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下半年經濟復甦相對穩固 外需支撐力度或超預期持續

中國經濟下半年經濟復甦相對穩固 外需支撐力度或超預期持續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整體持續向好,表現出較為良性的復甦態勢,下半年復甦會相對穩固,但是明年初期復甦的壓力會更嚴峻。目前存在的兩個短板在於消費和投資。

中國經濟復甦持續穩固,外需的支撐力度可能出現超預期持續

今年上半年的經濟數據表現出整體持續向好、復甦持續穩固的態勢。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宏觀調控政策取得了效果,同時外部環境對外貿提供了支撐,另外房地產的支撐力依然存在。在全世界,中國經濟復甦的速度、質量均表現較為良性。當然,復甦中也存在一些短板,是復甦進程中的常態問題,隨着復甦的深化有些問題會隨之消除。

第一個很重要的短板是消費復甦減弱,由商品支出向服務支出的轉變遇到瓶頸性問題,不僅是需求的瓶頸,更重要的是供給的瓶頸,很多服務性消費沒有供給。還有一個短板是投資,投資復甦的節奏與以往不一樣。

短期消費要加速上行還需要政策的激勵,中期需要在收入分配、共同富裕等一系列政策上進行佈局。關於投資,在下半年,特別是在四季度,有幾個重點方面需要關注,第一是今年上半年財政支出較慢,會在下半年進行集中支出,這個支出量很大;第二,經過前面幾個季度,地方政府的換屆基本完成,換屆之後所帶來的新的投資效應能夠顯現;第三,十四五規劃在三四季度會開始落地一些重大項目,會帶來大的基建投入;第四,上半年企業利潤總體不錯,只要能夠解決民營企業對於未來投資的憂慮,下半年投資恢復的速度會明顯好於消費恢復的速度。下半年,投資兩年平均增速能夠達到6%左右就是一個很好的水平。

對於外需,從短期來看,外需的支撐力度可能出現超預期的持續。從目前的一些先行數據和全球形勢來看,三、四季度外需持續的態勢還會延續。原因包括疫情的複雜性導致疫情持續時間比大家想象的更久,全球供應的瓶頸約束短期很難減輕;另外,在消費復甦過渡到生產性復甦的過程中,會導致全球對於中國非消費品產生新的需求。但中期來看,外需面臨更大的挑戰。

對於房地產,短期房地產支撐力量還是會持續,中期面臨調整的壓力。房地產目前面臨重大的制度性調整和結構性調整。制度性調整包括,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全面推開,還有房產稅,對住房供應體系、地方土地財政體系改革的破題,可能對房地產帶來一系列衝擊,不僅簡單體現在房地產價格,還會體現在房地產供應的結構。同時,地方政府在經營土地上的動力不會像以前那麼強烈。

綜合來看,今年三、四季度中國經濟復甦會相對穩固,但是明年初期復甦的壓力會更嚴峻。

宏觀政策要盯住核心CPI、GDP平減指數,下半年仍需保持流動性相對充裕

關於近期各方關注的通脹問題,中國的通脹形勢與歐美具有本質差別。中國目前面臨的狀況是,上游由於受到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影響,導致PPI持續走高,對於中游和下游產業帶來成本衝擊。而在消費品端,由於中國供給過剩,市場競爭壓力很大,很多廠商很難通過價格轉嫁來轉移成本衝擊,這就導致CPI和PPI出現背離的現象。

CPI和PPI背離會對宏觀政策帶來一定挑戰,到底是盯住CPI還是盯住PPI?從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出廠價格到居民消費價格的傳遞可以看出,中國實際上處於需求不足的狀況,因此宏觀政策要盯住核心CPI、GDP平減指數,而不是簡單地盯住PPI,或者盯住大宗商品價格。對中游和下游企業,特別是承受能力較弱的中小型企業,要進行一些結構性的對沖。PPI目前處於相對高位,要看到大宗商品價格的複雜性,未來高位波動的態勢可能是常態,因此我們要關注對供給端復甦的衝擊,對原材料密集型中小企業的衝擊。宏觀政策要看清宏觀形勢基本面,即目前中國依然處於需求復甦的關鍵階段,在這個階段宏觀政策不宜過緊,要持續進行需求的扶持,對投資、特別是下半年重大項目的落地要提供充裕的流動性。

對於下半年的宏觀政策,下半年的貨幣政策要保持中性定位,要保持流動性相對充裕,使融資成本有一定幅度的寬鬆。目前經濟體承受不住加息的壓力,必須在價格上做出一定讓步。中國的利息成本在大國中是最高的,目前很多地方國企、中小企業和地方政府的利息支付已經成為拖累。中國對外的匯率控制也要求我們不能簡單跟隨國際市場金融資本的流動而發生過大偏移,貨幣政策要與美國保持一定的錯位。

關於財政政策,今年上半年財政收入增長速度高於財政支出速度,財政赤字顯著收縮。今年財政支出的結構發生很大變化。受去年5月份以後一攬子疫情紓困計劃的影響,大量的項目還在進行中,新的立項還沒有上來。另外,今年是「十三五」與「十四五」進行交棒的一年,也是換屆年,上半年的財政支出節奏相對較緩,在這個特殊年份是正常的。從財政收支來看,去年一、二季度財政收入很低,所以顯示今年上半年財政收入的增長速度很快,而去年二季度財政支出大幅放量,由此導致今年財政赤字大幅度下降。從中國的財政預算模式來看,下半年財政支出的節奏會加快,力度會加強。

與此同時,今年初的財政預算是按照GDP不低於6%的水平測算出來的,而對今年經濟增長,目前普遍的預測是實際GDP增速可能會達到8.5%-8.8%,名義GDP增速可能超過11%,這使得GDP增長帶來的財政收入效應比預計的要大很多。因此,今年實際的財政赤字率會比預計的財政赤字率有所收縮,這種收縮不能簡單理解為財政政策的急速收縮。在財政政策的實施過程中,也需要有更為辯證、更為動態的調整模式,使財政支出的力度與復甦的進程、與實際財政收入的增長狀況相匹配。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