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穩了嗎?

瑞幸咖啡穩了嗎?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瑞幸的未來,仍有不少難關要闖。

財務造假事件曝光一年多後,瑞幸咖啡不僅活了下來,還在逐步走上正軌。

繼今年6月份補交2019年年報,不到3個月後,瑞幸咖啡又向SEC提交了2020年年報,財報顯示,2020年瑞幸實現收入40.34億元,按年增長33.3%,去年新增了2430萬交易用户。瑞幸至今還未實現整體盈利,2018年、2019年、2020年其淨虧損分別為16.19億、31.61億和56.03億元。

除財務數據外,瑞幸咖啡還在同一時間公布了其他兩項關鍵重組新進展。

第一項是瑞幸咖啡與美國集體訴訟的原告代表簽署了1.87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2.1228億元)的和解意向書,賠償對象是自瑞幸上市起至2020年7月15日購買瑞幸股票並提出賠償的投資者;第二項是瑞幸咖啡已向開曼法院正式提交了對可轉債債權人的債務重組方案。

(瑞幸咖啡)

對於賠償金額,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提到,和解金額對於國內公司而言的確很高,但這對於瑞幸咖啡而言,能夠免除幾十億美金的賠償金,已經是萬幸。

事實上,這個賠償金額確實遠低於此前法律界人士的預估,因此,受上述賠償與重組消息的影響,9月21日,瑞幸咖啡股價在美國粉單市場(場外交易市場)一度上漲近19%。截至當日收盤漲了3.44%,報價15.05美元/股,市值38億美元。相較去年退市時1.38美元/股的股價,一年多之間,瑞幸股價暴漲十倍。

這家曾創下中國企業最快IPO紀錄的咖啡「獨角獸」曾因業績造假22億,在過去一年多中不僅被中國監管部門處以6100萬人民幣的鉅額罰款,同時也被美國監管部門處罰1.8億美元和解金,並結束了一年的美股上市旅程。此後瑞幸經歷董事會大換血、陷入一系列訴訟中以及開啟「自救」行動。

進入2021年後,瑞幸開始了一系列擴張動作, 先是開放瑞幸咖啡門店加盟渠道,而後宣佈重啟無人咖啡機「瑞划算」的招商。與此同時,新代言人、小藍杯植入熱門電視劇等營銷動作等,均讓市場對其關注度不減。

伴隨着「復活」過程,資本市場也對瑞幸的關注也越發頻繁。一位消費領域的二級市場投資人對連線Insight表示,其前段時間深入研究過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雖然瑞幸咖啡已在二級市場退市,但並不影響它將來可能是新消費領域的優質投資標的。

瑞幸重回資本機構視野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了。但需要注意的是,瑞幸咖啡與SEC、投資者的和解更進一步,並不意味着瑞幸徹底度過危機。和解協議還未落地,虧損還在繼續,找錢之路也依然在探索,想要重回巔峰,瑞幸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瑞幸咖啡穩了嗎?

經歷了財務造假、退市、高管內鬥、債務訴訟、申請破產重組之後,瑞幸咖啡通過「根本性的調整創新」,逐步讓外界消除了對其商業模式可持續性以及經營能力的疑問。

6月30日,瑞幸咖啡補發了經審計的2019年年度財務報告,並表示將盡快發布2020年年度財務報告,逐漸恢復至正常財報披露進度。

三個月後的9月21日,瑞幸咖啡向SEC遞交了包括經審計的財務報告在內的2020年年報。或許,通過拆解2018年到2020年連續三年財報,能看出瑞幸的自救舉措。

在門店總量方面,瑞幸咖啡自營店經過短暫下跌後,開店速度幾乎滯緩,加盟店卻急速擴增。財報數據顯示,從2018年到至今,瑞幸咖啡自營店數量分別為2073家、4507家、3929家和4030家。加盟店自2019年到2021年,數量分別為282家、874家和1293家。

2018年-2020年自營門店、加盟店數量(瑞幸咖啡2020年年報)

對於2020年上半年自營店的關店現象,瑞幸咖啡的官方解釋是「進行正常的門店優化,對個別效益不好或客户覆蓋重合的門店進行『關停並轉』」。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個時間節點是,2020年年報顯示,瑞幸咖啡加盟店自2019年10月才開設,與其子品牌小鹿茶成立時間不謀而合。

這也意味着加盟店除了瑞幸咖啡加盟店,也包含小鹿茶門店,而小鹿茶在2020年下半年便更名為「瑞幸咖啡」,也停止了加盟。與此同時,瑞幸咖啡在2021年初推出新零售合作伙伴招募計劃,宣佈放開加盟。因此,加盟店才會擴增迅速。

在盈利方面,截止到2020年12月,瑞幸咖啡尚未實現整體盈利,這意味着其尚未實現收支平衡。

瑞幸咖啡的淨收入在不斷增長。從2018年到2020年,其淨收入分別為8.4億、30.25億和40.34億。增長的原因與產品均價上升、交易客户數量增加和爆款單品有關。

具體來看,自財務造假曝光後,瑞幸咖啡為了「保命」降低甚至取消了產品的折扣,於2020年5月終止了免費產品促銷活動。

但瑞幸咖啡降低促銷的舉動並沒有流失客户,反而交易客户數量在逐步攀升,至今累計交易客户達到7840萬。

瑞幸咖啡的粉絲粘性也未明顯下滑。根據瑞幸咖啡公布的運營數據,連線Insight計算出從2018年到2020年,每位瑞幸消費者每月平均消費飲品約3-4杯,相當於每周消費一杯飲品。如此分析,瑞幸咖啡的確擁有一群消費習慣穩定的忠實客户群體。

更關鍵的是,今年瑞幸咖啡厚乳系列和生椰系列兩大爆款產品直接帶動了整個銷量大盤。厚乳系列自2020年9月份推出後,年內就售出3160萬杯,佔全年銷售量20%;6月30日瑞幸咖啡官方宣佈,生椰系列單月銷量超1000萬杯,刷新瑞幸新品銷售記錄。

瑞幸咖啡銷量在不斷上升,同時也伴隨着成本的遞增。

連線Insight注意到,產品原材料成本和門店租金一直在瑞幸咖啡經營成本中佔比較大,兩者幾乎共佔據着全部經營成本的半壁江山,並從2018年第一季度起便呈遞增趨勢。

也就是說,儘管淨收入大幅增長,但門店租金和產品原材料的成本佔比增度也隨之提高,相應地,瑞幸咖啡也持續處於虧損。據瑞幸咖啡在2020年年報顯示,自2018年至2020年,其淨虧損分別為16.19億、31.61億和56.03億元,三年累計虧損約103.88億元。

2018年-2020年淨虧損數額(瑞幸咖啡2020年年報)

儘管如此,瑞幸咖啡還是活了下來,並以相對較低的價格與股東達成和解。據財經網報道,知情人士認為:「1.875億美元的金額,雖然是目前中國概股集體訴訟案件賠償第二高。但遠低於市場預測,2年半的解決時間也快於市場預期,以往的證券集體訴訟至少要三四年時間解決。」

不過,與股東集體訴訟的和解,須達成最終文件並獲得開曼法院、美國法院的批准才可,因此瑞幸咖啡還不能高興得太早。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魏劍嘯向每日經濟新聞表示,美國法院還會對和解協議進行審查。預計審查方向包括協議是否損害了股東利益,以及協議是否與涉及案件的美國各個州的法律相協調。

毫無疑問,瑞幸咖啡確實「復活」了,但不代表就「穩了」,它還需要向資本市場證明自己,以獲取更多的資金髮展。

瑞幸咖啡需要錢,但它還會是資本的寵兒嗎?

雖被迫退市,從美股轉至粉單市場交易,但瑞幸咖啡並未被資本市場拋棄。

自發布2020年年報後,瑞幸咖啡股價相比較去年退市時的股價上漲了約10倍,截至發稿前瑞幸股價為16.15美元/股,回升至接近17美元/股的發行價水平。

瑞幸咖啡今日股價(老虎證券)

較少人注意到,其實自退市後,瑞幸咖啡但凡發布有關業績方面的公告,都會引起股價小漲。比如9月7日,瑞幸咖啡發布公告稱公司重組計劃已完成多個階段目標後,第二天開盤後便漲超5%,報16.48美元/股,創下去年四月以來股價高點。

但粉單市場交易不透明,具有更大的風險,投資群體也更小。這意味着,瑞幸咖啡難以從公開的募資渠道獲得穩定的融資。

至今虧損的瑞幸,靠的是老股東的支持。連線Insight曾在文章《老股東救瑞幸,各有各的算盤》中詳細解讀過。瑞幸最近一次融資是今年4月,宣佈已和公司股東大鉦資本及愉悦資本達成2.5億美元融資協議,其中,大鉦資本以2.4億美元領投,愉悦資本跟投1000萬美元。

而截至目前,瑞幸咖啡將為財務造假至少付出約4.285億美元的代價,包括罰款、股東賠償,不包括可轉債。

去年9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宣佈對瑞幸咖啡2家境內運營主體、43家第三方公司一共處罰6100萬元;同年12月,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宣佈與瑞幸就其財務造假事件達成和解,後者支付了一筆1.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1.6408億元)的民事罰款。加之此次與股東和解,還需支付1.87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2.1228億元)。

但瑞幸咖啡的上次融資金額2.5億美元遠遠不夠,加之早在2021年年初,它便頂着美國監管部門和投資者的鉅額債務的壓力,加快了營銷動作和門店擴張速度,種種動作都需要資金支持。逐年增加的虧損金額,也證明瑞幸咖啡急需要錢。

如今身負鉅額債務、又無法自我造血的瑞幸,錢將從何處來?瑞幸還有可能成為資本的寵兒嗎?

今年8月財聯社報道,瑞幸咖啡正在尋求新一輪融資,星納赫資本等是潛在參與者。隨後被瑞幸咖啡否認「近期沒有任何融資安排」。但連線Insight詢問多位投資人後發現,關注瑞幸的投資者越來越多,且一二級市場投資人給出的觀點也略有不同。

一級市場更多關注其存在的風險層面。一位風險投資機構人士認為,瑞幸咖啡在財務造假帶來的連鎖反應尚未完全消除,潛在風險無法預估。例如此次提出的股東和解還需要美國法院批准,賠償1.875億美元的成功率也並非100%,和解周期也可能需更長時間。在未徹底解決此事之前,一級投資者們大多會比較謹慎。

而二級市場投資人則主要關注瑞幸股價,而非是否考慮買入。一位二級市場投資人士對此表示:「機構投資者投資項目,需要以標的能夠交易為前提。瑞幸咖啡退市後轉到粉單市場,股票的流動性、交易方式等等均受限,機構不能買其產品,所以暫時沒有跟蹤的必要。但瑞幸股價近期表現較好,最高突破17美元,未來估值還有可能繼續上漲。」

不論是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均十分關注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和財務模型。據晚點LatePost報道,部分投資人認為,相比星巴克、Tims 咖啡、Manner,瑞幸咖啡的競爭優勢在於其極致的成本控制和精細化的管理,即將跑通的單店盈利模型應用到公司整體。

或許也正是因此,讓愉悦資本和大鉦資本決定不放棄瑞幸。它們是瑞幸咖啡瘋狂燒錢補貼背後最重要的資本推手,經歷多次投資後,這兩位老股東在公司地位不斷上升。目前大鉦資本擁有最多話語權,投票權為 45.2%,持股比例達 17.2%,是瑞幸咖啡的實際控制人。

需要了解的是,大鉦資本和愉悦資本,此前是神州系「鐵三角」的兩大成員。大鉦資本董事長黎輝、愉悦資本創始人劉二海都是陸正耀的長期資本支持者。他們從神州優車時期便開始合作,三者也深度參與瑞幸咖啡的發展、資本運作。

對於兩大投資機構與陸正耀曾經的關係是否會影響新投資者入局這一問題,一位一級投資者表示,並不會產生較大影響。

如今瑞幸咖啡業務逐步好轉,或許瑞幸咖啡能夠拿到新一輪融資。能不能拿到新的融資,也決定了瑞幸未來的發展路線。

是勒緊褲腰帶拼盈利,還是重回快速擴張之路?

種種跡象顯示,瑞幸咖啡目前希望通過盈利證明自身實力。

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瑞幸咖啡門店戰略就由原來的「快速擴張佔領市場」調整為「精細化運營創造盈利」,各大區獨立核算。看不到盈利希望的項目也逐一被砍。

據Tech星球報道,瑞幸咖啡已經在今年5月、6月,連續實現整體盈利,金額約數千萬元。其中生椰拿鐵等單品的大爆發,加速其盈利進程。今年1月7日,瑞幸咖啡員工收到的全員郵件中表明,截止11月,必須要有超過60%的自營門店實現門店層面盈利,計劃整個2021年實現整體盈利。如今,瑞幸咖啡在財報裏提到,至今已經實現六成門店盈利的目標。

為了縮減成本,實現盈利,瑞幸咖啡在今年內的自營門店數量增長緩慢,反而讓加盟店急速擴張。2020年年報顯示,截至2021年7月31日,瑞幸咖啡在中國擁有4030家自營店、1293家加盟店,這意味着,自營店距離去年年底只增加了101家,加盟店增加了419家。

讓加盟店增速超過自營店,也是缺錢的瑞幸咖啡可以走的捷徑。

與此前子品牌小鹿茶的策略相同,瑞幸咖啡此次同樣喊出了「不收取加盟費」的口號。在收益政策上,採取返還毛利的形式。當商品收入扣掉原材料成本後,如果毛利不超過2萬元,則100%返還給加盟商;毛利超過2萬元後,以階梯的形式返還一定比例的利潤。

雖然瑞幸咖啡不收取加盟費,但設備的供應、店面裝修、原材料、毛利分成等方面,都會成為瑞幸咖啡總部的收入來源。市場營銷專家張棟偉也曾向新浪科技分析,瑞幸咖啡資金緊張,他們自己沒錢做直營門店,只能按照開放加盟模式來守住市場份額。

勒緊褲腰帶拼盈利,成為瑞幸咖啡當前的策略。

股權投資管理公司Stone Forest Capital合夥人李肇宇早年曾在接受36氪採訪時提到,「瑞幸咖啡並非僅僅是財務造假,本質是商業模式的造假」,他的想法也代表了部分投資人的質疑。因此,若瑞幸咖啡解決盈利問題,或能重拾資本市場的信任。而對於瑞幸咖啡而言,這是最直接但挑戰度最高的解決方案。

不過,如果瑞幸能夠拿到足夠的錢,不排除其將再次快速擴張。

目前,咖啡市場已經是一片紅海,今年以來,咖啡賽道再度迎來新一輪融資熱。今年6 月,咖啡賽道融資次數就已接近去年一整年,大多數咖啡融資項目均集中在A輪前後,融資額主要在億元左右。

其中,精品咖啡品牌Manner半年內連續獲得3輪融資,融資額也最高,參與投資方為美團龍珠、字節跳動、淡馬錫等知名投資機構,估值更是從84.5億元飆升至162.5億元。

不只Manner,像M Stand、Seesaw等新品牌也成為資本爭相搶奪的標的。這些獲得資本加持的新玩家在誕生地佔據一定市場份額後,開啟全國性擴張步伐,都將是瑞幸咖啡的強勁對手。

因此,瑞幸如今的當務之急,依然是努力找錢,爭奪更多的市場份額。

為了獲得更多的資金,瑞幸咖啡的無人咖啡機「瑞即購」在今年3月再次啟動招商。不過該業務一直處於虧損狀態,重啟後是否能探索出盈利模型尚未可知。

與此同時,近期瑞幸咖啡接連發布業績報告,釋放利好消息,或是想尋求新融資「輸血」。

對於瑞幸而言,現階段有好消息,但也完全無法放鬆,虎視眈眈的對手,尚未解決完的危機,都決定了它仍有一段艱難的路要走。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