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價從去年高點跌超300美元背後:美國金融市場喪失「恐懼」

金價從去年高點跌超300美元背後:美國金融市場喪失「恐懼」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每次的劇本都是一樣的:
美國經濟數據好:美元起飛,黃金崩塌。
美國經濟數據壞:美元跌,黃金震盪或艱難上漲。
美國經濟數據平平淡淡:美元震盪,黃金小幅下跌。
數據無論怎樣,黃金似乎總是不太好。

近期總能看到,金價一次跌個30至40美元,但是花了很多天甚至幾周只收復了一半失地,很少能夠收復全部失地,甚至從來都沒有在收復失地後進一步上漲。然而,只需要幾個小時,黃金就可能丟掉花了數周積累的漲幅。

黃金價格日線圖(英為財情Investing提供)

黃金本是市場公認的全球終極避險資產以及美元和法定貨幣的貶值對沖工具,就此而言,黃金上演了史詩級失敗。

不過,黃金不總是這個樣子

就在一年前,黃金創下歷史新高,站上2000美元/盎司,此前即疫情最嚴重的時期,美元和美債收益率雙雙崩潰,而黃金走出了六個月的燦爛漲勢。

但自那以後,一些都變了。但在某種程度上,變化本來是利多黃金的。為了拯救困於疫情的經濟,美聯儲在過去18個月裏花掉了近2.2萬億美元購買債券和其他資產,雖然現在的情況比2020年3月開始印錢時好得多,但美聯儲似乎依然樂於就此投入更多資金。

不僅僅是美聯儲在釋放美元。從特朗普政府開始的美國聯邦政府援助規模迄今也達到了4.5萬億美元,而且拜登政府正尋求國會批准新一輪4萬億美元的「重建的更好(Build Back Better)」的計劃。

相比2020年記錄高點金價已下跌了300美元

旨在恢復美國經濟的刺激法案本應該嚴重削弱美元並提振通脹對沖工具黃金至去年2000美元記錄高點相近的水平,但是恰恰相反,全球儲備貨幣美元表現良好,而在歷史中有着「真正貨幣」之稱的黃金卻從2020年的高點下跌了超300美元,甚至按照下跌速度可能跌破1600美元。如果跌破這一水平,將抹去2020年絕大部分漲幅。

有很多理論解釋黃金對美元的疲弱表現。

其中一個是比特幣,它吸引了大量傳統上流向黃金的避險資金。而關於加密貨幣是否有與黃金相匹敵的避險價值,完全可以再寫一篇文章討論。

另一個在交易員群體中的陰謀論是,為了維持美元指數在90水平上方,美聯儲有意壓制黃金。這項工作顯然由所謂的金銀投行(bullion banks)實施。這種論調無法證偽,所以永遠是個理論。

還有一種說法是,黃金已經失去了對沖通脹的作用,而美聯儲將以某種方式抑制美國大手大腳花錢引發的泡沫壓力。通脹受到壓制,所以沒有必要買入黃金,而多買點股票指的就是這種說法。

但是還有一種更能得到認可的原因來解釋黃金這樣的表現。根據休斯頓投資機構RIA的Lance Roberts,黃金這樣的表現完全與黃金自身無關,而是一切都在於投資者,在美聯儲堅持其過量的刺激措施,這些投資者已經對通脹無所顧忌了,即使有多種跡象顯示應該開始減少量化寬鬆規模。

金融系統「沒有敬畏」

Lance Roberts在財經博主Brian Maher的博文中表示,人們迷失在建於容易錢構築的沙灘上的金融系統,他們已沒有敬畏之心,這就是抑制黃金的原因。

Lance Roberts說,「現在已沒有了『恐懼』去驅使投資者買入心理上的避險資產黃金。」

這些可以看出他們不恐懼:創紀錄的賠錢IPO項目;巨量的SPAC上市項目;創紀錄的保證金借款水平;接近創紀錄的股市估值;散户借錢炒股;比特幣;一些投資者或多或少對美聯儲看跌期權(Fed Put)(注)的信仰。
Lance Roberts

他還表示,換言之,「蟲子還沒有撞到擋風玻璃。」

鑑於黃金不再可兑換為貨幣,反之亦然,但作為通脹對沖工具的脆弱聯繫依然存在。在現在的法定貨幣經濟中,黃金承載全球規模貿易的能力已經被摧毀。因此,黃金成為了因擔心美元貶值、通貨膨脹和經濟重啟的『恐懼交易』……雖然有充分的理由擔心這些災難爆發,但這些災難可能需要數十年時間結束……『蟲子還沒有撞到擋風玻璃』,但最終會,不過要多久,不知道。
Lance Roberts

Brian Maher認為,市場一直都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而且一個迷失在故意的寬鬆信貸沙灘上的金融系統有很大問題。

注:美聯儲看跌期權(Fed Put)指美聯儲將在市場波動時期採取行動支持股價,但不會明確表示正在這樣做的,但這種說法沒有得到美聯儲證實,更多的是一種市場猜測。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