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萬億民營銀行生存現狀調查!高層頻繁「大換血」,股權動盪

1.2萬億民營銀行生存現狀調查!高層頻繁「大換血」,股權動盪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依靠科技(核心系統上雲等技術)減少運營成本、依靠網路和股東場景拓客、專注於普惠小微和零售差異化客群——民營銀行在六年來時路,一度規模擴張迅速,且淨息差一直處於更高水平。

六年時間應當足以令一種商業模式變得更為成熟,行業發展邏輯變得更為清晰。尤其是在疫情對民營銀行風控能力與資產質量進行檢驗後,這個行業的穩健經營能力應當再上一台階。

但很可惜的是,民營銀行在網路資產與負債兩端遭遇擴張「緊箍」後,似乎走上了一個「熄火」階段。業務基本盤出現問題後,現在圍繞在民營銀行身上的似乎都是管理層頻繁換血、股東治理問題頻出、業務接連被罰等負面印象。

藉着不少民營銀行的半年報披露之際,記者對民營銀行目前所處境遇,做深度覆盤。

六大特點勾勒1.2萬億民營銀行經營現狀

截至2020年末,17家民營銀行的總資產規模共計12397.73億元。據券商中國記者梳理彙總,有10家民營銀行今年上半年的業績隨其上市銀行股東所披露的半年報浮出水面。此外,記者獲取到部分監管數據,連同財報數據一起,可助投資者一窺民營銀行最新經營狀況和正在發生的營運趨勢。

(券商中國授權使用)

首先,行業集中度高,有的規模激增,有的明顯縮表。民營銀行延續並加深了集中度高的特徵,僅微眾和網商兩家銀行的資產規模合計就達到6576.86億元 (微眾3464.3億、網商3112.56億),佔比過半,約53.05 %。在剩下的半壁江山中,規模分化正在提速。其中,中關村銀行和億聯銀行上半年資產增速創下新高,分別較年初增長28.19%、20.93%,資產總額分別達到449.74億元、545.75億元;而福建華通銀行資產總額卻較去年末大幅度縮水25.68%,這或與該行網路存款被監管叫停有關。

其次,盈利剪刀差加大,有的增收不增利,有的增利不增收。分化,已是民營銀行營收、淨利兩端表現的主題詞。今年上半年,不少民營銀行經營業績較去年同期均呈現大幅度增長,營收和淨利潤增幅普遍超出國有銀行、股份行和城農商行。比如,中關村銀行和華瑞銀行營收分別按年增長70.96%、65.29%,蘇寧銀行、億聯銀行和富民銀行營收增幅也接近30%。與此形成反差的是,華通銀行、新網銀行和網商銀行的營收出現下降,按年減少11.07%、3.7%、0.26%。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民營銀行的營收和淨利還呈現反向表現。華通銀行、新網銀行和網商銀行雖營收不增,淨利反而大幅飆升;億聯銀行、客商銀行、華瑞銀行和富民銀行則遭遇「增收不增利」窘境,淨利按年分別下降41.32%、32.3%、3.54%、4.27%。

第三,行業資產質量有所改善,不良率降低。截至今年6月末,民營銀行不良餘額為102億元,不良率由去年末的1.27%下降至6月末的1.24%。

第四,盈利動能不減,淨息差逆勢回到「V」型右側。17家民營銀行的淨利潤合計67億元,淨息差從2019年末的3.74%降至2020年末的3.67%後,又重新爬坡回升至今年6月末的3.84%。之所以說逆勢,是因為大行陣營淨息差從2020年末的2.05%降低至今年6月末的2.02%,城商行由2%降至1.9%,農商行則由2.49%降至2.24%。

第五,風險抵禦加強,撥備覆蓋率首破300%水平線。民營銀行加強了撥備水平,風險抵禦水平處於較優狀態。撥備覆蓋率已由去年末的295.44%提升至319.05%。

第六,資本充足率下降,資本補充仍是一道難題。民營銀行的資本消耗進一步加劇,資本充足率已由去年末的13.53%降至13.08%,資本約束必然成為民營銀行發展的掣肘之一。

銀行管理層頻繁「大換血」

9月18日,遼寧振興銀行公告稱,遼寧銀保監局已核准文遠華的董事長任職資格,而這也是振興銀行開業4年來的第二位董事長。就在今年5月,振興銀行新任行長王峰的任職資格獲批,這也是該行開業4年來的第三任行長。

長期以來,業內流傳着「鐵打的民營銀行,流水的行長」這樣一句話,雖有戲謔之意,這也側面反映了民營銀行高管變動頻繁這一大特點。記者了解到,由於民營銀行與傳統銀行截然不同的展業模式和股東結構導致不少高管出現「水土不服」,加之招聘市場化,導致近年來民營銀行頻繁「換帥」的現象屢見不鮮。

自從2015年首家民營銀行開業,頻繁「換帥」的問題就一直存在。據券商中國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已開業的19家民營銀行中,多達15家在開業後出現董事長或行長人選變動。

以剛剛迎來新董事長的振興銀行為例,該行今年第三任行長剛剛就任,而前兩任行長均在任職短短一年後提出離職。除近期董事長和行長換人外,今年該行行長助理、風險總監、內審部門負責人等高管均已發生變動,其中內審部門在7個月內發生兩次變動。

任職不滿一年即「閃退」的民營銀行行長並不少見,例如吉林億聯銀行原行長戴兵履任不足11個月就辭職,而現任行長張其廣剛於今年9月9日辭職,目前由董秘代為履職。此外,今年5月,天津金城銀行在空缺行長三年之後,終於迎來新行長温樹海,而到7月,該行董事長卻又到齡退休後辭職,目前由温樹海代為履行董事長職務。

對於民營銀行頻頻「換帥」,此前一位銀行人士告訴券商中國記者,民營銀行高管層的高流動性基本已成為行業常態,多是因為文化融合等方面的原因導致「水土不服」而自行提出辭職。此外,股東多來自實體企業背景,與傳統銀行存在明顯差異,這也導致在傳統銀行鮮少出現的高管頻繁辭職現象,在民營銀行裏成為常態。

股東治理問題引發股權「動盪」

民營銀行在誕生之初曾受到民營企業的熱情追捧,而如今這類銀行的股權似乎遭遇寒流。近年來,金城銀行、新網銀行、華瑞銀行、蘇寧銀行、錫商銀行等一眾民營銀行的股權顯得尤為「動盪」。背靠民營資本迅速成長的民營銀行,如今也受到民營股東的制約。

目前,民營銀行股權「動盪」主要有兩類表現形式:一類是由於股東內部治理產生問題後陷入司法糾紛而被強制拍賣;另一類是公司業績不佳,急於通過拋售資產「回血」。

9月17日,天津金城銀行第八大股東一筆6000萬股的股權被強制司法拍賣落下了帷幕,在起拍價格相比評估價打了7折之後,仍以流拍告終。而該行另一筆拍賣9000萬股股權,在今年兩度打折司法拍賣後,也已流拍告終,目前正處於變賣階段。

今年5月,四川新網銀行第五大股東據巨洋集團所持有的6%股權(1.8億股)被強制拍賣,起拍價格約為3.63億元。據法院披露,由於巨洋集團與一家公司之間的融資租賃合同糾紛後不履行法律責任,導致法院強制執行拍賣以償還欠款。不過該筆股權拍賣隨後因巨洋集團提出異議而被法院撤回。

去年10月,無錫錫商銀行3.7億股股份被劃分為均等的37筆,即每筆1000萬股進行拍賣,合計起拍價3.7億元。該筆股權歸屬錫商銀行第二大股東江陰澄星實業集團所有,而前者也是因為未履行民事判決的法律責任被強制拍賣。

此外,包括微眾銀行、蘇寧銀行、中關村銀行在內的多家民營銀行也被曾拍賣股權,涉事股東均是因司法糾紛而被法院強制執行。

也有民營銀行的股東為上市公司,由於連續虧損而變賣旗下資產「求生」。今年6月23日,著名服裝企業美邦服飾將旗下持有的上海華瑞銀行10.10%股權出售給凱泉泵業,股份轉讓價格合計超4億元。此外,美邦服飾似乎有意繼續出手華瑞銀行剩餘的4.9%的股權。

一位業內人士對券商中國記者表示,近年來民營銀行股權變動有正常因素,更多是因為民營銀行股東自身存在問題所導致。而股東頻繁變動現象,也給市場帶來一定的「困惑」,即民營銀行發展前景和內部治理是否存在問題。

業務違規接連被罰

民營銀行內部管理存在問題的另一佐證包括近年來屢屢遭受監管部門的處罰。據券商中國記者梳理,華瑞銀行、新網銀行、眾邦銀行等多家銀行在今年收到監管部門大額罰單,處罰事項也複雜多樣。

9月1日,上海銀保監局對上海華瑞銀行開出一份鉅額罰單,合計處罰金額超520萬元。具體看處罰原因,華瑞銀行在2016年至2020年間涉及的違法違規事實有11項。在管理經營層面,該行不僅未按規定進行訊息披露,而且在未經任職資格許可情況下任命高級管理人員,更有重大關聯交易未經董事會批准。

在業務層面,華瑞銀行的貸款和同業業務等出現多項違規。處罰書中明確顯示,華瑞銀行違規向關係人發放信用貸款,授信集中度管理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放任借款人將流動資金貸款用於股權投資,供應鏈融資業務沒有按規定進行統一授信管理,沒有嚴格監督流動資金貸款的使用情況,同業業務嚴重違反了審慎經營規則。

此外,華瑞銀行還在「房住不炒」背景下,違規向資本金不足的房地產項目發放貸款,個人住房租賃貸款也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

去年1月,與微眾銀行「勢均力敵」的網商銀行在因為重大關聯交易未經關聯交易委員會審查、未經董事會審議,部分員工提供虛假資料、陳述等,會計運營管理違反基本內控規定等原因被罰款95萬元。

今年7月,新網銀行因為未按照規定履行客户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保存客户身份資料和交易記錄、未按照規定報送大額交易報告或者可疑交易報告、與身份不明客户進行交易等四項問題被央行成都分行處罰630萬元。

今年8月16日,成立4年的武漢眾邦銀行也收到了央行武漢分行的150萬元罰單,原因是該行未按規定履行客户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以及與身份不明的客户進行交易。

更早之前的2018年,開業不到半年的蘇寧銀行因為未按照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比例交存存款準備金,被罰款5.7萬元。

分析人士認為,多家民營銀行因內控問題收大額罰單,一方面是由於監管加大對民營銀行的關注度,另一方面則是由於民營銀行自身合規工作存在薄弱環節,內控管理不到位致使被罰。也有觀點指出,隨着監管的逐步收緊、日趨嚴格化,銀行業也日益朝着規範化的方向發展,而受制於業務規模和投入,民營銀行在合規方面還有待改善。

網路資產負債獲取兩頭受限

實際上,民營銀行管理層頻繁換血、股東治理問題頻出、業務接連被罰等一系列問題的背後,反映出民營銀行在擴張路途中遭遇監管政策收緊,所面臨的業務拓展的尷尬境遇。

對於民營銀行而言,由於成立時間較短、網點少、客户基礎薄弱等限制性因素,藉助網路渠道是一條迅速擴張的捷徑。然而,由於網路存貸業務背後藴藏的風險,監管部門也逐步收縮此領域的政策空間。

去年12月,隨着螞蟻集團率先下架網路存款產品,京東金融等多家金融科技巨頭紛紛快速跟進。隨後,今年1月銀保監會聯合央行發布通知,網路存款新規正式落地,地方法人異地攬儲盲目擴張被隨之「叫停」。依賴線上渠道展業的民營銀行進入清理存量階段。

記者注意到,自網路存款新規出台之後,民營銀行陸續將相關業務轉移至自有平台。脱離第三方平台這一攬儲利器之後,有網路基因的民營銀行與非網路銀行之間差距越來越大。

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曾通過頭部網路金融平台大量攬儲的華通銀行和富民銀行均有不同程度的「縮表」,華通銀行總資產較年初減少58.1億元,下降25.7%,富民銀行總資產較年初下降0.63%。

在監管新規之下,是否取得具備全國展業資格的網路銀行資質成為了決定民營銀行發展的重要因素。

截至目前,監管部門已經明確了微眾銀行、網商銀行、新網銀行和億聯銀行4家民營銀行的網路資質,這些銀行具備的大流量平台入口是其他民營銀行所欠缺的。而除了取得資質的4家民營銀行外,其餘15家銀行的業務受到的監管更適用於城商行模式,這其中就包括不得在民營銀行註冊地以外開展攬儲業務。

面對存款流失、業務規模縮減壓力,部分銀行將攬儲行為轉向「地下」,存款產品的付息方式也開始變得花樣百出。例如,此前有多家民營銀行旗下的存款產品仍可通過該銀行註冊地以外的號碼和用户所購買。另外,有一些民營銀行還通過購買存款獲得「金豆」等積分形式,使客户通過兑換獲得購物卡、話費充值卡或提升存款利息等權益,以吸引和提高客户粘性。

由於目前對於民營銀行是否禁止異地攬儲仍處於較為模糊的狀態,對於民營銀行的異地展業邊界,市場也頗多爭議。有研究人士指出,目前網路存款新規處於按照「一行一策」和「平穩過渡」的原則逐步整改落實之中,關於異地展業問題,很多民營銀行一直在與監管溝通。

下一步,如何進一步發揮創新意識,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創新金融產品,仍是接下來民營銀行亟待考慮的。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