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搜尋 股票
劉尚希:從三個維度深刻認識新時代的共同富裕

劉尚希:從三個維度深刻認識新時代的共同富裕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8月17日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強調,「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正確處理效率和公平的關係」「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在向着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邁進之際,中共中央召開會議研究紮實促進共同富裕問題,具有深遠而重大的意義。會議強調的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不僅是中共領導現代化建設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也是新發展理念的「根」和「魂」。

從關注物的分配到關注人的發展

過去的發展主要依靠物質資本積累,更多強調資源、資本對經濟增長的促進作用,甚至把資源、資本當成決定性因素。共同富裕是中國人民數千年來孜孜以求的理想,但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在強調通過物品的平均分配去實現共富。尤其在兩極分化的歷史時期,「均貧富」曾被視作共同富裕的主要方式。從農民起義到工人運動,無一不是從分配上做文章。從生產成果的分配到生產資料的分配,反映出社會革命的深度、廣度和烈度。這些都是人類文明進程中追求共同富裕的早期探索。

歷史實踐表明,「均貧富」並不能實現所有人的共同發展,甚至可能使發展陷入停滯不前的境地。進入新發展階段後,需要構建新的發展觀,必須依靠人力資本,通過人的能力、知識和創新,破解發展過程中面臨的各種難題。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一條基於人本邏輯,從中國實際出發去實現現代化的道路。在推進共同富裕的過程中,中國主動轉向人本邏輯,這是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的體現,與當前實施的高質量發展和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在邏輯上高度契合。

人本邏輯的要義是彰顯人的主體性、創造性和文明性,形成新的螺旋式上升的社會發展邏輯(人的發展—物質發展—人的發展),以替代物本邏輯下的發展公式(物質發展—人的發展—物質發展),把人的發展從手段、要素的定位,轉變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以人本邏輯為主導,就可以形成新的發展模式:目的與手段內在一致、公平與效率深度融合、質量與速度高度統一。

當前,中國正着力構建新發展格局,需要從供需兩側同時發力,包括加快推動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擴大中等收入群體、保障改善民生等。這都是從「物」的視角來為「人」的發展創造條件,而人的發展最終離不開我們經常談到的消費。

經濟意義上的消費,是促進國內大循環的重要抓手,能有效拉動經濟增長;而社會意義上的消費,是人的發展過程,是人的素質能力提升過程,也是人力投資和人力資本積累的過程。

從人的發展來說,消費的分配比收入的分配、財富的分配更具有實質性意義和社會價值。消費包括私人消費和公共消費,這意味着消費的分配為政府發揮作用提供了一個天然的接口。消費的人力資本化又為收入分配和財富分配提供了起點平等、機會平等,可間接促進物質分配的改善。

按照「人人參與、人人盡力、人人共享」的社會治理模式,共同富裕的前提是「人人努力」,而「人人努力」還有一個更大前提,即「人人參與」。消費分配的改善,所有人能力的提升為此創造了條件。人的發展以及所有人的全面發展,必須放到整個社會當中才能更加清楚地認識,侷限於經濟體系是遠遠不夠的。

參與市場,是實現人的能力提升的主要途徑,但基本能力實現人人擁有,則需要在社會發展之中孕育。從這個意義上講,經濟的發展是嵌入整個社會發展之中的,共同富裕是以國民能力的普遍提升為基石的。

從關注個體差距到關注群體差距

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的富裕,不是少數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齊劃一的平均主義。個體之間的能力和貧富差距是一種發展中永恆的現象,在任何社會條件下都不可能完全消除,但通過個人努力,個體的境況是可以改變的,或能夠縮小與他人之間的差距。然而,當這種差距的性質轉變為一個群體性現象時,就很難再通過個人努力去改變。同工同酬、同城待遇以及起點平等、機會平等也就成為一種奢望。當前來看,中國表現最為突出的是城鄉二元結構下的群體性差距。

在城鄉分治的背景下,農村人口過去受户籍制度束縛,難以實現跨區域的自由流動,或者只能通過考學、參軍兩條主要路徑去改變原有生存狀況。

改革開放後,外出務工逐漸成為農村人尋求機會、改變命運的重要途徑。然而,這些人即便長期在城市務工生活,因受到社會身份的約束,仍難以平等享受到同城市民待遇。農民這個群體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有了外出務工的自由,但在二元社會結構下,難以舉家遷徙到想去的城市,即便遷徙了也難以獲得市民身份。

近年來,中國通過各種政策和財政投入大大改善了農民户籍所在地的生產生活條件,消除了絕對貧困,解決了温飽問題,但要實現農民的致富目標仍存在巨大挑戰。在農村大力發展產業,往往沒有城市的經濟效率高。加上農民人力資本積累不足、勞動技能普遍偏低、子女教育缺乏平等機會等原因,導致農民致富和家庭條件改善比市民更難。

這種社會身份體制除了户籍以外,還有體制內、體制外,編制內、編制外,工人身份、幹部身份等等不同情形。當經濟的不平等和社會身份的不平等之間一旦相互關聯,甚至相互強化時,緩解群體性差距,進而實現共同富裕的設想,就會變得尤其困難。前不久社會廣泛討論的「租購同權」政策,實質上也是與之相關聯的問題。當公共服務不能被居民平等享受的時候,推進區域之間的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的目標就難以實現。

社會基本權利不平等會導致機會的不平等,機會不平等使得群體能力普遍偏弱,而能力普遍偏弱又會導致收入水平偏低。這種傳導機制,最終導致龐大低收入群體的形成,無形之中擴大了社會的貧富差距。

我們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應當遵循社會主義的內在價值要求,就是要從促進社會平等出發,進一步加快社會改革,為經濟平等創造條件。只有機會與規則更加平等了,中等收入群體擴大才有條件和可能,促進共同富裕的路徑就能打通。針對城鄉二元結構下的群體性差距,關鍵要改變以户籍制度為標誌的城鄉二元體制以及社會身份的分層體制,促進人口和家庭的自由流動以及基本公共服務的均等化。

從強調分配結果到重視消費過程

物質生活的共同富裕可以從兩個方面衡量,一是收入,二是財富。從現實生活來看,還有一個能夠體現共同富裕的維度是消費的差距,這一維度能反映出共同富裕的水平和貧富的差距。

如果從收入和財富來談共同富裕問題,那這是基於分配結果來討論。但怎麼實現共同富裕,從動態循環的角度來看,還需要找到分配的起點在哪裏。新時代的共同富裕,不是犧牲效率的平均主義,更不能養懶漢,而要鼓勵勤勞創新致富,讓每個人能夠公平享有發展的機會,暢通向上流動的通道。

消費是人的能力提升和人力資本積累的過程,也是為經濟提供目的和創造條件的過程。消費包括私人消費和公共消費,二者應當形成合力,以更好滿足每個人的基本消費,即基本營養、基本教育、基本醫療、基本住房的需要,以此保障每個人都有平等機會獲得基本能力,實現起點和機會的公平。

可以說,共同富裕的充分必要條件是保障所有人獲得基本能力。收入不能替代能力,收入差距縮小也不能等同於能力差距就縮小了。能力提升主要來自社會消費的過程。消費的可獲得性涉及收入水平,而消費的可及性與收入無關,比如教育、健康等消費,並不是有錢就能解決的問題。鑑於消費事關人力資本的形成和人的發展,在這些方面的支出越來越被人們當做「人力投資」看待,其地位甚至比物質投資更為重要。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人民群眾的共同期盼。若社會成員的能力得到普遍提升,群體性差距得到有效彌合,人人擁有向上流動和全面發展的機會,社會的公平與效率也就自然融合了,貧富差距有望進一步縮小,共同富裕的目標就有了希望。

作者劉尚希為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