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危機背後,中國足球正退守無人關注的角落

恒大危機背後,中國足球正退守無人關注的角落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近日,恒大集團以及廣州足球俱樂部面臨的財務危機引發了廣泛關注。輿論普遍認為,在恒大集團身陷危機的情形下,其下恒大足球俱樂部很難避免解散的命運。

不久前天津日報記者申煒轉發了一張聊天截圖,引發了足壇地震,截圖內容大意為:恒大集團經濟陷入困境,只能維持俱樂部運轉到九月,請求廣州市政府託管。隨後,很多知名足球記者也都轉發了這一新聞。儘管這條消息目前還沒有得到官方確認,但有一點可以明確,那就是恒大集團的確遇到了極大困境,說直白點,就是恒大現在爛攤子太多,已經沒有資金和精力再去搞足球了。

(網上圖片)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目前的廣州隊(以前的淘寶恒大隊)支持了中國國家隊的歸化活動。現在廣州隊有六名入籍球員,其中四名入選中國國家隊,包括前鋒艾克森。他們的目標是參加卡塔爾世界盃。據中國媒體報道,六人的年薪不計稅至少為4900萬歐元。

媒體擔心的是,一旦廣州隊難以為繼,這些人的鉅額工資發不上,他們還願意為中國效力嗎?沒有了他們,中國足球的這次世界盃征程怎麼辦?

恒大足校面臨危機

恒大的危機不僅影響到了中國足球的現在,還影響到了中國足球的未來。首當其衝的就是其龐大的足球學校。就在不久前,一份恒大足校員工被辭退信也在網上曝光。

儘管真假難辨,但在恒大目前的狀況下,很多人寧願相信恒大足校開始辭退員工的消息並非虛言。

恒大足校創辦於2012年,擁有50片國際標準足球場、26幢學訓大樓和學生公寓,是吉尼斯世界紀錄認證的全球最大足校。據其官網介紹,恒大集團創辦足校共花費了30億元,如今還要每年再投入2億元。

但如今有「亞洲最大的足球學校」之稱的恒大青訓基地卻面臨關門危險,學校正在為300位無球可練的孩子們尋找出路。

廣州恒大如果真的倒下了,對整個中國足球來說,無疑又是一次至暗時刻。

金元足球一路走來

2009年11月恒大上市成功,當天收盤市值高達705億港元,成為中國市值最大的民營房地產公司,而許家印也以422億元身家,成為內地首富。

2009年11月,恒大以1個億買斷剛剛降級的廣州醫藥隊所有股權,並將球隊更名為廣州恒大足球隊。隨後恒大足球開始其令人瞠目結舌的金元風暴。

先是斥資500萬年薪,引進了韓國籍主教練李章洙,之後花費上千萬引進國腳郜林和鄭智,後來更是大手筆引進外援穆裏奇、孔卡,直到最後以1800萬歐元年薪的天價引進傳奇教練裏皮。

2013賽季,廣州恒大隊以78球頂級聯賽最多進球紀錄,提前三輪加冕中超冠軍,隨後在實現中超聯賽三連冠的同時首奪亞冠冠軍,創造了中國足球俱樂部奪得首個改制後亞冠聯賽冠軍的歷史。

恒大在足球上的鉅額投入也為其房地產業帶來了豐厚的回報。從2009年的303億元,飆升至2013年的1004億元,翻了近三倍。到了2019年,這一數字變成了6000億。

對於能「發明」這種足球經濟,許家印也曾感慨:「在中央電視台打⼴告的話,1秒鐘⼤概15萬元。我們⼀場球下來,⽐如說4⽉2⽇中超開幕式在⼴州舉⾏,有25家電視台現場直播,有300多家媒體報道。11個運動員穿着印上了「恆⼤」兩個字的球⾐,你說是不是很值錢?⼀個半⼩時的直播時間,如果做⼴告,要多少錢?」

同時,利用足球的影響力,恒大還開始進軍多元化業務,從地產到人壽,從糧油到飲用水,從健康到汽車,所有這些出道時通常都藉助恒大足球的影響力印上隊服胸衣廣告。

這樣,地產為核心的恒大集團以足球為支點,開始支騰起一個涵蓋地產、人壽、糧油、飲用水、健康、汽車的龐大的商業帝國。從2009到2019年的10年間取得了驚人的商業效應,也引得後來者競相效仿

恒大金元足球的效仿者

2014年,綠地集團以2億人民幣收購了老牌勁旅上海申花,同一年,當時第一次成為中國首富的馬雲入股恒大足球。

2015年,華夏幸福收購中甲球隊河北中基,幾個月不到,蘇寧集團又從舜天手中接過江蘇俱樂部。

一時間,大量熱錢湧入中超,足球成為了資本眼中的樂土。

2015年,中超聯賽總體投入已經達到了30億元,當時,已經堪稱「全球最燒錢的聯賽」。數據顯示,2015年中超聯賽的外援的最高身價達到了1500萬歐元,直逼國際一線球星。在德國權威媒體《轉會市場》網站近日公布的全球冬季轉會市場數據中,中超連續兩年排在轉會支出榜第二,僅次於英超。值得一提的是,僅僅廣州恒大一傢俱樂部,他們的轉會支出就達到了3075萬歐元,甚至超過了整個德甲的2870萬歐元和法甲2530萬歐元。

到了2016年,中超聯賽在冬歇期的轉會市場上,終於「實至名歸」的成功登頂世界第一燒錢聯賽。根據當年德國網站《轉會市場》數據,在這個是冬季轉會市場上,中超16支球隊總共投入超過三億歐元(1歐元約合7.15元人民幣)。中超也因此超越英超,成為2016年冬窗最「燒錢」的聯賽。在這份榜單中,江蘇蘇寧俱樂部的「貢獻」最大,共花費超過一億歐元的轉會費。當年的2月初,江蘇蘇寧俱樂部宣佈以5000萬歐元的價格購入頓涅茨克礦工隊球員特謝拉,巴西人也就此成為中超「標王」。在《轉會市場》給出的職業足球歷史總排行榜上,特謝拉的轉會費也能躋身前20位。除了特謝拉,江蘇蘇寧在另一位巴西球員拉米雷斯身上豪擲的2800萬歐元也一度刷新了中超的轉會紀錄。

國際足聯在8月30日發布了,2011年-2020年這十年國際轉會報告。其中列舉了亞洲最近10年引援投入最多的20傢俱樂部,前10名中超就佔了8家,這足以反映出中超在2011年廣州恒大開啟「金元時代」以來在轉會市場上的影響力。

2011年-2020年這十年國際轉會報告(國際足聯)

另外,根據相關數據顯示,在這十年時間裏,中超球隊在簽入球員方面的總花費高達16.903億美元,收到的轉會費只有2.346億美元。就是說,中國足球這10年光是花在球員轉會費方面,淨支出就有14億美元之多。

在總榜單方面,據德國足球數據網站《轉會市場》公布的數據,在全球冬季轉會燒錢榜上,過去十年,中超聯賽以1.0882億歐元排名第2位,僅次於英超聯賽的1.5946億歐元。在俱樂部層面,冬季轉會燒錢榜全球前10位中有兩家中超俱樂部——廣州恒大淘寶以3085萬歐元排名全球第4位、亞洲第1位,上海上港以1612萬歐元排名全球第9位、亞洲第2位。

上海上港詮釋另類金元足球

2014年底,上港集團完成了對上海東亞的整體收購,董事長為時任上港集團董事長的陳戌源。

對於金元足球,陳戌源剛開始上任是這樣說的,「上港俱樂部有錢了,但不當土豪,也不是簡單地複製廣州恒大的模式,而是要傳達正能量。」

口口聲聲要不砸錢傳遞正能量的陳戌源剛上任第一年,內援方面,上港從杭州綠城引進了石柯,從貴州人和引進了於海,其中於海的身價高達500萬歐元,是當年國內球員轉會市場的標王。

上港砸外援更是瘋狂。

2015年,上港花費500萬歐元引進孔卡;2016年,花費1200萬歐元引進吉安,花費1850萬歐元引進埃爾克森,花費5580萬歐元引進巴西球員胡爾克;2017年,花費6000萬歐元引進巴西球員奧斯卡,創下中國最貴轉會費記錄。

這些球員年薪同樣刷新了聯賽紀錄——孔卡年薪900萬歐元、吉安年薪1480萬歐元、埃爾克森年薪650萬歐元、艾哈邁多夫年薪500萬歐元、胡爾克年薪2000萬歐元、奧斯卡年薪2440萬歐元。

中超收入最高的前三名球員,上港就佔了兩位,奧斯卡年薪排名第一,據說世界排名前5,僅次於梅西、C羅、內馬爾、貝爾,拉維奇排名第二,胡爾克排名第三。後來回到巴甲的胡爾克,年薪僅為中超的六分之一

有人粗略算了一下,從開始冠名到2018年,上港明面上的花費總共69.05億。

花這麼多錢,就做了一件事,2018賽季,他們擊敗恒大,奪得聯賽冠軍。

在賽後的採訪中,上港董事長陳戌源非常開心,在問道什麼是上港奪冠最重要的東西,他坦言道:「最根本的是信仰,信仰絕對不是金錢!」同時也不忘再揶揄一下老對手:「足球靠金錢是走不遠的,只有靠信仰,足球才能更加純粹、高尚。」

上海上港奪冠花120億之真假

2021年8月,時為南通支雲主帥的上海人謝暉在酒桌上的爆料石破天驚。

視頻裏謝暉是這麼說的:「上港拿個冠軍,我在上港我知道的,他們花了120個億!」

(微博截圖)

上港為奪冠花了120億究竟是真是假呢。

外援無疑是上港這些年投入的重點。據悉單胡爾克、奧斯卡這二人的薪水加轉會費就達到了3.3億歐元以上,換算成人民幣超過25億。

另外從恒大引進埃爾克森花費1850萬歐元,年薪約600萬歐元,效力了3個半賽季。引進孔卡轉會費450萬美元,年薪約900萬美元,效力了2個賽季後被租借,上海應該也會承擔大部分薪資。引進艾哈邁多夫花費700萬歐元,年薪約為500萬歐,效力了4個賽季。單這3人的花費也達到6650萬歐元加2250萬美元+,總計應該超過人民幣6.5億。如果考慮卡瓦略、海森、達維、埃弗拉、金周榮等過渡型外援的投入,10億應該比較正常。

國內球員雖然薪水不及外援,但人數眾多,應該是投入的另一個大頭。武磊、顏駿凌、傅歡、賀慣、石柯、於海、王燊超、蔡慧康等也曾是國家隊常客。足協第一次限薪令,要求國內球員年薪不得超過1000萬,國腳不得超過1200萬。這說明當時國內一流球員肯定是超過這個年薪,中流球員也差不多接近限額,否則也就用不到限薪令了。

按照人均年薪1000萬保守計算,上港首發11人薪水應該在1.1億。23人大名單其他12人年薪按800萬算,約1億。上港自13年升入中超,這樣的大手筆投入,應該至少能持續5年,花費應該也在10億元以上。

至於外籍教練組方面,據悉埃裏克森年薪400萬歐,執教2年。博阿斯1200萬歐,執教1年。佩雷拉500萬歐,執教3年(後面可能有漲薪)。總計花費約在3500萬歐,即人民幣2.6億。

2018年上港集團年度報告(上港集團)

經過以上保守計算,上港的投資就接近了50億。另外球員教練獎金也是俱樂部支出的另一個大頭,恒大曾開出過單場2千萬的贏球獎。

上港處處跟恒大看齊,贏球獎金必然是不少,據悉也在250萬到1000萬之間。另外上港奪冠後,還曾重獎佩雷拉100萬歐,約人民幣750萬。

2018年上港集團年度報告(上港集團)

2018賽季根據2018年上港集團的年報,花費23.64億。從上港開始冠名到收購俱樂部再到最後奪冠,上港明面上的花費總共69.05億。

值得一提的是,奪冠後上港也沒有停止大手筆投入。從英超引進阿瑙,還拖欠足協1.5億調節費。2019賽季的中超轉會市場標王,身價為2500萬歐元。2019賽季,上港花了19.78億,無緣衛冕。此後的幾年裏,上海上港還陸續引進了穆伊和洛佩斯等外援。即便是放在限薪和限投的當下,上海上港俱樂部的總體身價依舊為4488萬歐元,位居中超第一。

再考慮到球隊每年在預備隊、青訓、球場、俱樂部運營、球員醫療、海外拉練上的投入。這麼看來,上港投入120億拿來一個冠軍,此言未必虛假。

就是這個謝暉,當年去上港當助教之前,曾嘲笑廣州恒大5年奪亞冠的計劃是「腦子進水」。後來,恒大5年內2次奪得亞冠冠軍,據足球報的消息,截至2020年9月,廣州恒大11年的總投入接近130億元,這僅僅比海港多出了10億。

130億的恒大投入的結果:8箇中超冠軍+2個亞冠冠軍,這還沒算足協盃和超級盃冠軍。

120億上港投入的結果:一個聯賽冠軍。

不僅如此,與山東魯能深耕青訓20年、恒大足校7年投入近30億相比,上港青訓最大的標籤還是「買買買」。去年奪冠的本土班底,幾乎就是將徐根寶在崇明基地的弟子一鍋端,自身造血能力幾乎為零,青訓體系也不見蹤跡。這就是這個靠信仰奪冠的上海上港的真實本質。

足協新政動搖聯賽根基

2019年6月,志得意滿的原上海上港俱樂部董事長陳戌源改任中國足協主席。

此時正值經濟緊縮,以房地產為主的金元產業遭受重創之際,這個精明透頂的上海人上任之後,就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達「去泡沫化」的決心。

特別是在去年12月的上海會議上,陳戌源痛心疾首地說:"中超俱樂部平均投入是日本J聯賽的3倍,韓國K聯賽的10倍;中超俱樂部一線球員的工資薪酬是日本J聯賽的5.8倍,韓國K聯賽的11.67倍。這些數字是觸目驚心的。"

「我們難道還不覺醒?我們難道良心已死嗎?難道還要繼續生存在這樣的足球環境中嗎?」

緊跟其後的,是投資帽、工資帽等政策紛至沓來。

我們很難相信這是出自一個剛卸任為奪冠不惜一切代價,薪資位居各俱樂部之首的董事長之口。但恰是這樣的作法既安撫了上層風向,又迎合了底層民粹風口。

一片殺伐果斷聲中,我們的新主席再接再厲。除了限薪令之外,足協還頒佈另一項新規。這項規定,叫做中性名。

通俗來講,就是球隊名稱不得使用與俱樂部股東或股東關聯方的字號、商號或品牌名稱。

這背後的意圖,是希望俱樂部逐漸脱離與母體企業的關聯,毫無疑問,這成為「壓倒職業俱樂部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是因為在足球的世界裏,品牌曝光是贊助商最為看中的東西,也是投資足球最大的獲利點。

在中國,幾乎所有的投資商,就是因為可以在隊名和隊服上凸顯出品牌效應,才選擇大手筆對中超球隊進行投資。

而當這點廣告效益都被取消時,還有誰還願意往裏砸錢?

新政引發金元足球的多米諾骨牌

誰也麼想到,最先倒下的,竟然是一支才獲冠軍的球隊——江蘇隊。

2021年3月29日中午,在足協公布的三級聯賽准入名單出爐,江蘇隊未在其中——這表明,上屆中超冠軍江蘇隊確定無緣今年中超聯賽。

時間回到2015年12月月底,蘇寧全資收購江蘇舜天,張近東喊出「三年內問鼎中超冠軍,五年內雄踞亞洲之巔」的目標。

江蘇先以5000萬歐元的天價引進巴西球員特謝拉,刷新中超轉會費紀錄,又斥資2800萬歐元挖來巴西國腳拉米雷斯。至2020年底蘇寧5年來投入至少超過50億元。

但當2020年蘇寧奪冠,沒有心情慶祝,反而當即宣佈球隊停擺。

根據蘇寧易購披露的業績報道,2020年全年歸母淨利潤虧損超過39億元。其中三季度報數據更是顯示,當時蘇寧易購的總負債規模已達1361.40億元。

南方的江蘇剛解散,北方的河北又鬧出風聲。

2021年中超第5輪補賽,河北隊1-2輸給北京國安,這場比賽之後,來自媒體人李璇的報道,在更衣室裏河北隊內部爆發了激烈的衝突和爭吵。

事後有媒體爆料,此時的河北隊,拖欠工資獎金都有好幾個月。

而在這鬧劇背後,同樣是母公司華夏幸福集團深陷債務危機。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華夏幸福的融資總額達1876.19億元,未能如期償還的債務本息合計高達691.66億元。8月26日,華夏幸福對外披露2021年半年度報告,其中顯示半年虧損94.8億。母公司如此,全靠母公司反哺的足球自然又一次成為了企業的犧牲品。

現今華夏幸福要不是有唐山出手相助,俱樂部命運跟如今的江蘇蘇寧也差不了多少,基本上面臨解散的危險。

而就在此之前,天津泰達隊已然離開。

作為一支見證了中國足球多年發展的老字號球隊,一支擁有二十多年曆史的球隊,伴隨着「泰達控股」的負債達到兩千億元,其壽命也到了盡頭。

而另一支天津球隊天津權健一度確實有叫板恒大爭奪聯賽冠軍的資格,然而事情轉折點出現在2019賽季。這個賽季權健突遭變故,無奈更名為天海。天海在當賽季艱難完成保級任務之後,最終還是沒有逃過解散命運。

當資本來臨時,中超有着令全世界都為之眼饞的待遇和薪水,當資本撤離時,.殘酷得連中國足球的遮羞布都一齊撕走。

在薪資結構排名中超第一,中超其它俱樂部因鉅額虧損難以為繼時,上海上港上港竟能連續3年實現盈利,尤其是2017年,俱樂部營收接近21億元,和恒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2017-2019年,上港俱樂部雖然花費巨大,但俱樂部卻連續3年實現盈利。2017年俱樂部營收接近21億元。2018年營收23.37億元,歸母淨利潤184萬。2019年營收20.08億,利潤為2982.68萬。

2019年上港集團年度報告(上港集團)

20億營收是什麼概念,放在2019年,根據德勤會計師事務所公布的2019賽季世界各大足球俱樂部的營收排行榜,可以排在第16位,超過羅馬、里昂、埃弗頓等五大聯賽知名球隊。

德勤統計的營業收入只包括比賽日、轉播權和商業收入三大塊,不包括球員轉會費。

上港俱樂部這20億是怎麼來的,年報裏沒詳細說。

所以有球迷說,上港俱樂部是成仙了的,他們的錢不是地上掙出來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這一切都因為他們有個成仙的老總。現在這老總改頭換面,成了中國足協的頭頭,莫非中國足球要成仙了?

身陷危機的恒大足球還能熬過去嗎

這一副曾被視為兩大集團強強聯手的經典畫面,只可惜當年推杯換盞的大佬,如今已是「難兄難弟」。

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來自官方的說法,但恒大退出職業足球似乎已經不可逆轉了。但很多人可能不太清楚,廣州隊的股東也不僅僅是恒大,還有馬雲的阿里巴巴;即便之前俱樂部進行了一次增資擴股,導致阿里在俱樂部的股份被稀釋了一部分,但還是有35%左右。

2014年6月,阿里巴巴花了12億拿下了恒大俱樂部50%的股份。在阿里收購恒大俱樂部股份的新聞發布會上,許老闆當時稱俱樂部「引進戰略投資」是幾年前就計劃好的,阿里介入是恒大戰略發展的第一步,並稱俱樂部未來還會引進20個戰略投資,再增資擴股40%,按市值30個億來發展。

當阿里在文娛版塊瘋狂燒錢,12億買恒大股份這件事的邏輯就很清晰了,畢竟恒大就是中國體壇前幾年最大的IP之一,這符合阿里當時的佈局方向。而恒大俱樂部自然需要阿里這樣的金主支持,把盤子給做大。

當時雙方各有所圖,所以在足球俱樂部運作上的聯繫非常松。阿里在入主時給恒大扔進12億之後,就沒有再給俱樂部投過一分錢;恒大方面也從來就沒有要求阿里按照股權出資,之後恒大俱樂部進行過一次增資擴股,錢也是恒大自己出的,阿里沒有跟,以至於阿里的股份被稀釋了一部分。

而在俱樂部管理權的分配上,雙方當時簽訂合約時說好的是俱樂部一把手將採取輪換制,即由阿里和恒大的人交替擔任,任期為一年;前阿里巴巴COO張勇前些年也確實進了董事會,並曾擔任俱樂部董事長。但實際上阿里的人在俱樂部基本上就是掛名,一天俱樂部都沒去過,俱樂部所有的運營、經營權都在恒大手上。

不後續掏錢,不管經營和運營,只是在俱樂部的冠名上出現了淘寶兩個字;因此我們基本可以解讀為,阿里的12億就是買了恒大俱樂部幾年的冠名權。而淘寶兩個字在新主席上任搞中性命名後也消失了,而馬老闆自從2015年亞冠決賽之後,再也沒有去現場看過恒大的比賽;2016年年底,傳出螞蟻金服差點收購國安消息,也再一次表明阿里方面對於恒大的態度根本沒再當回事。

再考慮到中性名政策的出台,阿里冠名的最後一點價值也消失了。因此即便還有股份,但阿里巴巴肯定不會成為廣州隊的救世主。甚至可以說,哪怕是免費放棄廣州隊剩餘股份,也肯定是比先接過來投資再尋求轉讓,更為划算的操作。

恒大進入足球圈是一門生意,阿里當初入股也是一門生意。

投資人們之前看到了足球可以帶來的附加值,最明顯的就是廣告效應!

現在中性名時代,這時候再讓各個集團從廣告費裏拆出來一部分給足球俱樂部,這個邏輯就說不通了。這時候再往裏面砸錢,確實成了陳戌源所說的公益行為。

然而當投資人發現無利可圖開始明目張膽的欠薪,把俱樂部甩給地方足協、地方體育局,能接盤的只有政府指派的國企;贊助商一看利益受損,就開始「剋扣」贊助費。當投資人、球員、贊助商都叫苦連連,唯獨中國足協每年還是可以拿到36%的分紅,所謂的「公益足球」早就成了陳戌源自吹自擂的笑話!

網上傳出廣州隊總經理去北京見職業聯盟高層了,表達的意思大概有三方面!

一是向有關部門要求退還數億元的調節費。

二是,如果沒有當地部門或投資方接盤,廣州隊真的可能類似蘇寧一樣退出!

三是,球隊們已經在尋求退路了,如果廣州沒有計劃大筆輸血計劃,廣州隊想繼續中超將變得異常艱難。

種種跡象表明,今天的廣州恒大面臨着似乎難以化解的危機,作為鑄造了中國足球近10年最輝煌成就的廣州恒大,曾經承載了一代人的美好記憶,今天不少人在對其落井下石之際,終有一天,你會發現,廣州恒大帶給你的那些是多麼的珍貴,不僅是一個普通球迷的心境,還有目前已被劃上句號的所謂金元聯賽帶來的職業繁榮本身。

今天,我們都在異口同聲的討伐金元足球,討伐帶來這一切的恒大足球,但也許用不了多久,關於足球,你再也找不到可以討伐的任何興致,因為它會在無人關注的角落,悄悄的死去。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