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又「放風」?媒體分析:11月Taper!

美聯儲又「放風」?媒體分析:11月Taper!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華爾街日報通過分析美聯儲官員近期的採訪和公開聲明,得出結論稱,美聯儲內部將在接下來的會議上達成一致,11月開始減少債券購買(Taper)。

具體來說,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可能利用9月21~22日的FOMC會議給出信號,稱美聯儲可能在11月2~3日的FOMC會議上開啟Taper。如果採取這一行動,美聯儲有望在2022年中結束資產購買,而這將為未來的加息鋪平道路。

美聯儲歷來有通過華爾街日報放風的傳統,比如伯南克時期素有「美聯儲通訊社」之稱的該報記者Jon Hilsenrath,他曾在美聯儲QE2(2010年8月底-2012年6月)公布前曾發表過一篇前瞻文章並引發數萬億美元的市場劇烈波動。

英國金融時報的記者們甚至戲謔稱,沒有必要再讀美聯儲的正式聲明瞭,因為這都已經發在華爾街日報的頭版文章中了——果然,最後美聯儲公布的內容與Hilsenrath的文章完全相符。因此很多人都把他視為美聯儲的喉舌、伯南克的「放風記者」和「官方新聞發言人」。

9月3日,美國8月非農就業數據意外爆冷,就業人口僅增加23.5萬人,大幅不及市場預期的73.3萬人,創2021年1月以來最小增幅。基於這份非農報告,當日華爾街幾乎一致認為美聯儲9月預告Taper可能很小,但包括大摩和高盛在內的大行都認為,今年11月或12月官宣仍有很大概率實現,只要9月的數據足夠強勁。

然而上周,多位美聯儲高官公開講話,無懼非農低迷數據,支持早日釋放Taper信號:

美聯儲三把手、任內擁有美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FOMC永久投票權的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稱,假設美國經濟繼續如其預期的好轉,今年可能適合開始減慢購買資產的步伐。他表示將仔細評估勞動力市場未來的數據,以及它對經濟前景的影響,並評估Delta變異病毒的影響等風險。判斷有無實質性進一步進展最終是要評估自去年12月以來累計創造多少就業,有些月份更強勁,有些沒那麼強,實際上得看累計的量。
美聯儲鐵桿鷹派卡普蘭表示,8月份非農數據並不能作為Taper判斷因素,他仍支持本月晚些時候宣佈縮減購債。
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仍表示,美聯儲應儘快推進Taper。他反駁了對勞動力市場步履蹣跚的擔憂,表示他對就業市場的判斷並非基於一份就業報告的強弱,而是基於今年每月平均新增的就業崗位。
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表示,傾向於在2021年開始減碼QE,並在2022年上半年持續放慢資產購買速度。8月的就業報告並沒有改變她的看法,即在通脹和就業方面都取得了實質性的進一步進展。

8月27日,在備受矚目的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首度親口承認,年內可能Taper。

他着重強調了通脹走高只是暫時的,並首度明確稱如果經濟進展持續,他與大多數美聯儲官員都支持可能在今年開始Taper,但減碼QE並不直接暗示未來的加息時間。事實上,美國遠未滿足加息條件,「距離充分就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華爾街日報稱,鮑威爾拒絕將Taper和加息聯繫到一起,不過如果接下來的會議上顯示,有更多官員預計明年將需要加息,那問題可能會更為棘手。

在6月FOMC會議上,與會的18位官員中的大多數認為,到2023年他們需要將利率提高0.5個百分點;7人認為他們明年就需要加息。如果再多兩名官員認為要在2022年加息,那就佔所有會議參與者的一半,將凸顯美聯儲內部加息預期的強烈。

高企的通脹,將是引爆加息的導火索。美國多個通脹數據在近幾個月處於高位。華爾街日報通過分析美聯儲官員近期的採訪和公開聲明,得出結論稱,美聯儲內部將在接下來的會議上達成一致,11月開始減少債券購買(Taper)。

具體來說,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可能利用9月21~22日的FOMC會議給出信號,稱美聯儲可能在11月2~3日的FOMC會議上開啟Taper。如果採取這一行動,美聯儲有望在2022年中結束資產購買,而這將為未來的加息鋪平道路。

美聯儲歷來有通過華爾街日報放風的傳統,比如伯南克時期素有「美聯儲通訊社」之稱的該報記者Jon Hilsenrath,他曾在美聯儲QE2(2010年8月底-2012年6月)公布前曾發表過一篇前瞻文章並引發數萬億美元的市場劇烈波動。

英國金融時報的記者們甚至戲謔稱,沒有必要再讀美聯儲的正式聲明瞭,因為這都已經發在華爾街日報的頭版文章中了——果然,最後美聯儲公布的內容與Hilsenrath的文章完全相符。因此很多人都把他視為美聯儲的喉舌、伯南克的「放風記者」和「官方新聞發言人」。

9月3日,美國8月非農就業數據意外爆冷,就業人口僅增加23.5萬人,大幅不及市場預期的73.3萬人,創2021年1月以來最小增幅。基於這份非農報告,當日華爾街幾乎一致認為美聯儲9月預告Taper可能很小,但包括大摩和高盛在內的大行都認為,今年11月或12月官宣仍有很大概率實現,只要9月的數據足夠強勁。

然而本周,多位美聯儲高官公開講話,無懼非農低迷數據,支持早日釋放Taper信號:

美聯儲三把手、任內擁有美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FOMC永久投票權的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稱,假設美國經濟繼續如其預期的好轉,今年可能適合開始減慢購買資產的步伐。他表示將仔細評估勞動力市場未來的數據,以及它對經濟前景的影響,並評估Delta變異病毒的影響等風險。判斷有無實質性進一步進展最終是要評估自去年12月以來累計創造多少就業,有些月份更強勁,有些沒那麼強,實際上得看累計的量。

美聯儲鐵桿鷹派卡普蘭表示,8月份非農數據並不能作為Taper判斷因素,他仍支持本月晚些時候宣佈縮減購債。

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仍表示,美聯儲應儘快推進Taper。他反駁了對勞動力市場步履蹣跚的擔憂,表示他對就業市場的判斷並非基於一份就業報告的強弱,而是基於今年每月平均新增的就業崗位。

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表示,傾向於在2021年開始減碼QE,並在2022年上半年持續放慢資產購買速度。8月的就業報告並沒有改變她的看法,即在通脹和就業方面都取得了實質性的進一步進展。

8月27日,在備受矚目的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首度親口承認,年內可能Taper。

他着重強調了通脹走高只是暫時的,並首度明確稱如果經濟進展持續,他與大多數美聯儲官員都支持可能在今年開始Taper,但減碼QE並不直接暗示未來的加息時間。事實上,美國遠未滿足加息條件,「距離充分就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華爾街日報稱,鮑威爾拒絕將Taper和加息聯繫到一起,不過如果接下來的會議上顯示,有更多官員預計明年將需要加息,那問題可能會更為棘手。

在6月FOMC會議上,與會的18位官員中的大多數認為,到2023年他們需要將利率提高0.5個百分點;7人認為他們明年就需要加息。如果再多兩名官員認為要在2022年加息,那就佔所有會議參與者的一半,將凸顯美聯儲內部加息預期的強烈。

高企的通脹,將是引爆加息的導火索。美國多個通脹數據在近幾個月處於高位。9月10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8月PPI按年增長8.3%,高於預期的8.2%,7月數值為7.8%,連續9個月上行;按月增長0.7%,預期為增長0.6%,7月前值為1%。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8月PPI按年增長8.3%,高於預期的8.2%,7月數值為7.8%,連續9個月上行;按月增長0.7%,預期為增長0.6%,7月前值為1%。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