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藥賣1600的片仔癀跌停,「藥茅」神話要講完了?

一粒藥賣1600的片仔癀跌停,「藥茅」神話要講完了?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藥中茅台」片仔癀的泡沫要到頭了。在7月21日股價剛剛創下新高之後,片仔癀發布公告稱,其大股東計劃減持,隨即片仔癀的股價在次日暴跌8%。中藥股的「神話」終於要講完了?

片仔癀的泡沫快要到頭了。

不久前,「神藥」片仔癀也賣出了「搶茅台」的氣勢。一粒3g的小小藥片在電商平台被炒到上千元;線下店也玩起了「限購」,開門10分鐘藥就被搶購一空。在資本市場上,這隻「藥中茅台」更是上市18年股價翻了300倍。在7月21日,片仔癀盤中股價創下491.88元的歷史新高。面對它超乎邏輯的「瘋漲」態勢,片仔癀的大股東,卻坐不住了。

7月21日晚,根據片仔癀的公告,其大股東九龍江集團計劃減持比例不超過公司總股本1%的股份。但不要小看這1%,因為按照減持當日收盤價計算,它價值30億元。

受此影響,7月22日,片仔癀午盤暴跌7.93%,半天之內市值蒸發了234億元;午後股價持續下行,最終跌停收盤。

「片仔癀大股東減持對於市場來講肯定是一個利空消息。」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付一夫向《財經天下》周刊表示,「一般來說,這一動作可能傳達出兩個信號,一是它要套現,二是不看好公司未來前景。因此片仔癀股價短期內會有下行壓力,但長期來看,最終還要取決於公司業績以及市場情緒,不排除其回歸原有軌道的可能。」

也有市場人士分析稱,經過前期對老字號、獨家配方的中藥炒作,中藥股已經明顯存在較大泡沫,片仔癀的股東減持,很可能是泡沫破裂的一個導火索。但是,仍有不少散户堅信,下一個「藥中茅台」正在路上。

而值得關注的是,和片仔癀同為中藥老字號的廣譽遠,其股價在最近一個月內飆升了1.5倍,也同樣經歷了控股股東減持,並易主國資。但在7月22日,廣譽遠同樣跌停。

天價片仔癀,大股東「見好就收」

7月21日晚間,片仔癀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九龍江集團計劃15個交易日後的3個月內,將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方式減持不超過公司總股本1%的股份,即不超過603.32萬股。

減持前,截至7月21日,九龍江集團持有片仔癀3.49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57.92%。公告還顯示,九龍江集團的母公司、一致行動人漳州市國有資產投資經營有限公司位列第五大股東,持有片仔癀0.5%的股份。但自片仔癀上市以來,這兩家公司之前從未減持過其股份。

「事出反常」,這引得市場一片議論紛紛。實際上,片仔癀自從2003年上市以來,其股價一直呈上升趨勢。近兩年更是誇張,2020年以來其股價漲幅已超過348.9%;在2021年這半年多的時間內,累計漲幅已高達83.47%。在7月21日減持公告發布的當天,片仔癀股價日漲幅仍高達4.87%,報收489.76元/股,創下了其收盤價的歷史新高,總市值攀升至2955億元。

與之形成反差的是,片仔癀當年上市時發行價只有8.55元/股,如今復權後相當於18年內股價漲了近300倍。

九龍江集團持有的片仔癀股份主要是來自於IPO前和其他方式獲得。按照7月21日收盤價計算,此次減持這位大股東可套現近30億元。減持後,九龍江集團仍為控股股東。

但值得注意的是,片仔癀還有其他「明星」股東。既有進進出出的機構,也有「堅守」的超級牛散。

在片仔癀的十大股東名單中,一個叫王富濟的名字赫然列於第二位。

王富濟是位個人股東,最早於2009年片仔癀平均股價只有5.5元時果斷出手。2009年,王富濟買下片仔癀620萬股,在2010年上半年持股數量增加至630萬股,自此長年位居第二大股東。此後他通過配增、轉增等方式進行增持,截至目前持有片仔癀2703.75萬股,持股比例為4.48%。按7月21日片仔癀的股價計算,王富濟所持股票市值當時高達132.4億元,而粗算他逐次買入的成本總共才花了約2.5億元。

持股至今的12年時間裏,王富濟基本沒有過減倉,唯一的一次是2014年三季度他曾小幅減持11餘萬股,不過在隨後的第四季度又及時買回。這也讓他被外界戲稱為「片仔癀掃地僧」,被冠以「A股最牛散户」之稱。

在今年4月份的《2021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王富濟以12億美元身家上榜。與他並列的,有華為掌門人任正非和曾經的中國首富陳天橋。

但王富濟似乎從片仔癀身上還沒「撈夠」。他在2014年曾向臨時股東大會提案要求,自2013年度起將公司現金分紅比例提高至60%,而以往片仔癀每年分紅比例是不少於30%。但該提案並未被通過。

相比王富濟,私募大佬林園則是「進進出出」。以他自己名字創設的林園私募基金中,林園21號、29號、101號多達三隻私募產品曾出現在片仔癀2020年中報前十大股東里。但到了三季報中,卻只剩林園投資29號一隻基金。在片仔癀2020年年報披露時,林園投資產品的身影則徹底消失了。

網上流傳有一段視頻,其中林園說:「我不用工作,每天跳黑燈舞,一次也沒有錯誤,現在就買醫藥。」這位私募大佬曾不斷在公開場合為片仔癀站台,2017年其接受採訪時就稱「片仔癀未來股價或許會超越貴州茅台」。2021年6月,一封林園在片仔癀股東大會上的親筆信內容傳遍網絡,信中寫道:「林園及林園投投資,從2005年買入片仔癀至今一股未賣。」林園還說過,「片仔癀是一家偉大的公司,片仔癀是獨門生意,它最終要賣到2瓶茅台的價格。」

雖然說得動聽,林園卻「食言」退出了片仔癀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對此,林園曾解釋稱,是將持倉拆分到其他小基金去了。

而隨着九龍江集團減持,一直「堅守」的也只有作為個人投資者的王富濟了。

「片仔癀這隻股,我從幾年前就開始關注了,但一直沒當回事,沒想到被炒成了『神』。再跌跌看吧,我還是決定短期之內不要入手。畢竟過眼浮財,都是要還的。」一位股民向《財經天下》周刊表示。

「漲價」才是片仔癀的護城河?

片仔癀被炒成「神藥」,它的護城河又在哪裏?

一位福建消費者向《財經天下》周刊感慨說,之前在漳州本地,片仔癀還是幾十元一粒的時候很多人還不屑買,現在被「炒」到了一粒藥賣1600元,卻紛紛搶購了起來。「這些人不是囤積居奇的話,還能是什麼?」他說,這藥漲價很快,「明明在不久前還是五六百元一粒。」

在2021年6月,片仔癀突然被曝出「大面積缺貨」。《財經天下》周刊實地探訪北京朝陽區銀河SOHO的片仔癀體驗店發現,售價為590元一粒的片仔癀,在店內每人只限購2粒,隔了一夜之後每人的限購數量就減為1粒。現在,用户要買片仔癀,線下店直接告知「沒貨,想買的話打電話等通知」。線上渠道和黃牛也藉此機會,瘋狂加價牟利。

有搶購片仔癀的消費者告訴《財經天下》周刊,這樣小小一粒藥,之所以被他們「追捧」,也是因為他們相信片仔癀的「神效」。該藥的公開成分有牛黃、麝香、蛇膽、田七,被醫生公認的功效是「活血化瘀、消炎止痛」,但在民間傳言中,片仔癀的療效卻變得有些離譜,「片仔癀能治癌」「減少癌症患者生前痛苦」「長期服用片仔癀能延壽5年」的說法比比皆是。

中央財經大學副教授劉春生對《財經天下》周刊表示,「片仔癀的炒作價值可能已經超過其藥用價值」。他分析稱,國家對中藥的大力扶持,加之現代人消費水平提高、開始重視健康等因素,也變相成為片仔癀的炒作基礎。

有媒體報道稱,市面上的一些片仔癀體驗館,其背後主導的是茅台酒經銷商。「喝茅台」和「買片仔癀」在他們的推動下,儼然都成為了一種「身份象徵」。

而能夠支撐片仔癀藥價和高股價的,也很大部分是源於其原材料的「絕密性」和「稀缺性」。據了解,片仔癀的配方被國家列為絕密級配方,保密期限為永久。而原材料中佔比達90%的是牛黃和天然麝香,它們因為極其稀有,價格也在不斷上漲。根據央視在2020年11月的調查報道,有商户花費好幾個月才收到一小撮牛黃,0.5公斤價格高達20多萬元。

藉着「稀缺性」營銷,不斷漲價也成為片仔癀營收增長的秘訣。《財經天下》周刊發現,在近15年時間內,片仔癀核心產品共提價了15次。據了解,片仔癀的價格在2005年是130元/粒,在2017年左右就被提價到了現在的590元/粒。因此,在2017年片仔癀的營收增速一度達到60.85%。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之後,片仔癀的營收增速開始逐年下降,到2020年創下了近五年來的新低,僅有13.78%。同時,據同花順統計的2014年-2018年多家中藥公司的毛利率數據,片仔癀的五年平均毛利率僅45%,遠低於同仁堂、仁和藥業的70%-80%。

營收主要依靠單一爆品的片仔癀也在發展其他業務。2006年起,片仔癀將日化類產品計入公司收入。2020年,片仔癀化妝品銷售為6.11億元,貢獻淨利潤1.14億元。2020年10月,片仔癀發公告稱,啟動分拆控股子公司片仔癀化妝品上市的前期籌備工作。

誰是「下一個片仔癀」?

除了片仔癀,A股市場上還有一家擁有保密配方的中藥股廣譽遠,在一個月前它的股價就和「老大哥」片仔癀一樣走出了「魔鬼步伐」。也是在7月22日,整個中藥板塊被片仔癀帶崩時,廣譽遠第一個跌停。

這家同為老字號的中藥企業還有一個特點——賺錢靠中藥,「吆喝」靠白酒。而7月22日,白酒板塊也同時走弱。

從6月16日至7月21日,廣譽遠的股價漲幅接近156%,從20元左右一度漲到了54.04元的高點,市值從百億規模上漲至236.26億元,成為A股市場新的當紅「炸子雞」,其勢頭不亞於片仔癀。

在此期間,廣譽遠的股東們同樣動了套現的心思。6月30日,廣譽遠發布了一份公告,稱控股股東東盛集團的一致行動人華能信託計劃在6月17日至6月29日之間大幅減持了561.8萬股,佔流通股本的1.14%。而自6月以來,該信託計劃就已經多次減持,自然人股東徐智麟更是從3月初就開始減持。

根據廣譽遠7月5日公布的減持計劃,東盛集團和華能信託計劃預計再減持不超過1%的股份。至此,東盛集團已經多次被動減持上市公司股份,此次減持原因是質押股份觸發約定違約條款被動轉讓。

過去12個月內,東盛集團和華能信託計劃分別通過二級市場減持了廣譽遠1.99%和2.52%的股份,分別套現約1.5億元、3.7億元。

東盛集團的背後是郭家學,但是如今這位陝西資本大鱷的資金壓力已經影響到了廣譽遠的控股權。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東盛集團還持有上市公司11.82%股份,但這5800多萬股票有接近97%處於質押狀態。在4月22日,其在開源證券質押的1450萬股股票剛剛「無奈」轉讓給了自然人鍾學智。到了6月7日,為了還債,東盛集團抵押在晉創投資的3150.90萬股股份直接過户給了後者。

7月16日,股權過户手續完成,廣譽遠正式易主山西國資,公司股價隨即走到了巔峰。在此背景下,7月22日的低開跌停更讓股民們難以接受——本來以為它是下一個片仔癀,為什麼這麼快就一起崩了?

在國內的中藥市場上,A股「出鏡率」最高的幾個老字號有片仔癀、雲南白藥、廣譽遠、同仁堂、九芝堂。其中市值最低的是九芝堂,但其同樣在謀求國資背景的新控股股東。相比之下,廣譽遠雖然也有所謂的「保密配方」,但地位比起其他中藥行業的「大哥」們還相差甚遠。

2020年,廣譽遠實現營業收入11.09億元;淨利潤3200.3萬元,不到片仔癀的1/50。而廣譽遠的業績從2019年二季度就開始出現連續負增長。今年一季度,公司淨利潤按年下降81%,僅為516.99萬元;其經營現金流淨額已經連續 11 年、45個季度為負值。

而從業績構成來看,其主要收入來源還是傳統中藥,這項業務營收佔比在7成以上,常年保持70%以上的毛利率,比片仔癀還高出20多個百分點;其次是毛利更高的精品中藥和養生酒。

與片仔癀相似的地方是,廣譽遠也有着市場青睞的所謂「獨家配方」藥。這家宣稱有着480多年曆史的老中醫品牌,自稱擁有龜齡集、定坤丹、安宮牛黃丸、牛黃清心丸四大核心品種以及其他共百餘種傳統中藥批准文號,其中龜齡集是目前國內存世最完整的複方升煉技術的活標本,被譽為「中醫藥的活化石」,與定坤丹均為國家保密品種。

但就是這樣一個佔據賽道與賺錢能力雙重優勢的老字號,為什麼業績卻連年下滑呢?對此,廣譽遠主要提到了兩點原因:產品銷售結構變化導致毛利率下降,加大終端動銷銷售費用增加。

近年來,廣譽遠逐漸加大精品中藥的佈局,業務佔比從2019年的不足10%攀升到了22.42%。該業務的毛利率水平比傳統中藥高出4-6個百分點,但二者卻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年下滑。就連白酒行情裏的「概念神器」——佔比只有3%左右的養生酒業務,毛利率也在一年之內從68%降到了54%以下。

根據廣譽遠的解釋,公司主要的精力的確都放在了調結構、拓市場等方面,但卻遲遲不見效果。2019年-2020年,公司的銷售費用分別為5.41億元、5.84億元,也就是說每年要花掉一半的收入做營銷。而另一邊,公司的研發費用卻從6270.98萬元降到了4344.15萬元。

在最近幾次龍虎榜上,廣譽遠的前五大買賣席位中開始頻繁出現趙老哥、深圳幫、方新俠等遊資身影。而在資本市場上有一個常識,市場「盤子」越小,公司的股價越容易被資金左右,成為炒作的對象。但事實證明,投機炒作的資本泡沫吹起來快,但破滅也會更快。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