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大佬葉飛被抓,曾計劃爆18家上市公司黑料

私募大佬葉飛被抓,曾計劃爆18家上市公司黑料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幾個月前還在網上因成功舉報中源家居意氣風發,「態度囂張」要求接受媒體採訪要收錢,如今卻因涉嫌操縱股價被抓。

剛剛,證監會通報了相關人員惡意操縱「南嶺民爆」「今創集團」「昊志機電」等股票價格案,其中,曾舉報他人市場操縱、自詡為打擊「偽市值管理」的「英雄」葉飛涉事其中。據券商中國記者了解到,葉飛日前已被公安機關抓捕歸案。

幾個月前還在網上「態度囂張」,要求接受媒體採訪要收錢,如今卻淪為階下囚。

(微博截圖)

從「吹哨人」到階下囚

據證監會報道,近期,繼查實史某等人操縱「中源家居」「利通電子」股票價格案後,證監會與公安機關依託線索聯合研判機制,結合交易所監控發現情況,依法啟動對一批惡性操縱市場案件的聯合調查工作,並作為2021年證監會專項執法行動的重點案件,集中調配力量,強化執法協作,加快案件突破。目前,相關人員涉嫌操縱「南嶺民爆」「今創集團」「昊志機電」股票價格案取得重大進展。

經查,2020年8月至2020年12月,劉某燁團伙以股票配資、委託理財等方式控制數十個證券賬户,涉嫌通過集中資金優勢、持股優勢連續買賣等手段操縱「南嶺民爆」股票,非法獲利數千萬元;葉某在明知劉某燁等人操縱「南嶺民爆」股票價格的情況下,積極提供相關幫助及建議,為操縱市場創造有利條件,並謀取非法利益。2019年以來,劉某龍團夥、顏某團伙涉嫌通過連續交易、對倒等方式,分別操縱「今創集團」「昊志機電」股票價格,涉案金額巨大。調查還發現,個別機構從業人員存在利用職務便利與操縱團伙進行利益輸送的嫌疑。鑑於上述人員的違法行為達到刑事立案追訴標準,證監會依法將相關案件線索移送公安機關。近日,證監會配合公安機關開展聯合行動,一舉將3起操縱市場案件的主要涉嫌犯罪人員抓捕歸案。

據券商中國報道,這位「葉某」就是此前因為實名舉報中源家居等多家上市公司操縱股價,在二級市場引發血雨腥風的微博大V,私募大佬葉飛。

我們先來簡單回顧一下事件的前因後果:

2021年5月13日下午,葉飛在其個人微博@葉飛私募冠軍直說 發起一次名為「為什麼中源家居不要臉?臉呢?」的直播,爆料中源家居涉嫌操縱股價。隨後還表示,計劃爆料18家上市公司,每周一家。

直播導致中源家居次日股價大跌,同時也引來上交所的問詢。5月13日,上交所要求中源家居就媒體相關報道事項予以核實。隨後中源家居發布公告稱,經公司內部自查及徵詢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自上市以來,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均未直接或通過第三方以口頭或書面形式委託有關盤方購買公司股票,開展「市值管理」,公司實際控制人、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也未接觸或與蒲菲迪、微博大V「葉飛私募冠軍直說」相識。

5月16日晚,證監會宣佈決定對操縱中原家居等股票價格的行為立案調查,這也變相宣佈,葉飛爆料的內容中確有其事。當日晚間,被葉飛點名的昊志機電、維信諾、隆基機械也先後收到交易所的關注函,要求其就媒體相關報道進行自查並說明相關報道是否屬實,是否存在與第三方合謀

5月17日開盤後,被葉飛點名的上市公司集體大跌,ST板塊也遭受重創。

7月23日,證監會通報了中源家居、利通電子等上市公司涉嫌操縱股價的最新進展。經查,2020年9月至2021年5月,史某等操縱團伙控制數十個證券賬户,通過連續交易、對倒等違法方式拉抬「中源家居」「利通電子」股票價格,交易金額達30餘億元,相關行為已達到刑事立案追訴標準,涉嫌構成操縱市場犯罪。經調查還發現,相關金融機構個別人員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犯罪。

這一通報相當於做實了葉飛的舉報。

葉飛是「吹哨人」嗎?

對於葉飛這場震驚全國的「爆料門」,有媒體稱葉飛是股市的「吹哨人」。

但有些人卻覺得葉飛的行為和「吹哨人」有些不一樣,葉飛並非是個完全正面的形象。

公開資料顯示,葉飛為私募基金操盤手,2007年度獲得中國股市民間高手大賽第一名。2010年倚天投資成立,葉飛擔任公司總經理,開始了私募基金財富管理之路。4年後,便辭去倚天投資總經理職務,2020年8月,退出法定代表人職位及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備案,張文珂為新任法定代表人。

葉飛在資本市場上是一位極富爭議性的人物,他曾經有過「黑歷史」。2015年9月,證監會通報,葉飛於2015年5月13日至6月30日,以集中資金優勢在尾盤階段連續買入的方式,操縱「信威集團」、「晉西車軸」、「江淮汽車」、「奧特迅」、「中青寶」等5隻股票價格,合計罰沒2600多萬元。

2016年8月,證監會通報2016年上半年私募基金專項檢查執法情況,葉飛及其旗下的倚天投資出現在被採取行政監管措施的名單,而葉飛也是此次專項檢查中唯一被通報採取監管措施的個人。

2021年5月,葉飛及其關聯公司淮北市倚天投資有限公司等已成為被執行人,執行標的726.5萬元,執行法院為天津市南開區人民法院。2020年8月,原告李楊通過非訴保全審查申請凍結了淮北市倚天投資名下的銀行存款236萬元,期限為一年。2020年9月,葉飛及其淮北市倚天投資便被合肥鐵路運輸法院列為老賴,並被限高,執行標的為82.46萬元。

綜合來看,葉飛實控的淮北市倚天投資累計執行標的總金額2752萬元,未履行總金額達2658萬元,比例達96.6%。截至目前,葉飛實控的淮北市倚天投資多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老賴),涉及多則終本案件及限制消費令。

而此次葉飛「爆料門」的起因也並不單純。據葉飛此前的發帖,在中源家居市值管理的事件中,葉飛的角色就是中間人撮合機構接盤,但事後盤方賴賬不服尾款,導致他被下家催要幾百萬元尾款。

從法律「吹哨」行為的意義來說,葉飛的爆料行為也並非通常意義上的「吹哨」。華東政法大學國際金融法律學院教授鄭彧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表示,法律意義上的「吹哨」行為,應是作為事件知情者的內部人士向監管機構或者交易所遞交舉報材料,而不是放任性地通過自媒體方式發布所謂的「獨家消息」。

此外,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劉俊海也表示,葉飛的角色複雜。如果有證據證明葉飛作為資本掮客參與其中,他也將成為違法行為的共犯之一。不過因為爆料行為,葉飛將成為污點證人,可能從輕處罰。

此次證監會通告葉飛被抓,也印證了劉俊海教授此前的觀點。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