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幸福的懸崖,平安被動上,跳還是不跳?

華夏幸福的懸崖,平安被動上,跳還是不跳?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房企的事,近期真是太多了。

昨天我朋友槓桿地產才寫了《疑似大佬求救信發出!懸崖之上:房企究竟有多難?》(9月9日),這不,另一個大房企大股東都換了。

事情大致這樣,下文再詳細寫:因為相關金融機構對華夏控股(華夏幸福此前的大股東),所持華夏幸福股票執行強制處置程序,導致華夏控股持股比例下降。

權益變動後,平安人壽及其一致行動人,持有華夏幸福25.19%股份,被動成為華夏幸福的第一大股東。

(華夏幸福公告)

大股東雖然變了,雙方都回應,實控人未變。

不過,華夏幸福的情況非常讓平安不好整。

不久前中國平安披露2021年中期業績,受華夏幸福債務危機影響,中國平安中報減值計提359億元。

這筆買賣未來如何收場?

01

被動成為華夏幸福第一大股東,「平安地產」得來重如泰山

事情是這樣的,9月9日,華夏幸福發布公告,第一大股東變更了。

原因是華夏幸福9月8日收到華夏控股通知:

相關金融機構8月23日至9月8日,以集中競價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強制處置華夏控股持有的35,194,300股公司股份,佔公司當前總股本 3,913,720,342 股的0.90%。

本次權益變動後,華夏控股及其一致行動人的持股比例,變更為24.92%,低於平安人壽及一致行動人的持股比例。華夏控股權益變動情況如下:

(華夏控股通知)

根據公告,槓桿遊戲看到,平安人壽及其一致行動人平安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持有華夏幸福25.19%的股份。

華夏幸福目前9名董事會成員中,6名非獨立董事中的4名為華夏控股提名,3名獨立董事均為華夏控股推薦、董事會提名,華夏控股推薦和提名的董事佔董事會成員的多數。

平安人壽及其一致行動人平安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已出具《說明函》,說明其無意願成為華夏幸福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平安提名的只有2名董事,不足三分之一;

平安亦未向華夏幸福派駐高級管理人員。

因此,平安雖然成了大股東,但實控人沒變。

(華夏控股通知)

如上圖,華夏控股方的股票權益佔比,略低了,但實控人不變。這在很多傳統企業,是較少發生的。

但對於平安來說,暫時也是最好的選擇。

回溯歷史,2018年,因環京樓市限購,住宅業務無法為長周期的產業新城及時輸血,華夏幸福首次出現資金壓力。

2018年7月,中國平安入股華夏幸福,以19.88%的股權成為其第二大股東,5個月後平安再次增資,持股比例增加至25%。

調控一直沒有放鬆,2021年初,華夏幸福正式承認債務逾期問題,自此之後,華夏控股及其一致行動人的持股比例,相繼因被動減持而逐步下降。

直到如今,平安人壽成為第一大股東。

2021年初,平安聯席CEO謝永林在平安業績發布會上披露,平安對華夏幸福投資的風險敞口為540億元,約是中國平安2020財年淨利潤的三分之一,但風險敞口不代表全部虧損,540億元包括股權投資180億元,以及表內債權投資360億元,平安將會根據化債進程及時提取撥備。

謝永林強調,會不遺餘力地支持華夏幸福債務處理方案,但後續不會再出錢。

無論掏錢不掏錢,這個第一大股東,正式成為坊間戲稱的「平安地產」——槓桿遊戲也覺得亞歷山大。

02

180億元拿下華夏幸福25%+的股份,如今華夏幸福總市值僅剩下160億元,計提359億元

受華夏幸福投資資產減值計提等影響,2021上半年,中國平安歸母淨利率按年下滑。

2021上半年,華夏幸福投資資產減值計提、估值調整等金額為359億元,對稅後歸母淨利潤影響-208億元,對稅後歸母營運利潤影響-61億元。

回到上文所述2018年,華夏幸福的控股股東華夏控股,與平安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簽訂《股份轉讓協議》,向平安資管轉讓5.82124502億股華夏幸福股份,佔華夏幸福總股本的19.70%。

當時,標的股份的轉讓價格確定為23.655元/股,轉讓價款共計約137.7億元,這一價格距離合約前一個交易日收盤折價約5%。

當然,平安不是白給錢買股份。

當時華夏幸福承諾,將以該公司2017年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基數,在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的淨利潤增長率分別不低於30%、65%、105%,即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不低於114.15億元、144.88億元、180億元。

否則,華夏幸福將對平安資管進行現金補償。

後來我們知道,華夏幸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

2019年,華夏控股通過協議轉讓方式,再次向平安資管繼續減持約1.7億股公司股份,平安資管以其受託管理的保險資金繼續增持約1.7億股公司股份,佔公司總股本的5.69%,每股價格為24.597元,轉讓價款共計約42.03億元。

兩次交易,華夏幸福大概獲得了180億元資金。

中間華夏幸福和平安的故事,槓桿遊戲就跳過。到了如今就是今天這個局面,平安被動成為第一大股東,2021年中報大額計提。

6月28日槓桿遊戲寫《踩雷之後,中國平安又砸重金接盤來福士!啥意思?》時,當天收盤,華夏幸福股價報收5.26元/股,總市值僅有205.86億元。

應該說叫尚有,雖然也是跌得一塌糊塗。

我們看9月10日收盤,更要震驚。

市值又少了幾十億,163.59億元,股價差一點4塊都要守不住了。

2018、2019年,平安拿下華夏幸福25%+的股份,就花了180億元。

按照這個收盤價,平安目前持有華夏幸福的股份,市值僅40億元左右。

03

華夏幸福收到上交所問詢函,涉盈利能力下滑、費用激增等問題,平安如何收場?

不少網友開玩笑,這是典型的炒股炒成了第一大股東,有人則調侃「平安地產來了」,也有人表示第一大股東都換了,華夏幸福應該改名成「華夏幸福平安」。

這些都是詼諧說法,現實在槓桿遊戲看來,是很殘酷的。

9月9日,華夏幸福發布公告稱,該公司收到上交所《關於華夏幸福基業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半年度報告的訊息披露監管問詢函》,問詢函要求華夏幸福從盈利情況、財務費用、資產減值等方面,在9月17日前做進一步披露。

據公告披露,上交所首先對華夏幸福盈利情況提出質疑。

今年上半年,華夏幸福實現營業收入210.68億元,按年下降43.63%;毛利率約為5.29%,明顯低於2018-2020年同期的45.67%、48.73%、46.93%。營收規模下降與毛利率下滑是公司當期虧損的主要原因之一。

上交所要求請華夏幸福補充披露:

(1)結合流動性及經營情況,說明營業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並分析是否存在進一步下滑的趨勢及風險;

(2)結合近年行業政策變化,以及土地獲取成本、房產銷售價格、建築材料價格的變化,量化說明公司毛利率大幅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並分析是否存在進一步下滑的趨勢或風險;

(3)對比同行業可比公司毛利率情況,說明是否與行業毛利率水平差異較大,並解釋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跨期確認成本費用的情況。

(華夏幸福公告)

此外,槓桿遊戲看到,上交所還請華夏幸福回答,財務費用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近兩年存量項目情況真實性,要求華夏幸福對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的依據及合理性做出說明以及說明未來如何可持續地提升盈利能力等一大堆問題。

根據問詢函,華夏幸福需要於9月17日之前披露回覆。

華夏幸福方面表示,收到問詢函後高度重視,立即組織相關人員準備問詢函的回覆工作,將根據問詢函要求,儘快就上述事項予以回覆並履行訊息披露義務。

這些問題屬於華夏幸福。

同時,本次被動成為華夏幸福第一大股東之後,平安方面亦無意成為控股股東,強調其財務投資者的性質保持不變,也將繼續積極參與債委會的相關工作——但最終平安如何收場?

繼年初表示不會再為華夏幸福出錢之後,平安集團執行董事兼聯席CEO姚波8月27日再次重申:

會積極跟進河北省政府牽頭制定的風險化解方案,視情況而定是否進一步增提撥備。

今年以來,中國平安股價持續下跌,最高跌幅超過40%。

而中國平安也在8月末中報後宣佈,最高百億的回購計劃,隨後「公司回購+高管增持」密集行動。

截至9月9日晚,合計購買金額已經超過29億元,但目前來看,對股價的提振作用,暫時不明顯。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