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股價跳漲17%,IBM這頭大象能重新「跳舞」嗎?

上半年股價跳漲17%,IBM這頭大象能重新「跳舞」嗎?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IBM或許正緩慢走出泥潭。

美東時間7月19日盤後,IBM帶來了一份出人意料的財報——營收按年增長3.4%,超過分析師預期。

這個數據相對於轉型中的IBM來說已經值得慶賀,因為此前出現多次負增長。

2021年至今,雖說IBM在股價上已經節節攀升,但在轉型、收購、拆分間騰挪的藍色巨人面臨了太多不確定性。6月,它的股價曾經短暫突破暌違四年的150美元大關,原因卻是要剝離不賺錢的業務。

雲業務還在持續發育,IBM這次的增長隱含了什麼預兆?大象能否再次起舞?

Q2營收增長靠雲業務拉動,股價已先行起跳

IBM的營收增長緩慢一直是一個「老大難」問題,這次的增長已經是自2018年第二季度以來的最大漲幅。

2021年第二季度,IBM總營收從去年的按年增加3.4%至187.5億美元,高於市場預估的182.6億美元,IBM盤後股價上漲3.68%。當然,IBM曾在2020年Q4表示今年將恢復增長,現在,至少投資者已經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美股研究社授權使用)

在收入構成上,IBM的Q2成績還是可圈可點的,主要是雲業務帶來的增長明顯,為主力版塊實現了賦能式增長。具體來看:

雲與認知軟件業務(CCS)實現營收61億美元,按年增長6.1%。其中雲收入增長29%,紅帽的營收增長10%;

全球企業服務(GBS)營收43.4億美元,增長11.6%,其中雲收入增長35%;

全球技術服務(GTS)收入63.4億美元,增長0.4%,其中雲收入下降1%;

系統收入17.2億美元,下降7.3%,其中雲收入下降16%;

全球金融營收2.42億美元,下降8.6%;

(美股研究社授權使用)

從2016年單獨發布雲收入增長開始,外界對IBM的關注點基本都轉移到雲轉型之上。主要是傳統硬件相關的業務毛利率太低,缺乏想象空間。長期佔據收入大頭的雲與認知軟件業務Q2毛利率高達78.1%,帶動整體毛利潤達到90億美元。

在業績發布之前,2021年上半年,IBM股價已經跳漲17%,並在6月10日達到52周最高點152.84美元,回顧上一次闖過150美元大關,已經是2017年2月。

需要強調的是,IBM一季度的增長是偏低的,股價的增長和業績情況沒有緊密聯繫。因為IBM今年將完成剝離全球技術服務部門下收益很差的管理基礎設施業務Kyndryl,它導致GTS部門的收入一直在下降。

但這樣的股價增長很難持續。首先,外界幾乎不清楚分拆完成後IBM或Kyndryl的財務狀況會是什麼樣子,管理層也沒有透露被剝離的業務部門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GTS內部的部門收入下降。另外後續增長也會面臨一些不確定性太多。

上半年,分析師對IBM的每股收益增長一致預期基本沒有變化,但Q2財報中,2.33美元的EPS還是高過了2.28美元的預期。

所以IBM真正的增長懸念,一定要靠確定、穩定的雲業務揭開。

紅帽領銜雲業務增長,「暗中發育」的它增長仍遜於巨頭

之所以說紅帽為起點的IBM雲業務是暗中發育,並非因為它不知名,而是雲業務通過對各業務版圖的賦能實現增長,更像「幕後英雄」。

雲是長期的風口,IBM的動作雖然慢了點,但總算也是起飛了。

IBM的雲業務以混合云為主,也就是公有云和私有云結合,實現資源整合管理、流程自動化等效果。CEO克里希納在電話會議上披露,其混合雲平台客户數量已經達到3200個,是收購紅帽前的4倍。

收購紅帽為IBM帶來的收益是立竿見影的。

2020年,紅帽的季度收入增長率高達17%,當年第二季度,IBM的雲計算收入從48億美元增長30%到63億美元,其中9億美元來自紅帽。2021年的第二季度,紅帽收入再次猛增20%,帶動雲業務總收入增長13%到70億美元。

雲的重要性還有另一層體現。今年7月2日,前紅帽公司首席執行官、後任IBM總裁的吉姆-懷特赫斯特辭職,當天IBM股價大跌4.64%。投資者認為這個在紅帽擔任了12年CEO的核心人物是推動IBM雲業務發展的靈魂角色之一。

在IBM的2020年Q1財報中,它透露其雲計算收入按年增長21%。同期公司總收入只上升了1%。2020年全年,IBM的收入比2019年下降了5%,雲計算收入在此期間卻激增了19%。

綜合來看,雲業務不是IBM想不想發展的問題,而是如果不重點發展公司就要繼續走「下坡路」。

不過,亞馬遜的AWS、微軟的Azure是橫在全球所有想要在雲業務上有所建樹的公司前面的兩座大山,尤其是混合雲業務。IBM代表的硬件雲曾經步步倒退,但CEO克里希納表示微軟和亞馬遜都是合作伙伴,而不僅僅是的競爭對手,原因是IBM擁有「跨越多個公有云的信譽」。

據研機構Gartner認為,企業在公有云基礎設施上大肆投資的時代已經過去,未來需要關注來自5G和人工智能等其他與雲技術相關的邊緣市場的增長,這正是IBM所堅持的。

克里希納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說,「我們需要時間才能充分認識這些變化帶來的收益」。

最明顯的例證就是,IBM正在進行對管理基礎實施服務的分拆,和持續通過收購補足自己的業務短板。在近200億美元的營收光環下,這些動作將促使IBM的未來佈局浮出水面。

一邊拆分,一邊收購,IBM押寶AI+Cloud能逆襲嗎?

拆分Kyndryl並不是最近的事情,去年10月8日,IBM就宣佈了這個決定,只是要在2021年年底前完成。

從去年年底開始,IBM的股價就一直震盪上漲,直到CEO宣佈離職。可見,投資者確實苦這個不賺錢的業務久矣。

分拆之外則是收購,除了更早期對紅帽等公司進行的基礎性收購,據不完全統計,一年內,IBM的收購動作已達10起。美股研究社認為,收購是為了解決企業整體體量太大,很難專注於一個細分領域並和其中的垂直企業競爭。

這次營收增長高於市場預期,在財報電話會議中,IBM高管表示:在每個行業,企業都在使用技術來重新設計業務流程,無論是製造自動化、醫療保健中的遠程醫療還是零售中的全渠道。這些數字化轉型是由混合雲環境實現的。我們為客户提供的技術和服務使他們的業務增長和生產力提高,並改善客户體驗。這就是我們的戰略專注於混合雲和人工智能的原因。

據悉今年上半年,為了在雲和人工智能方面進行補強,IBM花了大概30億美元。那麼這些買來的公司和業務,都有什麼幫助?

4月,它宣佈20億美元收購Turboonomic,後者專注網絡性能管理和電信行業,IBM希望藉此優化5G服務;6月,IBM宣佈收購BoxBoat,這是一家面向大型企業和政府提供雲行業諮詢與服務的公司;近期,為了擴展歐洲和拉丁美洲影響力,IBM收購了總部位於馬德里的Bluetab,這家公司的數據和混合雲諮詢服務將成為IBM的戰略部分。

IBM首席財務官Kavanaugh認為,收購這些公司這是投資於生態系統。對比另一個雲業務「收購狂魔」Salesforce,雙方其實在這一點上有很多相似之處。

不同的是,Salesforce更多是為了讓企業用户獲得雲協同等方面的使用便利,從而更加依賴於這項雲服務,並且Salesforce的生態可以說接近成熟。而IBM的收購效果或許會比Salesforce慢上一拍,後者從中小企業起家,迭代能力更強,IBM調整戰略的緩慢則一直為人詬病。

所以還是需要改變公司的風格,IBM歷史上最重要的CEO郭士納在記錄如何挽救瀕臨拆分的IBM的《誰說大象不能跳舞》一書中有過一個觀點:即便是犯錯誤,也要由於動作太快而不是太慢。

另外,它還要一邊買公司,一邊注意着自己的錢包。

首席財務官Kavanaugh在電話會議上披露,IBM的負債一直在減少,從2019年的高峰期已經減少了180億美元。

但目前IBM的資產負債表上依然有366億美元左右的核心負債,他給到今年的自由現金流預期在110到120億美元。

即使公司使用100%的自由現金流來償還債務,仍然需要近3年時間才能完全解決,而IBM一般將50%的資金用於股息和股票回購,所以未來幾年,IBM的資產負債表上可能會持續留存很多債務,這對持續併購來說不是好消息。

結語

當IBM在今年晚些時候與Kyndryl分道揚鑣時,投資者可能會更多關心有多少遺留業務和債務被剝離出來,因為這將對其餘部門的增長性、資產負債的健康狀況產生很大影響。尤其是Kavanaugh表示,公司正在把結構調整省下的資金進行再投資,費用水平還會走高。

目前,分析師們對IBM的看好毫不掩飾,摩根士丹利的Kathryn Huberty重申了持有評級,目標價為152美元,過去12個月,覆蓋IBM的八位分析師平均目標股價為153美元,儘管IBM已經數年沒有達到過這個成績。

但對IBM來說,如果只靠紅帽去拉動增長,未免顯得有些怠惰。時隔三年能再次明顯增長,IBM這頭大象即使短時間內不能起舞,也要先努力動起來。

別「躺平」,躺平就會被同行,無情地碾過。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