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唄「上徵信」,5億用户慌了?

花唄「上徵信」,5億用户慌了?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花唄,也要和信用卡一樣上央行徵信了。

9月22日,花唄官微發布公告,表示未來將會讓所有用户接入徵信,如果用户遲遲不升級,拒絕接入的話,花唄服務將無法使用。

一些用户說,自己已經收到了「花唄服務升級」的通知,需要用户簽署《個人徵信查詢報送授權書》,同意後,該用户的基本訊息、花唄額度和還款情況將會以月度為單位上報央行徵信系統,徵信是決定用户能否在銀行貸款買房買車的因素之一。簡單說來,再在花唄欠款不還,就要被記錄在冊了。

花唄是螞蟻集團旗下的一款消費信貸產品,額度因人而異,基本在500元—50000元之間,最高長達40天免息。此前螞蟻集團的招股書中顯示,螞蟻花唄、借唄年服務用户超過5億人次。

素來對徵信沒有明晰概念的年輕人,聽聞花唄上徵信,大呼「不敢用了」。但也有人認為,更嚴格地規範自己按時還款也不是壞事,腳正不怕鞋歪。

主流的消費金融產品接入徵信是大勢所趨。「花唄」按漢語規範讀起來,語氣輕盈,不以為意,但作為綁着5億用户消費習慣的信貸產品,花唄這兩個字,越來越重了。

花唄上徵信,抓的是你有沒有按時還款

徵信,主要用來記錄企業和個人的信用記錄。對於平時用用花唄、京東白條,刷刷信用卡的普通人來說,徵信就是用來規範你是否守信,是否按時還款。

信用卡入徵信,用户大多有清楚的認知,但類似花唄這樣的網路信貸產品接入徵信的過程緩慢,用户也「傻傻分不清楚」自己在網上消費的幾十塊錢要不要入徵信。

近年來,網路信貸產品才逐步接入央行徵信,不僅是微眾銀行旗下的微粒貸,2019年,花唄和京東白條都開始讓部分用户入徵信。

花唄的應用場景較多,存在一筆筆的小額消費,因此很多網友對花唄上徵信表示不安。

金融科技行業觀察者畢研廣向深燃解釋,徵信記錄只會顯示用户未還金額。「比如你去超市買了瓶水,刷了花唄,花了兩塊錢,這種明細項目是不會在徵信記錄上顯示的。」

也就是說,徵信是來監督用户是否按時還錢,而不是你何時、何地、何種情況下借了多少錢都要跟你談個清楚。

既然入了徵信,那麼逾期不還款,或者逾期還款,都可能在徵信系統留下記錄。很多人擔心,這些記錄會影響個人貸款。

根據花唄官方解釋,逾期記錄確實會有影響。花唄方面稱,影響銀行貸款的主要原因是用户的好倉借貸、過度借貸、借貸逾期等不良信貸行為。如果不按時還款,逾期的記錄會被納入徵信系統,而長期、多次的逾期行為會在銀行評估用户信用時產生負面影響。

不過,如果需要貸款,也並不完全是徵信記錄說了算。畢研廣說,銀行借款端的風險控制是綜合考量用户總體的資產負債情況,包括信用卡和其他上徵信的借貸以及擔保等,具體用户具體分析。「假設一個人名下有3張信用卡,總額度20萬,在沒有逾期的情況下,他只用了5萬,銀行就會認為他風險相對可控。」除了看徵信,銀行還要具體參考用户的收入情況,即使存在一定的借款,但資產和收入水平能力良好,代表着風險可控。

也有不少用户表示,自己按規則使用花唄,芝麻信用良好,沒有欠款未還,但在銀行申請貸款的時候還是被拒絕了。據《財經》報道,華北地區某銀行房貸經理表示,申請房貸的政策因銀行而異,他所在的銀行就要求申請貸款時借款人家庭名下近三個月不能有消費類貸款。

很難有萬全之策。金融行業分析師王蓬博提醒用户,只要能按時還款,就不會有太大影響。

王蓬博還告訴深燃,關於適度消費,在還貸能力基礎上借款等問題的宣傳力度還應該加強。花唄接入徵信,未來還會有更多消費信貸產品接入徵信,「應該讓每一個人都有認知,個人徵信相當於你的身份名片。」

畢研廣認為,長期看來,花唄接入徵信是有利的,除了規範借貸行為,也有利於中國的金融徵信基礎建設。

狂奔的花唄,從「放」到「收」

瀟瀟翻了翻花唄記錄,才發現自己早在2016年4月就開通了,她第一筆花唄支出,是交了20元的電話費。彼時還是大學生的她,開通花唄之後基本用來買衣服和化妝品。

「那時候大家都在開花唄,網購又剛剛興起,自然而然就開了。」瀟瀟回憶,當時花唄確實是個走俏的東西,「大家都說是支付寶官方的,也比較信任。」

花唄上線於2015年4月,半個月後,天貓和淘寶就有超過150萬商户開通花唄服務。緊接着,來勢洶洶的花唄迅速接入噹噹網、唯品會、亞馬遜、聚美優品等電商平台,同年雙十一之前,螞蟻金服聯合天貓投入5000萬元,以紅包的形式鼓勵用户使用花唄,甚至還在11月3日那天給部分女性用户提高花唄額度,人均提升5000元。

簡單粗暴的砸錢風格,很網路,也很有用。數據顯示,2015年雙十一全天,花唄共計支付6048萬筆,佔支付寶整體交易的8.5%。

2016年,花唄走進線下,第一站是北京西單大悦城,當時有超過200家商户接入花唄。隨後,酒店、獨立商户、共享單車、網約車等等日常消費場景也都被花唄打通。

砸紅包、提高額度、開拓場景,花唄的打法一直在「放」。

瀟瀟記得,2019年有一段時間,花唄「瘋了似的」撒錢,她和朋友經常抽到七八塊的紅包,幾塊錢就能搞定午飯。「當時有些人就因為這個開通了花唄,或者把花唄設為第一付款方式。朋友圈裏每天都有人轉發掃碼領紅包的圖片,大家用得特別樂呵。」

近兩年,監管環境趨嚴,加上自身也需要「正名」,花唄「放」夠了,不得不有所「收斂」。

2019年花唄部分用户接入徵信是一方面,還有,去年年末,花唄調整了部分年輕用户的額度。有用户反映,自己的額度被降至2000元或3000元以下。螞蟻集團對此回應:為了倡導理智消費。今年1月,花唄又以同樣的理由,允許用户更自主地調整額度、設置消費提醒、訂閲消費周報等等。

一個超前消費產品要倡導理智消費,就像煙盒上印着「吸煙有害健康」。事實上,一些用户也逐漸覺醒,開始逃離花唄。

春春用了花唄5年,2020年她終於下定決心關閉。「還款日太痛苦了。」她告訴深燃,自己在花唄裏用錢是不經大腦的,直到下個月才幡然醒悟。她用「緊箍咒」形容花唄帶給她的影響,關閉花唄之後,她覺得「不欠人錢的感覺太好了。」

花唄到底上不上徵信,如今終於有了確定的答案。監管趨嚴,用户的考量也會更多。

95後三三是花唄的活躍用户,她每個月用花唄覆蓋自己的所有支出,以便於還款的時候準確地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錢。聽說花唄要上徵信了,她對深燃表示,以前她覺得花唄是個很隨意、很機動的超前消費方式,但上了徵信頗有一種被盯住的感覺。95後小夏則看得很開,「只要我按時還款就沒事。」

「都是上徵信,我為什麼不用信用卡?」三三說,還完餘下的8個月手機分期,她就關閉花唄。

上了徵信的花唄,越來越像信用卡?

和三三有同樣想法的網友不在少數。然而,監管層面一視同仁,並不代表花唄正在「信用卡化」。花唄始終具有消費金融公司放貸、全場景應用的網路產品屬性,「招安」並不是「轉正」。

首先,花唄和信用卡放貸的主體不一樣。信用卡是由銀行這種正規的金融機構辦理,花唄則是由消費金融公司放貸,一個是銀行借你錢,一個是公司借你錢。

拿誰的錢,就得到誰的服務。畢研廣說,當使用花唄消費遭遇騙局或糾紛,大部分時候還是要繼續還款。但通過信用卡付款的話,可以去提出申訴主張,比如向銀行說明相關情況,申請延期還款、不計入周期等相應的處理方式。

「信用卡的審批過程、貸後管理都和花唄完全不一樣。」畢研廣說,銀行的賬單和花唄等產品生成的華麗炫彩的年度賬單不同,銀行賬單可以作為最為直接的憑證。「金融產品是以防治風險為主,不是好看為主。」

此外,畢研廣表示,良好地使用信用卡會增加額度,提高信用分,對於個人信用來說是一種積累。但花唄根植於網路,說服力不強。

其次,二者的應用場景不一樣。花唄的應用是「無場景」,可以在淘寶和其他接入了支付寶的電商裏買東西,也可以在商場裏買東西、吃飯,甚至逛菜市場都能用花唄買個五毛錢的胡蘿蔔。信用卡的使用限制較多,並不是所有線下商户都有信用卡服務,況且在過去,刷信用卡還要匹配一台POS機。

最後,申請流程更不一樣了。花唄的開通極其簡單,點擊一個按鍵就能申請到幾千塊錢的額度,信用卡流程則比較完整。招商銀行官網顯示,申請辦理信用卡需要提交申請書、身份證正反面複印件和單位開具的工作證明文件。如果想提高信用額度,則需要提供銀行流水、房產證複印件、本人汽車行駛證複印件等材料。

中信銀行工作人員路遙告訴深燃,信用卡有的銀行可以直接辦理,但有的銀行還會致電工作單位核實。

沒有經濟能力、自主還款意識稍差的學生群體,會更容易選擇簡單易操作的花唄。路遙介紹,有些銀行會提供學生版信用卡,但額度較低,辦卡流程也和普通信用卡一樣,只不過需要填寫家長電話。

花唄不會成為信用卡,但欠款不還會和信用卡一樣,顯示在你的「信用名片」上。這也是向用户們傳遞一個信號:無度無忌憚的超前消費,該停停了。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