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的色情業為何如此發達?

泰國的色情業為何如此發達?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1

泰國,在許多中國人的眼中,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金碧輝煌的廟宇、陽光舒適的海灘、便宜友好的物價。每一項都吸引着中國人民蠢蠢欲動的玩樂之心。

2019年春節出境旅遊熱度榜顯示,泰國排列第一。泰國每年接待近4000萬外國遊客,其中1/4都是中國人。

無論你因為什麼理由,跟團來到了泰國旅遊。很快,你將會被這裏更神秘的一些東西吸引。

某個暖風和煦的夜晚,大巴緩緩駛進了一家劇場。你跟隨着同車的遊客,欣賞了一場泰國特色的「人妖」表演。這場表演縱橫古今中外,從東方古典舞跳到韓國女團舞。

你為人妖們的精緻和美豔所傾倒,結束後追着與人妖合照。如果還想感受一下「硅膠」做的胸部,只需再付一些另外的價格。

愉快的晚上過去後,你回到「旅遊大巴」上。導遊露出一個神秘的微笑,向你推薦明天晚上紅燈區的某場「色情show」。你將看到比今晚尺度更大、更驚人的表演。

你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能控制住自己蠢蠢欲動的好奇心,羞澀地付了錢。

第二天夜晚,大巴車穿過一片燈紅酒綠的小巷,駛向芭提雅的色情show劇場。你和其他遊客們被安排進排隊通道,你內心有點害羞,又有點興奮。

不過很快,你發現你周圍排隊的遊客們來自世界各地。有些操着韓國話,有些操着日本話,還有許多不知道來自於哪裏的白人,他們「老司機」的淡然神情使你一下子不緊張了。

你從某個中國遊客嘴裏聽到,泰國芭提雅是世界四大紅燈區之一,東南亞最強風月場所。既然來了,一定要好好見見世面。

很快,演出開始了。這是一場「雞鴨鵝」同台的盛會(鵝是指人妖,雞鴨是什麼你懂的)。演出人員也來自五湖四海,各種不同的皮膚,各種不同的身材,儘可能夠滿足不同客户的審美偏好。

還有演出人員與「遊客」的各種精彩「互動」,就算是盛產老司機的日本人民也要露出羞澀的微笑;每日光顧阿姆斯特丹的荷蘭人民也不得不豎起個大拇指,真心讚歎泰國玩得開。(實在不能描寫的更具體了,害怕被刪)

兩個小時的精彩表演結束,你意猶未盡的離開。漫步在芭提雅市中心的「風月街」上。這裏同樣燈紅酒綠,無論你是何種性取向,都能找到適合你的放鬆娛樂場所。

一流的人才和服務,當然會具備強大的吸引力。你在路上碰到的那些「波瀾不驚」的韓國和日本遊客,很可能就是來自於某個專門的「嫖客觀光團」。

除此之外,泰國的「租妻文化」也令你大開眼界。你溜達到一處漆黑的小巷,看到一個黑漆漆房子外面掛着幾盞紅色的燈,一位白人中年男性挽着一位身材嬌小的黑皮膚泰國女孩走出來。

你想起來導遊的介紹,暗暗判斷他們是一對「租妻couple」,白人老爺子在泰國度假的這些天,這位「黑珍珠」泰國女孩,就是他的嚮導,同時也為他提供「妻子」的各項服務,並賺取「刀樂」。

你望向遠方佛國廟宇的塔頂,看着風月街盡頭正在傳教的「基督教徒」。你感到世界有一些魔幻。

一邊傳頌佛法?一邊風月無邊?

你看不懂,但你大受震撼。

2

不過,雖然你能在泰國玩的很開,但是賣淫在泰國實際上是違法的。早在1960年,泰國就通過了《禁止賣淫法案》,1996年又進一步推出《禁止和懲治賣淫法》。

如果嚴格按照法律裁量,那麼泰國的很多酒吧、歌廳、按摩店、桑拿浴場都是非法色情場所。不過,法律條文是一回事,執行層面又是另一回事。實際上,對於「色情產業」,政府一直是「明禁暗放」,態度頗為曖昧。

那麼為什麼,色情產業會在泰國這樣一個佛教國家如此發達?而政府又為何態度如此曖昧?

這裏面有多重因素。

首先,是歷史因素。二戰期間,泰國和一些東南亞國家就是美軍的海軍休假基地,許多當地人被迫向美國軍人提供性服務;後來越戰期間,泰國又是美國的駐軍基地,常駐美軍超過五萬人。

彼時的芭提雅,還只是一個小漁村,沒有後世「色情之都」的鼎鼎大名,但美軍的到來,帶給了芭提雅改變命運的機會,美軍帶來了大量的美元和無處安放的荷爾蒙需求,芭提雅的色情業如火如荼的發展起來。

說起來,美軍走到哪,就將他們的嫖娼文化傳播到哪。

朝鮮戰爭結束後,美軍以聯合國軍的名義長期駐紮韓國,在這期間,寂寞的美國軍人到處播撒,極大地促進了首爾紅燈區的發展;世界四大音樂劇之一的《西貢小姐》,也講述了越南戰爭結束後,一位越南妓女被一位美國士兵拋棄的悲劇故事。

美軍的長期洗禮,讓泰國民間實際上從心理上接受了「色情產業」的正常性,從觀念上對「這檔子事」看得比較開。

不過,泰國色情產業後來的蓬勃發展,與全力發展旅遊業的國策分不開。

東南亞國家旅遊資源豐富,而泰國作為農業國家,缺乏工業化所需要的原始資金,於是泰國政府盯上了旅遊業發展。

旅遊業既可以吸引外國遊客,快速增加泰國的外匯儲備,做好工業化的資本原始積累;另一方面,旅遊業也能幫助解決工業化過程中出現的農村剩餘勞動力的就業問題。

所以政府大幹快上。1960年,泰國成立國家旅遊局時,每年還僅僅只有8萬外國遊客來到泰國;但到了1986年,每年的外國遊客就達到了262萬人,政府繼續一方面加大旅遊宣傳力度,一方面簡化遊客入境手續。

到1995年,每年的外國遊客達到695萬人,當年旅遊業的創匯達到了1988億泰銖(合79.5億美元),緩解了工業化資金不足的狀況。而就業方面,到1994年,旅遊業從業人數佔全國勞動力的27%,成為農業、工業以外的第三大勞動就業部門。

泰國旅遊業吸引來的旅客,大多來自東亞和歐洲,經濟實力遠遠高於本地。而且由於全球範圍內對色情產業的禁止和嚴打,壓抑不住的人性需求會自發地尋求釋放渠道,於是「度假勝地」又滿是貧窮人口的泰國,色情產業壯大起來。

而這種「色情」特色,反過來也成為了泰國的「大賣點」,為泰國帶來了源源不斷的遊客和生意。

隨着旅遊產業佔據了GDP的40%以上,成為泰國的支柱產業,色情產業實際上也成為了泰國的支柱。

根據非政府組織統計,截止20世紀末,泰國參與色情賣淫的婦女,已佔全部15-29歲婦女的34%。

很多人以為,人妖起源於泰國。但實際上,人妖起源於新加坡,1975年人妖在泰國出現,得到了泰國旅遊界的看重。

從此,「人妖」被大量製造出來,並被培養成能歌善舞的人,讓他們進行歌舞表演,滿足遊客的獵奇心理,這項「天才」的營銷思路果然大獲成功,泰國一下子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在泰國旅行時,導遊往往會介紹,本地的窮人家要是有兩個兒子,其中有一個就要被送去當人妖,賺取錢財來維持生計。而由於長期服用雌激素,內分泌失調,人妖的平均壽命只有四五十歲。

色情業的泛濫,給泰國帶來了吸毒、性病等諸多社會問題。

上世紀80年代的調查顯示,從事色情服務的婦女中,有1/4以上經常吸毒,90年代初的統計顯示,全國吸毒人員超過30萬。色情與吸毒加劇了艾滋病在泰國土地上的蔓延速度,從1984年泰國發現第一個艾滋病人,到1992年,全國艾滋病毒感染者達到30萬,再到20世紀末,艾滋病毒感染者超過400萬人,泰國成為了亞洲艾滋病人數最多的國家。

而艾滋病的發展,也使得泰國的「童妓」越來越多,從事賣淫行業的女性年齡越來越小,因為人們認為,與處女發生關係可以避免感染性病。

艾滋病毒的擴散,不僅腐蝕了國民的健康,也會讓外國遊客避之不及,遑論旅遊業的發展了。色情業要是不制止,泰國早晚會永墜深淵。對此,泰國政府不是不清楚。

但想要徹底治理色情產業,泰國政府又面臨着層層掣肘。

首先是怕治理色情產業,會傷及泰國的旅遊業。一直以來,泰國的旅遊和「色情」幾乎是綁定的,如果失去了「色情」特色,到底會有多少旅客還會選擇泰國,這是一個未知數,何況東南亞的其他競爭對手早就躍躍欲試,等待着承接來自全球的遊客。

要知道,一旦旅遊業支柱倒了,不僅會導致大量外匯的流失,更會導致無數泰國底層老百姓失業,社會矛盾更加尖鋭突出。

其實說到底,色情產業的泛濫無制,根源還是泰國產業發展的停滯。早在上世紀80、90年代,泰國GDP快速增長、被譽為「亞洲第五小龍」的時候,就已出現隱患。

70-80年代,政府忽視基礎設施的建設,導致基礎設施不足成為制約泰國經濟發展和吸引外資的重要因素。除此之外,泰國政府忽視教育投資,中學入學率是東盟國家最低的,國家欠缺工業化需要的高素質人才。

到2000年,全部勞動力中75%的人僅僅受過小學教育,這意味着絕大多數勞動力只能從事相當低端的工作。

農業方面,泰國在喪失比較優勢;而工業方面,泰國缺乏自己的技術開發能力,走的都是食品、橡膠、紡織、皮革等低端製造業,仍然以勞動密集型和資源加工型為主,在新世紀極度欠缺發展引擎。而泰國上層的金融化,又導致貧富差距快速拉大。

除了委身色情產業,缺乏教育的底層人民幾乎沒有像樣的工作可以謀生。色情工作從客觀上成為了緩解貧富矛盾的一道止痛劑。

頑疾須得猛藥治,泰國色情業的毒瘤,需要的是刮骨療毒的決心和利刃。但可惜的是,泰國缺乏統一而強有力的政權。

上世紀70、80年代,泰國政權不斷在軍人和資產階級多黨議會政治中搖擺。1992年後,軍人在政治中的作用下降,但泰國黨派眾多,內部黨爭突出,你鬥我來我鬥你,根本沒法形成雷霆萬鈞的政策和執行。

缺乏利刃是一方面,更頭疼的是,要打擊色情產業,既得利益群體的阻撓強勢得很。在泰國的一些地區,警察和官員甚至成為「販運人口賣淫犯罪」的重要庇護者和保護人,難怪泰國成為了亞洲「人口販賣」以及「童妓」的中心,這些暴利的黑產背後都有保護傘的庇護。

泰國色情業這道毒瘤,眼看着越長越大,卻沒有一柄鋒利的手術刀。

實際上,色情業給泰國帶來的傷害,不僅僅是對於國民的身體上,更在於國民的精神上。

當色情業成為一個國家的主流,人們便開始笑貧不笑娼,「脱下衣服」這件事,變得分外容易。如果出賣肉體就能過上好的日子,也不必揹負道德上的羞恥或者他人的鄙視,那麼還有誰還會選擇努力奮鬥,艱苦創新?

當一個國家被「黃賭毒」拖垮,沉迷在「性」和「毒品」的迷醉與享樂之中,喪失掉「發奮圖強」的奮鬥意志時,國民性就毀滅了。科學技術如何能得到發展?工業化又如何能得到升級?社會進步又從何而發生呢?

人類社會所有的進步和發展,都離不開奮鬥的意志和迎難而上、不畏艱苦的勇氣。

「色情業」為泰國帶來過短暫的繁榮,但長期來看,留下的只是一地雞毛。

特別是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無法保持「社交距離」的色情業遭受重創,大量色情酒吧、浴場等場所陷入蕭條、甚至倒閉。老百姓的生計,又艱難了起來。

看完了泰國,我們就會明白,黃賭毒黑產的危害之大,對國民性的徹底摧毀,能夠從根源上讓一個國家失去競爭力。

而對於黃賭毒黑產的打擊,一定要在萌芽期就儘早遏制。雖然,人類對於「黃賭毒」的需求,根植於人性之中,徹底的根植並不現實,但每一個健康理性的國家,都一定會控制住黃賭毒產業的發展,絕不會為了短期利益,飲鴆止渴透支國民的健康與未來。

而這,也是我們的選擇。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