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又有多家銀行評級遭下調,這一問題成主因,再融資或承壓

內地又有多家銀行評級遭下調,這一問題成主因,再融資或承壓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銀行們新一年的信用評級報告紛紛出爐。

從評級機構們披露的情況來看,相較於去年,今年有不少中小行出現了評級以及展望的調整。券商中國記者整理發現,今年以來,已經有16家銀行的主體長期信用等級出現調整,其中有11家銀行的等級被下調,5家出現了評級的調高;評級展望層面,亦有3家銀行的評級展望由穩定被調至負面。

有評級機構人士向券商中國記者指出,在銀行當中,農商行作為發債主體,其抗風險能力更弱,資質更差,問題更多,因而也往往成為評級被下調的主要對象。

資本問題為評級下調主因

從目前披露的評級情況來看,被下調的銀行主體均為中小銀行,其中以農商行為主,地域分佈主要集中在北方,例如遼寧省、吉林省、山西省和河南省等地。

「評級主要是為發行債券融資服務的,而在銀行當中,農商行作為發債主體,其抗風險能力更弱,資質更差,問題更多。」有評級機構人士向證券時報·券商中國記者表示,回顧過往的評級表現,遭到下調的銀行主體類型也以農商行居多。

具體來看,此次評級遭到下調的銀行有盛京銀行、大連農商行、葫蘆島銀行、吉林環城農商行、吉林延邊農商行、貴州甕安農商行、河南新鄭農商行、阜新銀行、山西長子農商行、山西平遙農商行和山西榆次農商行。

(券商中國授權使用)

此外,四川天府銀行、貴州花溪農商行、廣州農商行3家銀行的主體信用評級展望由穩定被調為負面。不過,中誠信目前已將廣州農商行的信用評級再度調至穩定。

從上述的評級報告中不難發現,此次被下調的銀行們大多都面臨着資本補充的壓力,記者對比發現,這些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均較去年末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降。而貸款行業及客户集中度高、信貸資產質量下滑等問題也屢見不鮮。

值得注意的是,港股上市的盛京銀行儘管資產規模過萬億元,此次也經歷了評級的下調。聯合資信評級報告顯示,盛京銀行主體長期信用等級被下調至AA+,有四隻債券信用等級被下調至AA+,另有一隻債券信用等級被下調為AA,評級展望為穩定。

其中,聯合資信指出,該行客户及行業集中風險、信貸資產質量有所下降且仍面臨一定下行壓力、撥備水平有所下降、非標投資規模仍較大帶來的業務結構調整壓力、盈利水平下降等。不過,為提升資金收益水平,盛京銀行去年增加了房地產貸款投放。隨着行業融資政策持續趨緊,房地產貸款集中度限制落地,該行房地產行業的信貸資產質量有待觀察。

再融資可能面臨壓力

有分析人士向記者指出,當前多數中小銀行本身就存在資本充足率不足的問題,評級遭遇下調後,通過債權、股權方式補充資本難度就更大了。

去年同期,評級或展望被下調的銀行共有6家。儘管今年以來被下調的銀行明顯增多,但依舊有個別中小金融機構出現了資產質量等方面的指標改善,迎來了主體評級的調高,如安徽阜南農商行、長順縣農信社、泉州農商行、浙江桐廬農商行、貴州遵義匯川農商行等。

對於城農商行主體及債券評級的調整,有市場分析人士向記者表示,這也是評級機構履職盡責的體現,「一些個別地區的中小銀行特別是農商行,資產質量、不良率均有表現堪憂。」他表示,自包商銀行被接管之後,各地監管部門也加強了對屬地銀行系統性風險的排查與管控。」

亦有評級機構高管人士向記者透露,近幾年,銀行業的業務結構調整也使得負債端出現了一些變化,最明顯的表現是對市場資金的依賴度減弱,二存款在負債中的佔比呈現上升。

「銀行之間也有一些差別,國有行和多數農商行的負債來源以存款為主,而股份行、城商行的同業負債佔比較高,因而其同業負債下降更加明顯。」其進一步表示,在當前經濟下行、同業競爭加劇和資管新規等多重因素之下,銀行整體也面臨的吸存壓力普遍較大,「中小銀行由於品牌影響力和業務資質影響,存款壓力會更大」上述高管稱。

不過,也有某銀行資深從業者告訴券商中國記者,評級對於銀行來說主要是外部品牌聲譽層面的影響,有時可能會對貸款整體額度帶來下調,但總體來說對內部影響不會特別大。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