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子吳亦凡,誰還會救他?

棄子吳亦凡,誰還會救他?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7月18日,娛樂界明星吳亦凡與19歲少女都美竹的「世紀決戰」,刷爆了整個社交網絡。

幾天之前,一位名叫都美竹的女孩在其個人微博發布了多篇長文,指出她和另外多名女生遭遇到了吳亦凡及其團隊的「感情欺騙」,在她們與吳亦凡短暫的「交往」後,均遭遇到了後者的冷暴力。

(都美竹微博)

直到7月18日中午,事件開始升級。在網易娛樂對都美竹的採訪中曝出了更多細節,其中包括指稱吳亦凡涉嫌與未成年女性發生性關係;吳亦凡團隊曾與都美竹尋求過私下和解,試圖用金錢解決這一問題。因為文章中透露出的「迷姦」「未成年人」等字眼,以及涉及到的「受害女生」至少有8人,讓這起事件也從單純的明星私人情感問題,上升到了公共輿論事件。

或許是意識到事件的嚴重性,與吳亦凡有着合作關係的品牌方們相繼發聲,宣佈與吳亦凡終止合作。其中,最先發聲的品牌韓束還因此圈粉,其在18日晚的直播觀看人數幾何級數飆升。

緊隨韓束之後,包括蘭蔻、立白、康師傅在內的多個品牌均將與吳亦凡合作的微博訊息刪除。

在歷經了24小時發酵後,新聞漩渦中的主角吳亦凡,終於在7月19日早8點在其個人微博做出了回應。在僅有168字的簡短回覆中,他稱,自己只與都美竹有過一次聚會,並沒有灌酒,也沒有收手機。如果有類似行為,自己會主動「進監獄」。「沒有回應是因為不想幹擾司法程序的推進」,對於傳聞中的「選妃」、「誘姦」、「迷姦」等指責,吳亦凡統統予以了否認。

此後,上午8點28分,署名為吳亦凡工作室的公告也姍姍來遲,裏面說,「拒絕一切誹謗言論及散布有害網絡訊息的行為,請勿利用敏感的輿論風向惡意煽動公眾情緒!」工作室還表示已啟動法律追責程序,並完成了報案工作。

真相目前尚未確定。但是,作為「歸國四子」之一和初代流量紅利的最大得利者,7年前便爆出類似事件的吳亦凡,星途顯然會大受影響,而他自己的「吸金事業」,則一定會遭遇毀滅式打擊。

品牌合作接連終止,涉及金額數億元

儘管吳亦凡及其工作室已經「否認三連」,但積攢了一夜情緒的網友並不買賬。7月19日,有網友在吳亦凡微博下留言,稱如果不是理虧,為何給都美竹轉賬50萬?「急了,真的急了。」

事件發酵可以追溯至7月初。自稱為吳亦凡前女友的都美竹在微博爆料稱,吳亦凡涉嫌誘騙和潛規則未成年人。之後,都美竹還接受騰訊娛樂、網易娛樂等媒體採訪,爆出吳亦凡潛規則的更多套路。

這其中,較為嚴重且明確的指控是,吳亦凡通過MV、公司選人等,邀請女生參與酒局;同時,這批女生大都為未成年人;吳亦凡會將這些女生的照片作為商品挑選,疑似存在性侵和拉皮條等行為。都美竹還曬出吳亦凡方疑似封口的50萬轉賬截圖,稱自己手中已經掌握多人爆料,足以送吳亦凡進監獄。

都美竹於7月18日晚間發布的決戰檄文則顯示,其主要訴求是讓吳亦凡48小時內退出娛樂圈,併為自己做過的事道歉,「站出來吧,像個男人。」

作為初代流量,吳亦凡曾是娛樂圈的寵兒,也是近年來商業價值最高的藝人之一。2014年,與韓國SM公司解約後,吳亦凡將事業重心轉回國內,處女作即為京圈才女徐靜蕾執導的電影《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之後,作為「歸國四子」之一,吳亦凡又陸續與管虎、徐克、周星馳等導演合作,並通過參與綜藝《中國有嘻哈》,包裝起潮流教主的人設。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吳亦凡也曾爆出小G娜事件。當時,網紅小G娜(黃愷嘉)發出了一張疑似和吳亦凡的親密照,曝光其與吳亦凡不一般的關係,最終引發網絡輿論。不過,吳亦凡的商業價值在當時並未受太大影響。吳亦凡的許多大牌代言,如奢侈品牌路易威登、護膚品牌蘭蔻,均是在2018年到2019年間所宣佈的。實際上,吳亦凡甚至是路易威登宣佈的首位亞洲面孔的品牌代言人。

都美竹的長文也顯示,吳亦凡在過去10年裏吸金能力不凡,達到20億到30億人民幣左右。「你這十年已經夠精彩的了,普通人哪能賺到二三十個億。」

甚至,有娛樂行業從業人士表明,在娛樂圈,吳亦凡作為Bad boy型的稀缺型藝人,一直為品牌所看重。《中國有嘻哈》、《潮流合夥人》等青年文化向節目,為其拿下高端商務代言奠定了基礎。

不過,流量與品牌綁定越發緊密的當下,藝人的美譽度對於品牌也越發重要。近年來,遠有柯震東吸毒導致一眾品牌受牽連下架,近有鄭爽代孕事件導致Prada緊急宣佈取消合作,而深陷潛規則風波的吳亦凡,也正在重蹈「前輩們」的覆轍。

根據其粉絲早前整理,此前,吳亦凡的代言包括蘭蔻、歐萊雅男士、滋源、得寶、韓束、路易威登、寶格麗、保時捷中國賽車運動代言人,以及包含康師傅冰紅茶、立白在內的快消品牌,和擔任騰訊旗下騰訊視頻和《王者榮耀》兩大王牌產品的代言人。

都美竹將戰事升級後,品牌們則迅速與其切割。

7月18日晚,韓束、良品鋪子已經先後放出即將或已終止合作的解約意向。截至7月19日下午16時,吳亦凡與立白、滋源、蘭蔻、得寶、華帝、騰訊視頻等合作方的合作已全部解除。而路易威登等品牌一度將吳亦凡的代言微博轉為不可見,但又在昨天晚些時候放出。就這些舉措來看,其與藝人團隊的博弈還在繼續。

不過,品牌們或許要意識到民意的力量了。昨晚宣佈與吳亦凡解約的韓束,其日常門可羅雀的官方直播間內,一度湧進數百萬人,還將一款原價為299元的產品競拍抬價賣到了1200元之多。與之相比,「頭鐵」的路易威登已成為粉絲和路人的戰場,雙方就是否要撤換代言人打得不可開交,其微博評論一夜間就多了數萬條。

吳亦凡最終損失幾何?數字或許並不確切,不過,2021年初,曾有網友爆料稱,吳亦凡與路易威登簽署的是三年長期合約,數字為2000萬美元。此外,2017年時,水星家紡財報曾顯示吳亦凡與劉嘉玲合計代言費用達710萬元;而2019年時,良品鋪子還放出過重金簽下吳亦凡代言的通稿。

多部待播作品或踩雷

吳亦凡的微博認證是「歌手吳亦凡」,不過,緊隨其後還有一句「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吳亦凡1990年出生於廣州,父母離異後隨母親生活,10歲時移民加拿大温哥華,他被曝早已入籍加拿大。2012年,他在韓國以男團形式正式出道。自2014年回到中國發展以來,吳亦凡先後出演了多部電影及劇集,但豆瓣評分多數在4至5分上下。不過,儘管因演技不佳飽受詬病,吳亦凡依然與包括周星馳、管虎、馮小剛、梁朝偉等在內的知名導演及演員先後合作,並在2016年深陷醜聞時獲得了成龍的力挺——後者是彼時吳亦凡演藝事業簽約公司耀萊影視的核心人物。

從電影、電視劇到綜藝,吳亦凡均有涉獵,他連續三年在愛奇藝S+級自制網綜《中國新說唱》中擔任導師,「你有freestyle嗎」甚至一度成為網絡流行語。

目前,在吳亦凡為數不多的待播作品中,備受關注的是與楊紫合作的古裝電視劇《青簪行》。該劇改編自同名小說,由企鵝影視、新麗傳媒和鳳凰聯動影業聯合出品,播出平台為騰訊視頻。這是吳亦凡首次涉足電視劇,從官宣男女主演開始,這部劇就陷入了番位爭奪的風波,隨後又被曝出存在陰陽劇本,爭議不斷。

今年4月19日,《青簪行》取得發行許可證。雖然尚未官宣定檔,但此前有傳聞稱,其將接檔仙俠劇《千古玦塵》,定於暑期播出,不僅如此,該劇還出現在了東方衛視2021年的片單之中,不可謂不受重視。

然而,隨着都美竹「決戰檄文」的發布,《青簪行》能否按照排期播出要劃上一個大大的問號。有業內人士直言:「現在各方都不知道《青簪行》應該何去何從。」

作為騰訊視頻的S+項目,根據以往同級別項目投資情況推測,《青簪行》的總投資應該在數億元。而如果遲遲未能播出,所有的付出都將打水漂。

另外,在今年4月的浙江衛視招商會上,綜藝《青春環遊記3》總導演吳彤曾透露,計劃邀請吳亦凡作為嘉賓,但受招商進度所限,該節目尚未開始錄製。

而在自身作品之外,吳亦凡也藉由個人明星光環將事業版圖開拓至賽車、音樂廠牌等多個領域。2018年,他創立了個人品牌A.C.E,儘管不到半年他就退出了股東行列,但天眼查App顯示,其所屬公司為天津星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後者股東包括星睿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由吳亦凡的母親吳秀芹註冊。

2019年,吳亦凡透露已成立個人音樂廠牌「20XXCLUB」,其官微也是天津凡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官微,該公司與大股東北京凡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均為吳亦凡的表哥吳林。

賽車也是吳亦凡的愛好。今年5月4日,他成立了「20XX Racing車隊」,並宣佈加盟2021亞洲保時捷卡雷拉杯,最近幾日,他正在寧波參加賽車比賽。

從品牌代言、影視作品到個人品牌,充分吃到流量紅利的吳亦凡都進行了可觀的收割。2017福布斯中國名人榜顯示,他當年總收入達1.5億位居第十。這種效應在2020福布斯中國名人榜又有所提升,這一年,他名列第八。

管不住的藝人

「吳亦凡的經紀團隊真的形同虛設,基本上他是個媽寶男」,一位資深娛樂經紀從業人士告訴AI財經社,吳亦凡的經紀業務全權由他媽媽吳秀琴負責,只有部分影視約在其他專業公司手中。即便如此,據AI財經社了解,吳亦凡在具體的影視項目合作過程中,也會展現出更加強勢的態度。

「任何一個藝人出事,都暴露了團隊的無力,因為管不了藝人。和公司管理不一樣,董事長和CEO都是受到管控的,尤其言行。」提及對吳亦凡事件的看法,前述專業人士頗感無奈。

相比較之下,偶像藝人產業更加成熟的日韓就對藝人有更為嚴格的約束機制。例如,韓國曾規定未成年藝人一周工作時間不得超過40小時,以16到17歲為平均出道年齡的韓國愛豆,由此不得在晚上10點以後出鏡。而出道不戀愛也是日韓偶像圈內約定俗成的規定,以AKB48為代表的日式偶像,在談戀愛被曝光後,甚至還要剃頭謝罪。

而這其中的關鍵在於,日韓的偶像產業更為工業化。相比中國娛樂圈藝人自己包攬團隊、或在公司內組建小權力中心,日韓偶像出位基本依靠大的經紀公司的長時間規劃和選拔,藝人在產業分配鏈條上由此佔據中下游。同時,日本和韓國長期以來對文娛產業就非常重視,其政策的完備也提高了對藝人門檻的准入。

在韓國,由於捲入性侵事件,歌手鄭俊英最終被判服刑五年。而去年在韓國掀起的反霸凌運動,也導致眾多韓國藝人宣佈退出娛樂圈。以女團April為代表,其成員之一李珠鉉爆出被全隊霸凌後,全體成員工作甚至因此均被叫停。

而尚在起步階段的中國娛樂圈,藝人中心制是常態。《我和我的經紀人》中,就曾披露過楊天真與藝人張雨綺的幾次對話。當時楊天真擔憂張雨綺去拍《龍嶺迷窟》會損失商業價值,但張雨綺仍然表示「得讓自己去拍戲」。隨着藝人們紛紛自立門户做老闆,由明星親友組建的經紀團隊,對其的約束性也越來越小。

最終,這樣的風險只得由合作方買單。

實際上,在眾多藝人吸毒事件、肖戰「227事件」、鄭爽代孕事件發生後,品牌方就在有意識地加強這類風險防範意識。具體體現在,合作合約條款簽訂時,會加入諸如「因藝人存在不端行為品牌可無條件解約」等內容,甚至是在品牌蒙受損失時可追究藝人的責任。

更有法律界人士認為,品牌方在簽約藝人前,應該尤其對其進行充分的背景調查,檢視其過往是否有不當行為或者是負面新聞。而相關的對藝人的「道德約束」條款也應進一步增加。

可惜的是,即便如此,品牌與合作方們仍舊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受吳亦凡事件影響,待播劇《青簪行》背後的公司閲文集團與騰訊股價均有所下跌。其中,閲文集團下跌3.32%,騰訊下跌2.57%。品牌方中,良品鋪子盤中股價一度下跌5.26%。

圖在吳亦凡短短几年的職業生涯中,雖先後曝出過多次公眾非議事件,其中既包含私人生活作風問題,也涉及專業技能的挑戰,但在這些事件中,他無一例外地都獲得了粉絲的支持。

面對此次事件的升級,無論粉絲們是否還會支持他,吳亦凡顯然要接受更加嚴苛的審視,他想要維持之前苦心打造的人設,恐怕已經沒那麼容易。除此之外,吳亦凡這一次還要給資本一個交代。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