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百強房企爆雷!創始人發家書稱不會躺平,TCL成投資輸家

又一百強房企爆雷!創始人發家書稱不會躺平,TCL成投資輸家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花樣年是梅花,數九寒冬也能支稜,旺盛。花樣年是蝴蝶蘭,大風大雨裏也淡定,常新。花樣年是野草,寒冬過後,春風吹又生。」
單純看這樣一段雞湯文字,你能想象它出自一家爆雷房企發的公告嗎?

曾寶寶:花樣年絕不躺平

10月4日,花樣年發布公告稱,當天到期的一筆總規模5億美元的優先票據,公司有2.06億美元剩餘本金未能及時還款,構成違約。

10月8日,花樣年實控人曾寶寶向花樣年全體員工發「家書」。

(花樣年集團(中國)有限公司曾小姐辦公室)

在「家書」中,曾寶寶表示「花樣年絕不躺平」,稱公司管理層正積極與政府部門、境內外金融機構、合作伙伴誠懇磋商,力爭控制和消弭風險,早日走出流動性困境。懇請大家給予公司時間與信任。

自9月29日,花樣年股票就處在停牌狀態,停牌前每股僅0.56港元,較去年8月高點1.7港元下跌了67%,總市值僅32.33億港元。而10月8日「18花樣年」「19花樣02」兩隻債券價格仍「斷崖式」暴跌22%和54%。

花樣年停牌前,碧桂園服務剛以33億人民幣,完成對彩生活服務核心資產,即其旗下鄰里樂控股100%股權的收購。彩生活原為花樣年的物管上市公司。華西證券稱,此舉被市場認為是花樣年出售資產保兑付的信號。

可花樣年還是沒能阻擋債務爆雷的到來。受花樣年違約波及,碧桂園服務也在4號當天發公告稱,協議質押的鄰里樂股權目前已被執行。

5隻美元債一年內到期

花樣年面臨的還不止這一筆違約。

WIND數據顯示,目前花樣年控股共存續11隻美元債,債務餘額30.69億美元,佔其上半年優先票據及債券餘額的58.04%。這意味着花樣年60%左右的公開債券由美元債貢獻,融資渠道單一且過度依賴美元債。

其中,花樣年有5隻美元債在一年左右到期,共計13.475億美元,短期集中兑付壓力顯而易見。

不僅如此,花樣年這幾年發行的美元債成本都很高,如2018年發行的一隻美元債成本高達15%,今年上半年發行的2筆合計3.5億美元的債券,年息率分別高達11.875%和14.5%,遠超行業平均水平。

從今年5月開始,花樣年的多隻美元債就開始出現大幅下跌。控股股東也試圖通過頻繁開展回購,穩定市場信心。在6月舉行的投資者電話會議上,花樣年還透露資產處置計劃,稱將處置北京豐台、合肥、青島及成都項目,項目出售資金將用於境外美元債的償還。

面對債台高築的花樣年,9月,標普、惠譽、穆迪三大國際評級機構,相繼將花樣年控股的評級展望下調至負面。在花樣年控股宣佈違約之前,惠譽將花樣年的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由B連降5級至CCC-。

針對債務償還壓力,花樣年多次發出澄清公告,9月20日還稱「公司經營情況良好,運營資金充裕,不存在任何流動性問題」。但打臉說來就來,這不國慶節還沒過完,就爆雷了。

銷售疲軟難支撐償債壓力

花樣年可以算是一家老牌房企。

1996年,紅二代曾寶寶在深圳成立花樣年,百度百科顯示其父為曾慶淮,顯赫的家族背景可能更為人津津樂道。曾寶寶本人也十分神秘,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曾在公司人事變動公告上僅以一張卡通頭像出現。

2009年,花樣年在港上市,是最早享受房地產紅利的一批。但隨着曾寶寶放權,潘軍加入後雖然帶出了內方物管第一股彩生活,可花樣年地產主業卻停滯不前。2017年營收更是出現了按年超10%的負增長。

直至2018年曾寶寶回歸,喊出三年內闖入千億陣營,花樣年才開始打雞血式擴張。

但彼時房地產紅利期已過,政策監管來襲,在這個時候高成本、大規模拿地擴張,也讓花樣年在迅速擴大的同時,背上了過多債務。

截至6月末,花樣年的淨負債率為74.8%,現金短債比為1.59,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為72.7%。對照「三道紅線」的標準,花樣年處於「黃檔」。同時花樣年總借款515億元,比2020年增加約10%。

一邊是債務的增長,一邊則是銷售疲軟。2020年花樣年實現銷售484億,市場排名60左右。今年上半年,花樣年累計銷售281.2億元,未達2021年銷售600億元目標的一半,毛利率為20.8%,按年下降12.8%。九月花樣年銷售36億元,按月已是三連降。

顯然,銷售回款乏力難以支撐花樣年未來較大的債務償還壓力,違約事件的發生也不可避免。

TCL成投資輸家

而在花樣年違約事件中,還有一個角色值得注意,那就是花樣年第二大股東TCL科技。2021年中報顯示,TCL科技持10億股,佔花樣年總股本17.54%。

而就在花樣年爆雷前,9月27日,TCL科技發布了公告,稱公司轉讓花樣年17.5%股權,TCL實業接盤。據公告,該花樣年股權的賬面價值約為5.67億港元,交易雙方同意該股權部分作價約6.34億港元,溢價11.79%。

花樣年與TCL的合作可以追溯到十年前。2011年,花樣年以3.16億元收購了深圳TCL房地產的全部股權,獲得約40萬平方米的土地儲備。

2013年底,花樣年以1.64億元的總價收購惠州TCL房地產的全部股權,同時以9.6億元對價向TCL定向增發8.64億股,佔股份擴大後總股本的15%,TCL成為花樣年第二大股東。

彼時的TCL對於花樣年的前景是看好的,還在2015年和2017年兩次增持,直至佔花樣年已發行股份20.08%。

可10多億資金投出去,卻沒見啥水花。2013年TCL認購時,花樣年每股1.11港元,可這麼多年過去花樣年股價幾乎原地踏步,從而導致TCL的投資也幾乎沒有增長。

直到去年,TCL在4月和12月兩次減持花樣年,但也沒踩準時機。比如去年7月花樣年股價創新高達到每股1.92港元,但TCL去年底減持的時候已經跌到1.4港元,按最高點計算TCL錯失7000萬港元。

以目前花樣年低到塵埃的0.56港元股價來看,對剩餘還持有的股票,TCL虧損近50%。

想想2015年投資的寧德時代,踩上了新能源風口,5年時間賺得盆滿缽滿,而在花樣年真心實意投了8年,前期收益增長龜速不說,減持還沒踩對時機,如今趕上房地產爆雷潮更是虧得一塌糊塗。不知道李東生對這筆投資,是否後悔到腸子都青了。

結語

往年的金九銀十是房企銷售旺季,今年卻成了「銅九銀十」,雷聲滾滾,爆雷的房企越來越多,大到恒大、藍光、建業等大型房企,小到花樣年、陽光100等的中型房企。隨之受到波及的群體也越來越大,包括購房者、供應商、投資者甚至地方政府。

如今「三道紅線」壓制下的房企,融資縮減,現金流承壓,償債高峰期隨之到來,整個地產行業傷筋動骨,房企爆雷遠未結束。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