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威逼美利堅

通脹威逼美利堅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讀這篇文章前,建議大家先閲讀3月19日的《即將到來的全球危機》,和6月4日的《焦慮的拜登》,這三篇文章在時間線上是緊密關聯的。

幾乎全地球的人都知道,美國物價正在瘋狂上漲。

在美華人,以及各媒體駐美國的記者,這兩個月都用視頻、圖片等方式展現了美國物價上漲的程度,部分超市裏一磅牛肉的價格從4月的8.99美元漲到5月的12.99美元,又漲到6月的15.99美元,一大瓶牛奶的價格從1月的2.29美元漲到了6月的3.09美元,一盒雞蛋從7美元漲到8.39美元,大部分油價從每加侖2.33美元上漲到3.23美元。

2021年6月,美國CPI按年漲了5.4%,核心CPI按年創30年新高,按月創13年新高,漲得最猛的是油價、二手車價、房價、房屋租金,6月房租按月漲了7%,二手車和卡車價格漲了10.5%,創下有史以來最大月度增長,而且是連續第三個月大漲,二手車一項,就佔了6月CPI漲幅的三分之一。

常聽到的歐美人對買房沒什麼熱情的現象也在消失,為了抵抗通貨膨脹,減少手裏頭現金的損失,美國與歐洲國家也開始出現搶房熱潮。

我大中華這幾十年已經被房價磨練過心智,中國的吃瓜群眾已經見慣了搶房大場面,對於美國的搶房熱潮表示見怪不怪。

美國這個通脹也不是一個月兩個月的事了,6月脹了5.4%,5月脹了5%,4月脹了4.2%,3月倒還只有2.6%,5月時新聞標題已經是這樣了,想不通後面還有一個接一個的大場面。

(每日經濟新聞/盧克文工作室提供)

讓人忍不住翹首以盼,7月8月,美國的通脹將跑到什麼數據?

好消息是二手車的價格應該是漲到頭了,壞消息是房價、超市物價、油價還在漲。

我在《即將到來的全球危機裏》說過,美國濫發錢的結果,一般是「會導致全球通貨膨脹、物價飛漲」,只是本來是美國拖世界下水,先死道友再死貧道,為什麼現在這波美國先死?

看看這波通脹從哪裏來,又將什麼時候結束,就知道原因。

如果你只盯着2021年這幾個月來看,你會聽到一堆奇怪的理由,什麼天氣影響啦、駭客襲擊輸油管道啦、主要農產品進口國阿根廷巴西也遭災啦這一類理由,但是你只要把宏觀時間一放大,事情就一目瞭然。

從稍長一點的時間線來看,為了救2020年就該爆炸的美國股市,和疫情後美國底層人的生活,美國人搞了個不要臉的無限QE加濫發福利,催生了現在連綿不斷的通脹。

所謂種了什麼因,便結的什麼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如果再把時間線拉得更長,那就是美國從啟動金融帝國的那一刻開始,拋棄實業、鎖死社會底層、拋棄公平那一刻開始,就註定會走上今天這麼條路。

而且甚至可以從這個宏觀脈絡推測出後面的整個美國的發(shuai)展(tui)路徑。

大家簡單回憶下造成今天美國與全球通脹的時間線:

2020年1月,全球疫情爆發。

2020年3月起,已經泡沫化的美股遭遇史上罕見的連續熔斷,美股崩盤在即。

2020年3月底,美聯儲宣佈無限QE救股市(就不要臉,怎麼啦?),美股開始回血並瘋漲。

2020年全年,美國放水印鈔了23萬億美元的基礎貨幣和經濟刺激方案,拯救岌岌可危的美國經濟。

2020年全年,世界各國因疫情大封鎖,製造業停頓,只有中國的工廠正常工作,全球生產力都集中到了中國。

2020年5月,中國將人民幣匯率交由市場,人民幣開始升值,中國出口的貨物價格開始上漲,嚴重影響到了美國物價。

2021年7月14日,民主黨宣佈支持 3.5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支出計劃,加上先前與共和黨達成的6000億美元方案,一共是4.1萬億美元基建計劃,民主黨話事人稱,如果共和黨不支持,他們將使用特殊的預算規則來繞過阻撓。

這個特殊的規則,我在《焦慮的拜登》裏寫過,叫「預算和解程序」,但是這張王牌只能再用一次,要麼用在基建預算上,要麼用在2022財年預算上,這個2022財年也是個大頭,教育、科研、公共衛生等等也要6萬億美元才擺得平。

聽民主黨的意思,預算和解程序要先救急,要用在基建4.1萬億美元預算上了。

簡單點說,美國還要瘋狂花錢,這通脹一時半會很難結束。

通常應對通脹的常規手法,就是通過加息抑制消費與投資,尤其是全球性通脹,往往只有美國加息才有效果,其它國家亂加息反而會適得其反,按往常劇本,現在美聯儲也應該要加息了,重複上演全球老劇本,該收割阿根廷、印度、越南、土耳其、斯里蘭卡、烏克蘭、巴西、巴基斯坦、埃及、印尼十個發展中國家的韭菜了。

但這一次,火燒眉頭的關鍵時刻,美國還是不加息。

被川寶劈頭蓋臉罵了幾年的鮑威爾在6月17號時,是這樣解釋的:過去幾個月的通貨膨脹已經超過預期,但從長遠來看,推高通脹的因素可能只是暫時的,隨着時間的推移,特定的通脹驅動因素似乎會逐漸消失,我們預計未來幾個月供應會增加,通貨膨脹會下降。(原文)

鮑威爾還說:當美聯儲看到更多的數據時,可能會更多地談論縮減購債的時間。

這話我聽着耳熟,感覺他好像說過幾次。

趕緊回去翻新聞,一查,2021年3月初,鮑威爾說過差不多一模一樣的話,他說2023年前不會加息,將繼續保持零利率和相應的購債規模,還說要推動通脹向2%邁進。

看我前面寫的數據,美國通脹是從3月開始到達2.6%的,鮑威爾嗅覺非常靈敏,他在3月19日左右改口說:可以接受2.5%的通脹水平。

3月通脹數據要在4月才統計出來,3月下旬,鮑威爾一看全國大數據,就知道通脹要來了,所以趕緊改口。

只要理清時間線,很快就能找到事情的真相。

3月19日這天,我剛好寫了《即將到來的全球危機裏》,裏面記錄了中國原材料大漲,但是後來這幾個月發生什麼呢?我們用數據說話。

(生意社/盧克文工作室提供)
(生意社/盧克文工作室提供)
(生意社/盧克文工作室提供)
(生意社/盧克文工作室提供)

上面分別是銅、螺絲鋼、鋁、玻璃的價格走勢圖,大家可以看到,銅、螺絲鋼、鋁的價格巔峰都在5月初,後來被摁了下來,只有玻璃比較特殊,因為市場需求大,價格沒摁住。

這一段時間,中國通過行政手段和投放市場儲備,活生生摁住了大部分大宗商品上漲的趨勢,也活生生摁住了中國的通貨膨脹,才使中國這幾個月沒有跟着美國物價飛漲。

其實這幾個月,中美之間一直在進行着激烈的金融戰爭,美國這邊有兩個打算:

一是希望美元濫發後,造成中國大宗商品上漲,倒逼中國先加息,美國隨後加息以備收割中國。

二是希望我們主動找他們要求廢除川寶在位時加的關稅,好居高臨下,獅子大開口跟我們談條件。

好了,有趣的事情來了,大家還記得阿拉斯加中美高層會面是哪一天嗎?

是2021年3月18-19日。

是不是很有意思?

現在大家可以理解了嗎?為什麼楊國委會在阿拉斯加懟美國人:你們沒有資格從實力的地位同中國講話,以及為什麼在中美談完之後,鮑威爾馬上改口,說可以接受2.5%的通脹水平。

因為鮑威爾知道,川寶給中國加的那些關稅,取消不了了,中國不想談,美國還得從中國買商品,美國通脹要上去了。

這真正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大家在分析美國為什麼不加息這個點上,一般盯着美國國債分析,但其實也要盯着中美之間激烈的金融戰來分析。

美國國債海外投資者是7.1萬億美元,其他的買家是國內買家,美國人自己持有60%以上的美國國債,也有大量養老金也買了美國國債,就算有一天付不起利息,也暫時不會要他老命。

美國不敢輕易加息,主要還是怕影響國內經濟上行,更怕造成股市崩盤。(劃重點)

鮑威爾說,通脹升得太高,是經濟回暖大家有錢花了,很多產品沒貨,比如汽車缺晶片,導致二手車價格飆升,但他預測這些短缺商品的產量將迅速擴大,從而扭轉價格上漲的局面。

鮑威爾樂觀地認為,美國通脹是臨時的,後面幾個月就不會漲了,前途一片大好。

鮑威爾只談到了市場短缺,但並沒有提及濫發錢和取消中國商品的關稅,似乎並沒有觸及核心問題。

按美國媒體的統計,從2020年5月以來,到2020年6月,餐飲價格上漲了4%、服裝上升了5.6%、電價上漲了6.2%、機票和交通運輸服務上漲了11.2%、二手車上漲了56%,玉米和大豆也比2019年年底上漲了70%和40%,加州部分消費稅突破了10%。

中美兩邊現在就這樣僵持在這裏了。

美國:你先加息,你拿點誠意出來,求我取消關稅,要不我就在你南海和台灣地區搞事。

中國:你先加息,我不會求你取消關稅,愛誰誰,你再搞事我就揍你。

僵持的結果暫時對中國有利,中國在五月將通脹用社會主義獨有的方式打壓下去了,美國自己卻從四月開始陷入了通脹,美國人民開始看着物價噌噌噌地往上飆。

大家可以回憶一下,中國人日常生活用品上次大漲價是哪一年?

是2008年。

我對這件事印象深刻,是因為2007年我在深圳關外一家公司上班時,跟同事討論過物價,當時我們總結,中國物價真心便宜,然後,2008年中國幫美國頂住了金融危機,造成中國物價開始飛漲。

但2021年,中國不會幫美國頂通脹了,美國你自己玩兒去吧。

但我不喜歡寫中必贏,我們還是要實事求是,現在還處於中美鏖戰階段,勝負還沒有完全分出來。

現在中美雙方各有各的問題,美國要嚴重一些,處在滯漲的邊緣,但美國有一眾盟友,可以偷偷對我們下黑手,像鐵礦石的價格,主動權被澳洲掌握,這個刺頭鐵礦企業大股東都是美國人,所以最近上躥下跳,這個價格我們打不下去,但美國也不可能通過操縱鐵礦石價格,就能造成中國全面通脹,畢竟只能打一個點,打擊面太窄。

(生意社/盧克文工作室提供)

中國這邊消費未達預期,但上游的原材料都漲過一輪,下游終端銷售價格卻提不上去,所以國家在搞降準,幫一下下游企業,同時中國還要大量開啟儲備,將通脹的風險壓低。

(財經通訊社/盧克文工作室提供)

依現在的局勢,美國暫時是處於下風的,所以常常在台灣地區搞事,動不動就開運輸機過去耀武揚威,那是因為在金融戰場上沒討着便宜,就想在其他戰場上撈一點好處。

其實今天南非的騷亂,就是疫情發生後全球通脹的主要受害人,我十分確信,南非只是開始,後面還會有更多國家,在扛不住通脹後,加入大騷亂的陣營。

7月15日,美國户部尚書耶倫接受CNBC採訪時說,物價還會上漲幾個月,但她預計通脹後面會緩解,因為被視為經濟增長基準的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在2020年10月至2021年3月上升了整整一個百分點至1.75%後,又跌至了1.3%以下,其他指標較5月觸及的13年高點有所回落,如市場廣泛使用的衡量5-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與同期限通脹指數債券收益之差的指標。

耶倫說:中期通脹預期指標看起來仍相當受控制,這個問題會得到解決。

美國還在靜靜地等待,並暗示要到2023年底前才會加息。

英國6月份的通脹率跑到了2.5%,俄羅斯跑到了6.5%,印度跑到6.26%,韓國跑到了2.4%,烏克蘭是9.5%,伊朗是47.6%,土耳其是17.53%。

世界大部分國家,都高於2%的安全線,全球經濟岌岌可危。

而中國6月的通脹,是1.1%,相對安全許多。

越來越高的通脹,使全球房地產陷入了瘋狂,也使各個國家站在了像南非一樣大騷亂的邊緣。

其實耶倫與鮑威爾十分清楚:等道友死盡之際,才是貧道收割之時。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