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亦凡事件背後的娛樂圈,就是很髒很亂

吳亦凡事件背後的娛樂圈,就是很髒很亂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我們當然希望有一個風清氣正的娛樂圈,裏面都是德藝雙馨的藝術家,但這注定是不可能的。

沒有純潔的大眾娛樂需求,也就不會有純潔的娛樂圈。「假純」只會讓這個圈更髒、更亂,更陰暗。

娛樂圈有太多的虛情假意,涉及娛樂圈的社會輿論有太多的虛偽矯情,就這樣彼此成全、彼此成就。

「吳都之爭」已經成了網絡現象級事件,風頭遠遠蓋過了東京奧運會。7月22日,北京警方正式發布正式通告後,事件進入了新的階段。目前最有價值的訊息來自警方正式通告、警方接受《新京報》採訪的報道。信源可靠,訊息量很大。可以確認的、對吳亦凡不利的訊息是:吳亦凡和都美竹一起飲酒,而後發生過性關係,而且事後吳亦凡也確實向都美竹支付了3.2萬元「用以網絡購物」。還有,都美竹提到聚會時手機被收走,經警方調查證實,那麼否認收手機是不可信的。

都美竹方的情況非常蹊蹺。最蹊蹺的一點是,朝陽警方在接受採訪時明確表示「截至目前,我們並沒有收到都美竹或者是其他自稱是受害者的報案」。沒有其他自稱受害者報案姑且不說,連都美竹也沒有報案,這是很耐人尋味的。

第二個蹊蹺之處是警方認定「都某竹一開始在網絡發文章的目的就是想提高網絡知名度」,這應該是依據都本人和友人劉某的口供。

第三個蹊蹺處就是劉某迢的「兩頭騙」,劉某迢本人供認不諱,銀行轉賬記錄等線索也可以作證。

第四個蹊蹺之處是都美竹的「槍手」徐某在接受警方調查後主動發布了大量訊息。

真錘難實

警方調查是要講證據的,而不是率意推測。目前看,吳亦凡有可能在司法層面軟着陸。

都美竹控訴吳亦凡中涉及自身經歷的大部分事實基本可信的,但是違法犯罪的性質很難認定。比如喝酒確有其事,是不是「灌酒」「迷姦」很難實錘。從都美竹至今沒有正式報案的情況看,她要麼沒有過硬的證據,要麼就是不想拿出來。時隔那麼久,都美竹如果沒後手,靠警方查證要證實迷姦並不容易。

再有,都美竹的團隊已經崩盤。如果是都本人承認了發布訊息是為了「提高網絡知名度」,再加上她並未正式報案,大概率是她已經服軟。即便承認炒作動機的不是她而是劉,那麼至少劉已經不站在都這一邊。

劉某迢承認詐騙是很重要的轉折,給了吳方很大的騰挪空間。劉某到底是什麼角色,值得深思。無論他就是渾水摸魚的小騙子,還是反水的中間人,抑或是勾兑好之後的頂包,客觀結果就是他背下了這口「大鍋」——對吳亦凡而言這是口大鍋,但對劉某迢而言「鍋」不大,目前被正式認定的非法獲利僅18萬元,不算多,判不了幾年。

徐某作為代筆的槍手,主動出面放訊息,很不尋常的。目的明顯是摘清他自己,這對都美竹不利。坐實了「槍手」代筆,降低了都美竹的公信力。而且,徐的一些說辭,諸如強調吳亦凡很懦弱、怕他自殺等說辭,反而像是給吳亦凡解套。

都美竹一方的「敗退」,到底是什麼緣故,也許永遠沒有真相。

最不利的是沒有其他自稱受害者的報案。這就讓「選妃」、「涉及很多未成年人」顯得虛了。再加上很難證實的「迷姦」,至少到目前為止吳亦凡的司法風險不高。

司法是要講證據的,再合理的推測沒有過硬的證據也是枉然。當然,這並不意味着吳亦凡就此無事,一方面警方並沒有放棄調查,目前的通告也不是最後結論;另一方面,即便最終吳亦凡沒有受到司法的處置,他的形象也跌倒了谷底,商家大量解約就是很明顯的信號。參照此前吳秀波的情況,吳亦凡翻身很難。目前看,吳亦凡的演藝事業結束,可能是他面臨的最嚴重後果。而都美竹也難有收穫,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

這十來天的跌宕起伏,再次展示了娛樂行業的水深——是深不可測的深。這是一個怎樣的行業?我們又該如何面對?

聲色本質

如果吳亦凡最終「全身而退」,相信很多人會感到失望。這確實嚴重違背了人們樸素的道德感情。我們當然希望有一個風清氣正的娛樂圈,裏面都是德藝雙馨的藝術家,但這注定是不可能的。

演藝圈的下限很低,上限很高,這是它的基本屬性。

何謂下限低?首先是從業門檻低,低到「橫漂」就算進圈了,當藝人說不上有什麼硬的門檻。而且隨着網絡時代娛樂的大眾化、普及化,門檻只會越來越低。因為需求實在太大,需求的品流也太雜,沒法標準化培養、標準化評估。專門院校樹的科班培訓、官方的職稱評定和獎項試圖樹起行業標準,作用也不明顯。畢竟審美很主觀,人家就愛小鮮肉不愛老戲骨,是沒法強制的。

這行的下限低,還體現在大部分演藝人員的事業終點很低:職業壽命很短,真能熬成老戲骨、老藝術家的鳳毛麟角,大部分就是吃口青春飯。大眾只看到熠熠星光,其實絕大部分演藝人員是走不到那個高度的。常年跑龍套、靠周邊業務過日子、跟着草台班到三四線混口飯吃的,才是大多數。即便曾經紅過,一旦過氣也不過如此。

但是,這個行業的上限又特別高。成功者名利雙收,看上去回報極高。輕輕鬆鬆就是一小時幾萬、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別人辛苦一輩子的錢,明星們幾年就賺回來了。

門檻低、落差大,高競爭、高淘汰,演藝圈的急功近利、心態焦慮很普遍。外人是很難與這個行業的生態產生共情——大部分人都是走主流職業路線,朝九晚五、打工養家,一夜成名暴富很難,說倒灶就倒灶也不容易。

特殊的生態導致娛樂圈很封閉。那麼多看影視劇的,幾人有機會深入拍攝現場?最多就是橫店、宋城看看熱鬧,看娛樂八卦吃吃瓜。人人看得到,但是罕有外人能深入其中。這樣的行業最容易形成潛規則,所謂「梨園行規矩多」,外人難窺究竟,更不用說輕易干預了。

因此,自古聲色之業就自帶灰色屬性,是高風險的特殊行當。這個現實無法改變,娛樂圈是純潔不起來的。

歸根結底,娛樂圈的供給反映了大眾需求的真實一面。給陽春白雪、德藝雙馨叫好,為「低級趣味」、感官刺激埋單,是大眾娛樂的真實需求。

沒有純潔的大眾娛樂需求,也就不會有純潔的娛樂圈。「假純」只會讓這個圈更髒、更亂,更陰暗。

冷靜吃瓜

對娛樂圈提出不切實際的道德標杆,反而會讓群魔亂舞。這個行業本來就是專業演戲的,你要看什麼人家演不出來?你要看睿智超脱,就會有人表演念金剛經。你要看德智體全面發展,就會賣給你學霸人設。你要看深情暖男,就有吳亦凡們營銷知心哥哥。總之,你要他們能真純潔、真崇高,人家就給你來一碗「假純」,假純的毒性只高不低。

其實,都知道那是個名利場、絞肉機,何必責之以不能?

真正的解決辦法,是給這個水深浪急的高風險行業貼上警戒色——「小心水深,生人勿近」、「下水謹慎,責任自負」。把行業屬性做成大塊廣告牌、超級易拉寶,人盡皆知才是減少風險溢出的正解。

傳統社會的做法是職業分流品,赤裸裸的職業歧視當然不好、不公平。但是,扎眼的「警戒色」效果可圈可點。「小心水深,生人勿近」,讓吳亦凡之流的獵豔之徒少了很多機會。「下水謹慎,責任自負」,少一點「逐夢演藝圈」的玫瑰色夢想,也就不會輕易踏進陷阱了。

娛樂行業能有多少「陶冶情操」、「提升審美品位」?「偉大的藝術」從來都是稀缺。郭德綱老師說的好,「您花錢買張門票,進來聽段相聲,哈哈一笑煩惱就沒有了」。僅此而已。

充分預警了後,就是責任自負。「下水謹慎,責任自負」,對這個圈裏的爛污事,吃瓜不要太投入。吃瓜也是娛樂,當真拿着「三觀正」的大棒揮舞,也是想多了。和腦殘狂熱得花枝亂顫,沒有多大區別。

要虎口拔牙、捨身飼虎、與虎謀皮的,求仁得仁也好,求仁得不仁也罷,都是自找的,收益是他們自己的,風險也得自負。少一點「同情弱者」的想象,圈裏有好人壞人,有人精戲精,鬥起來都是阿慶嫂,輸掉了都是祥林嫂。高風險高回報天經地義,充分提示風險是大眾輿論能做到的,其他的愛莫能助。要進圈撈金的,糖是自己吃,砒霜黃連也得自己吞。

如果沒有涉及未成年人、迷姦情節,吳都之爭能有多少看點?雨林生態,和大眾無關。但是,吳亦凡玩出圈了。

底線問題

再灰色也要有底線。那就是法律,但是法律不是萬能的。司法是程序的終點,這是司法體系的公信力之本,卻也是追求「實質正義」的難點。無論如何,司法程序是公權力合理干預的極限。

指望其他行政干預激濁揚清,只會增加飲鴆止渴、病毒擴散的風險。行政干預一定是激濁揚清嗎?把手伸進爛泥塘裏攪和,是把塘子攪和乾淨的可能大,還是把手弄髒的可能性大?很不純潔的娛樂圈,和很難駕馭的行政權力親密接觸,結果能好嗎?眾多腐敗案例中都涉及到聲色交易,你以為官員和娛樂圈的深度接觸都是衝着監管去的嗎?與其呼籲行政干預,還不如加深權色之間的隔離,免得病毒串門、雜交升級。

大清朝連官員進戲園子都要上綱上線,不是沒有道理的。非要設一個「八大胡同」巡查使,真能讓遊廓花街風清氣正?這是想什麼呢?要面對真實,不要鼓勵虛偽。

與其冒着「髒了手」的風險,還不如引導真正的行業自我管理。喜聞樂見資本和資本的競爭、互撕,等他們撕疲了,潛規則就會變明規則。吃瓜之道,搖旗吶喊看熱鬧,少一點義憤填膺,多一點娛樂精神。這種深水行業,外人管是管不好的,互撕會撕出進步、撕出優勝劣汰。

最令人擔心的是娛樂圈受眾的低齡化,這次吳都之爭的主要看點就是這個,粉圈亂相的痛處也是這個。「救救孩子」是社會人倫最柔軟的地方,但是在談「社會責任」前,是不是先把家庭責任安排明白?

誰給了孩子大把的零花錢去追星,讓他們成了劣質娛樂文化的營銷目標?誰該對孩子進行社會常識的教育,以避免他們經不住誘惑?

養不教父(母)之過,用錢給自己省心、用錢激勵雞娃、用錢表達父愛母愛,家庭教育的失格在先,才有了吳亦凡們獵豔的温牀。孩子是受害者,但家長們並不無辜。

總而言之,娛樂圈有太多的虛情假意,涉及娛樂圈的社會輿論有太多的虛偽矯情,就這樣彼此成全、彼此成就。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