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最大黑嘴被判19年,證券史上最重量刑!

A股最大黑嘴被判19年,證券史上最重量刑!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逃亡境外8個月,剛回國一周就落網,A股最大的黑嘴教父吳承澤被判了。

據第一財經等多家媒體報道,2021年8月12日,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金華中院」)對吳承澤等人操縱市場等違法案件做出一審宣判,主犯吳承澤被判處19年,並處罰金7903萬元,另有團伙14人被分別判處2~6年不等刑期。

值得注意的是,A股首例利用盤後票實施搶帽子操縱的案件,該案創下了A股操縱市場案件刑期的最高紀錄,超過徐翔案。

什麼是「盤後票實施搶帽子操縱股票」?

據報道,吳承澤團伙,在2016年10月份至2019年3月20日的595個交易日期間,通過搶帽子交易操縱股票465次,獲利2.7億元,資金型操縱(聯合、連續交易操縱)7隻股票,獲利2.6億元,合計獲利5.3億元。

那麼什麼是盤後票實施搶帽子交易操縱股票呢?

盤後票,是指股市收盤後才發布、推薦給股民的股票。推薦的同時,薦股者還常常提示股民,「切勿追高!」就是這個看似「客觀」的推薦,背後隱藏的是一條覆蓋了訊息發布、推廣、交易和配資的黑色產業鏈。

搶帽子交易操縱是指是指證券公司、證券諮詢機構、專業中介機構及其工作人員,買賣或者持有相關證券,並對該證券或其發行人、上市公司公開作出評價、預測或者投資建議,從而間接影響證券價格,從中謀利的行為。

聯繫到這次案件中,也就是吳承澤團伙提前買入某隻股票,並通過盤後票推廣,吸引散户買入,推高股價,然後反向賣出獲利。

每天躺着賺幾十萬

據證券日報報道,金華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支隊長蔣益群表示,「吳承澤自己承認,他推薦的股票已經100%符合預期,而且是全市場唯一的、在國內具有壟斷地位的。每天躺着就能賺個幾十萬元。」

那他是怎麼做到的呢?

判決書顯示,2016年7月,吳承澤借用上海某投資諮詢公司的投資諮詢的牌照,成立了上海證券之星陝西分公司、四川分公司(簡稱「陝西證券之星」「四川證券之星」)。

2016年10月,吳承澤指使手下搭建了七個境外網站,用於發布盤後票(簡稱「盤後票網站」)。

在具體操作上,吳承澤、馬允飛選好股票,由操盤人員買入,此後由身處菲律賓馬尼拉的發布人員,在每個交易日11:30和15:00收盤後分別發布2股票,即「午盤票」、「盤後票」,2家證券之星分公司則負責推廣,誘導股民買入,拉昇股價,操盤人員則在開盤後反向賣出獲利。

盤後票100%上漲,股民成為會員就「虧錢」

據該案公訴人王波透露,盤後票網站最開始運作的時候,主要是由陝西和四川證券之星「拱火」,宣傳推薦這些股票,使得吳承澤推薦的盤後票上漲的確定性較高。

在有了確定性之後,便逐漸吸引大量投顧和「黑嘴」進來。

到後期,基本上不用宣傳,吳承澤發布的盤後票近100%能上漲。因為無數投顧和「黑嘴」會把這些股票推薦給會員或潛在會員,吸引大量散户資金買入。

在吳承澤的數個罪名中,還包含侵犯公民個人訊息罪。

判決書顯示,2016年年底,吳承澤從他人處獲取一個存儲有手機號碼、短信等公民個人訊息數據庫的移動硬盤,包含手機號碼等訊息397.86萬條,其中能夠與其他訊息相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手機號碼的公民個人訊息61.45萬條。吳承澤將這些訊息提供給四川證券之星、陝西證券之星的負責人,用於推廣盤後票、發展會員。

「每天,盤後票發布後,全國幾萬個投顧、「黑嘴」打電話、發短信或微信推票,一天打幾百個,總會有人試着買入。這些成交量極度萎縮的股票,只要買方力量稍微多一點兒,股價就會上漲。」蔣益群表示

股民們發現推薦的盤後票100%上漲,接着更大的一張網等着他們。

一位受騙散户透露,陝西證券之星業務員加他微信後,在交易日下午A股收盤後兩三分鐘告訴他一個代碼,並稱明天該股票會漲。次日該股果然大漲。隨後他聽從業務員的推薦,花2.6萬元成為了會員,然後有「老師」來進一步推票。但是讓他不理解的是,後來「老師」推薦的股票,買入後都是虧損。

面對他的不滿,業務員繼續向他推薦辦理升級會員,於是他又花費1.44萬元,升級後仍然是虧。然後又要升級,又花了1萬多元,還是虧錢。

大量像這位受騙投資者一樣的散户不會想到,自己早已淪為吳承澤團伙「搶帽子」交易裏面的「接盤俠」。

曾因「黑嘴」外逃海外,回國後成為「盤後票教父」

本次判決的交易數據主要集中在2016年到2019年期間。事實上,吳承澤在此之前,就因為在電視上當「黑嘴」而逃亡海外。

此前,吳承澤在四川衛視電視台《天天勝券》欄目做「黑嘴」,提前建倉然後在電視台向散户推薦股票,自己套現獲利。在被證監會調查並移送公安機關後,吳承澤出逃海外。

之後因父親病危,2016年1月12日,吳承澤向南京市公安機關投案,後由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判決。

南京中院2017年判決其犯操縱期貨市場罪,不過這次單處罰金,判處罰金人民幣2760萬元。

儘管有了前科,但吳承澤並沒有收手。與上一次在電視台堂而皇之做「黑嘴」不同的是,這一次他採取了更為隱蔽的方式。

他採用上述在海外建「盤後票」網站,並採用對倒、拉抬等手段,開展了一段時間的資金型操縱,造成盤後票100%上漲的假象,吸引更多資金流入和股民的注意。

通過全國幾萬名投顧、黑嘴們的擴散,吳承澤團伙的盤後票影響力越來越大,吳承澤又讓手下做了多個網站,一方面躲避監管部門調查,另一方面擴大「盤後票」市場份額。

「我是全國影響力最大、最成功的盤後票網站。很多盤後票網站從我的網站轉載。」吳承澤曾對辦案人員稱。「抓我就對了!抓了我等於打掉了全國「黑嘴」產業鏈的頂端。」

2018年再度逃亡海外

十分隱蔽的吳承澤是怎麼落網的呢?

據辦案民警透露,吳承澤案件線索來自羅山東操縱市場案。在辦理羅山東案件時發現,羅山東買完股票之後需要出貨。但是由於買入的股票數量太多,自己出不了貨,就經常找「黑嘴」合作。出貨其中一隻股票的時候就找到了吳承澤。

據了解,2018年初,吳承澤幫羅山東出貨「君禾股份」,僅推票費就收了400萬元。

2018年7月,調查組將吳承澤作為普通調查對象,就羅山東案撥打了他的電話。

吳承澤接聽電話後,得知是調查人員要求其配合調查,他立刻聲稱自己不在當地。掛掉電話,他就立即收拾行裝奔赴機場,並指揮其他人轉移資產、清理賬户、清理操盤點。

2019年3月份,吳承澤悄悄回國。

「自吳承澤從深圳入境後,其行蹤一直都在公安部門的掌握中。」辦案人員表示。

2019年3月20日,吳承澤回國一星期後,公安部門開始收網行動。

「當天上午10點左右,金華市公安局組織192名警力,會同證監會稽查人員69人,分赴成都、西安、南京、重慶、深圳、河南上蔡、廣東汕頭、江蘇宿遷等八地,對5處疑似操盤窩點、3處黑嘴窩點及18名預抓捕對象開展聯合收網行動。

當天上午,18名預抓捕對象到案17名。吳承澤團伙終於被一網打盡。

面對證監翔實的調查、公安扎實的取證、公訴人嚴謹的檢控,吳承澤等人在一審的最後環節,全部認罪認罰。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