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Z世代的社交APP,為什麼頻繁吸引資本青睞?

追逐Z世代的社交APP,為什麼頻繁吸引資本青睞?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從未有一個時代像如今一樣,獲得與他人真誠相連機會的需求這麼炙手可熱。

(Instagram截圖 / 美股研究社提供)

一場疫情,讓整個世界的人們感受到了無比的隔絕和孤單,卻也同時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聯結多麼重要,社交軟件在疫情間成為了讓我們相連的重要渠道,明星們在Instagram上搞直播演唱會👇

在Clubhouse裏和大佬聊天打發時間👇

(Clubhouse截圖 / 美股研究社提供)

在Discord裏和朋友談天說地👇

(Discord截圖 / 美股研究社提供)

當然還有少不了的TikTok魔性舞蹈挑戰👇

(TikTok截圖 / 美股研究社提供)

不過,社交媒體的使用也讓我們身心俱疲,時常能看到許多人發表將永久離線的「告別宣言」,因為講真社交平台有時候真的讓人壓力山大!

後浪的社交:要真心不要逢場作戲

比起認識新朋友以及和老朋友聯繫,社交平台更像是一個大型舞台,人們在FOMO(fear of missing out) 等壓力下要犧牲真實的自我來展示最好的自我,Instagram此前就一直在測試推出隱藏點贊數目的功能,想讓人們可以更自在交友。

這樣的網絡社交環境並不適合本來就處於令人焦慮的青春期的孩子們,像是Facebook等社交巨頭也在變老,25-34歲的用户佔FB最大用户群體,65歲以上的用户佔超11%,而13-17歲用户只有2.9%,它們已經正在流失Z世代和阿爾法世代的心。

Z世代(Gen Z)出生於1995-2010年之間,他們是伴隨着科技長大的一代,Pew Research 2018年的一項調查顯示這一族群95%的的青少年都擁有智能手機,45%的調查者表示他們永遠在線。但Z世代已經不夠年輕了…

阿爾法世代(Gen Alpha)這一出生於2011-2025年間的族群正在強勢來襲,每周約有250萬新生兒正在加入阿爾法族群,如果說Z世代是伴隨着科技長大,阿爾法世代出生就面對着各式各樣的屏幕和軟件,自從他們出生,iPad正式被推出,Instagram火起來,app這一詞在2010年開始成為主流,「在線上」對他們來說已經成為了和吃飯一樣每天不可或缺的行為。

以Z世代和阿爾法世代為代表的青少年族群對線上和線下社交的區分其實沒那麼明顯,社交平台既是娛樂和訊息的來源,又是他們和朋友相識相知的場所,對於他們來說線上交友一樣甚至更加需要走心。

有需求也就有人來滿足需求,不經意之間市面上已經湧現了許多奪取青少年時間和關注的新社交平台了,讓我們來看看它們都是怎麼玩的?

Yubo:只有青少年的私密領地

在為青少年打造的交友軟件中,來自法國的Yubo算是去年以來非常火熱的一個,它成立於2015年,目前已經擁有了超4000萬用户。它主打的也是陌生人社交,但最重要的原則是隻接受25歲以下的用户,用户採用和Tinder一樣左滑右滑的方式配對交友,或者可以選擇基於像是遊戲、政治、地域等興趣加入不同的直播房間,每個房間大約只有5-10人,並沒有打賞機制這種盈利性功能,而是就像和你的高中同學在聊天一樣,只不過他們來自世界各地,目前直播是最火熱的功能,用户在直播房間裏的觀看時間呈現年按年400%的增長。

Yubo想打破目前社交媒體讓人壓力山大的模式,在這裏沒有關注和點贊功能,因為一旦算法和贊開始出現,每個人都會將重心放在展示最好的自我上,可能會用假面具示人,而不是真誠交友。

它不靠廣告賺錢,但用户可以選擇訂閲或解鎖新功能,比如為直播助力、讓自己的賬户在匹配界面有更多曝光等,創始人Sacha Lazimi認為這才是社交軟件盈利的正確方式,因為賣廣告的話就和Facebook與TikTok等平台的模式毫無差別了,Yubo在2020年的收入約2000萬美元,與2019年相比有大幅增長。

作為一個為青少年打造的社交平台,Yubo在確保安全性方面也沒少下功夫,用户註冊時系統會確保他們沒有在年齡上說謊,還有類似網警的角色會實時審核文字和視頻內容,系統還會在用户分享個人訊息的時候進行再三確認,Yubo甚至為此投入了公司30%的投資。

Yubo至今已經完成了6570萬美元的融資,最近一輪在去年11月,是由現有投資者Idinvest Partners、Iris Capital、Alven和Sweet Capital繼續參投的4750萬美元C輪,新投資者Gaia Capital Partners也加入這一輪投資。

IRL:想做歐美版微信

為青少年提供活動發現和群聊功能、目標是成為年輕一代的Facebook的公司IRL(in real life的縮寫)也從去年開始看到了快速增長,從去年4月開始IRL就迅速轉向,上線了像是直播演唱會、Zoom派對、電競錦標賽等雲活動來快速取代無法繼續進行的線下活動。

創始人Abraham Shafi認為疫情間人們需要和他人聊天來打發時間和排解寂寞,而後疫情時代則更需要重新和他人相見,獲得那種一起在現實生活中參加活動的人與人之間的聯結。

Shafi常拿微信舉例,認為自己的目標不但是做青少年的Facebook,而且還要成為世界其他地區的微信 - 這一基於聊天卻不只於聊天的超級社交網絡,IRL目前的「活動+群聊」模式讓Shafi認為想要達到微信那樣付款、叫車、訂票等功能都存在於一個app中的遠大理想其實並不遙遠。

在營銷上,IRL也還沒打太多廣告,大多是靠TikTok等平台的內容創造者來推廣,或是在Snapchat和Roblox等青少年已經每天花大把時間在的平台上來吸引用户,目前還在籌備與TikTok完成一項技術融合,讓用户可以實現更流暢的內容分享和聊天。IRL目前大約擁有1200萬的月活用户,但還沒有開始賺錢,只是簡單測試了像是讓用户為活動權限加密的付費功能,和Yubo一樣,IRL認為這比賣廣告是一個更好的盈利途徑。

面對着大多用户均在18歲以下的現實,IRL也開始將內容審查作為運營重點,包括及時清除垃圾訊息和通過軟件Hive讓群主能夠幫助審核群聊安全等,不是邀請進群的群聊也會在被置頂到活動發現頁面上前被審核。

IRL已經吸引到了Floodgate、Goodwater Capital、Founders Fund等多家投資,總融資達到了1.97億美元,軟銀領投了就在今年6月的1.7億美元C輪融資,讓IRL的估值達到了10億美元。

除此之外,Zebra IQ的報告也分享了另外幾家從去年開始正在Z世代群體中越來越受歡迎的軟件:

Genies:虛擬化身

總部位於LA的Genies主打的技術就是讓人們可以打造自己的虛擬化身形象,可以在遊戲、聊天和社交等多個場合使用,虛擬化身不但十分生動逼真,而且可以根據聊天語境和實時場景進行變化,比如Musk要上火星,用户可以讓自己的虛擬形象也坐進宇宙飛船,適逢各種節日都可以增添氛圍感十足的裝扮,用户還可以買賣虛擬形象。

通過跟包括Jennifer Lopez、Justin Bieber和Rihanna等明星還有像是Gucci和New Balance等品牌合作,Genies獲得了不少眼球,近來NFT(Non-fungible tokens)的熱潮當然也有所助推。Genies至今已經完成了1.17億美元融資,今年5月的6500萬美元B輪融資由Bond(網路女皇Mary Meeker旗下的風投公司)領投,NEA、網易、Dapper Labs和Coinbase Ventures等多家公司跟投。

Bunch:遊戲社交持續火熱

Bunch為用户提供了一個在玩Fortnite、Minecraft和憤怒的小鳥等多種遊戲的時候可以視頻聊天的工具,讓遊戲樂趣加倍,遊戲開發者還能選擇將Bunch接入遊戲讓用户更容易邀請夥伴一起玩耍,同時也幫助遊戲營銷。

多人在線遊戲在疫情間看到巨大增長,Bunch作為能將用户聯結起來的社交工具也在疫情初期就看到了app使用度的飛速增長,包括遊戲會話和視頻群聊數增長有50倍,用户每日遊戲會話數增長75%,app本身也迅速躋身App Store的17個國家/地區社交產品排行榜的前20名內。

Bunch至今已經完成了6輪2790萬美元的融資,最近一輪在去年9月的2000萬美元融資由General Catalyst領投,Ubisoft、Supercell、Riot Games和Miniclip等遊戲巨頭都有所參投。

Triller: TikTok死對頭

成立於2015年的Triller是Proxima Media旗下的音樂類短視頻平台,也是TikTok的大型競爭對手,用户可以通過對口型的方式唱歌跳舞和剪輯視頻,它靠着川普等網紅在平台上作秀,用户增長非常迅速,目前據說約有6500萬的月活用户,CEO Mike Lu甚至曾表示公司在營銷上不花任何錢就可以實現100%的自然增長,去年TikTok風波頻頻時,Triller卻在50個國家/地區的app store中達到了排名第一的成績。

除了網紅帶量,Triller還擁有全球80%的音樂版權,與索尼和華納等唱片公司都簽訂了協議,能在app裏實現完整音樂播放功能對短視頻平台來說十分重要。

Triller也在體育領域下功夫,NFL、NHL和MLB下的各大知名球隊都陸續在Triller上開設賬號,它也不惜花重金進行體育賽事的轉播,一心想要體育迷用户的關注,Triller在上一次2019年的2800萬美元融資後估值達到了1.3億美元。

Instagram:怎麼能少了我

作為目前最夯的社交軟件之一,Instagram擁有約10億的月活用户和約5億的日活用户,但從創立至今它並不允許13歲以下的用户註冊,因此也會出現青少年玩TikTok被轉發到Instagram上引發許多「老人」疑惑的笑話出現,這讓它在和Snapchat及TikTok等青少年更偏愛的平台競爭上也處於劣勢狀態。

不過,Instagram也終於要入局青少年社交賽道了,就在今年3月,Instagram的高層們對外透露說正在打造一個專為13歲以下用户設計的Instagram,這甚至將是他們整個上半年的工作重點,這一計劃將由Instagram掌門Adam Mosseri負責,並與在去年剛以副總裁身份加入INS母公司Facebook的Pavni Diwanji進行合作,Diwanji此前在Google負責YouTube Kids項目,將帶來她做兒童用户產品方面的豐富經驗。

雖然具體細節還並未被透露,但這一app不但能讓低年齡層的用户終於可以使用Instagram,而且還將把用户隱私和安全問題視為重中之重。一直以來,Instagram在對年輕用户的保護方面做得一直都不夠好,霸凌、網絡暴力、詐騙等情況頻繁發生。

Instagram在3月還額外發布了一篇博客表決心,其中寫到會持續將確保青少年安全作為工作重心,並保證不允許13歲以下的用户使用,但事實是越來越多的青少年明明沒達到年齡卻依舊會成功註冊,因為Instagram有的時候並不會仔細查看青少年的身份證件。Mosseri也曾因為在Instagram上遮住自己孩子照片被網友質疑說「成千上萬的孩子在Instagram上發自己的照片,但你卻知道遮住自己孩子的臉,你知道什麼關於隱私的不可告人的秘密!?」真的是有點細思恐極!

Instagram此舉也並不只是為了為青少年的隱私安全,也是為了青少年身上賺錢,如果拿YouTube Kids作前車之鑑的話,當小朋友們長大後他們並不會繼續使用YouTube Kids,而是會轉向YouTube這一內容更加合他們口味的平台,但從小培養他們對同一個平台的使用習慣卻是至關重要的。

不難看出,在青少年社交方面,安全和保護問題是重中之重,曾經一度在風口浪尖的匿名投票軟件tbh的歷史也能給我們一些啟發,這一本意是讓讓大家匿名誇獎同學的app後來因為完全匿名性也出現了很多惡言惡語,因為在不用對自己說的話負責的情況下,青少年往往選擇口無遮攔,Facebook在2017年收購了當時只有5個員工的tbh,想讓它成為能和Snapchat對剛的重要武器,但僅一年之後就不得不因低用户數而將它下線。

另一有趣現象是最新幾個火熱的青少年社交軟件在盈利方面都一致的選擇避開賣廣告的模式,而是選取了為額外功能付費這一條路,不但證明了目前全網關於用户隱私的爭議會讓青少年在被打廣告方面更加警覺,甚至對於品牌來說能否在社交平台上穿越噪音達到自己的理想受眾都是難題,更別說新生小型app想要和FB和YouTube等大型社交平台競爭,只是模仿他們賣廣告的模式是行不通的。而且為額外功能付費的模式更能夠證明線上社交在青少年心中的分量,因為從未有一個時代像如今一樣,獲得與他人真誠相連機會的需求這麼炙手可熱。

2021年了,年輕人願為真心花錢,這些社交軟件如何滿足這一代最真摯的社交渴望將很大程度影響未來幾年內社交媒體的生態,甚至將改變我們對「社交」這個詞的定義。

參考資料:

1.Yubo could be the next big social app as it raises $47.5 million (TechCrunch)

2.These 5 apps are up-and-comers with Gen Z, report says (Fortune.com)

3.IRL is a new social network taking on Facebook groups (The Verge)

4.Facebook Is Building An Instagram For Kids Under The Age Of 13 (Buzzfeed News)

5.How Yubo』s Creators Designed An App For Gen Z And Gen Alpha (Forbes)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