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整形容易維權難,醫美都是「黑社會」?

中國整形容易維權難,醫美都是「黑社會」?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你覺得……我會讓你活着離開濟南嗎?」

影視作品裏反派才會說的話,卻是出自一個整形機構老闆之口。

9月7日,一則女孩到濟南喜悦整形醫院維權被女老闆毆打的視頻,在網絡上流傳並迅速登上熱搜。視頻中,這個維權女孩被扇耳光、遭到言語羞辱、被威脅人身安全,並被強迫簽訂和解協議。

視頻曝光者是這家整形醫院的前員工,視頻曝光後其通過微博賬號@喜悦整形小o發聲,稱在討要工資過程中也遭到了老闆劉某明,也就是視頻中的女老闆的毆打。有網友將這段整形醫院的風波調侃為「醫美界的《掃黑風暴》」。

視頻被曝光後,警方通報,打人老闆劉某明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依法刑事拘留。警方通報的另一位涉嫌非法拘禁罪的協從施暴者孫某笑,隨即被網友扒出正是最初爆料視頻的前員工小o,視頻因其今年7月與老闆劉某明發生矛盾才被曝出。目前微博賬號@喜悦整形小o已清空微博。

隨着醫美維權被關注,越來越多的醫美維權者也站了出來。甚至有同樣因為醫美維權而遭毆打的維權者也稱,「曾被要求解剖檢查」。

醫美維權為何如此艱難?

一方面是因為行業的野蠻和無序性。艾瑞諮詢調研顯示,平均每年「黑醫美」致殘、致死人數約為10萬人。

另一方面,醫美本身是一個訊息壁壘較高的行業,為了達成交易或躲避糾紛,有些機構會刻意用話術包裝手術項目、過度承諾手術效果等,甚至把《知情同意書》當作「免死金牌」。還有業內人士表示,整形標準和整形失敗原因不明確也是醫美維權難的重要原因。

醫美界的《掃黑風暴》正在上演?

除了「我會讓你活着離開濟南嗎?」在網傳視頻當中,維權當事人安女士還被女老闆恐嚇和威脅:

「扒光衣服拍下照片發給你家裏人。」

「給市監局打電話,有一個字說得讓我不滿意,大耳巴子照你臉上扇!」

「在濟南如果被人套上麻袋扔到路邊,就是你自己造成的。」

……

這些聳人聽聞的言論讓視頻在網絡上快速發酵。

9月7日上午,涉事整形醫院官微發表聲明稱,視頻中的女顧客安女士是專業醫鬧團伙成員,背後有專業團隊在操縱炒作此事。聲明還認為視頻遭到惡意剪輯,未能反映事件全貌,並提到安女士向院方無理索賠5萬元。

網友對其聲明的邏輯和真實性進行質疑,「不管怎樣,辱罵毆打搶手機是真」「如果是醫鬧就應該報警而不是濫用私刑。」

9月8日、9月9日,濟南公安連發兩條通告。第二條通報顯示:劉某明涉嫌非法拘禁罪,被依法刑事拘留;該機構合夥人曲某和前員工孫某笑涉嫌非法拘禁,將依法取保候審。

隨後,安女士發聲否認醫鬧及索賠5萬傳聞,稱僅去過兩次濟南,第一次是去「喜悦」做整形,最後一次則是去維權遭毆打;並表示院方聲明中提到的自己要求索賠系自導自演,目前正配合警方調查。

緊接着,《人民日報》評醫美機構打人事件,「輿情洶湧是人們不滿醫美行業發展失序、維權不暢的折射,一查到底方能紓解醫美焦慮。」

隨着警方介入和官媒發聲,事件迅速發酵,越來越多的醫美維權者陸陸續續站了出來。

據澎湃新聞報道,在喜悦整形做肋骨鼻術後出現感染的張先生(化名),經院方兩次修復後出現鼻部攣縮、鼻歪斜的症狀。在喜悦整形做鼻綜合手術的王女士向「我們視頻」表示,術後鼻子出現紅腫疼痛,一年內多次聯繫院方要求修復,遭到威脅、辱罵,已致長期失眠,靠藥物入睡。

日前,另一位維權者也通過社交平台發聲,講述了醫美維權難的經過。她稱自己在成都美綻美醫院做的隆胸手術疑似因假體放反,而造成胸部不對稱。噹噹事人來到醫院討要說法時,院方拒不承認,稱解剖才能證明。當事人稱自己還被院方沒收手機、毆打致腦震盪,眼睛紅腫,身體多處受傷。

據其描述,自己被五六個人從醫院抬至草叢,過程中還被故意扒掉了褲子和內褲。「我想提上,但我的手被架住了,並且他們還打我的手製止我…… 記得又有人過來扯我的衣服褲子,並說給大家看看你的胸,有人打我的臉…… 最後有人踢了我的頭,再有意識時已經被120抬走了……」據當事人提供的一份警方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該整形機構存在非法限制他人自由的行為。

多位醫美維權者維權不成反被打,網友直呼:「醫美維權這麼難?」「醫美機構是『黑社會』嗎?」

只要不維權,醫美很容易

其實,只要不維權,想做醫美非常容易。

在網路的世界裏,隨處可見光子嫩膚、熱瑪吉、皮秒、嗨體…… 等項目的「安利」。

開菠蘿財經以「醫美項目推薦」為關鍵詞在小紅書上搜索發現,相關筆記超過21萬篇;而關鍵詞「醫美」的相關筆記則超過94萬篇,商品超過900件。#醫美分享#話題已有超過七千萬的瀏覽量。

小紅書中,還不乏記錄醫美全過程的圖文和視頻筆記:「30+模特辣媽,全臉一年10w+的醫美坦白」;「混了Y(醫)美圈4年,全臉30w動臉經驗分享」;「100萬,我整了哪?」

這些重金砸向醫美並有着多年醫美經驗的博主們毫不避諱地曬出手術前後的對比圖,引得一眾網友對強大「換頭術」心嚮往之。

平台上賬號名稱為「皮膚醫生XX」的博主,承擔的則是為用户打消安全顧慮的任務。賬號ID營造的專業人設,配上白大褂進行醫美科普,「這是皮膚科醫生自己都做的醫美項目」,你還擔心什麼呢?

一篇篇整形筆記可能最終導向醫美項目的粉絲福利團購,以及明星和網紅的帶貨直播間。去年7月,在伊能靜和新氧APP合作的熱瑪吉狂歡夜直播中,在線觀看人次超700 萬,點贊量超 20 萬,累計9.1萬人參加話題討論。今年3月,雪梨在淘寶開設醫美直播專場,當天成交額高達1.82億元。

網紅分享「換頭」經驗、皮膚醫生做科普、大主播帶貨,林允、張嘉倪、應採兒大方承認做過醫美項目,伊能靜、麥迪娜親自下場推薦,醫美輕易就完成了一輪又一輪市場教育。

年輕人不再對醫美「諱莫如深」,談及醫美就像討論護膚品一般稀鬆平常,由於這種「護膚品」是大牌貴价的,博主們在分享中還帶着點驕傲和炫耀。

你不了解醫美,各大社交平台有人給你種草;你不知道在哪買,KOL發起團購、網紅明星直播帶貨、網路醫美平台廣告鋪天蓋地、搜索引擎和生活服務類網站「不經意」為你推送;你沒有錢消費高價項目,醫美機構想方設法「幫」你貸款……

然而,醫美行業的訊息壁壘並不是靠網紅和明星的安利,就能消除的。等待你的很可能是黑醫美、黑醫生、黑針劑、包裝過的「輕醫美」……

根據艾瑞諮詢發布的《2020年中國醫療美容行業洞察白皮書》,2019年中國具備醫療美容資質的機構僅有約13000家,其中合法合規開展醫美項目的機構僅佔行業12%;醫美非法從業人數至少在10萬以上,合法醫師僅佔行業28%;非法醫美場所90%以上的醫療美容設備都是假貨;市面上流通的針劑正品率只有33.3%。

這份《白皮書》還顯示,黑醫美、黑醫生、黑針劑……黑產渠道正在截流醫美用户,其背後常常是「熟人」、「微商」這樣的推手,以「打折、有內部資源」的名號將訊息不對稱的醫美用户介紹給黑醫美以分取佣金,增加了用户醫療事故等不規範操作的風險,不少人甚至被洗腦借款所謂的「醫美貸」,以消費更高價的項目。

艾瑞數據顯示,六成以上的醫美用户錯把手術類項目例如抽脂、隆胸豐臀、手術類面部整形、植髮等錯認為是「輕醫美」。某些醫美機構把「創傷小」、「恢復期短」或「價格及風險較低」的話術包裝為「輕醫美」,而在前述手術類項目上大肆宣揚,吸引用户做風險高同時價格也高的手術類項目。實際上,輕醫美僅指非醫療美容手術項目,例如激光、射頻、注射填充、化學剝脱等。

醫美維權,為什麼這麼難?

然而,很多用户表示,做醫美前,被機構的服務人員當成「上帝」,一旦走到醫美維權這一步,機構大概率會「變臉」,維權難度陡然而升。

近年來,醫美糾紛數量呈上升趨勢。開菠蘿財經在裁判文書網上以「醫美」為關鍵詞檢索發現,相關判決數量從2015年的16件迅速攀升至2020年的887件。

然而,更多的醫美糾紛案件並沒有等來相應判決。

醫美糾紛高發的背後,有醫美機構診療操作不規範,隱瞞手術風險的原因。例如,術前未交代清楚手術不良反應,對就醫者的項目效果過度承諾。而醫美機構讓當事人簽署的《知情同意書》似乎成為了機構的「免死金牌」。醫院認為,當事人已簽署手術風險的《知情同意書》,對其中風險應當有所預見。

微博用户@我喜歡三色柯基 在2019年的眼袋切除術後出現眼部嚴重凹陷、雙側不對稱的面部問題和眼部酸澀流淚的併發症,便以醫療損害為由起訴整形醫院。當事人稱,上手術枱前的兩次面診,均未被告知手術任何一項風險及併發症,臨進手術室前被要求籤署羅列一堆併發症的《知情同意書》。

「醫療損害責任鑑定」也是維權的最大難點。

經常接受醫療美容糾紛諮詢的律師雷家茂在微博中表示,由於整形標準和整形失敗原因不明確,當事人上訴的相關證據不足,即便起訴了,訴請得到支持的情況也非常少,「到底是因為醫美機構在手術操作不規範導致出問題,還是消費者在術後恢復中因自身的原因導致出問題,本身難以界定。」

上述當事人還在微博中稱,由於國內缺乏成熟的整形醫療鑑定標準,鑑定訴求常被鑑定機構拒絕,而且從申請鑑定到被拒絕,來去需要耗時兩個月的時間。就算鑑定訴求被接受,等來的往往是鑑定機構以「併發症」「審美差異」為由得出「不存在鑑定事故」的鑑定結果。

經過長達兩年的艱難維權,上述當事人終於等來了她的判決責任書。該判決書顯示,醫院僅承擔50%的責任。然而等待她的,還有無休止的面部修復。

9月13日,當事人稱將獲賠款項都捐給了遼寧省紅十字救助中心,並曬出了捐款記錄,也給這段長達兩年的醫美維權畫上了一個句號。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