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錢湧入元宇宙,投資人究竟在投什麼?

熱錢湧入元宇宙,投資人究竟在投什麼?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一千個用户眼中,對元宇宙有一千個理解。

2021年,元宇宙火了。無論是投資者還是行業人士,都有自己的見解,但不同人口中的「元宇宙」概念並不完全相同。讓巨頭們紛紛「上頭」的元宇宙,到底是什麼?

有人從字面意思定義「Metaverse(元宇宙)是Meta (超越)+ Verse (宇宙),一種超越現實的虛擬宇宙」;扎克伯格Metaverse定義為移動網路之後的下一代平台,或者是具象化的網路;「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則在招股書中以「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地、經濟系統、文明」等八個要素來描述這一虛擬世界。

五花八門的定義並未阻擋人們對它的探討。關於「元宇宙」這一詞條,百度指數今年6月才將其收錄,8月突然迎來搜索量大爆發。

一位長期研究遊戲領域的美元基金投資人進一步對連線Insight解釋:「元宇宙本身就是真實存在的,而非虛構之物。遊戲行業的很多CEO很早之前便一直堅信這一概念,並且朝這個方向努力。只不過此前投資熱度一直沒有起來。」

如上述投資人所說,徹底引爆「元宇宙」熱度的,便是遊戲公司Roblox。今年3月10日其上市當天股價暴漲54%,市值超400億美金,按年上漲10倍多。即便已經連續兩年淨利潤出現虧損,也未抵擋二級市場的熱情。因此,Roblox也被認為是進入元宇宙的「起點」。

此後,元宇宙這個概念被內容、社交、硬件等多領域玩家快速推向風口浪尖,誰都不想錯過元宇宙的熱度。

據Tech星球報道,繼字節跳動以90億收購VR公司「PICO」後,其4月份斥資1億元投資的代碼乾坤近日在各大應用商店,正式上線元宇宙遊戲《重啟世界》。不僅如此,字節跳動內部或正開發一款元宇宙社交產品「Pixsoul」,打造沉浸式虛擬社交平台。

除了字節跳動,微軟、谷歌、騰訊、網易、HTC、英偉達、百度等國內外科技大廠也不甘落後,進一步爭奪「元宇宙」風口。紅杉資本、真格基金等頂級投資機構更是在元宇宙賽道動作頻頻。

元宇宙的爆紅反映了網路行業的魔幻。目前備受資本青睞的企業,究竟存在什麼競爭力?

這一處於早期的風口,目前也開始湧現出蹭概念的現象,融資熱背後也開始出現泡沫。

不少遊戲大廠多年前的某個產品或者不經意的舉動,也被定義為「早已佈局元宇宙」。遊戲行業的一些從業者們,也開始頻頻提及元宇宙。

一時間出現的「百家爭鳴」,正顯現出元宇宙「無法定義、無法預測」的特點。一位二級市場投資人向連線Insight直言,元宇宙仍在雛形期,目前市場上的相關產品距離實現這一概念還很遠,至少還需要發展5年,市場才會相對成熟。

熱錢「跑步」進場

不論是Roblox帶火了元宇宙,還是元宇宙拯救了Roblox,如今大把熱錢正在湧入元宇宙概念股。

8月29日,VR創業公司Pico發全員信宣佈其被字節跳動收購後,引起二級市場極大關注。次日,A股多支VR、AR相關概念股發生異動:寶通科技、金龍機電一度漲停;歌爾股份盤中大漲,對此股價變動,其發布公告回應稱,歌爾與Pico的母公司小鳥看看公司在VR領域內存在合作。

事實上,資本市場對元宇宙賽道的熱情,近期才表現得較為高漲。2021年之前,外界對於元宇宙的感知停留在影視作品、文字或遊戲中,沒有一家公司將自己真正定義為「元宇宙」平台。

自1992年,尼爾斯蒂芬森在其科幻小說《雪崩》中首提「Metaverse」這一詞後。時隔20餘年,2018年影片《頭號玩家》上映,才讓人們對元宇宙有了進一步的具象化了解。《頭號玩家》中,用户可以通過VR設備,體驗完全虛擬的世界。

2019年,元宇宙場景從視覺作品轉到遊戲領域,電音歌手Marshmello在遊戲平台《堡壘之夜》舉辦了虛擬演唱會;2020年4月說唱歌手Travis Scott舉辦的類似虛擬演唱會,吸引了創紀錄的1200萬名玩家在線觀看。

直到今年3月「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上市後,它在招股書裏寫到的元宇宙概念,捧紅了這個賽道,此後,元宇宙迎來了市場爆發性的關注。

今年4月,遊戲《堡壘之夜》母公司Epic Games 憑藉元宇宙概念加持,獲得新一輪10億美元的融資,創下「元宇宙」賽道最高融資紀錄;7月,扎克伯克在電話會議宣稱「希望在未來用5年左右的時間,將Facebook打造為一家「元宇宙公司」。

元宇宙概念是不是又一次短暫的風口泡沫還不能確定,但不論答案是與否,都未影響各大網路科技公司和資本的熱情。由於元宇宙橫跨了AI、區塊鏈、遊戲、社交等多領域的體驗和生活方式,資本也從內容、硬件、社交三個方面侵入元宇宙賽道。

多位投資人向連線Insight分析,在內容方面,主要集中在以「Roblox」「Fortnite」等為代表的遊戲。這種產品形態基本構建出元宇宙雛形。

在尋找遊戲行業的投資標的上,騰訊在業內表現得最為「飢渴」。

它早在2012年便有所佈局,當時騰訊花費3.3億美元購入Epic 40%的股份。目前,這部分股份的估值約為115億美元,較其投資時增長近35倍。而在2020年,騰訊CEO馬化騰首提「全真網路」概念。

據企查查數據顯示,2020年騰訊投資的遊戲公司比例從2019年的6.56%升至17%。其中包括2020年2月,與淡馬錫等三家投資機構參與Roblox G輪融資。今年上半年更是動作頻頻,騰訊已投資超過40家遊戲公司,這意味着平均4天就投資一家。

在遊戲方面加大籌碼的遠不止騰訊一家。今年4月份,字節跳動斥資1億元投資了元宇宙概念公司代碼乾坤,8月又以90億元人民幣收購Pico入局VR領域;遊戲行業新勢力「上海四小龍」中的米哈遊、莉莉絲今年也開啟了在元宇宙領域的探索。

各個頭部廠商發力投入,也帶動了底層技術產業鏈的升級。可以說VR、AR、顯示等技術和相關硬件設備是進入虛擬世界的入場券。

海外市場方面,Facebook為打造「元宇宙公司」,通過Oculus設備佈局VR領域,並且推出Facebook Horizon發力VR社交平台。國內市場方面,據VRPinea數據統計,僅今年6月,中國VR/AR/AI領域就有27筆融資併購。知名諮詢機構IDC預測,2021年全球VR虛擬現實產品按年增長約為46.2%,且未來幾年中將保持高速增長,2020至2024年的平均年複合增長率約為48%。

二級市場爭相投資元宇宙概念股的同時,一級市場基金們顯得更為熱情。經緯中國、真格基金、五源資本等一線基金入局。其中,五源資本較具備典型性,把元宇宙賽道的重點領域幾乎全投了一遍:遊戲引擎方面投資Bolygon,遊戲領域投資了Party Animal團隊等,虛擬AI方面投資了超參數和元象唯思等公司,在社交領域投資了綠洲VR。其他一些頂級資本也悄悄出手,紅杉領投遊戲平台Rec Room12.5億美元,網易投資社交軟件IMVU。

或許在投資者看來,2021年是投資元宇宙的最佳時期,頂級資本今年押注元宇宙符合其追求超額回報的邏輯,而大廠投資的主要目的是獲得入場門票。

被熱捧的元宇宙「新星」有何魅力?

資本的聚焦意味着風口將起,但被投資人追捧的元宇宙「新星」們,到底有什麼魅力?

一位長期關注Roblox的美元基金投資人向連線Insight分析:「高漲的投資熱度與市場標的逐步成熟有關係。比如Roblox、Epic Games等遊戲企業,讓玩家實現了在虛擬世界裏面生活這一願望,並且把封閉的生產內容體系變成開放的內容體系,大幅延長了虛擬世界的壽命。這些表現和原來的遊戲相比,便有本質上的跨越。所以一些公司上市後便取得二級投資人和市場的關注,市值不斷上漲。」

「只需打開Epic Games的『堡壘之夜』就能看到歌手的演出,這種感覺很奇妙。」一位重度遊戲用户向連線Insight感嘆,「以往的國產遊戲從未給過這種體驗」。

Roblox作為元宇宙遊戲的先行者,平台所有遊戲均由遊戲玩家自己製作而成。也就是說,每個用户既可以作為遊戲玩家,也可以成為遊戲創造者,這極大提升了遊戲用户的體驗感。

目前Roblox有4000萬種以上的遊戲,並且每天以5萬多款遊戲的速度不斷增加,這樣的遊戲總量甚至超過了歷史上所有遊戲公司開發的遊戲總和。

而Roblox作為中心化的平台,它的主要收入來自會員訂閲服務、付費遊戲的銷售、遊戲內虛擬商品的銷售等。這意味着用户出售自己設計的遊戲和遊戲中的道具時,Roblox也會從每筆遊戲交易獲利。會員需要繳納30%左右的「稅收」,非會員的「稅率」更高。自然,遊戲賬號和資產也歸Roblox平台所有。

近幾個月大火的區塊鏈遊戲Axie Infinity,則恰巧相反,其給予了玩家對遊戲賬號和資產完全的所有權。它主要採用「去中心化」技術,運行在區塊鏈的分佈式存儲網絡上,把遊戲中的資產和代幣(一種虛擬貨幣)放在公開市場上交易或出售。

Axie Infinity逐漸演變成去中心化組織「DAO」(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分佈式自治組織)的形式,這也是元宇宙中主要的社區組織形態。

目前,Axie Infinity日營收約2000萬美金,超《王者榮耀》日營收兩倍,成為目前全世界營收最高的手機遊戲。

在前述投資人看來,正是Roblox、Axie Infinity等平台實現了元宇宙的諸多特徵,如去中心化、虛擬資產、玩家創造內容、「邊玩邊賺」、社區等,讓巨頭看到元宇宙開始從概念走向現實的希望:「也吸引更多遊戲公司開始在已有的遊戲產品上,往元宇宙方向發展」。

世界最大的啤酒釀造企業百威英博,更是創新性地將「元宇宙」應用於商業。其內部工作人員可以通過可穿戴設備,在數字工廠中檢查、操作機器,接受實時訊息流反饋並作出決策。

國外市場領跑,國內也有很多企業希望成為「下一個Roblox」。一時間「Metaverse」成為諸多公司內部信、股東信中的熱詞,更有玩家極盡全力尋找與「元宇宙」契合的業務結合點。因為遊戲行業、文娛行業等都急需新的刺激點,來釋放壓抑許久的吸金慾望。

因此,在「元宇宙」這一新概念引起的大曝光度下,帶動股價的虛火也顯現出來。

比如,國內社交軟件Soul本想借元宇宙的東風,欲讓其上市之路與此後二級市場的發展更加順暢。上市前公開宣佈其「是以算法驅動的社交遊樂園,願景是持續打造年輕人的社交元宇宙。」但陌生人社交與元宇宙之間隔着的「大山」,遠遠不是加一個標籤那麼簡單。

Soul按性格和興趣特徵,將用户分到不同的「星球」,人們能在「星球」上可以點開另一名用户的主頁,通過文字和圖片的形式了解對方,並開啟聊天,但僅此而已。

本質上,Soul只是為傳統的社交軟件功能多了一層包裝,並且使用該軟件完全不需要VR/AR等硬件設備,與元宇宙的核心特徵「沉浸度」的契合更是無從談起。

同為社交軟件老牌玩家的陌陌也不甘落後,將公司願景從「希望人們通過移動網路,發現身邊的美好與新奇,讓人們連接原本該連接的人」改為了「連接人,連接生活」,似乎暗示陌陌也對元宇宙有一些想法。

甚至連家電企業海爾近期也宣佈,自己上線了製造行業首個智造元宇宙平台。

除了單純的「蹭概念」之外,與元宇宙沾邊的創業公司大多收穫高額融資。比如虛擬偶像公司萬像文化獲得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VR企業NOLO VR完成2000萬美元B輪融資;AR美妝公司玩美移動完成5000萬美元C輪融資……

企業的「膨脹」,與背後瘋狂的資本息息相關:是否真正屬於「元宇宙」先不管,投了再說。據界面新聞報道,從錘子科技獨立出來的VR工作室Recreate Games,在去年10月打造出國產獨立遊戲《動物派對》Demo大火後,投資方如今按照Metaverse概念給出數億估值,瞬間估值翻倍。

蹭熱度的背後是行業許久未見的熱潮。縱觀上述的投資案例不難發現,多數產品正是有了元宇宙「影子」,才給資本更多想象空間,讓投資圈趨之若鶩。

賭一個明天

或許「元宇宙」和5G有同樣光明的未來,但這個未來不知何時才能到來。

不管是技術還是產品形態,目前的元宇宙還處於0到1的早期階段。一位FA向連線Insight直言,「大多數企業蹭元宇宙概念,大多數國內產品是新瓶裝舊酒」。

僅從技術和隱私保護方面,元宇宙也還未真正成型。

華安證券發布的《元宇宙深度研究報告:元宇宙是網路的終極形態?》指出,目前AR和VR設備仍然存在缺陷,在當前的5G技術下,一旦設備運行時間過長,世界過於宏大,就會出現視覺上的紗窗效應和眩暈感。

換句話說,當前的技術設備遠遠不足以支撐一個逼真而開放的大型虛擬世界。

而且不論發展到哪一階段,人們的安全和隱私仍然是創建元宇宙的最大挑戰。小說《雪崩》也提到,Metaverse充斥着技術成癮、歧視、騷擾和暴力等問題,這些問題也會蔓延到現實世界。

元宇宙雖然是脱離現實世界的虛擬空間,但當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對現實生活產生足夠大的影響力,甚至顛覆現實中的金融體系、交易準則。因此,訊息傳遞是否足夠規範,經濟體系內是否會出現洗錢、詐騙等一系列問題,都是必須解決的問題。

問及市面上投資標的篩選條件,另一位近期與多家元宇宙概念公司接觸過的投資人向連線Insight直言:「我們肯定優先關注頭部玩家。但不論是頭部企業還是中腰尾部企業,需要注意的一點是元宇宙還處於早期形態,我們無法從產品端進行分析。所以投資人和企業交流時,主要圍繞企業成長路徑規劃、未來產品呈現形態,以及企業家在探索短期處於何種心態,對於探索中長期有何規劃等等。」

他繼續補充道:「現在不論投資領域還是行業平台,都未能清晰地定義元宇宙概念。因此,尚未發展到整理可投資的元宇宙企業數量、分析每個公司具備的優劣勢,進而梳理模型框架和知識點這一階段。好的標的更是少之又少」。

而對於如今元宇宙的泡沫論、或是蹭概念,上述投資人認為關注這些並不重要,因為元宇宙賽道過於稚嫩,但其發展一定是不可逆的。在他看來,若通過元宇宙概念,刺激當前企業創新發展,未必是一件壞事。

需要注意的是,類似「元宇宙」的概念在曾經VR圈最火爆的時期曾被人提及。2016年那一年被稱為VR/AR元年,當時不少創始人提出再造一個以VR為接口的虛擬世界,以給用户使用VR時沉浸感的體驗。

根據CVSource投中數據,當年中國相關項目的融資事件達120起,累計融資額近25億元。

而隨着VR由熱變冷,第二年該行業便進入寒冬,這個設想逐漸淡化出人們的視野之外。2020年賽道迎來轉折,VR頭戴設備Oculus Quest 2的銷量,直接超過歷年Oculus頭顯總和。

正如rct AI CEO陳雨恆所說,「Roblox目前一個處於數字化的虛擬世界和原生的虛擬世界的中間產品,是通往Metaverse的第一階段,而AI將會成為Metaverse 的下一個爆款應用的必備元素。從終端用户、消費者體驗和需求來看,AI能通過打造具有智能的原生虛擬物種,為用户帶來新的社交關係」。

儘管目前來看,通過AI帶來的新社交關係尚未存在,但眾多玩家都堅信元宇宙必然是未來虛擬世界發展的方向之一。

元宇宙遠遠未到爆發性增長的階段,而且市面上也缺乏足夠有代表性的作品,但並不妨礙一線投資機構也在賭元宇宙未來的興盛繁榮。

一位主要關注VR領域的投資人向連線Insight坦言:「硬件門檻高,有能力做到現在的玩家寥寥無幾,第一波投資熱潮基本已經過去。現在投資人主要看內容方面的平台,但估計一線投資機構才有足夠勇氣進行高風險投資。」

只是如今面對依舊尚不明朗的「明天」,眾多標榜元宇宙概念的企業仍未拿出令人信服的產品。在這場「Metaverse」概念颶風式地席捲下,投資機構也有可能成為新一波「韭菜」。

所有人都在等待元宇宙的明朗未來,但在它到來之前,賽道必然要經歷野蠻生長的過程。在這期間,泡沫將與發展並存,投資人和創業者可能賭出一個明天,也可能最終成為炮灰。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