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正常化開啟,全球市場的麻煩來了?

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正常化開啟,全球市場的麻煩來了?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日前韓國央行加息,澳洲央行宣佈縮減購債規模。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如何影響全球市場?大行其道對話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楊宇霆。

第一財經:日前韓國央行加息,這是疫情爆發以來韓國央行的首次加息,韓國還是首個加息的發達經濟體,您怎麼解讀這次韓國央行加息的舉動?

楊宇霆:韓國央行加息0.25個百分點,這個也是第一家主要的發達經濟體的央行有這種加息的行動。我看這一行動主要就是兩個原因,第一可能韓國自己經濟的復甦步伐還是可以接受,今年估計韓國GDP也有4%的增長。第二韓國央行行長李柱列也談到了,主要還是要看另外的原因,一個就是金融失衡的問題,他非常直接的提到金融失衡,簡單來說就是金融泡沫這種風險。我們也知道韓國它的居民的債務非常高,總體的居民債務相對收入比就是170%那麼高的,是全世界可以說是從居民債務的角度來看是比較高的一個經濟體。

另外他也提到要觀察美聯儲的行動,所以我感覺現在很多央行基本上有一個默契,今年可能也把它們的去年比較大量的一種貨幣的投入的政策,開始慢慢地收緊,我估計現在韓國央行可以某種程度代表發達國家的經濟體,央行的行動,而不是亞洲區央行的政策發展。

第一財經:我們提到發達經濟體的貨幣政策不得不提的就是美聯儲,那麼我們看到現在市場最關注的當然就是美聯儲的動向,在最近幾周頻繁地釋放出了一些貨幣收緊的信號,比如說日前美聯儲的會議紀要就顯示,只要經濟不遭受重大的下行衝擊,大多數美聯儲委員都願意在今年開始縮減量化寬鬆,但是我們看到在Jackson Hole的央行年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對於經濟的闡述又比較謹慎,同時在上周美國的就業數字也不如市場預期,所以這些信號混雜在一起,您覺得美聯儲究竟今年會採取一個怎樣的走向?

楊宇霆:如果是真的看美聯儲它現在要處理的問題,最主要的還是通脹,因為美國的通脹率,如果用CPI來算,實際上按月度的數據是0.5%,0.5%按年化率來算,實際上是非常高的,在一般的情況,月度的數字,過去幾年平均都是大概是0.1-0.15%左右,所以可以說通脹的上升的速度比之前它的預期還要來得快。

而且我們知道這一次的通脹不是完全是需求面帶來的情況,而是供應面,所以供應面在不同的衝擊下,包括最近的艾達颱風,也造成通脹的某種程度的壓力,所以說美聯儲現在的政策方向還是可能回到管理通脹的預期。所以這個也是為什麼他們願意開始預備有一個退市的行動。關鍵是退市他也說得非常清楚,退市不等於收緊,減少買債不等於加息。

所以這個希望給市場一個預期,這一次的退市行動不會再出現2013年的情況,當時伯南克退市提前告訴大家,在整個新興市場造成很大的震盪。美聯儲希望這一次的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過程做得比較平滑,不願意對金融市場帶來太大的衝擊。

第一財經:那麼您覺得加息會在什麼時間?

楊宇霆:當然大家的預期可能是明年的年底,有可能出現第一次加息,當然我覺得這個預期還是有很大的不確定的因素。因為美國的確就是通脹非常厲害,可是經濟也有放慢的情況,我們也剛才提到了非農的就業數據,上個月的數據就是不如預期,所以在經濟復甦的前提下面,如果是現在失業率還是5.2%,還不到應該開始加息的情況,或者是全民就業的情況,我估計美聯儲在加息的部分有可能延遲。

第一財經:您說韓國央行的加息對於發達經濟體會更有啟示性,所以未來我們會看到發達經濟體進行普遍地加息嗎?

楊宇霆:我們也知道剛剛澳洲央行也開始退市了,雖然說澳洲在防控方面剛剛才開始,在兩個主要的省份裏封城,在這種情況下還是願意退市。

另外就是新西蘭的央行,上一次本來預期會加息,結果沒有加息,讓市場猜測是不是因為疫情的情況,最後它的央行副總裁出來講,就是這一次延遲加息的決定純屬是為了方便他們跟市場溝通,原因是當天剛好要宣佈一些封城的行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就不願意在當天告訴大家,我現在加息。他們覺得很難向公眾交代,等於說加息還是按計劃裏面會出現的,只是延遲一個月或者兩個月。

在這種情況下面,我估計全球的主要發達經濟體的央行,今年不能說是貨幣政策收緊,可是可能已經開始一個行動,就是把它們的貨幣政策慢慢傾向於正常化。

第一財經:您覺得本輪全球貨幣政策正常化和以前的正常化有一些什麼樣的不同?

楊宇霆:我覺得以前正常化的過程是相對比較緩慢,當時比如說從金融海嘯之後,2008年2009年之後,經過很長的時間,我們才能看得到美國開始加息,或者是進入減少買債。而且在這中間這個過程,剛才也提到了,2013年伯南克宣佈或者是暗示他要退市的時候,已經造成市場很大的震盪。這一次很明顯,第一我們這一次的衝擊是疫情大流行造成的,是一個非經濟因素造成的一種震盪,在疫苗的發展方面有可能成為另外一個可以幫助經濟復甦的工具,而不是純屬是貨幣政策。所以退市的過程來的比較快。第二,在這一次央行學到,之前貨幣政策寬鬆,包括好幾次美國的QE,造成很大程度的金融失衡,經濟泡沫就是金融泡沫。這一次很多的央行不願意見到這種情況出現,這個也是對很多的本國收入的分配,財富的分配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所以我估計這一次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過程,可能比上一輪QE的正常化過程來得比較快。

第一財經:您覺得會快多少?

楊宇霆:估計可能美聯儲希望2-3年之內可以完成整個過程。之前我們看到是2010年開始美國大量地寬鬆,然後經過很多年才開始加息,所以經過了大概是6-7年,才完成整個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過程。這一次肯定很多的央行不願意再看到需要6-7年的時間來做出貨幣政策的正常化的過程。所以說這一次我感覺貨幣政策的轉向,市場正在接受,而且把這種消息慢慢地消化,消化的過程如果是給足夠的時間,給金融市場帶來的影響,估計也不會有很大的變化。

楊宇霆為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澳新銀行集團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