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萬8一個的泡泡瑪特,還買得起嗎?

8萬8一個的泡泡瑪特,還買得起嗎?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極盡大娃「大、少、貴」特點的例子,是泡泡瑪特8月8號在阿里拍賣拍的2隻全球唯一的Dimoo,鳳凰涅槃和秋鳸竊藍。身高9.2釐米,比盲盒剛剛好大了一點。起拍價是1099,最終成交價是16萬和14萬,貧窮令人大開眼界。

明星開始流行「曬娃」,曬的還都是同樣的娃。

他們曬的大娃,都是泡泡瑪特推出的珍藏系列,Space Molly 1000%。這個系列最早發售的是Molly「地球女兒」,原價4999元,現在在二手市場賣到88888元。(不用數了,五個八)

這驚人的翻倍速率使我大受震撼。於是,我請教了娃圈中人,試圖擠入娃圈,同享財富密碼,了解大娃被炒成天價背後的秘密。

炒大娃致富經

要踏入娃圈,第一步得先知道大娃是什麼。大娃,大部分娃友認為盲盒以外的產品統統可以稱為大娃,不過基本需要具備以下幾種特徵:

大娃首先要大。這個大是相對於盲盒來說的。比如明星們曬的Molly 1000%就是在盲盒的基礎上擴大了10倍。一個盲盒高7釐米,Molly 1000%高70釐米。另外還有Molly 400%系列,顧名思義就是盲盒的4倍大,這也屬於大娃。

大娃要少。大娃基本有三種發售方式:一種是定時限量發售,比如這個畢奇牛奶白圓豆,只發售20體,早上10點開搶,拼的是手速。

一種是限量抽籤發售,表面靠的是運氣,實際考驗的是友誼。如果你恰巧有一個娃圈好友,那大概每天都會收到10次求助攻鏈接。真朋友就是話不用多說,點就完事兒了。

但當我得知我的助力成功讓她當上了「萬年陪跑」,一次也沒有抽中過,我留下了兩行不爭氣的眼淚。

還有一種是限時不限量,也是唯一一種短時間達到供求平衡的狀態,娃友們稱之為「五字」(因為限時不限量是五個字),彷彿某種秘密接頭暗號。娃友波波在5月份買了一款限時不限量的skull panda大娃,不過現在還沒拿到。娃生產的速度跟不上娃友剁手的速度,起碼要等上半年才能發貨。

大娃還要貴。大娃比起成本10元的盲盒來,做工更精細,品控更嚴格。而且不是量產,所以定價更貴。比如Molly 400%是盲盒的4倍大,但定價899元,是盲盒的15倍。

極盡大娃「大、少、貴」特點的例子,是泡泡瑪特8月8號在阿里拍賣拍的2隻全球唯一的Dimoo,鳳凰涅槃和秋鳸竊藍。身高9.2釐米,比盲盒剛剛好大了一點。起拍價是1099,最終成交價是16萬和14萬,貧窮的我大開眼界。

這背後其實是泡泡瑪特的戰略調整。

泡泡瑪特的股價在今年2月達到頂峰,市值衝到1250億。但現在,泡泡瑪特的市值和股價都幾近腰斬,市值只有832億。盲盒市場被投資人和官媒紛紛點名批評,前景充滿不確定性。

流水線生產出的盲盒因為產量大,成本低,品控差,泡泡瑪特一直處在潮玩鄙視鏈的最底端。而現在,盲盒紛紛變大娃,標誌着泡泡瑪特開始進軍高端市場。

高端市場的空間多大不好說,但是給黃牛們發揮的空間很大。

今年4月,泡泡瑪特在線下限量發售mini labubu,這個娃如此美貌,引得無數大爺大媽竟排隊。

在發售的前一天晚上,大爺大媽就拎着小馬紮來了。為了能準時搶到自己心愛的labubu,覺也不睡了,連夜蹲守。年輕人的時間和體力,真的比不上。

娃友波波跟我說她上次在潮玩展會,有一群中年大叔風一般地從她身邊呼嘯而過,一時分不清他們是在找失蹤了的大哥還是在派發小廣告,每人手裏都拿了厚厚一沓紙,上面印着一個娃娃的大頭照,底下配着說明文字。有一個奔跑的大哥還在她前面剎了個急車,指着照片上的餅餅兔急慌慌地問:「妹子,這個娃二手價賣得高不?」

年輕人的手速也拼不過人家。

七夕那晚,有人在和男朋友燭光晚餐,也有很多人蹲在泡泡瑪特的直播前搶娃。

波波說,直播的第二天,有人在娃友群裏甩出了一個錄屏視頻,炫耀自己的代碼技術。他號稱自己寫了一個程序破解了泡泡瑪特的系統,在直播上購買鏈接前就可以提前購買付款。還有人趁機打廣告,在群裏賣破解程序。這視頻在娃友圈裏一傳十,十傳百,娃友氣憤不已,紛紛要泡泡瑪特給個說法。

但是官方對此沒有解釋。這個不知真假的視頻不了了之,但最終結果就是大家「連界面還沒看清,娃就賣完了。」

直播進行到快7點時,突然直播間就黑屏了,官方說是因為電路問題,等到8點鐘才修復完,恢復直播。

當晚的主播7:30發了一條微博稱「黃牛攻擊」,但是後來這條內容就被刪除了。

波波說她喜歡的那些娃一個都沒搶到,最後開始報復性消費,每一個娃都拼命搶,搶到了就付款。結果搶了一堆自己不喜歡的,買完就後悔,轉手掛到了海鮮市場,原價售出了。

「泡泡瑪特賺不到我的錢,而黃牛可以……」 娃友們搶不到自己心愛的娃,只能去二手市場高價購入,叫苦不迭。

面對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娃友,一種秘密產業應運而生——塗裝版改娃。

在大娃上市之後,就有「能工巧匠」複製出娃娃還沒有上色的模型,也就是白模。塗裝師拿到白模,再照着原版大娃的樣子噴漆上色,做出一個100%還原的大娃,稱為「塗裝版」。

塗裝師一般不會在電商平台上直接售賣,他們會建微信群,在群裏發照片讓大家購買。因為塗裝版大娃都是手工繪製,工期很長,賣出去的個數也不多。

波波曾經買過一個塗裝版Dimoo樹靈。原價是1999,二手市場炒到1萬以上。但是塗裝版只要700元。她說拿到手的娃娃做工非常精美,感覺和正版沒什麼區別。

「粉牛」和「真愛粉」

波波說娃圈裏基本可以分為兩種人。一種是粉牛,也就是大娃粉絲中的黃牛。限量出售的大娃他們都會搶,喜歡的留下,不喜歡的高價售出。但基本上不會有盈餘,因為掙到的錢會拿去買喜歡的娃,可以說是「以娃養娃」。

如今盲盒的二級市場越來越不景氣。因為泡泡瑪特發售盲盒的量越來越大,為了抽隱藏款的人更加不計成本,不要的常規款轉手就掛在二手平台,造成供大於求的極度不平衡狀態。很多59元的盲盒在二手平台20元就能買到,還是全新未拆盒的。很多人退出盲盒圈,開始轉戰大娃圈。

在盲盒越來越不保值,拿到手就是賠錢的局面下,大娃圈裏人滿為患。大娃被炒到天價,有些人賺到盆滿缽滿,最後默默買單的就是娃圈裏的另一種人——真愛粉。

真愛粉一般對某個IP愛得深沉,一個系列裏缺了哪個都不行,多少錢也要收回來,因為「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

特別的愛需要特別的彰顯,只有限量發售的大娃,在他們眼裏才有收藏價值,可以把他們與普通粉絲區別出來。

娃友群裏的小凡,狂熱地愛着labubu,但是入坑晚,之前限量發售的大娃已經買不到了。於是她花了30萬,把市面上能買到的所有labubu全都買回來了。

在之前上海的一次潮玩展會上,保安抱着labubu抽籤桶衝出展廳,如喪屍圍城般玩命向前衝,身後追着烏央烏央的「亡命粉絲」。

這事兒其實就跟談戀愛一樣,在喜歡的人眼裏是個寶,但在外人看來可能就是個「廢物」。每一個大娃的背後都是設計師的故事和理念。這些故事被粉絲感知到,從而給這些「大人的玩具」賦予了獨特的價值。

泡泡瑪特在潮玩圈努力抬咖,靠明星帶貨,限量發售大娃製造稀缺性。稀缺的大娃在黃牛看來是賺錢的商機,在真愛粉看來就是獨一無二愛的見證。在大娃價格水漲船高的今天,無論娃賣多貴,都會有家有餘糧的粉絲為之買單。

有娃的人希望手裏的娃漲價,沒娃的人希望娃跌價。當單純的愛好被金錢裹挾,越來越多的娃友感覺到不快樂。「現在買娃不僅不快樂,還要被『售完』氣個半死。」「花1000塊錢買個娃眼睛都不眨,但是手機屏幕碎了都不捨得修」「喜歡那麼久從來沒有成功消費過,太難過了。」

但是,玩具的本義是帶給人快樂。波波懷念起她剛入坑的時候,就喜歡阿狸,不管它賠不賠錢。即使在二手市場跌成10塊錢,她也是開開心心都收回來,擺成一排放在書櫃裏,滿足感油然而生。但是現在,這種快樂已經在搶大娃卻怎麼也搶不到的過程中一點點磨沒了。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