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個國家用比特幣做法定貨幣,會不會引發一場新災難?

全球首個國家用比特幣做法定貨幣,會不會引發一場新災難?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自今年6月9日薩爾瓦多以「絕對多數」投票正式通過法案,使比特幣從9月7日起在該國成為法定貨幣以後,相關消息就成為幣圈最廣受關注的事件之一。

9月7日,薩爾瓦多總統納伊布·布克爾(Nayib Bukele)表示,周一該國已經購買了第一筆總數量為400枚的比特幣,並計劃購買更多。其計劃要求企業接受比特幣來交換商品和服務,政府接受比特幣來支付稅款,成為首個採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國家。

當地時間2021年9月1日,薩爾瓦多聖薩爾瓦多,支持比特幣的商店。

在此之前,儘管很多國家對加密貨幣充滿了興趣,但比特幣這一數字貨幣並未獲得任何一個政府的完全信任與支持。

作為第一個賦予數字貨幣法定地位的國家,薩爾瓦多稱得上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那麼,為什麼薩爾瓦多要採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比特幣會為這個國家帶來什麼?

薩爾瓦多經濟社會背景

薩爾瓦多是一個位於中美洲北部的國家,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薩爾瓦多是中美洲人口最少的國家。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 195個國家的排名中,該國經濟排在第106位。

薩爾瓦多國民經濟以農業為主,主要盛產咖啡和棉花。有紡織、植物油加工、香煙、啤酒製造等小型工業,集中於聖薩爾瓦多市和附近地區。礦物方面有金、銀、硫磺和石油(國內有雷孔卡武油田)。

另外,薩爾瓦多政府為了鼓勵外商投資,對於外商所創立的公司有免除購買稅的稅折(約13%的折扣)。

貨幣方面,在2001年以前,薩爾瓦多還擁有獨立的法定貨幣——薩爾瓦多科朗,但由於通貨膨脹嚴重,貨幣體系崩塌。2001年1月1日起,薩爾瓦多央行不再發行科朗,美元成為法定貨幣,但科朗仍可繼續流通,匯率固定為1美元兑換8.75科朗。

社會層面,薩爾瓦多於1821年脱離西班牙的統治獨立,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中葉,薩爾瓦多經歷了長期的政治和經濟動盪,政變與專制獨裁層出不窮,持續的社會經濟不平等和內亂在1979年至1992年的薩爾瓦多內戰中達到高潮。

黑幫、暴力橫行加上居高不下的犯罪率是薩爾瓦多給外界留下的最大印象之一。

在薩爾瓦多,很多需要由警察來履行的維護公共安全的職責都被黑幫替代,之前《洛杉磯時報》曾報道,在該國於2020年3月22日頒佈為期30天的封鎖令之後,黑幫就採取了以前用來威脅企業主的相同策略來確保封鎖令執行到位。他們發送威脅視頻給民眾,視頻中戴面具的黑幫成員在毆打不守規矩在街上逗留的人。

上個月,薩爾瓦多首都聖薩爾瓦多爆發了抗議活動,人們擔心他們的養老金支付可能會被抹去,而在這個腐敗盛行的國家,洗錢活動也在增加。7月份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75%的薩爾瓦多人對法律持保留態度。

長期的政治經濟動盪導致大量薩爾瓦多人選擇移民至海外,前兩年向美國進軍的難民裏,就有不少是薩爾瓦多人。目前超過200萬薩爾瓦多人在該國領土之外居住,但他們一直與自己的家鄉保持緊密聯繫,每年匯往國內的金額超過40億美元。

去年以來,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薩爾瓦多的經濟受到了強烈的衝擊,根據國際評級機構穆迪最新發布的報告,薩爾瓦多是疫情下中美洲地區財政壓力最大的國家之一。

此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2021年,薩爾瓦多政府是拉美地區負債率第二高的國家,僅次於巴西。

創造美元融資還是去美元化?

作為中美洲的一個小國,僅擁有650萬人口和270億美元經濟體量的薩爾瓦多在數字貨幣領域如此激進,為什麼?

這一切還得從美元說起。

目前,薩爾瓦多仍是美元化經濟體,美國政府的財政決策和美聯儲的貨幣政策都對這個國家影響巨大,而採用比特幣可以使薩爾瓦多變得更為獨立。

在2001年實行美元化後,薩爾瓦多開始債務高築,生活費用飛漲,只靠移居海外者匯回家的外匯在支撐經濟。

薩爾瓦多經濟學家阿里亞斯曾在2005年向媒體表示,四年前開始在薩爾瓦多實行的美元化政策已經徹底失敗,現在薩爾瓦多不但對外貿易逆差持續而且已沒有儲蓄的能力,所得只夠支付外債利息。

由此,總統布克爾聲稱,由於國家自2001年起使用美元作法定貨幣,而疫情中美聯儲的量化寬鬆政策令美元走弱,削弱了該國的購買力,故為抵消美聯儲政策的影響,有必要提升比特幣這種供應量不受央行控制的交易媒介為法定貨幣,並將之與國內流通的美元看齊。

更有猜測稱,薩爾瓦多采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或是其徹底脱離美元體系的一部分。

當地時間2021年9月4日,薩爾瓦多首都聖薩爾瓦多,當地不少企業張貼「接受比特幣」的告示。

此外,在薩爾瓦多經濟部看來,考慮到大多數公民無法獲得傳統的金融服務,該國需要授權價值完全遵循自由市場標準的數字貨幣在國內流通,藉此刺激經濟增長。

總統布克爾則表示,使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每年可以為薩爾瓦多人節省4億美元的交易費用。

目前,薩爾瓦多的經濟交易主要使用現金,大約70%的人沒有銀行賬户或信用卡。匯款或移民寄回家的錢佔薩爾瓦多國內生產總值的20%以上。

對於這些國際轉賬,現有服務可能會收取10%或更多的費用,有時可能需要數天才能到達。

去中心化金融公司DeversiFi首席財務官Ross Middleton認為,當比特幣被薩爾瓦多列為法定貨幣,這意味着該國公民每天可以更輕鬆地進行跨境支付,而不用依賴美元。

他還稱,哪怕薩爾瓦多僅吸引到一小部分與加密貨幣相關的經濟活動,這對於一個小國而言,也已經足夠龐大了。

這一判斷與薩爾瓦多總統的想法頗為一致。此前,總統布克爾曾在一條推文中表示,若比特幣流通價值的1%流入薩爾瓦多,那麼該國GDP將增長25%。不過,他並未明確表達比特幣提振該國經濟的具體機制。

英國《金融時報》也曾表示:如果IMF的金援計劃仍舊存疑(薩爾瓦多在疫情重擊下向IMF申請援助金),那麼還有什麼比讓全球持幣人用喜歡的數字貨幣來購買你的商品和服務更好的產生資金流入的方式呢?

上述媒體進一步解釋稱,鑑於退稅可能必須以美元計價,可以想象到的是,商家很有可能在收到付款之後立刻將比特幣換成美元來避免波動,這就間接為薩爾瓦多創造了美元融資。

災難還是變革?

針對比特幣的法幣化,既有不少人表示支持,也有不少不太贊同的聲音。

先來看下薩爾瓦多本國居民,在youtube一則《比特幣是如何成為薩爾瓦多貨幣的》視頻中,一位薩爾瓦多受訪者表示贊成比特幣支付的理由有:

如果我收到現金,我會很快花掉它,如果我拿的是比特幣,我可以用來購買生活必需品以及支付水電費,剩餘的我會存起來,這樣我會存下錢。

不過另一位受訪者則表示,

人們並不相信比特幣,他們已經經歷了太多的變故。最令人擔心的是比特幣可能會暴跌,然後讓你一無所有,所以持有現金(美元)是一種保障。

以上對話基本對應了市場對待比特幣的兩種觀點:

比特幣的支持者認為,比特幣這一數字貨幣具有類似黃金的保值屬性,能夠起到對沖通脹的作用;批評者則認為,比特幣具有很大的波動性,是隨時可能破裂的投資泡沫。

此前,薩爾瓦多高校教授Carlos Carcach就認為,儘管只要有人願意像接受比特幣一樣接受美元,問題就不大,但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行為「沒有必要,也不方便」。

主要原因在於,比特幣波動性實在太大,投資者們每天都抱着「一夜暴富後第二天就變窮」的風險。

Coindesk專欄文章則指出,即使薩爾瓦多能給予比特幣完整的貨幣待遇,也無法解決比特幣的核心貨幣問題。

如果要在花掉或不花掉比特幣之間做選擇,持幣的人通常更願意繼續持幣。這是因為,持幣的主要動機就在於夢想着有朝一日能贏一把大的。

而對於不炒幣的人來說,比特幣的價格不可預測性太高,根本不可能存放在手邊用於支付。

簡而言之,持幣人擔心錯過幣價上漲的機會,不持幣的人則對其波動性有着很多擔憂。單憑一個國家的上位決策,這一切是無法改變的。

而從宏觀經濟層面來看,數字貨幣錢包公司Strike創始人Jack Mallers表示,隨着比特幣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持續擴大,將成為一種變革,變革之處在於比特幣既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儲備資產,也是一個卓越的貨幣網絡,持有比特幣提供了一種保護髮展中經濟體免受法定貨幣通脹潛在衝擊的方法。

目前,布克爾政府在全國各地安裝了200台比特幣ATM機,可用於將加密貨幣兑換成美元。財政部在國有銀行薩爾瓦多共和國銀行(Bandesal)設立了1.5億美元的基金來支持這些交易。

然而,Stifel Nicolaus & Co公司董事總經理Nathalie Marshik表示:「加密貨幣有許多優點,但未經測試,而且複雜,尤其是對薩爾瓦多這樣的國家來說風險非常大,而且Bandesal的基金夠大嗎?這些都是問題。」

的確,主權貨幣的大幅波動對經濟體的衝擊是非常劇烈的,薩爾瓦多對此僅僅是設立了一個1.5億的美元信託,以抵禦幣價波動。但這個數額對全球比特幣超1萬億美元的總市值來說,仍顯得九牛一毛。

此外,有分析認為,廣泛的採用可能會使薩爾瓦多變成比特幣巨鯨的「避稅天堂」,或是洗錢的港灣。

若是薩爾瓦多真的吸引到大規模持幣者將手中的比特幣轉移到薩爾瓦多,比特幣過山車似的價格周期可能對這個小國的經濟造成災難性後果。

無論如何,加密貨幣的支持者和批評者都十分關注這次的實驗,想通過這次來驗證:當比特幣與美元一起流通時,是否有大量的人想要用比特幣來進行交易以及是否會給這個暴力、貧窮的國家帶來任何好處。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