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和萬通六君子已成過往

潘石屹和萬通六君子已成過往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潘石屹與他的SOHO中國起步於「萬通六君子」的故事,此後,也是一度是六君子中,資產規模與名聲最大的。而SOHO中國走到今天這步,也是六君子「相忘於江湖」的最後一塊標誌。今次過後,江湖漸遠,再無故人。

潘石屹「夢斷」

潘石屹出清資產的姿勢,不如他想得那麼瀟灑。

9月10日,SOHO中國一紙公告了「黑石集團終止對公司收購要約」的消息。就在3個月之前,潘石屹還在為以236億港元(約合人民幣195億元)向黑石出售資產暗自高興,即使這個交易價格已經比去年打了75折。那一天,老潘在微博上特意轉發了黑石將收購的消息,一改以前歲月靜好的畫風。

老潘的「買賣」,終究還是涼了。從2019年計劃出售核心資產,到2020年與黑石集團私有化談判,再到此前的要約收購,他為這場交易精心準備了3年,但短短3個月,交易走勢陡然反轉。國門這道關,老潘沒能躍過去。

交易失敗的原因,公告中只用了「目前滿足收購要約的先決條件進展不足」這一說辭。但轉變的發生早已有跡可循。8月6日晚,SOHO中國發布公告稱,與黑石集團的236億港元交易,被市場監管總局正式立案審查。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這次監管與張欣巧用可變利益實體(VIE)對SOHO中國進行實際控制有關。華興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師曾撰文分析稱,目前法規未明確VIE結構的合法性,並且VIE結構被普遍採用,為法律禁止或限制行業內經營的國內企業提供了融資便利。當下監管環境加強也會令涉及VIE架構的企業面臨更多壓力。

與黑石的交易涼了,但圍繞在潘石屹身邊的指責卻沒有停下來。這可能是老潘人生中最失意的一次,但卻不是唯一一次的受挫。真正了解SOHO中國的人會發現,潘石屹的心態轉折,與一場曾經持續了3年之久的上海地王爭奪戰脱不了關係。

2010年時,上海外灘8-1地塊開拍,一舉成為上海有史以來最昂貴的出讓地皮。當時,為了爭奪這個地塊,復星集團、SOHO中國以及上海證大、綠城中國還曾對簿公堂。

為了這塊兒風水寶地,潘石屹的SOHO中國跟郭廣昌的復星集團打了三年零四個月的官司,他不惜發動社交媒體的力量,憑藉自己擅長的營銷能力掀起了輿論之勢。那個時候的他,還不願甘拜下風。但3年之後,這場地王爭奪最終以潘石屹求和退出,郭廣昌撤訴結束。

上海的確不是潘石屹的福地,SOHO中國最初在上海佈局的資產增長情況也不盡如人意。

在上海屢吃敗仗後,潘石屹最先清空了上海的幾處資產。AI財經社根據公開報道整理,2014年至2020年,潘石屹合計賣出了超300億元的資產。在這期間,潘石屹夫婦通過其在海外的家族信託,先後購置了多個美國的商業辦公項目。

也就是在這場「敦刻爾克大撤退」之後,潘石屹把SOHO中國賣得只剩下北京、上海核心地段的「八大金剛」,即北京的望京SOHO、光華路SOHO2期、前門大街、麗澤SOHO,以及上海的外灘SOHO、SOHO復興廣場、古北SOHO和SOHO天山廣場項目。

一來一回之間,謾罵早已環繞在潘石屹身邊。潘石屹也多次在公開場合自辯,2017年時,為了掩飾後續的資產轉讓動作,他還以「只租不賣」的承諾作為掩護,「 SOHO中國有永遠不能銷售的兩個項目,外灘SOHO是一個,位置太重要了;望京SOHO不能銷售,太漂亮了,我很喜歡。」

仍有許多人為SOHO中國暗自惋惜。作為商業地產的第一批淘金者,潘石屹無疑是最早吃到時代紅利的那波人。坐擁着一二線城市核心資產的SOHO中國,鼎盛時也曾喊出要超越萬科的口號。然而,當SOHO中國僅剩的「八大金剛」也被擺在交易的天平上時,SOHO中國這個昔日被看好的生意就真正走到了末路。

如今,潘石屹的微博已經3個月沒更新了,最新動態還是停留在此前的收購消息上。在這之前,他的微博和商業已無太多關係,只剩「拍照,養花,關心兒童和教育的未來」。

但現在,一切都被雨打風吹去。失去了黑石這個老朋友後,下一步SOHO中國資產如何處置,成為老潘頭疼的新問題。

萬通六君子往事

潘石屹在當年的「萬通六君子」裏一直屬於最精明的「財主」,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在與兄弟們分家20多年後,自己卻是聰明反被聰明誤的那個。

但兄弟們的日子過得並不比他舒心。一度被潘石屹視為精神導師的易小迪,在六君子中與老潘的關係最好。他一手打造的定位於解決新興白領和中產居住問題的「陽光100中國」,上個月有2億美元可轉換債券出現實際違約,旗下多個房地產項目被曝停工,眼前正面臨債務危機。

前些天,老大哥馮侖則因一條「涉嫌挪用資金罪被三亞警方立案」的消息,被全網關注。傳聞發酵時,馮侖還在出差,飛機落地後,他迅速在個人微博澄清,稱網絡文章惡意歪曲事實,編造虛假訊息,並表示「將向警方報案並保留其他一切追訴權利」。經歷過房地產行業榮枯的他,從萬通集團退休五年多來,即使二次創業,也很難從江湖風浪抽身。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把時間回撥到許多年前,作為國內最早一撥做房地產行業的民營企業家,馮侖、潘石屹、易小迪、王功權、王啟富、劉軍這六個人的名字成為一個時代的印記。

1988年,海南省人民政府成立,不少人嗅到了這片土地上的金錢味道。手捧着「金飯碗」的王功權和劉軍不惜辭去公職也要到海島淘金。他們在開往海南的大巴車上相遇,先後入職當地同一家房企,並由此和公司的辦公室主任王啟富結識。

後來通過王啟富,他們認識了還在國務院體改辦旗下中國體制改革研究所工作的馮侖。

那時的馮侖受研究所委派,南下組建海南改革與發展研究所,新單位的經營部門需要對外招聘人手,他先是把在中國人民大學讀書的易小迪招來,隨後,王啟富、王功權、潘石屹、劉軍陸續加入。

《南方人物周刊》曾經這樣形容六個人:馮侖為人謙和,以兄長待人,而且他腦子活絡,有眼光;王功權曾任吉林省委機關的一名宣傳幹部,性格有些反叛,善於危機處理;潘石屹年輕一些,在個人的興趣和愛好上,較為海派,做事目的明確,咄咄逼人;易小迪不愛爭搶,舉重若輕,扮演着任勞任怨的實幹家的角色;王啟富則愛憎分明,講義氣,真性情;劉軍性格直率,是惟一敢坐在桌子上,指着馮侖鼻子對他咆哮的人。

這就是「萬通六君子」故事的開端。

1991年下半年,「萬通六君子」成立了海南農業高技術投資公司(萬通前身),他們採用水泊梁山的「座有序,利無別」模式,商定由王功權出任法人代表和總經理,馮侖和劉軍擔任副董事長(當時董事長職務必須由投資主管單位的人擔任),易小迪是總經理助理,王啟富是辦公室主任,而學歷最低、財商最在線的潘石屹分管財務。

把錢交給潘石屹,兄弟幾個都很放心。因為他這個人沒有很大的賭性,最典型的故事是,有一次被朋友拉着去拉斯維加斯,在賭場潘石屹只換了100美元,輸了就回酒店睡覺去了。

而且,老潘還很擅長討價還價。當時公司賬上只有3萬元錢,全部是借款。他們向北京一家信託公司貸款500萬元,又以此為抵押從銀行獲得了1300萬元的授信, 開始在海口炒房,以3000元/平米的價格買下了8棟別墅。

1992年過後,海南市場急劇升温。1993年初,山西煤老闆韓九吉來海南買房,潘石屹開價4000元/平方米,對方覺得太高,此時一位內蒙古買主登場,潘石屹當即將價格提到4100元/平方米。最後,韓九吉以4200元/平方米的價格買下了三棟別墅。

據當時的消息稱,潘石屹結婚時,韓九吉還曾拿着山西的景泰藍和玉條親自到場祝賀。能讓買家多花錢還感覺特別舒服,潘石屹把生意做到這個地步,業內人直說「不服不行」。

後來,內蒙古的老闆以6100元/平米買下另外兩棟別墅,「六君子」合力淘到了「第一桶金」。乘着政策的東風,不到兩年時間,他們已經能淨賺3000萬元。

儘管戰績不菲,但多年後,人們對「六君子」廣為稱道的,卻是他們趕在海南房地產泡沫破滅前的功成身退。

據說是賺到錢後不久,六個人看到一組數字:海南常住人口15萬,暫住人口50萬,但人均住房面積達到50平方米。反觀北京,人均住房卻僅有7平米。

預感到不妙,他們幾乎是踩着國家宣佈全面控制銀行資金進入房地產的尾巴「逃到」了北京。不久,海南房地產泡沫被戳破,無數高樓變成爛尾樓。

來到北京後,公司變身為萬通集團股份有限責任公司,由馮侖當董事長,王功權任總經理,其他4人均為董事兼副總。1993年,萬通集團通過華遠集團運作,在北京阜成門地鐵附近拿到一塊土地,投資建設萬通新世界廣場項目。在潘石屹的建議下,在市場率先嚐試代銷模式,與中國香港利達行的鄧智仁聯合操盤,該項目5天內銷售進賬5億元。這也讓萬通在房地產行業站穩了腳跟。

生意越做越做大,「六君子」的分歧越來越多。王啟富、潘石屹和易小迪最先離開,分別創立自己的企業;劉軍在1998年回到四川投資農業項目;2003年王功權加盟IDG機構。

至此,萬通六君子的一起造富故事告一段落。但馮侖、潘石屹、易小迪等人的創業新故事還在繼續。

「只顧數錢的人最終無錢可數」

其實「萬通六君子」的分家,萬科創始人王石早有預言:「馮侖幾個雖然是熱血青年,但是今後面臨到利益衝突,一定會出問題。」只是他們不信,不信金錢利益還能影響兄弟情義。

多年後,馮侖談及此事,說「萬通六君子」是妻離子不散、家破人未亡、苦大沒有仇。

至少在2018年,愛好攝影的潘石屹在「六君子」的微信群裏招呼大家拍合影,還得到了集體響應。從後來的照片上看,從右至左依次是易小迪、馮侖、王功權、王啟富和劉軍。潘石屹將自己全身置於鏡子中,人像比例比其他人都小,他說:「他們看起來都很偉大,我很渺小。我都這樣渺小了,他們肯定覺得好。」

老潘還是那個老潘,得了便宜不賣乖。其實他和他創立的SOHO中國,在市場的知名度和體量遠超過其他五人,但在兄弟們面前,他還是「小潘」,是當年跟着馮侖一起打天下的小弟。

「萬通六君子」曾開創了屬於自己的地產時代,他們乘政策東風,給中國房地產行業帶來的改變有目共睹。然而,自從1995年分家後,這20多年來,包括SOHO中國在內,他們都沒有延續更大的財富故事。

暫且不論離開房地產行業的三個人,單看還留在這個行業的馮侖、易小迪和潘石屹,他們的企業曾經都是最知名的開發商之一,如今都已跌出了百強房企的名單。

不過觀察三家的發展路徑,除了陽光100的易小迪是因為創始人比較「佛系」,經營過分保守謹慎外,萬通地產和SOHO中國的失意有些許相似,都是將業務重心從住宅開發轉向商業地產開始。

2005年,潘石屹看到北京商業地產市場巨大需求和供給的短缺,帶領SOHO中國第一次戰略轉型,希望通過散售模式,讓商業地產實現和住宅一樣的高周轉。

而萬通地產的轉型更早,2001年起就先後涉足商業、金融、物流等方面,馮侖很早就認為住宅不會是房地產行業的主旋律,2011年開始「去地產化」,向商用物業轉型。

或許是錯判了形勢,在樓市發展的黃金十年,碧桂園、恒大、融創等房企乘勢而上,高舉高打,通過加高槓杆壯大規模,而SOHO中國、萬通和陽光100卻逐漸掉隊。

不過,馮侖似乎不太計較掙錢與否,「誰都希望企業辦得又大又掙錢。但我的確偶爾會走神兒。我覺的除了賺錢,精神愉悦也是挺重要的一件事。」作為「萬通六君子」裏擁有最高博士學歷的馮侖,這些年他還在寫書和搞自媒體。有人調侃說,馮侖做學問是一流的,經營萬通地產是二流的,相比於馮侖的名氣,萬通的業務被高估,而文字的影響力被低估。

潘石屹也寫書,他寫過「只顧數錢的人最終無錢可數」。他說,和王石、柳傳志這些初代企業家相比,自己最多算是第二代企業家,因為受惠於他們,所以想要從金錢的佔有慾中超脱。

「你的錢最終還是社會的錢,你死了,錢不會賴在你身上不走。」但老潘向外輸出的價值觀和自己的實際行動,大約是兩件事。

初到海南時,潘石屹不習慣當地每年九月和十月的颱風天氣,聽到暴雨預警就緊張。後來,他把金融危機比做暴雨,認為跟經營企業一樣,「在暴風雨中心的樹木註定成為犧牲品,但更多的是考驗,考驗紮根深不深,健康不健康。」

他說暴風雨並不可怕,他喜歡暴風雨之後的清新。不過,他的做和說,一直不太統一。

關於「六君子」的現狀,除了上述三位外,王功權在離開了IDG後,又跳槽到鼎暉創業投資基金,以高級合夥人身份主導了奇虎360、江西賽維、亞信集團以及民生銀行等企業的投資與上市的資本運作。

只是他骨子裏是個浪漫且反叛的人,有家室的他曾為愛私奔,還因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判入獄。出獄之後,他創立過北京青普旅遊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和中華詩詞研究院,兼任北京詩詞學會副會長。

而另外兩位,王啟富和劉軍很少出現在公眾視線中。在告別萬通後,王啟富打造了「海帝木業」的品牌,創立了國內第一批房地產投資基金公司。現在,愛好騎行的他,每個周末堅持騎行五六十公里,2016年聯合20多位企業家創辦了藍天綠野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進軍體育產業。

關於劉軍,唯一的消息是他現在從事農業方向,創立的成都農業高科技有限公司,業內評價發展得還不錯。

或許,屬於「萬通六君子」的時代真的結束了,江湖漸遠,再無故人。

參考資料:
1、《「萬通六君子」今安何在?》,張鋭,中國市場學會理事、經濟學教授
2、《我用一生去尋找》,潘石屹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