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圈挖礦被禁之後 中國挖礦工的出海、跑路以及原地等待

幣圈挖礦被禁之後 中國挖礦工的出海、跑路以及原地等待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昨晚大渡河河水湯湯,洶湧而澎拜,沿河流上下,水電站的礦機將一一關閉,藍瑩瑩的光,消失在夜空,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幣算力基地——四川下線。

6月19日晚上9點59分,一條這樣的微博悄無聲息地出圈了。作為長江流域岷江的最大支流,大渡河的河水不再灌溉向魔幻又現實的礦場,傳聞的「世界每100枚比特幣就有5枚產自這裏」,也成了大渡河的幣圈歷史。

當天晚上12點,四川礦場被集體斷電。對普通人來說,隔天只是一個父親節,對很多幣圈從業者而言,當天卻是一個不眠夜。

晚上,一個小視頻也開始在朋友圈傳播,內容只有短短的9秒,礦工們正在切斷礦機的電源,隨着一排排綠色的燈光熄滅,響起了「Bye,See you」的BGM,有網友問道:

機子賣不賣?

清退

消息來得很快,但並不突兀。

6月18日,四川省發改委和四川省能源局發文,要求各市州電力公司在6月20日前完成對26個疑似比特幣挖礦項目的甄別、清理、關停工作。

在AI藍媒匯接觸到的幣圈人士中,從事礦機銷售的老尹6月初時曾經提過:

這兩天因為成都的會議,對整個挖礦行業來講都是一些利好的消息。

彼時,內蒙古關於挖礦的相關政策出台之後,許多礦工以及礦場主開始保持觀望的態度,誰也不願意稱這種態度為僥倖。在6月2日,四川省召開關於虛擬貨幣「挖礦」有關情況調研座談會後,HelloEOS創始人梓岑也曾表示:

座談會開完了,表態很積極,暫時沒有細則。還是那句話,因為有水電消納的需求,四川的決策會温和很多,友好很多。新疆和內蒙是因為碳中和不達標。

老尹也不止一次心存僥倖,坦言過四川當地沒有明確的政策、沒有明確的結果,就是最好的結果。

6月初時,老尹曾篤信政策方面不會出現「一刀切」,而他本人對礦機的生意也持樂觀的態度,在其發給我們的幾份關於其公司的宣傳文檔中,其中有一段談到礦場託管:

(我們的)自有礦場位於四川雅安大數據產業園,目前一期在線礦機10000台以上,第二期第三期設計50000負荷,已經在建設中,預計2021年5月初投入運營。

7月中旬時,再聯繫到老尹,老尹表示,還有礦場可以提供託管服務,只是地址在廣西,「四川那邊的,已經全都停掉了。」

另一位幣圈人士老塞則告訴我們,四川礦場的斷電,確實是可以宣告一個時代結束了,尤其是一些有規模的大型礦場,現在基本上面臨着兩條路,要麼出海,要麼拋售。出海面臨着運輸、清關成本,以及出海之後的不確定性,拋售則屬於離場。這話說起來可能很輕描淡寫,但尤其對於一些入行不久的「新手」來說,很殘酷。老塞說:

他們前腳剛揹負着鉅額的債務把礦場的燈點亮了,後腳就要把買來的機器甚至以腰斬的方式賣出去,不是從業者很難理解他們的辛酸。

但對於一些已經入行很久的「老手」來說,則是另一種情緒了。比如有網友在7月中旬時逛過深圳華強北,發現還有許多人靠着礦機生意賺錢,生意還很不錯,問了一句「他們是把礦場放在國外了嗎」?

有網友開玩笑稱:

他們賺的錢早就夠轉移800遍陣地了。

老塞覺得,這一波斷電,也相當於釋放了一個信號,四川這個被廣大礦工寄予僥倖的地方,都變成了時代的眼淚,「今後,政策會越來越不友好。」

具體到國內其他地域的政策方面,其實也有體現。比如在7月14日,有一條很不起眼的消息:繼四川內蒙古之後,安徽省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項目。

前不久,有礦業社群做過一個小調查,主要是「去留」的問題。政策逐漸明朗後,有四成的國內礦工希望出海,有四成多的礦工依舊選擇繼續等待,還有大概14%的礦工選擇離場轉行。

在離場的決定做完之後,他們做的第一件事,是開始去找「接盤俠」。

離場

夏天真的過去了,就像幣圈真的熊了。

在一個名為「先誅大餅,再滅以太」的幣圈交流群中,從事挖礦事業的老趙在7月20日發了這樣一句牢騷。

這一天,河南大雨,被群友稱為「凡哥」的幣圈大佬也拋售了一個QQ群。從群主到管理員,全部被接盤了,凡哥走的時候,沒說一句話,只有新群主@了一下全體成員。過去,凡哥當過礦場主,在B站開過「課」,也開過關於炒幣的直播,在這個微信群裏,凡哥像是一個幣圈導師,群友們會根據凡哥的預測在各個虛擬貨幣之間「進場」以及「離場」。

用老趙的話說,後來凡哥轉戰直播,也是因為「挖礦哪有這個掙得多」。

凡哥離場後,有群友感慨道:

跑得這麼徹底的嗎?

在百度指數中,自6月20日之後,關於比特幣的百度指數一路上漲到6月22日的23萬,此後,就一路下跌,基本上維持在5萬左右,這是自2020年底之後的低谷。

(百度指數)

私底下,老塞把四川關停礦場的政策稱為「620礦難」。620礦難之後,6月24日,比特大陸發了一條公告,螞蟻礦機暫停全球現貨銷售,理由是:為大量湧向市場的而收礦機讓銷路。

在報道中,比特大陸內部人士表示:

因為有一些比特大陸的客户可能會有出售礦機的需求,如果比特大陸繼續賣現貨,比特大陸的客户們出手而收礦機會更難,所以我們還是希望能夠幫助行業,幫助客户減少損失。

事實上,不少二手礦機的確以低價湧入了市場。在閒魚上,在百度貼吧「顯卡吧」、「礦機吧」、「挖礦吧」等場所,許多二手礦機正在被甩賣。有幾台幾台拋售的,也有幾十台幾十台拋售的。甚至於,為了更顯眼,一些賣家還打上了「女生自用」的標籤。

老塞跟我們開了個玩笑,說:

如果你是在一個多月以前看到的這些拋售訊息,那指定是礦工們在「換裝備」,現在則說不準。

6月底時,此前在四川挖礦的老闆說,今年4月和5月時,一台售價4000元左右的礦機,現在可能低到只剩700元到800元。另一位礦場主則表示:

礦機賣得像廢鐵。

在「礦機」吧中,還有賣家打着「一手品牌、全新、二手價格」的標籤在銷售礦機。老塞說,他的一位朋友曾跟他聊過,其實礦機沒那麼好賣,首先是大環境不太好,其次是關於二手礦機的銷售,因為你沒辦法判斷新舊程度,很多人都是諮詢着諮詢着就沒了下文。

有意思的是,一些賣家為了銷售礦卡,還提出了「礦卡越鍛鍊越強壯」的觀點,讓人啼笑皆非。

抄底

清風雖細難吹我

明月何嘗不照人

寒冰不能斷流水

枯木也會再逢春

「礦難」之後,也有樂觀的網友還相信「未來」。在保持觀望的同時,一些礦工也開始了抄底行動。

和此前「一機難求」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經歷過這一波「礦難」之後,在礦機買賣中,買家越來越掌握話語權。有礦機銷售的老闆表示,只要能賣出去,四折、五折的價格都能接受。

過去的一段時間,老尹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發來「微信問候」,每次的問候都是價格又低了。在老尹的朋友圈,似乎看不到「礦難」的痕跡,依舊是每天打着廣告賣着礦機。唯一有些區別的是,6月24日,老尹發了一條朋友圈,配上當時比特幣34618美元的價格,說:

當前比特幣價格中國已經拉不下來了。從這幾個月就能看得出來,政策面前人人恐懼,但往往機會是留給貪婪不怕死的人。

然而事實並不像老尹所說。7月20日,比特幣跌破了3萬美元。

儘管政策方面已經不允許四川的水電站向礦場供電,但是在閒魚上,依舊有四川的賣家以「灃水接託管」的口號直接「售電」,其聲稱:

消息還在就還有電。

此前,這些小水電站多數都為礦場供電。同樣在閒魚「售電」的,還有一位湖北的賣家,只是相對來說,這位賣家的價格是0.55元/度電,而四川的那位賣家則是0.37元/度。儘管,0.37元/度的價格,相較於以往水電站為寬敞供電的價格,還是高了不少。

除了售電,7月份時,也有消息爆出,在閒魚上,發現了很多叫賣小水電站的,其所屬地區多為四川、雲南、廣西、甘肅等地。

有消息人士稱,這一類小水電站的拋售,也與政策不再允許為礦場供電有關。這些賣家中,不乏這兩年建成投用的水電站。比如老張570萬售賣的水電站,在2019年8月併網發電。

在售賣訊息中,老張很明確地表示,這是一份很好的長遠產業。自己之所以售賣才投用不久的水電站,並不是因為不能為礦場供電,而是因為:

資金問題。

在回覆中,有買家問道:

可以偷偷挖礦嗎?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