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死的諾基亞,比OPPO大

瘦死的諾基亞,比OPPO大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2013年,對於諾基亞和華為來說,都是很特殊的一年。

這一年,早在1982年就生產出第一台移動電話的諾基亞,宣佈將手機業務打包出售給微軟,此後,諾基亞基本告別了to C的業務,專注於to B的業務,也就是通信設備領域。做to B業務的公司,媒體基本不關注,因此,關於諾基亞的消息就越來越少了。

這一年,起家於通信設備的華為,將榮耀獨立,作為華為旗下的一個子品牌。雖然2003年,華為就已經成立了手機業務部,但直到2011年,華為才開始推出自有品牌手機。此後,華為開始發力to C的業務,隨着消費者業務越做越好,華為也逐漸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

幾年後,諾基亞與華為的地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尤其是進入5G時代後,諾基亞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近日,中國移動採購與招標網發布了5G 700M無線網主設備集採中標候選人公示,華為、中興等5廠商中標。其中,華為所佔份額約為60%,中興所佔份額約為31%,諾基亞所佔份額約為4%,大唐移動所佔份額約為3%,愛立信所佔份額約為2%。這是諾基亞在5G通訊設備上的第一次中標。

2020年3月,據中移動採購與照標網所示,在中移動2020年5G二期無線網設備集中採購公告公示中,諾基亞為0中標。相比之下,華為、中興、愛立信、中國信科(大唐)分別以57.25%、28.68%、11.45%、2.62%的份額中標。

據路透社報道,不僅是中國移動,在2020年的幾輪5G競標項目中,諾基亞都沒有贏得中國三大運營商(移動、電信、聯通)的任何一個5G無線電合同。

3月底,上海諾基亞貝爾股份有限公司致信中國聯通稱,競標失利是因為「友商在已知絕大多數移動省公司根據其歷史表現,不願意接受其提供5G服務的情況下,大幅度降價跳水,造成了我們的被動局面。」

換言之,諾基亞認為競爭對手們低價競標,擾亂了市場秩序,導致其在中國市場競標敗北。隨後,不少媒體紛紛報道,諾基亞退出了中國5G無線市場。

燃財經就此事向諾基亞官方人士核實,對方以「目前時間節點敏感,正在下一階段的5G招標中」為由,未予置評。

而多位中國移動員工告訴燃財經,5G時代,諾基亞在中國很少中標了,運營商也很少採用諾基亞的設備,以至於對諾基亞沒有太深印象。一位業內人士向燃財經表示,諾基亞只是在核心網領域有極少份額,在無線網、承載網幾乎沒有份額。

「歸根結底,是諾基亞產品路線圖與國內採集商節奏、步調不一致,並且初期5G技術路線選擇有誤。包括技術誤判、產品無競爭力,不重視中國市場的特殊需求。」該業內人士補充。

一位接近諾基亞的人士認為,諾基亞錯失中國市場有兩方面原因,一來,受到中美貿易摩擦影響,華為、中興海外市場受困,國內也會把較少的份額分給外資廠商,二來,在2.6G頻段時,諾基亞沒有太重視中國市場。

電信分析師項立剛告訴燃財經,中國5G市場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底,中國5G基站數量達到了91.6萬個,約佔全球5G基站總數的70%;此外,中國5G網絡用户數量超過1.6億,約佔全球5G總用户數量的89%。

失去中國市場,對於諾基亞的影響很大,據了解,2018年以來,諾基亞已裁員1.1萬人。今年年初,諾基亞再次宣佈在未來兩年內裁員5千至1萬人,騰出約7.15億美元用於研發投資,瘦身後的諾基亞將在全球擁有8萬至8.5萬員工。

燃財經查詢各類在線招聘APP後發現,諾基亞貝爾在中國地區依然在正常招聘各類研發人員,包括射頻軟件、通信研發、5G軟件測試工程師、亞太區貿易合規經理等崗位。

2020年9月,Pekka Lundmark(佩卡·隆德馬克)正式接任諾基亞總裁、首席執行官,其上任後,承認「與3G、4G相比,諾基亞在中國5G市場的份額很小,原因不在於不積極參與,而在於諾基亞產品競爭力不夠」,並對諾基亞5G路線進行了一系列調整,包括淘汰性價比不高的FPGA晶片。

據項立剛介紹,一般來說,中國市場會給國外的品牌預留10-15%的市場份額。但這屬於諾基亞還是愛立信,就看它們的產品競爭力了。

無論是手機業務,還是通信設備,看起來,諾基亞都已經失去了話語權,但是,作為一家從1981年開始,就將業務聚焦在移動通信業務上的老牌公司,其手裏掌握的各項專利,依然對行業有很強的制約力。

移動通信一直是全球知識產權許可的主要市場,由於中國移動通信產業起步較晚,很大一部分2G、3G、4G標準必要專利(SEP)集中在高通、愛立信、諾基亞等歐美企業手中。而在5G標準必要專利上,華為、中興等國內企業才迎頭趕上。據介紹,30多年來,諾基亞在研發上的投入超過1300億歐元,擁有約2萬個專利族,其中超過3500個專利族被認定對5G至關重要。

業內人士稱,諾基亞擁有的手機專利太多了,不止國內廠商,蘋果也繞不過去。

近日,有消息稱,諾基亞在英國、法國、印度等國家地區對OPPO發起專利侵權訴訟。據稱,諾基亞和OPPO之間的授權協議在今年6月到期,諾基亞試圖更新協議以覆蓋5G應用,但遭到了OPPO的拒絕。據《中國經營報》報道,OPPO方面稱,諾基亞主張極為不合理的許可費,並試圖通過訴訟使OPPO在許可談判中做出讓步。

據了解,近幾年,專利許可費用已經成為諾基亞的一項重要收入來源。根據諾基亞2020年的財報顯示,其專利費收入達14.02億歐元。

而專利訴訟就是創收的方式之一。從2011年開始,諾基亞就先後對蘋果公司、HTC、三星等公司發起了專利侵權訴訟,結果都贏了,也獲得了賠償。

國內廠商,OPPO並不是第一個被告的公司,早在2016年,諾基亞就向華為發起了共4起訴訟。2019年,諾基亞又起訴聯想,直至2021年4月,雙方才達成和解。

「專利是國際化的攔路虎,也是國內廠商必須解決的問題。」業內人士說,專利繞不開,諾基亞就繞不開。2017年,小米在全力國際化之前,就和諾基亞簽署了一份多年有效的專利許可協議,其中包括將在移動網絡的標準必要專利方面實現交叉授權。此次交易還包括小米收購部分諾基亞專利資產。

根據財報,諾基亞2020年的淨銷售額為219億歐元。而市場估計,OPPO的營收在400億美元左右,體量遠遠超過了諾基亞。但諾基亞有專利在手,OPPO也不得不伏低做小。

曾是手機霸主

諾基亞成立於1865年,不過,最開始是一家木漿工廠。1960年,諾基亞成立了電信部,大力發展通信業務,後來廣為人知的諾基亞,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起步的。

1979年,諾基亞與彩電廠商Salora合資成立無線電話公司Mobira Oy。幾年後,推出世界上第一個蜂窩網絡系統,即北歐移動電話網絡,在當時可以連接瑞典、丹麥、挪威、芬蘭。1981年,諾基亞收購移動電話公司Mobira後,才真正意義上進入手機市場,1982年,諾基亞推出第一台移動電話,重量達10公斤,是個只能放在汽車中使用的移動通信設備。

1984年,諾基亞推出便攜式電話,重達5公斤。三年後,諾基亞推出第一款手持移動電話,重量約800克,價格5456美元。一系列電話產品幫助諾基亞在手機市場奠定了早期用户基礎。

1992年,約瑪·奧利拉執掌諾基亞,他堅信,未來是屬於通訊的時代,他提出以移動電話為中心的專業化發展道路,將90%的資金和人力都投入到移動通訊器材和多媒體技術的研發上。隨着GSM的通訊標準在全球範圍內普及,諾基亞意識到手機一定要方便用户攜帶,並開始了小型化。

此後,諾基亞手機不斷推陳出新,從1011型號只能撥打90分鐘電話,存儲99個電話聯繫人,到9000 Communicator型號,不僅撥打電話,還可以提供文字、表格功能,允許用户收發電子郵件、傳真、瀏覽網頁。

1998年,預裝貪食蛇遊戲的諾基亞6100系列一舉售出4100萬部,諾基亞超越摩托羅拉成為全球第一大手機廠商。

而諾基亞在中國市場最早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85年的在華辦事處。對於經歷過功能機時代的人,特別是70後、80後,諾基亞就是共同的記憶點。

數碼產品資深粉李亞仁還記得十四年前,在父母一千元預算的支持下,買的第一部手機諾基亞3110c。擁有第一部手機後,李亞仁和班上其他男生一樣,整日沉迷於收發短信,撥打聲訊電話。這部黑白屏幕,沒有任何高科技產品的非智能手機,卻伴隨李亞仁走過了整個高中生涯。

大學畢業後,李亞仁的手機也該換代、升級了。「實習後,我用攢下的工資買了一部諾基亞智能手機5230,塞班s60V5系統,能夠使用QQ。」李亞仁形容當時買下手機的感覺,「用過非智能手機,再用諾基亞第一款觸屏手機,就像打開了新世界大門。」

李亞仁承認,當時夾雜着對諾基亞國際大廠的崇拜心理,並且,諾基亞佔據了相當大的市場份額,當時可以選擇的手機品牌並不多,買諾基亞成為「唯一項」。如今,李亞仁對諾基亞的感情只剩下了情懷、念舊。「諾基亞5230儲存了我和女朋友的很多照片和聊天記錄,對我而言,意義特殊。」

諾基亞輝煌時,地位遠超過今天的蘋果。2007年Q4,諾基亞佔有全球手機市場份額50.9%。在中國市場,諾基亞也曾一家獨大,最高佔據近半數份額,諾基亞幾乎成為人手一部的「街機」。

不過,隨着3G的商用,尤其是,蘋果手機誕生,在全球手機市場颳起了智能手機的「龍捲風」時,諾基亞卻逐漸掉隊了。在周圍人和市場潮流的驅動下,李亞仁也把功能機換代成智能手機。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摸到iPhone 4,簡直驚為天人,太震撼了。當時覺得iPhone 4超越其他手機好幾個次元,手機能做到這麼好看和精緻。操作系統也十分流暢,而我的那部諾基亞5230電阻屏還需要用指甲戳。」李亞仁回憶道。

2007年之前,諾基亞都是手機市場上的「頂流」。2007年,諾基亞因充電短路過熱召回4600萬台手機電池,一年後,諾基亞業務利潤暴跌,當年Q4跌幅高達69%。

與此同時,因易碎、無鍵盤而被諾基亞瞧不上的蘋果手機銷量猛增330%,三星、HTC、LG、摩托羅拉等手機廠商放棄塞班系統,投奔成立不久的安卓(Android)手機陣營。2009年成為諾基亞手機的分水嶺,此後幾年,諾基亞手機份額如「自由落體」般下墜。

( Statista調研公司 / 燃次元提供)

iPhone的推出重新定義了智能手機,手機不再只是打電話、發短信的代名詞,人們更願意為蘋果封閉的生態系統、觸控屏買單。諾基亞也意識到市場的變化趨勢,推出功能按鍵結合觸控屏的諾基亞7710,面向移動網路,推出Ovi商店,收購數字地圖Navteq。但這些變化與iOS、Android每年的更新、升級相比,依然緩慢。塞班系統的魔力消退,徹底過時。

2011年,諾基亞與微軟結為戰略合作伙伴關係,諾基亞轉而採用微軟Windows Phone。與微軟結盟並未拯救諾基亞,諾基亞虧損不斷,持續裁員。2013年,諾基亞宣佈將手機業務以72億美元打包售賣給微軟。

「兩隻火雞結盟成不了一隻雄鷹。」2016年,玩不轉智能手機的微軟,轉手就把諾基亞賣給了富士康富智康和芬蘭HMD Global,如今,市面上還能看到的諾基亞手機,均由HMD生產。

也曾是通信設備大廠

諾基亞放棄手機業務,淡出C端用户視野後,就將更多的精力放在了B端市場,也就是通信網絡設備,這個領域雖然聽起來不如手機業務「性感」,盈利能力卻不容小視。

據《連線》報道,2013年,諾基亞將手機業務出售給微軟的前一年,諾基亞淨營收143億美元。而2015年,諾基亞剝離手機業務之後,通信網絡設備業務為諾基亞帶來超140億美元的淨營收。

2016年,諾基亞在通信設備領域,還有很強的話語權。一位創業者回憶,在廣州的一個競標評審大會上,某運營商集結了眾多國內拔尖的大數據管理公司展開PK,勝出者將成為這家運營商的供應商。這場PK的起因源於該運營商遇到的一個棘手難題:原有傳統Oracle架構已無法高效低成本的處理現有數據規模。這場強者如林的大會上,不乏諾基亞、華為、星環這樣的大企業和明星創業公司。

這位創業者說,諾基亞是個強勢的合作伙伴,在審核供應商時有100多條審核條例。「在合作前,我們接受了諾基亞一系列的審查,從財務到技術,事無鉅細。能成為諾基亞的供應商,最終依靠的還是技術服務的專業性、穩定性和可靠性。」

值得注意的是,諾基亞的通信設備業務,由多家通信企業整合而來。

2010年,合資成立的諾基亞西門子通信併購了摩托羅拉的無線業務,此後,諾基亞開始加速通信業務的轉型,先後收購了整個阿爾卡特朗訊,三分之一個西門子、摩托羅拉。但這些都是上個世紀90年代在全球有頭有臉的通信巨頭廠商。

而華為在中國異軍突起,在2013年超過愛立信,成為全球第一大通信設備廠商。一系列」大魚吃小魚「併購後,2016年,諾基亞超越愛立信,成為全球第二大通信設備廠商。

不過,在5G時代到來後,諾基亞的優勢開始消失。一直以來,愛立信與諾基亞市場份額不相上下,業務類型相似,70%業務來自於向歐洲、美國市場的運營商銷售電信設備。2016年前後,受全球4G部署減少、無線接入網絡市場接近飽和等因素的影響,兩家設備商營收持續低迷,增長乏力,出現不同程度的虧損。在4G市場紅利將盡,通信網絡技術向5G切換時,兩家設備商都面臨」改善盈利能力「的業務轉型。

「通信設備市場在不同階段,客户需求、市場變化不同。比如,很早以前華為只給運營商提供服務,現在需要面向雲廠商、終端廠商,還有行業用户提供5G技術。設備商需要根據不同市場需求,調整業務方向。」電信分析師劉啟誠告訴燃財經。

愛立信、諾基亞通過裁員等方式降低運營成本,又通過對研發持續投入,為運營商降低TCO(總擁有成本)。全球調研機構Gartner曾認為,愛立信的5G產品與技術解決方案處於領導地位,包括動態頻譜共享 (DSS) 和上行鏈路增強技術的改進,無線接入網(RAN)設備僅通過軟件升級,即可更新到5G NR(新空口),比競爭對手部署5G網絡更靈活、更快速。2020年,愛立信重新回到全球第二,諾基亞退回第三。

「我們要做5G市場的老大。」一位諾基亞中國區員工曾對燃財經如是說。可惜的是,諾基亞的轉型之路走得並不順暢。

2013年,諾基亞經歷一系列合併、收購之後,員工多達9.8萬,成了一個部門臃腫、協同性差的龐大組織。同時,也因為收購,直接導致諾基亞在集成阿爾卡特朗訊的技術時,錯誤押注5G路線,造成設備製造成本增高,與競爭對手相比,諾基亞5G設備無價格優勢,削弱了業務部門的盈利水平。

儘管,諾基亞在轉型過程中提出虛擬無線電接入網絡(vRAN) 、雲RAN、開放RAN幾種不同路線,有別於其他通信設備廠商。但Gartner認為,諾基亞的5G產品和服務,包括性能、響應能力、產品質量、軟件穩定性、錯誤修復服務、進度等都不如競爭對手。

「諾基亞合併好幾家公司,合併後還需要轉型,這些都需要過程。」劉啟誠說。

專利才是王牌

多位行業人士向燃財經表示,」諾基亞會回歸中國市場。「

從5G設備市場份額分配規律上看,通信行業資深從業者老解認為,國內市場,會照顧國內廠商,但又需要給外商一定份額,所以,諾基亞肯定會回來。

而諾基亞的優勢在於,「跟華為比,它是歐洲公司,和愛立信比,它又有央企合資公司背景。」老解說。事實證明也的確如此,7月18日,中移動公布5G 700M基站採集結果顯示,除了華為以中標60%份額成為最大贏家,諾基亞獲得4%正式回歸中國市場,愛立信獲得份額最小,為2%。

截至目前,諾基亞在全球共獲得166個5G商業合同,而愛立信則獲得143個。據外媒披露,諾基亞是全球唯一一家同時為美國四大運營商、日本三大運營商、韓國三大運營商提供5G網絡技術的電信設備商。諾基亞在4G領域擁有350多個客户,前63個客户佔全球無線接入網絡業務的三分之二。諾基亞也是唯一一家涵蓋5G網絡全元素,包括無線電、核心網、雲、管理、自動化等端到端產品組合的設備商。

一方面,諾基亞趁華為業務受困,穩固美國、歐洲市場,抓緊回歸中國市場。

2019年起,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將華為等中國公司列入實體名單,先後三次對華為進行封鎖。涉及操作系統、晶片代工、第三方晶片廠商供貨等多個環節,對華為終端業務影響至深。與此同時,華為運營商業務也受到不同程度影響,北美市場大門至今對華為緊閉,歐洲市場「半開半閉」。

比如,據BBC報道,迫於美國壓力,英國政府推動從5G網絡中,徹底清除華為等」高風險供應商「設備,在2020年底後,禁止購買新的華為5G設備,並在2027年之前清除所有華為5G設備套件。西班牙、葡萄牙、盧森堡、奧地利和荷蘭等國家則態度較為中立,沒有明確以法律形式禁止華為。

「華為、中興在歐洲市場、美國市場受到一些限制,這些市場沒有太多選擇,只能在諾基亞和愛立信中間選擇,所以,事實上對諾基亞、愛立信發展還是比較有利的。」項立剛說。

另一方面,為了獲得更好的營收,諾基亞對專利積累不深的手機廠商重拾專利大棒。

2020年,諾基亞全年營收258.07億美元。儘管國內手機廠商OPPO、vivo未公開營收數據,但從手機年出貨量預估,或與小米營收相近。2020年,小米總營收379.38億美元。

儘管諾基亞的營收遜於手機廠商OPPO、vivo、小米,但從全球5G專利排名上來看,IPlytics統計數據顯示,諾基亞在5G必要專利方面排名僅次於三星。原則上,只要諾基亞不放棄這塊營收,手機廠商們繞不開諾基亞。

「OPPO、vivo、小米等廠商與諾基亞沒有辦法專利交叉授權,專利授權也有授權周期,主要看通信企業是否向手機廠商要。比如,華為即便有很多專利積累,以前也沒有和手機廠商要專利費。」通信行業分析師黃海峰說。

(IPLytics / 燃次元提供)

當然,和高通專利授權的商業模式不同,包括諾基亞、愛立信、華為等通信廠商,專利授權營收僅佔據總營收較小份額,2020年,諾基亞專利營收佔總營收6%,愛立信僅有4%。但這筆錢,都是利潤。

對於諾基亞來說,2021年依然是艱難的一年。

「從全球5G市場來看,諾基亞技術水平與愛立信相比略差一些,與華為相比也有一定距離。」項立剛說。

印度《經濟時報》預測,受到缺席中國無線網絡市場,全球貨幣「反周期」,以及競爭對手設備價格低等因素影響,將進一步導致諾基亞在2021年市場份額、設備銷量下降。通常情況下,諾基亞在北美地區的設備價格高於世界其他地區,」沒有中國廠商的競爭,諾基亞設備價格是歐洲市場價格的三倍「,一位海外業內人士向燃財經透露,一旦在北美市場出現出貨量下降,價格下調,市場份額減少,也將導致諾基亞在電信市場舉步維艱。

老解表示,諾基亞的問題主要是和阿爾卡特的合併沒做好,包括5G研發的整合等等,所以競爭力受到影響。劉啟誠說,「通信巨頭北電、摩托羅拉因為轉型慢了,跟不上市場發展需求,都死掉了。現在擺在諾基亞面前的是同樣的問題。」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