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索斯為什麼將兩億美金分給撰稿人和廚師?

貝索斯為什麼將兩億美金分給撰稿人和廚師?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從太空返回後,貝索斯又一次因捐款捲入了話題中心。

7月21日,據報道,全球首富傑夫·貝索斯,在7月20日從太空邊緣返回後表示,他計劃向CNN撰稿人範·瓊斯(Van Jones)和主廚何塞·安德烈斯(José Andrés)分別獎勵1億美元。

對此,貝索斯在落地後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瓊斯和安德烈斯可以隨意處置這筆錢,「他們可以把錢全部捐給自己的慈善機構,也可以分享這筆財富,這都取決於他們自己。」

人們不禁好奇,範·瓊斯和何塞·安德烈斯到底是「何方神聖」,貝索斯為什麼要將這2億美元分給一名撰稿人和一名主廚?

瓊斯:積極的社會事業行動家

資料顯示,範·瓊斯是出生於1986年的非裔美國人,美國新聞和政治評論家、作家和律師。他還身兼多個非營利組織的聯合創始人及CNN主持人和撰稿人。

他曾經出版過《綠領經濟》《重建夢想》《超越凌亂的真相》,這三本書均被評為《紐約時報》暢銷書。而且,他製作的The Messy Truth VR Experience with Van Jones數字系列還獲得過艾美獎。

瓊斯在接受獎項的時候表示,「有時候夢想真的會成真」,他告訴貝索斯,「非常感激你對我的信賴,我會將這筆錢分享給那些同樣擁有類似精神的人」。

早年瓊斯曾致力於環保事業,2008年他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書《綠領經濟》,主要內容是講述以污染為基礎的「灰色經濟」轉變為健康的新「綠色經濟」,並且呼籲更多的科學家發明和資本家投資。

當時,雖然瓊斯的宣傳預算非常有限,但基於網絡的病毒式營銷依舊給這本書帶來了巨大的關注,併成為第一本入選《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的非裔美國人的環保書籍。

2009年3月,瓊斯被奧巴馬政府白宮環境質量委員會任命為綠色就業、企業和創新特別顧問。後來因涉嫌簽署與911有關的請願書而被迫辭職。

之後他繼續自己的社會事業,他參與過反對阿片類藥物濫用、「YesWeCode」教低收入兒童編寫代碼、「cut50」刑事司法改革等多個社會事業。

作為非裔美國人,他也一直站在種族平權一線。在2016年11月特朗普選舉勝利後,瓊斯曾將這一結果描述為「反對奧巴馬總統的美國白人的種族主義反彈」。2020年,在喬治·佛洛依德被警察謀殺後,他積極參與「黑命貴」集會、抗議、遊行等,身體力行支持平權。

安德烈斯:「大廚屆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

另一位獲得1億美元獎金的何塞·安德烈斯(José Andrés),本職工作是一名主廚。不少人會感到好奇,為什麼一名廚師可以獲得鉅額獎金?

其實,何塞·安德烈斯不僅是一名廚師,他還長期致力於向遭受自然及人為災害的世界各國人民提供食物。

2017年颶風瑪麗亞遭受破壞之後,安德烈斯與世界中央廚房和其他機構一起為難民提供了380萬份餐食;2020年,新冠疫情發生以後,他和世界中央廚房團隊先後為美國、西班牙及其他地區免費提供了超過2500萬份的餐點,被人們稱為「新冠肺炎英雄」。

2020年7月28日,安德烈斯就憑藉他本人以及其創立的非營利組織世界中央廚房(World Central Kitchen)對全球的貢獻榮獲 2020年巴斯克世界烹飪大獎(Basque Culinary World Prize)冠軍——這項大獎旨在表彰通過美食改變世界的傑出廚師,素有「大廚界的諾貝爾和平獎」之稱。

值得關注的是,這位慷慨的主廚在獲獎後便將10萬歐元獎金悉數捐出,將其平分給另外十位獲得特殊表彰的廚師。

這次獲得貝索斯的一億美元獎金後,他表示,雖然獎金無法「餵飽」全球需要幫助的人,但這對我們來說,代表着一個新的開始。

CNN主持人安德森·庫珀(Anderson Cooper)於本周二主持了這場專題報道,並在貝索斯宣佈該獎項後的直播中感慨,「這真的非常令人驚訝,我們事先對此一無所知。」

而在貝索斯公布這項慈善計劃之前,他和維珍銀河創始人理查德·布蘭森正因為投資太空旅遊而備受指責,批評者們認為,有錢人應該多去幫助其他人,將錢投入慈善事業去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而不是想着太空旅行。

對此,貝索斯於7月19日出發前回應外界批評稱,「我認為,這些批評是正確的(「largely right」),兩件事我們都該去做,現在地球上確實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但我們也需要展望未來。作為一個物種、一種文明,我們從未停止過幻想未來。所以慈善和探索太空,我都會去做。」

另外,貝索斯表示,他曾打算成立一項名為「勇氣與文明」的獎項,旨在表彰有勇氣並努力在一個分裂的世界中消除分歧的人。他還解釋稱,因為我們需要團結者而非誹謗者。「我們需要那些為自己信仰努力爭取的人,他們在這個過程中總是彬彬有禮,從不人身攻擊。不幸的是,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並不總是温潤謙和,但我們依然有這樣的榜樣。」

而本次獲得「勇氣與文明獎」的範·瓊斯與何塞·安德烈斯,無疑是這樣的榜樣。

慈善 or 避稅?

事實上,本次2億美元獎金與貝索斯其他慈善捐款相比,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

資料顯示,2020年全球10筆最大的慈善捐款中,排在第一的就是貝索斯捐出的100億元,用於創立「貝索斯地球基金」,主要用途是資助全球環保項目,以應對氣候的變化。

時間拉回2018年,貝索斯還創建了Bezos Day One基金,該基金是一個旨在幫助「無家可歸家庭」的非營利組織,並致力於在低收入社區打造一個新的非營利「幼兒園網絡」。正是那一年,貝索斯以超20億美元的慈善捐款數額力壓榜單上的「股神」巴菲特、比爾·蓋茨夫婦,位列第一。

雖然,貝索斯一直在積極投身慈善事業,但卻有人將這一些列舉措與「逃稅」聯繫了起來。

2021年6月8日,ProPublica公布了一份美國國稅局秘密文件顯示,超級富豪們賺得盆滿缽滿,納稅額卻少得可憐,還有根本不交稅的情況,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其中,貝索斯在2007年和2011年都沒有納稅;2011年,貝索斯的身家在180億美元左右,但他在報稅時稱:投資損失>收入,隨後以此為由申請了稅收抵免,沒有納稅。

該機構的主編表示,「我們很驚訝,如果你是億萬富翁,你可以將稅收降到0,更令人失望的是,他們是利用法律漏洞、通過合法的方式來達到目的。」

阻止貝索斯重返地球

有趣的是,針對貝索斯的「逃稅」質疑尚未平息,人們又掀起了一場「阻止貝索斯重返地球」運動——貝索斯太空旅行倒計時僅剩十天那天(7月10日),網上出現了多份「阻止貝索斯重返地球」的請願書。

在一份超過2萬人簽署的請願書中,請願者寫道,「貝索斯是一個一心想要統治地球的惡魔,是萊克斯·盧瑟(DC漫畫旗下的超級反派)」,並號召其他網民去簽署該請願書,「人類的命運掌握在你手中,這可能是我們的最後一次機會了」。

這些請願書大部分都是針對貝索斯、比爾蓋茨、馬斯克這樣的億萬富翁,並表示,「被允許重返地球是一種特權,不應該是他們的權利。」但即便是這樣無厘頭的理由也獲得了大量網友的支持和署名。

就在貝索斯實現自己太空夢想的同一天(7月20日),英國《衛報》還刊發了一篇名為《該死的貝索斯太空旅行的同時,Amazon員工還在地球艱苦的工作》的報道,並引起了廣泛關注。該文章揭露了Amazon對員工嚴苛的考核機制,使得送貨員因擔心送貨率下降不得不在瓶子裏小便,因為「他們每天工作超過十四個小時」。

密歇根洲的工會代表安迪·萊文(Andy Levin)則在社交媒體上諷刺道:

「明天貝佐斯將乘坐火箭飛船進行一場10多分鐘的飛行,而Amazon的工人為了維繫這個龐大機體運轉要連續輪班工作十小時,我們希望為一個珍視工人尊嚴的經濟體系奮戰,而非貝索斯個人的財富增長。」

(安迪·萊文(Andy Levin) Twitter截圖 )

對此,貝索斯至今尚未做出回應,反倒是藍色起源(貝索斯太空火箭製造公司)在社交媒體上非常活躍——該公司在推特上把自己的太空旅行與維珍銀河的太空旅行進行對比,並宣稱「我們的太空旅行肯定進入了太空,而維珍銀河的宇宙飛船隻能算是『高空飛機』。」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