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廠「求職私教」:課程價格三四萬,真經還是割韭菜?

大廠「求職私教」:課程價格三四萬,真經還是割韭菜?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不少年輕人的網路大廠夢,成了一個新職業的温牀。

「帶小白跨行,讓你高薪入職網路」「大廠offer收割機,手把手帶你職場逆襲「。抖音上,一些冠以「職場教練」、「求職私教」等頭銜的帳號,正在吸引上萬粉絲,藉助短視頻之風,實現快速的規模擴張。

對於仍身處網路行業之外,內心蠢蠢欲動但又無從下手的年輕人而言,「大數據、電商、大廠、產品經理」這樣的詞句,牢牢抓住了他們的眼球。在連續刷完5、6個短視頻後,他們迅速關注了博主,如獲至寶。而等到他們付完了幾千元、甚至幾萬元的全套費用,「職場私教」博主們也成功完成了流量的變現轉化和收割。

「找個工作,或者職場解惑,真的需要花這麼多錢嗎?」一些用户感到不解,但「包過」、「入職大廠月薪翻倍」的宣傳,也讓他們心動不已。

而相對應的,一些身處網路大廠的職場人士也躁動了起來:無論是在抖音還是B站,都有越來越多的網路行業在職人士,開始嘗試職場培訓內容的輸出。

這一切也被投資人們看在眼裏:K12降温之後,職場教育隨之升温。下一個誕生的,不管是職場教育界的薇婭,還是一個嶄新的機構平台,都值得關注。

一個新的賽道,正在醖釀之中。

網紅「求職私教」登場:課程價格三四萬

Kenny在6月份開始正式接單迎客。作為一名大廠的在職員工,他為了自己新的「求職私教」副業新開闢了一個微信小號,用以專門和前來諮詢的人溝通。憑藉前期在知乎和微博的粉絲積累,加上兩個月的準備,「開業」第一個月,他就收穫了5個成功的訂單,約2萬元的外快收入。

找Kenny諮詢的人,主要分四類:應屆生、海歸、工作經驗3年內的職場「蘿蔔頭」,還有完全陌生的外行人。這其中,一種是想清楚做什麼的,只需要花時間點撥如何準備面試,如何完善簡歷的環節;另一種,是搞不清楚自己想做的事究竟是什麼的人。

Kenny坦言,這對他的專業度提出了挑戰:「前一種人對我來說其實還簡單,因為有很多可複製的答案,只需我拿出之前積累的材料和經驗。後一種才是挑戰更大的,因為每個人適合做的事兒都不一樣,幫他們挖掘潛能比預想的要困難。」

他認為,自己要解決的問題表層,是訊息的不對稱:海歸不清楚國內的職業環境,「蘿蔔頭」不知道職業如何發展更快,外行人不了解網路值不值得轉入。而應屆生中,不少人對職場的認知幾乎為0。

在選擇做「求職私教」前,Kenny已經公司中的中層Leader,帶過10人左右的團隊,也面試過不少年輕人。一個見怪不怪的事實是,在面試過的碩士應屆生群體中,不少人並沒有很清楚自己碩士就讀的專業,是不是有熱情的方向,讀碩更像是拖延就業的一種方式。

這種矛盾,最終導致了不得不面對就業時的焦慮。而這時若只是草率擇業,矛盾會繼續蔓延到工作後的第3年,甚至更久。

喬哲是一個本科畢業工作兩年的「蘿蔔頭」,在Kenny的幫助下,他想離開傳統醫療器械銷售的崗位,去往新能源車行業。「如果在學校的時候,我能像現在這樣了解行業動態就好了。」

在他的感受裏,當前的高等教育,沒能讓他和身邊的同學更好地完成從「學生思維」到「職場人思維」的轉化培養。這是造成焦慮和迷茫的源頭。「潛意識裏還在等着別人告訴我下一步怎麼做,要麼就隨波逐流,沒試圖搞清楚過自己想要什麼。就像《西部世界》裏自我意識沒覺醒的仿生機器人。」

而在認識Kenny前,他還關注了另外一個在百度、阿里、美團均擔任過產品經理的抖音博主「求職私教Zoey」。喜歡看Zoey的內容,是因為「Zoey講乾貨而不販賣焦慮,直接輸出具體的訊息。」

問及為何沒選擇Zoey的課程,喬哲的答案是「太貴了,價格在3萬-4萬之間。」

事實上,Kenny在開始「私教」業務前,也混進過Zoey的抖音直播群和微信群中學習商業模式,他認為,「在對教學品質底氣足、高投入的情況下,高昂的價格可以幫Zoey過濾掉低淨值用户」,在創業初期,的確不失為一種節省精力成本的方式。

新職業的「生財之道」

對於Zoey而言,現有的客户群已佔據了不小的精力和時間。

Zoey的抖音直播通常放在晚上,一般計劃是從9點到午夜12點,一共3小時左右。而遇到諮詢同學比較多的情況,最晚甚至會「拖堂」到凌晨3點,也就是總共6小時的直播。

Kenny觀察了她的引流方式:通過優質的抖音短視頻內容,吸引用户關注,緊接着通過對話訊息引導用户加入抖音群;抖音群內互動很少,作用僅在於每周一、三晚的抖音直播,直播期間Zoey會以1分鐘一位的速度,快速識別解答200名左右學員的問題,並引流到微信群中,開啟第二次微信群直播;微信群直播的解惑內容會更翔實,單人解答時間更長;結束後可以加群裏的銷售諮詢進一步的付費服務。

「值得點讚的是,銷售的動作只發生在群內,學員不會被私信騷擾。但如果不買課程,就很快會被踢出群。」但即使沒有被轉化,這一干淨利落的過程,也對積累品牌口碑產生正面影響。

從2021年4月到7月,Zoey的抖音粉絲量猛增到9.5萬,逼近10萬大關。在增粉難度更大的B站上,Zoey放出了更多長視頻的嘗試,包括一些長達1小時的模擬面試實錄。

在Kenny的計劃中,一旦順利提價、盈利增長穩定,並且摸準了規模效應的訣竅,他便準備離職出來,全身心投入去做「職場私教」。每個在大廠的人都多少有過「螺絲釘的不甘」,而「職場私教」指明瞭一條從斜槓青年到創業的道路。

在Kenny預設的盈收模型裏,假設最終付費項目單價提高到2W,每個月直播9場,每場只完成100個觀眾中1%的轉化,每個季度也能達到54萬的收入。當然,這只是一個理想的預估,目前他還主要想着怎麼存活和堅持、怎麼先積累流量,「這是一個養羽毛的過程。」

Zoey是抖音上「私教」中的後起之秀:同在2021年開始發展的一些號,有些粉絲量還停留在百位數或千位數。

變現模式也各有不同,一些只靠商業廣告投放合作,還有一些帶貨業務甚至和課程無關,換個方式推薦「生活好物」罷了。

而抖音上另一位HR出身的「求職教練明月姐姐」,會直接把求職服務拆解為多個環節,分別明碼標價進行售賣。

「真正意義上的職場教練,需要持有三個認證:生涯規劃師、蓋洛普優勢教練、教練技術認證」,一個服務過高管的企業教練解釋道。作為兼職,根據個人能力,正規的職場教練月收入可以由幾千到上萬不等,普通的每小時收費500-900元,資深一點的1000-2000元。

但成為職場私教的全過程,需要投入十幾萬元、總共三年左右的時間,從學習到實踐,來作為資格證書上的獲取成本。「這些對於目前新興的網紅『求職私教』來說,都會是將來市場規範化過程中需要考慮的點。」

她也對能成功藉助抖音流量變現的人表達了羨慕。她的另一位朋友,從事教育訓練和諮詢輔導10至20年,500強企業御用教練,除了訓練還開很多演講,培訓課程覆蓋面達到國際範圍。作為專業人士,他的抖音號目前也只有幾百個粉絲,「粉絲量看着高的內容不一定優質,有些是買了十幾萬粉絲,仔細點一眼就能看出來。」

從「教練資質」上講,抖音上的「私教」們大致分三類:有些直接從網路崗位做到管理崗出來,在人才的「選、用、育」上經歷過幾十上百人的量級,可做偏向某一職能線垂類的輔導;有些經過多年體制內工作,見過無數勾心鬥角,賣的是職場中的厚黑之術;還有更多從HR、獵頭、培訓講師轉型的。「若有好公司背景的,自然會標註出來。若實在沒啥亮點可寫,還會把『一年看過幾百本書』這一點拿出來標榜。」

私教和培訓機構,誰先佔領下個風口?

求職私教,本質是職業教育板塊的一個分支。藉助微信、抖音等新興渠道發展,很多人下海成了職場顧問KOL。面對1.6億網路職場人士,資本也看中了這其中的產業機會。

尤其今年高考的第一天,一條重磅消息引人矚目——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日前初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這是職業教育法施行20多年來的首次大修,其中最主要的亮點是,草案強調了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7月11日,從慧科拆分出的在線職業教育品牌開課吧,宣佈完成6億元B1輪融資,且單月營收將破2億元。去年中旬開課吧才完成5.5億元A輪融資,投資方為高榕資本和高瓴創投。

在職業教育的賽道上,除了求職私教,還有專門做「職前教育」的機構,比如實習僧、專注服務技術專業的九章算法、以及專注服務留學生歸國的TogoCareer。

在機構擴張的路上,也難免會見到服務參差不齊的情況。有學員抱怨:「交了那麼多錢,最後工作還是自己找的,內推從來沒有音訊」,其中一些員工存在「欺騙學員、沒水平不懂業務、啥也不管、耽誤時間」的現象。

而一個離開17 Career(一起求職)的前員工也曾吐槽:17 Career雖然價格相對同類機構較低,但成立時間短,合作企業、合作高校和導師質量均存疑。

「任何求職輔導機構,都不值得花高價報名」,上述前員工總結道。據他介紹,17 Career針對校招和社招兩類人群,分別開拓了「職小牛實習生計劃」和「求職私教」兩類業務,報價分別為3000元+和10000元+。

不管是個人私教,還是職場培訓機構,提供的服務覆蓋面都基本可被歸納為以下四大領域:求職規劃、簡歷修改、面試談薪輔導、公司招聘訊息。這其中,面試談薪的輔導準備,是「乾貨」內容含量最多的部分;而求職規劃環節,更考驗導師的專業度。

同賽道中的差別,會體現在玩法和培訓課程形式上。

比如一些「私教」,會進行付費社群的運營,半年的長周期內,在微信群中定期講一個職場專題板塊。並且在此之外拆解出了「作業點評」「推薦書目」「一對一諮詢」「定期答疑」「社群隨問隨答」等看上去十分豐富的服務項。

而在專業技能的賦能上,今年4月,Tech星球還曾報道過知乎旗下的教育團隊,首款面向產品經理培訓的「產品練習生」App,這也開拓了以「扇貝編程」為代表、面向代碼能力提升之外,另一個網路職業教育的新產品方向。

僅看國內應屆生和留學生群體,對職前教育服務的需求就在上升。據教育部公布數據,2021屆高校畢業生總規模達909萬人,再創新高。2021年預計將有80萬留學生回國求職,較去年暴漲近六成。

「需求是會長期存在的」,對於大平台和機構而言,他們擔心的是,新的物種是否會具備後發優勢,在行業洗牌中顛覆格局。

而在2021年崛起中的網路職場教練們,在造風的同時,要如何應對未來巨頭的入局、政策監管,更是考驗長遠的挑戰。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APP內打開
分享此文章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想更快獲得精選股票行情?

立即下載「巨子 ICON」應用程式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