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從廢墟下的冤魂看美國的官僚主義

從廢墟下的冤魂看美國的官僚主義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美國時間2021年7月7日,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戴德縣縣長卡瓦(Daniella Levine Cava)在記者會上宣佈,他們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邁阿密塌樓事故搜救任務正式終止,基於現有事實,廢墟中失蹤者的生存幾率為零,工作人員將移除救援犬和相關監聽設備,但會繼續搜尋失蹤者遺體,搜救工作改為重建。

雖然仍有86人下落不明,但是美國政府不管了,愛咋咋滴,這件事到此結束。

全球吃瓜群眾,一片目瞪口呆,嚇得手裏的瓜子都掉到了地上。

1970年代,加拿大人內森(Nathan Reiber)利用偽造的建築工程支票騙取12萬美元被通緝,Nathan Reiber便從加拿大逃到了美國佛羅里達,1979年他跟合夥人在佛羅里達州瑟夫賽德鎮開建一棟叫尚普蘭的海濱公寓大樓(Champlain Towers),這其實是一個樓組,由東塔樓、北塔樓、南塔樓共同組成,1980年施工過程中,內森還企圖向當地官員行賄被曝光,1981年大樓完工,內森回到了加拿大,承認錯誤還交了6萬美元罰款,2014年因病在加拿大逝世。

就是一個波蘭裔加拿大人,抽空跑到美國修了棟樓,賺了點錢又回去的故事。

參與這組建築設計施工的還有Brieterman Jurado諮詢工程公司和William M.Friedman建築公司,設計師William Friedman也於2018年去世,結構工作師Sertio Brieterman在1990年代去世,只有負責大樓電氣設計、92歲的Manuel Jurado還活着。

2021年6月24日凌晨一點半,震驚全球的邁阿密公寓樓坍塌事件,倒的就是內森當年建的尚普蘭公寓大樓的南塔樓。

南塔樓共12層,由136套公寓組成,監控畫面顯示,建築物大部分中央部分首先倒塌,9秒後,東北角也坍塌了,共55套在坍塌中損毀。

當天在現場救出了35個人,另有一百多人下落不明。

大樓所在的瑟夫賽德鎮54%是白人,45%是拉丁裔或西班牙裔,所以失蹤人口構成複雜,包括67名美國人、20名以色列人、9名阿根廷人、4名委內瑞拉人、6名哥倫比亞人、6名巴拉圭人、1名古巴人、4名加拿大人、3名烏拉圭人,另有巴西、英國、意大利人各一名。

失蹤的幾名巴拉圭人裏,包括巴拉圭總統夫人的妹妹、妹夫,以及他們家三個孩子。

首先要澄清兩件事。

第一件是當時謠傳,這棟大樓是被人為炸掉的,殺毒軟件之父邁克菲剛死在西班牙的監獄裏,炸掉這棟大樓是為了找邁克菲留下的硬盤。

這個消息的源頭是英國的《太陽報》,這家報紙一直沒什麼操守,在媒體界名聲很差,常常搞一些陰謀花邊論,也被一眾名人告過,比如2005年就被迪亞茲告過誹謗,2018年僅靠一張裁下來的照片,就硬生生編出一段穆里尼奧跟一位女子八年地下情,總之這家報紙比你們的前男友還不靠譜,炸樓找硬盤的謠言就來自他們家,完全是一幫英國編輯坐在房間裏憑想像力編故事。

第二件是大家盛傳美國救援隊是八小時工作制,到點下班,中間幹一會就茶歇,其實沒有不敬業到這種地步,戴德縣縣長卡瓦在24日下午16點33分簽署了緊急狀態聲明,並呼籲佛州州長DeSantis也這麼幹,州長24號就視察了事發地點,同樣宣佈本州進入緊急狀態。

兩支佛羅里達搜救工作隊迅速啟動救援,另外一支俄亥俄救援隊,兩支弗吉尼亞救援隊72小時後也趕來救援,工作團隊是12小時在廢墟處輪流工作,一隊幹完12小時下一隊接着幹,一天24小時都有人,並非八小時到點打卡下班。

我澄清這兩件事情,並不是想為他們洗白,而是要堅持實事求是的態度來看待事物,澄清這些也不能證明他們有多好,恰恰相反,美國救援的表現確實也相當拉垮。

更準確一點地說,是不可思議的拉垮。

首先這棟樓在2018年檢查時,工程師莫拉比託(Morabito)就寫過報告,說12層公寓樓泳池甲板下方存在「重大結構性損壞」,而且大樓地下停車場的柱子、橫樑、牆壁也大量開裂!泳池甲板和入口車道下的防水材料已經失效,對區域下方的混凝土結構板造成了重大結構性破壞,如果不趕緊換防水材料,情況就十分危險。

這報告交上去之後,上面根本就沒什麼反應。

直到2021年4月,又重新做了一次檢查,發現情況更加不妙,由於滲水和鋼筋腐蝕,地下車庫中鋼筋混凝土支撐結構已長期退化,才不慌不忙批准了1500萬美元的補救工程計劃。

錢還沒下來,6月24日,樓塌了。

美國政府在出事後的整個施救過程,也展現出讓人震驚的無能。

我們來理一下整個救援時間線,就知道美國救援工作效率有多低下。

6月24日事發當天,兩支救援隊到位,25日,以色列和墨西哥援軍趕到,開始24小時連班救人,26號,因為瓦礫下火勢持續不斷,救援人員面臨「難以置信的困難」、「找到火源十分困難」、「火災產生的煙霧,橫向擴散到整個廢墟中」,救援隊開闢了一條壕溝,試圖隔離火勢並繼續尋找受害者。

到29號,瓦礫堆深處燃燒着的大火才被210名搜救人員撲滅,開始佈署小型無線電控機器人,現場還安排了工人定期接受醫學評估,以確保他們在工作現場的健康安全。

此時距離公寓倒塌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天,遠超常規救援所說的黃金72小時,這時候廢墟下面,別說壓死人了,餓都活生生餓死了。

而且救援場面極其不堪,救援工人們在現場慢騰騰搬石塊的樣子成為全球網路的笑柄,號稱「考古式救援」。

甚至有些救援人員工作時有說有笑、嘻嘻哈哈,沒有一點危急感和對死者的尊重,電視鏡頭一轉過去,就意思意思,在那用慢動作刨啊刨啊,比村裏的雞用爪子刨地還慢,當眾磨洋工。

花了100多萬美元請人來救援,請來一群磨工時的廢物。

7月1日為了防止公寓其他部分倒塌,凌晨兩點停止了工作,15小時後才恢復,這天拜登來到了現場,和50名搜救隊員見了面,好好誇獎了救援人員一番,說自己對他們的工作「感到十分滿意」,7月3日因為熱帶風暴艾爾莎到來,搜索工作再次暫停,7月6日,佛州政府為了避免風暴造成公寓剩下部分再次坍塌,救人的事先放一邊,直接將公寓其它部分炸燬。

如果這時候廢墟下還有人有一口氣在,聽到爆炸聲時,也可以絕望了。

一下子大火救不了人,一下子大風救不了人,美國救援隊真像一個渣男,明明身體不行,卻總說狀態不好。

之後又是慢慢地在那刨啊刨啊,一點都不着急的樣子。

到7月7日,他們終於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搜救任務終止,工作內容改為重建。

也就是說,從6月26日發生災難,到7月7日終止搜救,除了最早幾小時被救出來的35人(我甚至懷疑他們是自己走出來的),一個人都沒救出來!

這就很牛逼了。

美國圍觀的群眾也充分發揮出了當地特色,十分有序地走流程:掛照片牆、獻花、點蠟燭、手拉手圍成一圈祈禱,祈禱的人還必須有白有黑有亞裔有LGBT,保持政治正確。

美國普通民眾都有強烈的表演慾,能不能救人不知道,凡事先把自己感動一把。

7月1日時,戴德縣消防隊長艾倫對媒體表示,救援人員在最初救援時曾聽到一名被困女子呼救了十幾個小時,但他們無能為力,沒有將該女子救出。

該炸樓炸樓,該重建重建。

相信大家跟我一樣有一個疑問,在全世界媒體如此關注的情況下,在美國總統、佛州州長都親自過問的情況下,為什麼美國的救援工作還能當着全球人民的面,搞出這種成績?他們到底是能力不行?還是另有隱情?

其實背後就一個原因:美國的官僚主義。

以前網路不發達,訊息是被媒體壟斷的,控制中國媒體的人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有人特意塑造了一個完美的美國,既富有又尊重每一個人,現在移動網路擊碎了傳統媒體人的訊息壟斷,華人直接到美國現場拍視頻發第一手訊息,一下將美國虛偽的面具扯了下來,恢復了美國的本來面目。

其實美國最近這幾十年發生倒塌事件,最後都是兩種結果:一. 效率奇低,救不了人。二. 沒有任何官員為事件負責。

911大家都知道的,這種震驚全球,可以說改變世界歷史進程的重大事件,美國人清理廢墟、尋找遺體,也一樣慢吞吞地花了好幾年,甚至拖到2006年4月,還發現了近300具遇難者的遺體。

2019年邁阿密一棟剛建好的大樓坍塌,僅僅六層建築的廢墟,情緒穩定的救援人員,同樣在一年後才挖出大量遺體。

如果了解美國的塌樓救援史,我們就知道,佛州這棟公寓,剩下失蹤人員的遺體,要一年以後才挖得出來,挖出來時,估計都已經變成白骨了。

這些都是美國的基本操作,美國人民已經見怪不怪,你們中國網民真是大驚小怪。

只是有了高度發達的網絡,才被大家看清了真相,要不然以過去媒體的德性,估計又要報導成「美國總統親自慰問、堅韌親友不離不棄」的感人畫面。

最離奇的還不是救援效率低下,最離奇的是發生這種事,美國從不追究任何官員責任。

我們拿中國最近一次的塌樓來對比,2020年3月7日,泉州欣佳酒店發生坍塌事故,造成29人死亡,最後處理結果是泉州市原國土資源局局長、泉州鯉城區原人大常委原副主任、泉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長等人都交司法機關處理,另給42人中共黨紀政務處分。

美國塌樓事件發生前一天,河南商丘一家武術館也發生了火災,造成18人死亡,美國這邊的媒體指責中國過多關注美國公寓樓事件,卻不關注自己的火災。

但幾乎同時發生的事情,河南這邊的火災已經處理,相關官員也馬上受到了處分,當地縣委書記和縣長被免,這起事故已經有人負責,而邁阿密到現在埋在廢墟下面的人估計都臭了,美國不僅救援不及時,也沒有任何官員對此事負責。

而且不僅僅是邁阿密公寓樓這一起事件沒有人負責,美國的新冠死亡60萬人,也沒有任何官員為抗疫不力負責。

大家難道不覺得很奇怪嗎?

中國民眾為什麼這麼關心美國這起公寓樓倒塌事件?是因為我們看到了一個官僚主義橫行的美國,一個出事了永遠沒有任何人負責的美國,一個不把民眾生命權當回事,只把經濟利益放在首位的美國,我們看到了一個與公知們宣傳的完全相反的美國,我們看個新鮮。

我們十分好奇,美國是否跟前蘇聯一樣,正走在不可避免的迅速腐化的道路上。

中國這邊發生災禍,馬上有官員免職,中國人民覺得正常,而美國那邊發生災禍,沒有一個人負責任,為什麼美國人民也覺得正常?為什麼他們從不提出質疑?

我們在知識星球裏已經寫過這個問題了,這是美國的體制造成的。

我不是在反諷公知們用在中國身上的那一套「定體問」邏輯體系,是真的因為美國體制造成的。

這是因為美國在平時非常注重州權力,聯邦政府常常不能過問州里的事,相互之間不是統屬關係,遇到重大災難時,地方州先自救,實在救不過來,才允許聯邦進入。

這是選舉制決定的,如果碰到一點事就要喊外援,這個州民選的州長,會顯得十分無能,會給選民們留下不好的印象,要是聯邦力量幹得熱火朝天搶了風頭,大家就會產生一種「我們這個州長平時幹什麼吃的」這種想法,所以對於聯邦力量的介入,各州一般能拖就拖,不能拖的,創造條件也要拖。

前面寫佛羅里達搜救隊先在現場幹活,俄亥俄跟弗吉尼亞救援隊72小時後才趕到,不是人家真的跑過來要花72小時,美國交通那麼發達,嗖一下就到了,是過了72小時才允許他們過來救援。

以前我們還寫過,2005年卡特里娜颶風橫掃新奧爾良時,風暴潮沖垮年久失修的防洪堤,新奧爾良淹了80%,100多萬人受災,當地居民跑到體育館避難,現場一片狼籍,親歷災難的華人說體育館內「屎堆得跟山一樣高」,當時面對災情,一樣救援緩慢,造成當時新奧爾良一片混亂,黑人趁機上街大肆搶劫,警察部門2號人物芮利下令開槍,打死6個人,2011年有5名警察因此被判有罪。

新奧爾良災民逃到其他州時,甚至發生過其他州警員當心自己州處理不了這麼多災民,持槍將災民逼回新奧爾良的情景。

當時路易斯安娜州州長布拉科跟美國總統小布殊有矛盾,儘管小布殊要求國會緊急撥款100億美元救災,國會也中斷休假在周末前批准這一請求,布拉科對聯邦救援力量的進入,也能拖就拖,極不配合。

簡單點說,這是美國聯邦制的特殊情形,造成州與聯邦互相不對付,致使救災緩慢,如果類似於中國這種中央集權制,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當地官員們除了會拖拉,還有一個逃避責任的大法寶:程序正義。

美國體制特別講究過程,擁有令人髮指的程序正義,一切唯程序至上,只要你按程序來,做錯了不追究你責任,凡事不按程序來,再有道理也是錯的。

我們都熟知的川寶2019年的「通烏門」,人人都知道拜登的傻兒子肯定在烏克蘭貪污,川寶打個電話叫烏克蘭總統幫忙查一下,結果被抖出來,川寶就是因為程序不正義被反將一軍,至於拜登傻兒子有沒有貪污反而一點都不重要了。

基於這種原因,佛州政府只要咬定程序正義,慢慢安排救災,聯邦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合乎程序高於一切,廢墟下的人命,遠沒有程序重要。

為什麼美國救災這麼慢?為什麼總是沒有一個官員受到處罰?

這是因為美國特殊的「聯邦制+民選制度+程序正義」三者共同構成的,形成了美國自己獨有的官僚作風。

你要看我不順眼,四年後把我選下去就行,但只要我按程序來,你就拿我沒辦法。

這回拜登正急着要通過國內基建撥款,惹不起。

美國其實一直是這個美國,這幾十年來在救災上一直是這個膿包慫樣,只是以前被部分媒體人壟斷了訊息源,這些媒體人又深愛着美國,使我們看不到真實的美國,現在移動網路高度發達,才使我們真正了解到美國應有的樣子。

在救災這種事情上,美國不是被打臉,美國是一直沒臉。

按戴德縣消防隊長艾倫所說,剛開始救援時,還能聽到一名被困女子呼救,這段時間裏,本地救援隊慢騰騰笑嘻嘻地磨洋工掙工時、聯邦救援力量因為扯皮,72小時後才趕到、外圍的美國群眾開始自我感動的祈禱表演,最後他們休息、炸樓、停工、開表彰會,而那名呼救的女子,慢慢地再沒有了聲音。

等到這名女子被挖出來時,估計要一年以後了,到那時,她應該已經化為白骨了吧。

而此時美國的官員們,定會面對鏡頭,飽含熱淚,一臉誠懇地對媒體說:

「很遺憾,我們對此無能為力。」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