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製造業會取代中國嗎?

越南製造業會取代中國嗎?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故事,要從「911」二十周年的那一天說起。

那一天,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按照很早的約定,在越南訪問。蹊蹺的是,安倍晉三的親弟弟,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在得知王毅將訪越的消息以後也要求同期到訪河內。

中日兩國高官同時訪問越南,使得越南人產生了全世界都在拉攏自己的感覺,很傲嬌地大肆宣傳「北京和東京同時派高層訪問河內」來往自己臉上貼金,兩頭撈好處的姿態盡顯。

從此,越南在網路上多了一個新的標籤:兩面國。

先亮明觀點:從中國的國家利益出發,越南能保持兩面國的姿態已經是相當不錯的局面。因為無論是從經濟、還是政治、社會層面來看,越南都有可能變成下一個烏克蘭。

越南產業鏈悖論

相信大家一定看到過這樣的標題——「中國製造業正在被外企拋棄」、「三星關閉在中國最後一家工廠」、「越南製造業崛起、蠶食中國市場」。

除了標題黨,這類文章通常還會配上廣州某地工廠人去樓空,雜草叢生的圖片。最熱鬧的是這類文章的評論區裏,總免不了「越吹」和「越黑」的論戰。

我大致總結了一下雙方的觀點:

「越吹」:越南人口結構優良,勞動力豐富,人工成本只有中國的三分之一,且不只是中低端產業,也同樣承接一些高端製造業。英特爾、三星、夏普、立訊精密等涉及晶片、手機、屏幕的科技公司均在越南投資建廠。國際環境上,2014年開始,日本和越南進入蜜月期。2018年開始,越南吃下中美貿易戰紅利。2019年,CPTTP在越南生效。2020年,越南和歐盟的自由貿易協定生效。2020越南年的進出口總值高達5500億美元,放在國內比浙江省還要多。

「越黑」:從越南首都河內出發,25公里的路要開車一個小時。從河內到胡志明市,無論走陸路還是水路,都比到廣州還慢。人工成本雖然便宜,土地和工業水電比中國還貴。GDP總量不如廣西,人均不如甘肅。進出口總值看着是挺高,可絕大部分原材料和零部件都需要進口,越南人就是掙個辛苦錢。等於是中國製造的產品在越南組裝,再貼個越南製造的標籤,還能避開美國對中國的高關稅,裏外裏還是咱們賺了。

這兩種觀點其實並不矛盾,只是各自強調一個方面。

從現狀來看,因為人工和關稅的優勢,越南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對中國確實構成了一定的衝擊。但從宏觀上看,越南不僅沒有獨立的產業鏈,反倒是成為了中國產業鏈的一部分。現狀如此,那麼接下來會怎麼樣呢?

越南產業鏈的發展方向不外乎三條路:

一、維持現狀,繼續作為中國產業鏈的一部分,微觀上對中國一部分人的收入造成衝擊,宏觀上卻對中國有利。

二、建立獨立自主的產業鏈。這就需要補上投入大、周期長、見效慢的重化工行業。但是越南要完成這一步有兩個幾乎不可逾越的障礙:

1、從越南內部來看,優先發展重化工這種資本回報率低,但對國家整體有利的行業,必須有強人來集中資源、壓制資本才能實現。1976年越南統一以後原本有機會在蘇聯援助下發展起自己的重化工。但越南選擇的是先以聯邦的名義吞併老撾、柬埔寨,再發展工業化。結果一直到冷戰結束,越南既沒有實現在中南半島的霸權,也錯過了工業化的窗口期。現在,越南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北方派和主張自由經濟,甚至打算改旗易幟的南方派能維持平衡都已經是勉為其難,壓制南方派為國割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2、從國際環境來看,越南已經加入的一大批自由貿易協定,比如RCEP,CPTTP,越歐自由貿易協定等,也從外部約束了越南的政府管制。

誠然,出於拉攏越南制衡中國的戰略,美國不是沒有可能對越南集中力量補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對於美國來說,與其費這個事兒,還不如扶持越南的買辦集團搞顏色革命比較划算。

三、成為美國主導的去中國化產業鏈的一部分。對於越南的國家利益來說,從依賴中國到依附美國,面子上首先就沒什麼好處。再說裏子。理論上,由發達國家出資金技術、越南、印度、孟加拉、印尼、墨西哥等發展中國家出勞動力,繞開中國另建一套產業鏈是有可能實現的。

而且,越南在這套系統當中也確實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宗教觀念單薄,有生之年改變命運的願望強烈,吃苦耐勞,集體主義——這一切都有利於製造業。但是一旦越南和中國產業鏈做切割,就意味着沒法迅速獲得(越南與中國接壤,和其他幾個「小夥伴」都很遠)低成本的原材料和零部件。這樣,越南的相對優勢就大打折扣。

關於東盟十國,有一個流行的說法是他們經濟上依賴中國,安全上依賴美國。

越南的情況比較特殊。經濟上,越南從生產層面依賴中國,從貿易層面依賴美國。從擔心和平演變的層面,越南在安全上依靠中國。從島嶼爭端的層面,又依賴美國以制衡中國。

這種特殊情況決定了越南會比東盟其他國家更有必要當兩面派。然而這一切都是從越南的國家利益出發。對於買辦集團而言,就是另一回事了。

北方派vs南方派

今年因為阿富汗的局勢,我們常常提起1975年4月30日美軍倉皇撤離南越的「西貢時刻」。也因此,1975年,美國扶持的越南共和國(南越)滅亡的往事在中國廣為人知。

然而,我們不太熟悉的一個知識點是,越南統一的時間不是1975年4月30日南越滅亡,而是1976年7月2日。

也就是說,從南越滅亡到越南統一之間的15個月,大部分中國人並不了解這期間發生了什麼。

簡單點說,直接滅亡南越的並不是北越,而是北越在南方的統戰對象——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這是一支由反美知識分子、民族資本家、宗教團體和社會團體組成的聯盟。他們當然得到了北越的支持,但是和北越並不是上下級,而是夥伴關係。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姑且稱他們為反美右派。

南越滅亡以後,這些反美右派建立了南越南共和國(這名字有點繞嘴),且拼命開展外交,得到了80個國家的承認。這充分證明,反美右派和北越根本不是一條心的。1976年越南之所以能夠和平統一,最主要的原因恐怕在於反美右派的武裝力量在和親美右派的戰爭中消耗過大,迫於形勢不得不向北越做的妥協。

越南吸取蘇聯的教訓,權力鬥爭相對温和,無論是越共內部的輸家還是不情不願成為花瓶的反美右派,都只是靠邊站。然而這種温和就為日後越南的南北兩派鬥爭埋下了隱患。

1986年開始的越南革新開放,常被誤解為對中國改革開放的抄作業。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九十年代以後越南一步步搞起了土地私有化、取消户籍制、出售國有企業、也不再提以公有制為主體。南方派逐漸強勢,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2006年-2016年擔任越南總理的阮晉勇。

阮晉勇做央行行長,經濟部長、常務副總理、總理期間可以說是成績斐然。越南加入WTO,加入TPP都有他的功勞。2006年,當時尚未屆滿的越南總理甚至提前讓位給他。

可阮晉勇家族的腐敗,在越南可以說是路人皆知。他的兩個兒子從政,長子已經是老家堅江省的省委書記。女婿——美籍越南人,前南越政權副部長的兒子,麥當勞在越南的特別合夥人。女兒阮芳清執掌着投資基金公司「越南資本管理」和證券公司「越南資本證券」,直到被維基揭秘曝光,惹得議論紛紛以後才辭職。

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總理,阮晉勇居然兩次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以美國為榜樣。2014年越南的反華暴動,更是他親自下場發短信煽動的結果。不過,對於阮晉勇來說,反華可能只是手段,真正的目的在於把他的政敵阮富仲架到火上烤。

由於越南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姓阮,接下來我會採用代號。阮晉勇的代號是大買辦,阮富仲的代號則是白頭翁。

白頭翁從2011年出任越南一把手,按職責來說,他掌管軍權。但白頭翁長期都在越南的官媒《共產主義》雜誌社工作,之後擔任過河內市委書記、國會主席,一天都沒在軍隊幹過。而大買辦從12歲就在越南人民軍跑腿兒,從軍二十年。而且論資歷,2006年-2011年,大買辦擔任越南三把手——總理的時候。白頭翁還只是排名第四的國會主席。一個在軍隊沒有根基的理論家後來居上,這讓大買辦如何心服。

2011年-2016年,白頭翁和大買辦進行了激烈的權力鬥爭。白頭翁抓住了大買辦的親信前胡志明市市委書記貪腐的證據,奪了大買辦的反腐領導權。(在此之前,越南的權力鬥爭比較温吞,高層最多靠邊站,不會判刑。)

大買辦則以南海島嶼爭端為藉口,煽動反華暴亂,逼得白頭翁左右為難。這場巔峰對決的結果是2016年白頭翁連任一把手,大買辦裸退,但二三四把手全都換成了大買辦的親信。

在此之前,越南「四駕馬車」的慣例是北方派出任一把手管筆桿子和槍桿子,南方派出任擁有實權的三把手管錢袋子。二把手和四把手由中間派出任,調和南北矛盾。2016年變成了1:3的解構。一時間,北方派似乎岌岌可危。

沒想到,2018年峰迴路轉,二把手陳大光暴病身亡。白頭翁兼任了二把手。南北兩派再一次實現了平衡。

2021年,白頭翁把二把手的位置讓給了原來的三把手阮春福(代號笑面虎)。有一種說法是笑面虎這個人雖然是大買辦提拔起來的,但是早在2011年就在一定程度上向白頭翁靠攏。所以才能在2016年取大買辦而代之。

今年,笑面虎成為越南歷史上第一個從No.3晉升No.2的人物,看起來好像是得到了白頭翁的認可。其實白頭翁年事已高,今年真心不想幹了,他要是真的認可笑面虎,就直接讓他接了No.1了。要知道越南之前確實沒有三號升二號的,但是有直接升任一號的。

白頭翁原本培養了兩個接班人,第一個叫丁世兄,在2017年病重退休。第二個叫陳國旺,此人在反腐工作中樹敵過多,雖有白頭翁力挺也得不到多數高層的認可。

這麼說下去我怕把大家繞暈,簡單點,直接上結論吧。現在越南的四大領導是這麼個情況。

1.白頭翁:北方派帶頭大哥,目前仍然鎮得住局面,但有後繼無人的隱憂,且2019年突發重病住過院。77歲高齡的他能不能再幹滿一屆,不好說。

2.笑面虎:他是大買辦一手提把起來的南方派親信,也一手提拔了大買辦的長子。笑面虎和美日交往密切,但對中國也還算友善。如果白頭翁突然去世,他很可能被選為一把手。到時候會不會變成又一個大買辦,還有待觀察。

3.總理範明政,2018年突然病逝的前二號人物陳大光的老部下,也算是大買辦這條線的人。姑且算是温和南方派。

4.國會主席王廷惠:屬於北方派,擔任過河內市委書記。如果白頭翁突然去世,似乎只有他可以與笑面虎一搏。但與笑面虎相比,他的資歷和威望都差了很多。

說得再白一點,越南今天南北兩派的平衡,極度依賴白頭翁的超期服役。北方派的經濟基礎已經在一次次「革新」當中被嚴重削弱。社會基礎主要依靠反腐。但是北方派的武力支柱——越南人民軍的廉潔程度……

在人事上,北方派後繼無人。在國際上,北方派除了中國也再沒幾個靠得住的朋友。尷尬之處在於,由於歷史原因、島嶼爭端和越南的民族主義,越南民間普遍對中國沒有好感。所以北方派雖然有個靠譜的朋友,但是又不方便出手……

德爾塔

德爾塔病毒極大幫助了北方派。

前文說過,從河內到胡志明市,無論陸路還是水路,都比到廣州要慢。這也就是說,越南北方與中國的經濟聯繫,比和越南南方還要緊密。

為什麼這次越南爆發疫情,美國突然一反口惠而實不至的常態,援助疫苗特別積極,一出手就是捐贈500萬劑?因為越南的這一波疫情,絕大部分都在以胡志明市為中心的南方。

從經濟上看,這一波疫情導致越南工廠普遍停工,沒停工的企業也不得不增加抗疫成本。完不成訂單,就可能要失去客户。就算完成了訂單,主要港口凱萊港及蓋梅港都因疫情暫停部分進出口工作,效率下降了40%,凱萊港已壓了超過10萬個標箱,場站密度已達85%。

更重要的是,疫情打擊了外國資本投資越南,在中國之外另立一套供應鏈的信心。南方派的合法性基礎是經濟高速增長。經濟增速放緩必然導致群眾轉而要求公平。

從政治上看,越南南北疫情的差別使北方派有了一個絕佳的機會,清算南方派在抗擊疫情方面麻痹大意的過失。由於死人過多,火葬場爆滿,越南現在的喪葬費用已經漲到了摺合人民幣一萬一千元每人。這個數目對於人均收入只有我們三分之一的越南人來說,真真是死都死不起了。老闆姓的怒火,需要宣泄。在這種情況下,南方派提出清零無望,要與病毒共存。而白頭翁命令軍隊封城。

越南國內脆弱的南北平衡,和由內而外導致的在中美之間搞平衡的戰略,經此一役,大大穩固,局面開始朝着有利於北方派的趨勢發展。越南變成下一個烏克蘭的可能,從近憂變成了遠慮。

用國家擬人化的方式來分辨敵友、把兩面國寫成兩面人是容易的,這樣講述起來通俗易懂,煽動情緒也很更容易帶動流量。

但是擬人化有一個問題:各國經濟上的悖論,政治上的矛盾全都被道德批判和情感上的好惡所掩蓋。

於是,不是威脅的產業也成了威脅,那些和我們利益一致的勢力,俗稱親中派的人馬,也在簡化的敍述中被無視。

然後當我們聽多了擬人化的故事,遇事做出過激的反應,發表情緒化的言論,又都會被反華派拿去利用:一邊拉攏中間派,一邊為難親中派。

今年越南爆發疫情之前,曾經接收了中國50萬劑的新冠疫苗,條件是優先給在越南的中國人使用。結果越南政府收下疫苗之後背信棄義,引起了我們強烈的不滿。這也導致越南疫情爆發以後,很多人對繼續援助越南疫苗很不理解,覺得越南經濟癱瘓對我們來說是件好事。還有些網友認為我們援助越南疫苗,只是為了防止病毒經越南傳入國內。其實在了解了越南的產業鏈悖論和南北兩派矛盾以後,就很容易釋然了。

幫助越南的北方派,防止買辦集團把越南變成下一個烏克蘭,更符合中越兩國人民的利益。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