裁、首席執行官祝九勝在1993年至2012年曾在中國建設銀行深圳分行工作;原螞蟻集團總裁胡曉明也曾在建行工作。

    但在向業界輸送金融人才的同時,建設銀行這兩年有多位幹部因違法違紀被查或被通報處理。就在最近,4月12日、15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相繼公布,建行深圳分行原行長王業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建設銀行紀檢監察組紀律審查和山東省青島市監察委員會監察調查、建行深圳分行黨委副書記、副行長張學慶亦被查。據《財新》報道,以上二人被查均與福建地產商人黃其森有關,後者曾在建行福建分行工作過12年,黃其森實際控制的泰禾集團於2020年暴雷,而黃本人則在2022年3月被帶走協助調查。

    在2014年接受《財新》專訪時,剛剛就任招商銀行行長的田惠宇曾說,「『二次轉型』在某種意義上是一次沒有終點的轉型,我認為這是招行給自己提出的終極目標,也是商業銀行都希望實現的目標。」如今8年過去,田惠宇這算是功成身退了嗎?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