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消費為什麼疲弱?

中國消費為什麼疲弱?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The theory of Economics must begin with a correct theory of consumption(經濟學理論必須從正確的消費理論開始) - William Stanley Jevons。」 8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數據遠低市場普遍預期 (2.5% vs 7%)。我們認為,持續疲弱的消費數據或將進一步拖累全年中國經濟增速。本文從凱恩斯的絕對收入假說,弗裏德曼的持久收入假說,莫迪利安尼的生命周期假說,以及杜森貝利的相對收入假說作為理論依據,結合後疫情時期中國經濟的具體狀況,系統性的探索了當前階段中國消費疲弱的背後邏輯 (圖1)。基於我們的研究,1)消費者可支配收入增速下滑,2)房地產市場政策調控,3)中國人口老齡化,4)疫情對居民消費習慣的影響是現階段中國消費增速動力不足的主要因素。

(首席經濟學家論壇授權使用)

絕對收入假說(Absolute income hypothesis):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下滑

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通過研究收入與消費的關係探索了消費者如何在儲蓄與消費之間進行選擇。基於凱恩斯的分析,當前私人消費一般取決於當前的個人收入。隨着當前收入增加,消費者的消費支出意願也將提高,但消費支出增速與收入增速往往是不同步的。同時,在不同階級的消費人群中,收入轉化為消費的比例會隨着收入的増加而不斷降低。尤其是高收入人群的邊際遞減消費傾向更加顯著於低收入人群。

基於絕對收入假說,受到疫情衝擊,疫情前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均值為8.5%,而疫情後中國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均值已下降至6.5%。同時,中國居民人均工資收入增速由疫情前的8.7%已下滑至疫情後的7.0%(2020-2021兩年複合增長)。基於絕對收入假說,勞動者工資水平整體下滑使得可支配收入進一步下降,最終導致私人消費支出意願下降。我們從中國的CPI居民消費指數的疲弱表現就可以看出,中國居民消費支出下滑使得今年中國核心CPI始終維持在較低水平。

(首席經濟學家論壇授權使用)

持久收入假說(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地產調控限制短期居民消費支出

正如貨幣學派長期以來對凱恩斯學派的猛烈抨擊,美國經濟學家弗裏德曼對凱恩斯的絕對收入假說一如既往的提出了批評。他認為居民消費與否不應該取決於當前現期收入的絕對水平,而取決於居民的持久性收入。比如居民意外獲得的獎金或財政支付轉移收入很難影響居民的實際消費,只有長期平均的預期內收入(如房地產及長期人力資本收入)才會實際影響人們的消費水平。

根據我們的觀察,儘管我們很難斷言居民暫時性收入的提高對居民消費支出影響不存在顯著性。比如,美國在疫情爆發後通過大量的財政支付轉移確實有效的提高了居民的消費支出水平。但從居民的長期預期收入來看,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我們發現房地產市場的嚴格調控確實會階段性影響居民消費支出。

疫情衝擊使得居民開始對長期收入的安全性和穩定性更加重視,因此居民避險情緒使得中國消費者的購房意願進一步增強。這也是為什麼今年上半年房地產在疫情衝擊後表現亮眼。具體來說,上半年疫情使得房住調控相關政策暫時退位,地產銷售面積強勢回升,帶動中國內需1-2季度穩健恢復。這一方面反映了地產商在地產庫存去化與房企資金壓力加大下刺激銷售回款的意願增強;另一方面反映了居民購房意願的提高拉動了中國私人消費的恢復。然而,進入下半年,伴隨着中國疫情逐步得到全面控制,嚴厲的地產調控政策開始重啟,在銀行信貸投放對地產業的嚴格控制下,居民貸款增量開始回落,居民購房消費得到明顯限制。

當然,從長期來看,中央政府是希望通過現階段的地產調控政策開始引導中國住房價格預期回落,從而更好的將儲蓄轉化為金融和工業資本以支持中國經濟進一步轉型升級。

(首席經濟學家論壇授權使用)

生命周期假說(Life cycle hypothesis):老齡化影響家庭消費

與凱恩斯和弗裏德曼側重的維度不同,莫迪利安尼和布倫貝格提出的生命周期理論中強調了個人當前消費支出與其個人所在家庭整個一生的全部預期收入是相互聯繫的。具體來說,每個消費者會根據自己所在家庭一生的全部預期收入來安排自己的消費支出。因此,每個家庭在不同的生命周期中(一般分為青年時期,中年時期,老年時期),會調整其全部收入在消費與儲蓄之間的分配比例,以實現一生消費效用目標的最大化。

根據生命周期假說的家庭消費函數,在人口結構保持穩定的情況下,家庭長期邊際消費傾向是穩定的。也就是說個人消費支出與可支配收入和勞動生產率之間存在較穩定的關係。但如果一個國家的人口構成比例發生顯著性變化,個人的邊際消費傾向也會發生變化。

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當前中國已經不可避免的邁入了老齡化社會。老年人比例的不斷提高可能會進一步增加老年人群體在醫療和養老方面的消費支出。但與此同時,老齡化也將開始顯著影響以80及90後為代表的獨生子女家庭的邊際消費傾向。基於我們的分析,以80及90年代為代表的獨生子女家庭邊際消費傾向存在下滑跡象,這是因為當80及90年代人群進入中年階段後,儘管家庭收入整體會增加,但消費在收入中所佔的比例在降低。這是因為一方面獨生子女家庭需要面臨償還青年階段所累計的負債(比如按揭貸款)。另一方面,由於缺少兄弟姐妹分擔家族財務壓力,獨生子女會將一部分收入儲蓄起來用於防老和養老。在生命周期消費函數模型中則表現為消費函數整體水平的下移(圖5)。

(首席經濟學家論壇授權使用)

相對收入假說(Relative income hypothesis):疫情對消費習慣產生長期影響

美國經濟學家杜森貝利提出的相對收入假說主要通過對個人消費行為的具體研究,實驗性的發現了消費具有很強的社會「示範效應」。換句話說,人的消費行為會不僅受到自身收入的影響,還會受到周圍人群的消費水平和周邊環境影響。

除了「示範效應」,杜森貝利的假說認為消費還具有「不可逆性」和「棘輪效應」。具體來說,消費的「不可逆性」和「棘輪效應」體現在人的消費習慣形成之後易於向上調整,但難於向下調整。當個人收入提高,消費者會增加消費並儘可能滿足自身消費效用的最大化,而這種消費習慣一旦形成就難以逆轉。因此,但當收入降低時,消費者很難適應自身狀況去減少消費或調整自身消費行為,在模型中表現為產生有正截距的短期消費函數。

近年來中國電商和網路金融等訊息產業高速發展,以80及90後為代表的的中青年群體日漸成為市場消費主力,疫情前年輕消費群體的即時消費和超前消費也在快速增加。然而,基於百度2020年年輕人消費搜索大數據顯示,受疫情等外部環境衝擊影響,年輕人消費習慣和趨勢正在發生明顯變化。其中,直播購物和儲蓄理財的搜索數據分別上升167%、46%,而逛街購物則下降了33% (李曉嘉,2021)。面對疫情衝擊帶來的諸多不確定性,年輕消費群體的消費觀正在趨向於理性。我們認為,這種消費趨勢和習慣不會隨着疫情的結束而結束,在面對經濟下行,就業壓力較大和不確定開銷增加的情況下,消費的「示範性」和「棘輪效應」將使年輕人的消費行為更加趨向理性,以避免增加更多的債務負擔。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