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債務上限問題會是「十月驚奇」嗎?

美國債務上限問題會是「十月驚奇」嗎?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在本周的Morning Call中,我們連續幾期給大家解讀了恒大債務問題的影響和港股近期大跌的背後原因,並清晰的表達了我們的觀點,即恒大問題尚不構成中國的「雷曼時刻」,或者說「明斯基時刻」這一類的說法。

實際上9月以來,除了港股和中概股下跌比較明顯以外,像美股、歐洲股市這些上半年漲勢較好的市場也都出現了一些回調。我們在9月初的《諾亞第一時間》和《海外資產配置觀點》都曾提醒回調風險。

而上一次標普500指數調整幅度超過5%,還是去年的10月。接下來可能令不少投資者感到不安的是,在經歷了歷史表現一般較差的9月之後,十月份的海外市場,尤其是美股,可能會面臨着更多加劇波動或者引發回調的風險因素。

在多重可能左右市場的因素中,首先是美聯儲的行動。就在剛剛結束的美聯儲會議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有意在2021年之內開始縮減購債規模,最快可能在11月。

實際上市場對此是有較為充分的預期的,在鮑威爾表示可能在11月縮減之後,我們看到美股市場的反映還是比較平淡的,並沒有出現過激反應,反而温和上漲,美債價格和美元指數也小幅走高。

當然這並不意味着,美聯儲接下來的正式行動一定不會對市場產生衝擊,尤其是在疊加了經濟增速見頂、「滯漲」擔憂、加稅計劃、反壟斷等多重因素之後,短期市場波動可能在所難免。

此外,眼下應該關注的另一個主要風險可能來自於,美國政府的債務上限問題。

美國政府的債務上限,可以簡單的理解為,美國財政部的「信用額度」,上一次暫停債務上限為期2年的預算法案,剛剛在7月底到期。

由於新冠疫情期間美國政府大幅舉債,截至7月底聯邦債務總額已經達到28.4萬億美元。

也就是說在沒有新的債務上限機制下,美國政府債務一直不能超過這一數字。這段時間,財政部通常使用TGA賬户餘額暫時應對各項開支作為緩衝,而財政部TGA賬户餘額已從7月底的5000多億美元降至目前約3000億美元。

時間緊迫,本周三美國眾議院已經投票通過了將暫停債務上限至2022年12月的議案,接下來將送交參議院,但參議院共和黨人很可能將阻止法案通過。

如果共和黨人拒絕通過這項法案,美國聯邦政府可能在10月的某個時候耗盡資金,甚至面臨更為嚴重且影響深遠的違約風險。

相比於此前已經見怪不怪且影響有限的政府關門,債務上限的影響更大。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估計,有可能在10月到11月耗盡TGA賬户餘額。

兩黨政策中心(BPC)估計,基準情形下技術性違約可能在11月。市場則擔心這一時刻會來的更早一些。即使財政部採取一些非常規的臨時措施,效果也相對有限。

高盛警告,這一次美國債務上限的兩黨之爭,和2011年一樣危險。美國財長、上一任美聯儲主席耶倫也再次呼籲國會提高聯邦債務上限,否則美國債務違約將引發一場歷史性的金融危機。

債務上限的上調或者暫停,已經是過去十多年來美國政府的家常便飯。自1939年以來美國債務上限已上調107次。

儘管困難重重,我們預計這次債務上限問題最終會得到解決。畢竟民主黨仍然控制參議院,而美國違約的後果十分嚴重,兩黨均無法承擔,預計民主黨和共和黨最終會以某種形式妥協或合作。

但是,這個過程對於經濟和市場的不確定性風險,仍然來自兩個方面。

一個主要風險是,兩黨的政治博弈很可能會拉鋸直到最後一刻,這一過程會非常曲折,也可能發生一些市場預料不到的「鬧劇」,隨時催化市場的恐慌情緒。

如果為了延長談判斡旋的時間,削減財政支出,也會給疫情後尚待修復而增速已經見頂回落的經濟帶來額外風險。

參考最近兩次影響較大的債務上限事件,分別發生在2011年和2013年。

2011年,在一場曠日持久的兩黨鬥爭之後,最終有驚無險的提高了債務上限,但還是避免不了標普下調美國長期主權評級的結局,加上當時歐債危機,進而導致市場的劇烈動盪。

兩年後的2013年,美國政府停擺16天,惠譽將美國列入負面觀察名單,但這次資本市場沒有受到太大的衝擊。

這兩次事件都對市場情緒和消費者情緒產生了一些影響,在債務問題解決之前,國債收益率和恐慌指數均走高,而這兩個年份的消費者信心指數一路走低。

另一個主要風險來自於,兩黨的折衷可能會以拜登刺激計劃的縮水為代價。

更優的方案當然是採取單獨立法或者和其他法案綁定的方式在國會通過,但比較難獲得共和黨人的支持,民主黨可能最終不得不使用和解程序,將債務限額暫停附加到即將到來的支出法案中。

這樣一來,原本一再縮水的未來十年3.5萬億美元的支出計劃可能進一步大幅縮水,民主黨也需要去平衡內部對於財政刺激計劃規模的矛盾。

而財政刺激的縮減,將會給接下來的美國經濟帶來更多挑戰,加劇市場對於「滯漲」或者「衰退」的擔憂。

在這些背景下,疊加我們在開頭提到的美聯儲縮減、反壟斷、加稅等因素,都可能拉低風險偏好,成為加劇市場波動或者引發市場回調的原因。

需要明確的是,市場回調並不等於市場大跌,在流動性仍然充沛和經濟繼續穩健的條件下,更可能出現的是市場短暫的回調。

在投資應對上,我們仍然建議多元化的均衡投資組合,以應對未來市場波動,可適當考慮分散投資於美國以外的市場,例如我們近期相對比較看好的受益於經濟周期性改善的歐洲和日本等地區,以及大中華市場的長期佈局機會。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