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綁架案牽出的5000萬貪腐大案,背後的黑色鏈條

院長綁架案牽出的5000萬貪腐大案,背後的黑色鏈條

最少15分鐘延遲,股票資訊由第三方資訊供應商提供

一起綁架案,當地最大公立醫院的兩任院長相繼落馬,醫療衛生系統76人被處分,涉案金額5000餘萬元。

這是昨天中紀委官網披露的一起不尋常的醫療腐敗窩案。

院長被假冒紀委的衛計委官員綁架了

這起貪腐大案的破獲的契機,是一起綁架案。

據《廣西新聞網》與中紀委官網報道,2017年2月16日凌晨,廣西壯族自治區來賓市最大的醫院,來賓市人民醫院的原院長周方被人綁架了。

綁匪攜帶手銬、繩子、鐵鏈等工具,將周方綁架至郊區山洞,敲詐勒索10萬元,隨後,周方被釋放,劫匪們則共同分贓。

但與一般綁架案不同的是,在這起綁架案中,劫匪還冒充起了當地紀委,不惜用吊打、鞭抽等暴力手段,逼迫受害者交代受賄史。

他們甚至拿到了周方寫下的「受賄事實」——據《南國今報》2018年的報道,當時的周方虛構了自己受賄過一輛越野車的事實。

周方被釋後,警方很快偵獲了這起綁架案。

經查,劫匪中的主犯韋某峰是當地衛計委主任科員,冒充紀委是他的主意。

因工作關係結識周方的韋某峰一直懷疑周方受賄,韋某峰認為,如能拿到周方的受賄材料,拿住了對方把柄,這位公立醫院院長便不敢報警。

於是,這位衛計委主任科員決定「黑吃黑」,策劃了這起假冒紀委的綁架案。

當年的12月28日,當地法院對這起綁架案作出一審判決,以搶劫罪判處韋某峰和兩名同夥有期徒刑11年至12年不等,同時分別並處罰金4萬元。

虛假的受賄材料與真實的塌方式腐敗

然而,在該次冒充紀委的綁架案中,周方虛構的「受賄事實」,卻幫了真紀委的大忙,一舉牽出了一條醫院腐敗的黑色利益鏈。

根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報道,早在2011年,就有群眾陸續向有關部門舉報周方的受賄問題,但直到2017年綁架案前,相關舉報始終無法查實。

周方的綁架案破獲後,雖然當時的「受賄材料」已被劫匪銷燬,來賓市紀委通過提審相關劫匪,詢問追查線索,找到了周方虛構材料中的受賄人和贓物,並最終,順藤摸瓜找到了周方受賄案的突破口,查明瞭周方的受賄事實。

10月1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了最新一期深度調查節目——《斬斷圍獵與被圍獵的黑色利益鏈》報道,2003年至2018年,周方在擔任來賓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院長期間,收受近20名醫療行業商人財物,共計1810.6萬元,另有939萬餘元的財產不能說明來源。

鏡頭下,周方將醫療回扣的潛規則和盤托出:藥品、醫療耗材、檢驗試劑及醫療器械等產品每次招標前,周方都會向關係密切的商人暗中「通報」設備參數、預算價格等訊息,並要求相關科室按照這些商人代理廠家的設備參數「量身定做」採購標準,隱形決定中標供貨商,再從中收取鉅額好處費,回扣高達10%。

醫療設備採購公開招標變成了「走過場」,代理商為維持長期業務,院長、科室主任和臨牀醫生都一一打點,「院長拿大頭,科長拿小頭」,一張嚴密的庇護網便編織而成。

紀委的網站上提到:在周方的影響下,這種畸形的上行下效像瘟疫一般在來賓市人民醫院蔓延開來,醫院政治生態被嚴重污染。原副院長徐某某甚至在周方被市紀委監委留置的當天,仍收受他人賄賂5萬元,12天后繼續收受賄賂15萬元……

2000多萬的受賄款在院長圈子裏稀鬆平常?

「周方受賄2000多萬元的行為在院長圈子裏稀鬆平常,涉案金額並不算高。」一位曾與周方相識的民營醫院院長吳昊(化名)向「八點健聞」提到。

在中紀委的紀錄片中,一位晏姓醫療器械商說到,整個行業的潛規則都是這樣,「大院長小院長,走過來都存在。」

吳昊解釋稱,「來賓市北鄰柳州,東連桂林,經濟較周邊地區落後。來賓市人民醫院作為本市最大的公立醫院,想留住本地患者,運營壓力不言而喻。院長養活幾百位醫院員工需要大量資金,錢一方面來自財政撥款和醫院運營,另一方面則來自灰色收入。』大河滿了,小河才能有水』,供應商只有過了院長這一關,才能打點下面的科主任和醫生。」

而在吳昊印象中,「周方是個本分的人,舉手投足頗有教養,能力出眾。他能做十幾年的院長,說明得到了醫院員工和政府的認可。實際上來賓市人民醫院此前的運營情況還不錯,上次與周方見面時,醫院還沒有負債。」

對於醫療腐敗治理問題,吳昊稱每年11月~12月,各地衛健委或醫院會組織醫德醫風專項會議,鼓勵院長、醫生匿名上繳收受的錢財,但效果有限。

周方的案件發生在2017年,而如今中紀委舊事重提,實際上是將醫療反腐之劍指向了醫療設備招標採購。

「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相比藥品、耗材領域的利益輸送,醫療設備招標採購周期長,中標價格高,利潤高,給出的賄賂更加豐厚,涉及人員更多,情況也更加複雜。

一般來說,公立醫院的大型設備招標採購首先由科室提出採購計劃,醫院內部開會討論,進一步評估是否需要購買設備。如果確定購買,還需要向衛生主管部門打報告,批覆後才能進入招標、採購流程。

在這個過程中,一般都非常不透明,漏洞和尋租的機會更多。

與藥品、耗材集採不同,醫療設備仍然由醫療機構自行籌資、分散招標採購,也就是行業所說的「醫院標」。在這個過程中,採購操作權、決定權又掌握在少數人手裏,在外部監管不力的情況下,就很容出現「明招暗定」,讓招標採購流程淪為形式的現象。

醫療設備的參數、檔次、功能和採購預算等是關鍵訊息。一旦確定,基本上也就決定了要採購哪種設備。

在既往行賄受賄案件中,醫院院長等主要負責人把參數等訊息透露給經銷商,甚至在上報採購申請時,為某企業產品「量身定製」參數和預算,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達到讓指定企業中標的目的。

目的達成後,企業就會「知恩圖報」,送現金、送車、送房等方式答謝主管的院長或副院長。

由於價格較高,涉及醫療設備採購的行賄受賄的金額,相比藥品、耗材也往往更大。此前曝光的山東煙台萊山區第一人民醫院原黨支部書記、院長郭軍受賄案中,飛利浦代理商針對彩超機,曾經給出過相當於每台30萬元的回扣。

青海省第五人民醫院原院長柴多采購牙椅,曾收了西門子代理商給的30萬元,幫助其順利中標。

四川眉山市人民醫院原院長王建民在採購彩色多普勒超聲診斷儀、呼吸機後,還曾收受知名品牌代理商花86萬餘元購置的房屋,10.8萬元購買的車位等。

而醫療設備招標採購中,中標只是第一步,真正進院、使用,還需要活動更多關節。因此,在醫療設備交易中,從院長、副院長到科長、臨牀醫生都是被圍獵的對象。

企業代表指出,如果不一一打點,醫院即便採購了設備,也很可能不使用或少使用,後續訂單也可能沒有了。

而且醫療設備還有約30%是封閉設備,只能使用同品牌的檢測試劑等耗材,這也是不菲的收入。甚至有企業將設備贈送或低價賣給/租給醫院使用,僅靠賣試劑就可以年收入30萬到40萬元。目前中國體外檢測劑市場規模已達到千億以上。

此外,醫療設備還需要定期維護,否則就要承擔昂貴的修理費。根據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鄧文豔等人於2018年3月,對北京11家醫院、浙江省22家的三甲醫院的研究發現,每年的設備總維護費用在5.38億元,平均費用約為1735.47萬元。

很多進口產品只能廠家自己完成,都是收入來源。

因此,企業在維護關係上也很捨得花錢,一台招標價1500多萬元的醫療器械,出廠價可能只有500多萬元,至少要拿出300多萬元用於打點。

而在這個黑色利益鏈中,院長拿的是大頭,可以高達10%到20%。這便是吳昊認為,周方作為院長,受賄2000萬的行為「並不算太多」的背景。

醫療反腐開始向管理者開刀?

不同於普通醫生圍繞藥品、耗材購銷的商業賄賂、回扣,醫院管理層的腐敗,更多集中在准入環節,醫療設備和基建的招標、採購都是其中重頭。

有民營醫院院長告訴八點健聞,此前斬斷帶金銷售鏈條的努力,主要還是從臨牀醫生這類「小角色」入手,包括藥品、耗材的帶量採購等手段,實際上還沒有觸及深層次的貪腐。

如今,隨着反腐對醫療設備招標採購環節動刀,醫療反腐的利刃也終於開始觸及醫療腐敗最堅硬的部分了。

近年來,從《監察法》將公立醫院院長納入監察範圍,到黨建中終止「院長負責制」,執行「黨委領導下的院長負責制」,中國醫療反腐的利劍已經頻頻向醫院主要管理者發力了。

據人民日報不完全統計,2021年以來,全國至少已有50名醫院院長、書記因違紀違法落馬被查,其中不乏大三甲醫院院長、書記雙雙被抓、連續多名院長被抓的案例。

這裏面就包括了四川省阿壩州人民醫院原院長谷運麒;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安徽省立醫院)原黨委委員、副院長董輝軍和他的妻子安徽省兒童醫院原黨委委員、副院長倪虹;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第一醫院原院長孟慶剛等一系列轟動一時的大案。

檢驗科作為醫院裏「悶聲發大財」的科室,院長、科主任在這一領域栽跟頭、落馬的,也不在少數。

比如孟慶剛的案件中,2014年,他承諾採購某醫療器械代理商的數字血管造影系統,條件就是一套位於海南三亞的房產,當時售價142萬元;2018年又在醫療設備採購中向代理商索要了50萬元回扣。

醫療設備招標採購中的行賄受賄屢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讓很多優秀的醫院管理者、臨牀專家相繼落馬,不僅給當事人及其家庭造成傷害,對醫學界也極大的損失。

根據行業媒體曝出的消息,7月14日安徽省召集羅氏、貝克曼、雅培、西門子、邁瑞等17家臨牀檢驗試劑企業召開了一次座談會。會上,安徽省醫保局副局長萬勇言辭激烈,直指部分企業大搞商業賄賂,知名專家進了監獄,專項帶量採購都是被企業逼的。

而在檢驗試劑產品背後,也還是醫療設備行賄的旋渦。

幾天前中國政府網官網剛轉發了新華社刊發的《安徽省在全國率先啟動省級集採大型醫用設備》;如今,中紀委又公開扯下了醫療設備招標採購過程中的商業賄賂「遮羞布」。

這意味着,醫療反腐已經向醫療設備招標採購環節的商業賄賂宣戰。這也拉開了醫療反腐進入了「深水區」,將開始新一輪「硬碰硬」的大戰。

針對醫療設備的利益輸送,全國其他地區,很難像安徽一樣通過集中帶量採購等手段來推進,只能靠劃定反腐「紅線」、增強巡查、專項整治、抓受賄也抓行賄等手段多點發力來實現。國務院與中紀委相繼表態,無疑對還不收手的圍獵者、被圍獵者,都將是一種震懾。

本文由《香港01》提供

於本流動應用程式(App)或服務內所刊的專欄、股評人、分析師之文章、評論、或分析,相關內容屬該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巨子 ICON - 財經股票資訊及專家分析
宏觀環球經濟實況
掌握盛世企業脈絡,
以氣度展現格局
立即下載