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美國的金融恐怖分子,用這些理由攻擊了中國上市公司

來自美國的金融恐怖分子,用這些理由攻擊了中國上市公司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9月11日是911事件20周年,我們本想寫篇文章回顧回顧一下,但是我們的發稿時間是凌晨0點以後,相信咱們的讀者朋友和我們一樣,對回顧這起標誌性事件的文章已經麻木了,於是我們決定,將今年上半年寫未公布的一份做空分析報告拆分來發表。

過去中國輿論界看待做空機構,往往會認為他們是資本市場的啄木鳥,其用自私的方式給股市刮骨療傷,是客觀上幫助投資者的行為。因此市場上對其褒揚有加,包括咱們北京某高校曾經將某害人公司拉下股市的某財務專家。

但實際上,做空機構並不是啄木鳥,只是資本市場中的一個角色罷了,很多時候,他們更像是街頭撞豪車索要報酬的那群人。用前幾天某媒體形容索羅斯的話來說,做空機構或做空大師真正的角色,應當叫金融恐怖分子。

中國公司被做空,從目前來看,更大規模的做空行為發生在2010年後,有極少數的公司在這個時間標杆之前。至今為止,已經有不低於500家中國公司被機構做空,具體的清單我們會陸續公布。如果讀者朋友有興趣了解,可以通過為我們提供贊助的方式,獲得更加詳細的報告。

本期,反做空研究中心梳理2018年以來的知名做空事件發現,做空機構指控中國上市公司的理由一共有34個,前9大理由分別涉及財務造假、營收及利潤造假、用户數據造假、關聯交易、財務欺詐、虛增利潤、公司陷入財務困境、虛構交易、股票操縱等。

位列前9大指控理由的公司中,被指控涉嫌財務造假的公司一共有13家,涉嫌偽造收入和盈利的公司有11家,被指控涉嫌數據虛報的公司有8家,涉嫌關聯交易可能存在問題的企業有6家,涉嫌可能進行財務欺詐的公司有6家,涉嫌虛增利潤的公司有6家,涉嫌財務陷入困境的公司有5家,涉嫌股票操縱的公司有5家。

位列第10到第17大指控理由的公司中,公司有欺詐嫌疑、產品競爭力不足和轉移資金資產三個因素分別命中4家公司;估值過高命中3家公司,簡歷及學歷造假、高估營收、高管違法違規、操縱財報利潤等被分別命中2家公司;而位列第18位到34位的原因,如分公司問題、記賬不規範、低報成本、渠道造假、未披露關聯方、不合理收入、竊取隱私及收益、高管地位不穩、負債高、資產低價處置、內部股票支付、與公司利益衝突、隱瞞小股東利潤、利益輸送、虛假投資、少報運營費用、誇大資本支出,各命中一家公司。

詳情如下:

2018年以來公司被做空理由彙總

(反做空訊息中心授權使用)

分年份來看,在2018年的14起做空事件中,有8家公司陷入財務數據有關的指控,分別是新秀麗、安踏體育、浩沙國際、好未來、舜宇光學、萬國數據、陌陌、恆安國際八家公司。而對中新控股、金斯瑞、獵豹移動三家公司的指控,則是這些公司虛假交易、操縱股價、數據造假、涉嫌欺詐、倒騰資產等,對蔚來汽車的指控,則是該公司無法實現量產目標。

表1:2018年做空機構所給的主要做空理由(反做空訊息中心授權使用)

2019年發生了16起針對中國公司的做空事件,有和信貸、新高教集團、阿里巴巴、58同城、中國交建、蒙牛乳業、長和、波司登等企業,被指控存在財務報表粉飾或者財務技能掩蓋財務問題等等,這在2019年發生的16起做空事件中,就佔了一半,其餘理由看起來更像是對財務粉飾問題的點綴。

表2:2019年做空機構所給的主要做空理由(反做空訊息中心授權使用)

在2020年37起做空事件中被做空的21家中,共有17家公司被指控財務造假,或與財務有關的數據作假,這些原因佔當年被做空企業的80.9%。可見做空機構對企業財務問題的關注還是大頭。對其他領域的關注,成為配角。詳情如下。

表3:2020年被做空公司原因梳理(反做空訊息中心授權使用)

在財務因素之外,關於公司治理、實控人的利益關聯、經營策略錯誤、經營困難、公司存在道德和法律瑕疵等,也是海外做空機構指控中國上市公司的重要理由。

比如,康哲藥業被指控「集團主席私人公司與上市公司存在利益衝突」,58同城「未公開趕集網收購案情況、核心業務面臨眾多不利因素」;迦南科技被指控「隱瞞關聯交易」和「其礦機無法實現盈利」、「估值過高」;跟誰學被指控「學生人數虛假、管理層涉嫌金融欺詐、轉移資金、虛假刷單」;聯想集團「存在欺詐行為」;晶科能源被指控管理層違規操作。

比如,中國奧園被指控以「明股實債」方式,將百億借款注入子公司的少數股東權益中、隱瞞和低報歸屬少數股東利潤、虛增歸母淨利潤、合約銷售存在虛報。中國金屬利用被指控:公司存在利用募集資金進行利益輸送;經營不佳,不能償還債務;2016年4月22日至2017年11月29日期間,業績不佳,但股價波動不大,或有操縱行為

此外,天能動力被指控:嚴重少計分銷商返利,從而誇大利潤;虛增產品單價及數量;隱瞞大量關聯交易;集團主席的博士學位來自未經認可教育機構。和諧汽車被指控公司高層轉移資產。

上述這些指控,並不一定有實際證據支持,但由於監管的剛性和滯後性,境外做空機構往往會用來對上市公司發起質疑,引起監管機構關注甚至立案調查後,更容易造成股價的大跌,他們便可以從中漁利,待到上市公司發現並作出應對時,往往因為證據不足或者造成損失巨大,已經無力進行有效反擊了。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